下拉阅读上一章

2-皇上要修仙

  “哦?这位爱卿讲的很有道理,诸位听到了吧,这次,朕说什么也要修仙。你们莫要阻我,一人做事一人担。”看到有这位气质非凡的大臣出来支持他,皇帝倒是不气恼了,高坐朝堂上饶有兴致的扫视底下的臣子。

  “是~皇上!”一些位于前头的大臣心腹们,眼看皇帝下定决心了,也只能提前为皇帝修仙做好准备,皆轻声答应,至于身处后面的臣子都是连忙跟着应答。

  “嗯,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诸位爱卿还有什么想禀告的吗?”

  “皇上,如今天下太平、安居乐业,并没有太大问题,只有一些小事,臣皆可以解决。”一位老丞相从队伍前方中站出来,如实回答。

  “嗯~那就好,丞相你助朕管理政事,乃朕之大幸,好好做,朕不会亏待你的。好了,既然如此,就退朝吧。”皇帝得知有人支持自己修仙后,很是高兴,并没有再摆出半点架子,就随意的交代下去,袖子一挥,自各自的下了朝堂。

  “是~”

  大臣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皇帝的草率,只把重点放在皇帝修仙问题上,内心焦虑的走出朝堂。

  一出大门,老丞相便快步来到刚刚那名男子身边:“李耳,你在做什么你知道吗?你这是害了皇上,皇帝自古以来就不能修仙,皇上固执就罢了,你怎么反倒去支持,这下好了吧,哼!”

  “不,大人,你可听到我今日早朝所论:道各有各的路,修仙,修的是心,以修仙辅心。与我而言,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想要修仙,大可不必为这种体质问题烦恼,因为我会尽全力助皇上修得成仙,若我不得成功,一死明志便是。”男子十分自信的讲着,神情很是兴奋。

  老丞相满是惊讶的看着男子道:“你如此自大,倒真有些能耐?”

  “丞相大人别忘记了,我们并不止是凡人,想要修仙,路子多了去。”

  “莫不是‘秘班’的?”丞相心中怀疑,不由得陷入深思。对于一些机密,身为丞相的他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

  男子微微一笑,并不应话。

  老丞相深深的看着男子,随即有点无奈道:“嗯,那我如此就不多问了,还希望好好帮助皇上,最好你还能在关键时刻救得皇上一命,否则我可对不起先皇。”话毕便摇摇头,遥遥而去。

  男子看着丞相离去,也是微微摇头。就在这时,大门口急匆匆的来了一位小太监,小太监看到男子后十分高兴:“李耳大人,终于找到你了,皇上有要事找你。”

  “哦,我知道了,这就来。”男子对此仿佛了如指掌,整理整理衣服,淡定自若的跟着小太监往皇帝所处的书房去。

  而小太监则领着男子到了书房后,便到门口处敲了敲门轻声道:“皇上,奴婢已经将大人带到。”

  “嗯,你退下吧,让他一个人进来就好。”

  “哎。”小太监轻声回应,向男子点头示意后,便慢慢后退离开。

  男子依旧是淡定自若的样子,等小太监离开后推开门,便一步踏进去,门顿时关闭,而这时在门口无故飘出缕缕青丝,随即消失不见。

  进了门,便看见皇帝正襟危坐的拿着毛笔,在白纸上一笔一画的写着,并没有理会男子。男子看到倒也不气恼,反而有些好笑。

  而看着皇帝书写时浑身散发的气势,时而变得磅礴大气般——霸气将军;时而如毛毛细雨般——文弱书生,“定是书法有道”男子心想,而那皇帝很快就停下笔来,抬着头看着男子便问:“如你在早朝上所言,你觉得,朕该走什么道?”

  “皇上,您天生适合修仙,该什么道,什么道就自会来。”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扇子,摇着扇子徐徐道来,看起来十分轻松自在。

  “那朕又不该走什么道?”

  “如我所讲,道各有自己的所走的路,我以修仙辅心,以修心为正道,我为皇上建议的,皇上也考虑一番便是。”

  “那你说,朕要怎么修仙才能在有生之年成仙。”

  “呵呵,那法子多得是,就是不知道皇上愿意哪一种?”

  “那若朕要以杀人证道,怎么办?”皇帝盯着男子的眼睛,面色冷峻。

  “呵呵,皇上可知这世上有种极道,这种道需先入魔,入魔前皇上必须先让百姓爱戴、拥戴您,从而得以屠民而屠神屠仙,那种杀人道讲究罪孽深重,若要走这道,皇上~这样也得以最快成仙。”男子呵呵一笑,对于皇帝所追求的“道”不放在心上,但还是侧面说出这种极端的道的利弊。

  皇帝听后猛的站起来怒道:“胡闹,朕为百姓家家户户得以幸福,费了多少心思,他们就如同朕的子孙,他们也爱戴朕,朕也从未见过野兽吞食自己血脉亲人,也就唯有极个别丧心病狂的野兽罢了,难道,朕就如同那种野兽吗?”

  “皇上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男子摇身一变,以障眼法变成一名劫匪,虎背熊腰、面色凶煞,背着一把一米二的精钢大砍刀,一步一步的走向皇帝:“皇上你说,若是我这样的百姓家家,可有活下去的方法?百姓安居乐业,若还有那种执迷不悟的劫匪到处杀人、抢劫、放火,这,还是皇上该认同的吗?”

  见着劫匪模样后,皇帝吓了一跳,随着男子接近,皇帝也不知不觉慢慢后退,砰的一声,身后的一面墙挡住了退路,不过作为一个皇帝,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了:“朕一定第一时间灭了他们,保护黎民百姓,以示界限。”

  “这个当然,但您若是有天出意外了呢?实力强大了,大家便顺服,不敢对你有所不敬,至于今日我观察了朝堂,对皇上修仙此举十分好奇,如此被臣民拥戴的皇帝,为何还想修仙,难道就因为这件事?”男子从劫匪身形面孔中变回原状,也不再逼着皇上,退回原来站的地方。

  皇帝脸色有些难看:“既然知道,我问你,若朕用这些罪人来修杀道,不也是可以吗?”

  “死的不是民而是匪,这样修仙,又可以治了皇上您自己的心病,修炼一事还不是一举两得吗?”

  皇帝听后缓缓坐下椅子,闭上眼睛,拿起毛笔似乎要继而写字,却还不见动作。

  “好了,这事朕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是,皇上。”男子见此也不多说什么,毕恭毕敬的对着皇帝鞠躬,走出大门时,却又听到身后一句话:“你传下去,即日起,朕要严厉扫荡各地匪人,让众爱卿都准备准备。”

  天上那明明是火红的太阳,此刻却在这话语下显得苍白。皇帝一统的天下,一定有无法进入的黑色领域,如今想要有大动作,不引起匪人的注意才怪了。

  走出大门,关上门那一刻,男子诡异笑道:“皇上,若你想这么做,臣必定助你一臂之力,这门口的树苗乃臣进朝前无意中发现,似乎乃天外之物,也疑似可以助您修练的宝贝,今日臣就留给皇上,望皇上收下。”

  “李耳?是他?”皇上在书房内沉思着,听到门外男子的请求,不禁回忆往事。

  过了一会,待不见动静了,就缓缓走向门口,打开门一看,顿时地上有缕缕青丝飘出,往皇上飞去,皇上见此也不惊慌,任由青丝缠绕身上。渐渐的,青丝沉入了皇上的身体,此时地上的那件宝贝就显露出来了。丝丝黑气缠在树苗上,树苗小枝条竟然还有断痕,上面印有古老符咒轮廓,虽小,却清晰可见,与皇上的青丝不同,青丝犹如生机勃勃,而黑气则死气沉沉的,更何况黑气比例更大,幽幽黑气飘在四周,似乎都将空气凝固了。

  而皇上却对此毫无波澜,手一张,挽起袖子,手捧起树苗,见那树苗的根部都露出来了,便进去书房,拿起那张纸,紧贴在根部处,包裹着树苗,赫然明显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刀破神灭。

  而此时,这树苗在接触到纸张后,在皇上不经意间,忽然闪过一抹幽光。

  若是有修成仙的人在场,那么便可以发现可怕的一面,这书房内的灵气,以龙卷风摧毁的形式一般,迅速集结到树苗内,以极其快的速度,抽干了地下千米外的灵气。

  “咦?是我感觉错了?”此时李耳坐在一间茶馆内,悠哉悠哉的品尝着名茶,突然感觉到一丝变化,虽说只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微颤动,但还是被李耳察觉到了不对劲,却也没放在心上,这个地方灵气匮乏,导致他自己的仙体也时而不稳定的,连自己有时都无法感知到身体的存在,自己以为是自己身体的问题。

  而皇上这边,从捡起宝物后,那黑气与青丝就不受自己控制的缠绕,两个气体莫名结合起来,然后就这么纠缠着,怎么也控制不了,皇上就如此呆呆的站着,显得有了阴影。

  “哎,怎么回事。难道是某种打开方式不对?”眉目微皱,不敢置信的把玩着。没办法了,先收起来,隔日再问,皇上如此心中安慰自己。

2-皇上要修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