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皇帝:……

  等宝物“打开”貌似还需要很久,皇帝一个人静静在书房呆着,很快就憋不住了,便从书墙上的匣子里取出一个盒子,这是皇帝的收藏盒,尽是放些稀奇古怪的物品,现在拿出来看一看、擦擦干净什么的。

  皇帝对收藏盒似乎也没有兴致,只是将收藏盒收进衣袖里,便静静的托着下巴思考:

  在这个天下被一统后,就没有他皇帝不满意的事,事事顺心,但一统天下的不是他,而是他叔父,他是宦官世家出生,而叔父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无法有子孙后代,所以在叔父因为早期打天下时落下的病根,而早年便逝世而去后,留下的皇位自然是遭人眼红的。

  善解人意的皇后不知为什么就突然发动政变,臣子们也有自己的领头人带领,在当时,两大阵容就不会放过自己,这是为什么?在自己差点因为乱动而死的时候,他还是这样苦苦思考,如果没有李耳救助他,或许他早就死了,亦或者自己被皇后、父亲给充当人质,成为傀儡,自己心里也因此留下了心病。

  “力量,我要力量。对了,修仙有力量,修仙可以获得实力。”

  因为当时叔父并没有广招后宫,只有皇后一人,所以自己是唯一继承人,于是自己十岁便要登基皇位,登基自然是两边势力都不同意的,而母亲则因为乱动,害怕小皇帝出事就出来寻他,却不巧糟到匪人杀害欺辱致死,父亲也因为抢夺皇位已经杀红了眼,不分是非。

  黑墨般的夜色,一点两点的星星点缀,烽火狼烟连接天边。

  在那朝堂门口,小皇帝苦苦跪求父亲哭喊道:“求求你,求求你好吗,救救娘亲吧,爹。”

  “阿芬,你放心,爹马上就去救你娘,爹这次必须杀了你大伯母,她就是个贱婢,是你大伯母害的你娘亲,你要记住,来~跟爹走,我们一起去杀她,好吗?”中年男子温柔轻声的说着,作势蹲下,想要强行将小皇帝抱走。

  “你错了,爹,不对,你不是爹,我爹不会这样,我爹不会不管娘亲的,他们很恩爱的,他们很恩爱的。”小皇帝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立即从中年男子的话中清醒过来,于是不断挣扎着,想要逃脱魔掌,可是小皇帝正伤心欲绝,还使不出力气,更何况他也才十岁,如何与常年在外的父亲比呢。

  这时的小皇帝无比怨恨自己的懦弱无能,无比怨恨他人的背叛伤害,心里也无比期望有人能救下他,帮助他……

  “哎~李耳吗?多久了,我都快忘了,我再次渴望力量了,你也再次出现了。是来帮助我的吧?”

  皇帝在书房里结束了不堪回首的回忆,背靠着墙壁仰望上方。

  “我,不想当皇帝,从日日欢声笑语到如今孤苦伶仃,我只想找回母亲就好,就算~”

  皇帝不由得想起前些天遇到的神算子,那神算子十分嚣张的样子,竟然用黄金做招牌,上面贴着“皇帝也不敢撤我牌,天下没我做不得事”,明显就是要诱惑他过去,不过皇帝还压不住心思,并没有多少城府。

  还没等走上前问,神算子就注意到他了,当时可是除了一些藏在暗中的护卫,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的,第一眼就看往这里,让皇帝就感觉到不一般。

  “皇上可是来算卦象的?”

  “嗯,你看出来了?”

  “是啊,我不仅看出来了,我还知道你要算什么。”

  “哦?倒是趣事,你说说看。”

  “呵呵,皇上真听?”神算子眼神若有若无的看向皇帝问。

  “自然。”皇帝听后有些紧张,不知为什么,自心里感觉到是自己的机缘。

  “皇上可知道,人、神、仙、魔、妖。”

  “你尽管说便是。”皇帝挑了挑眉毛。

  “这片天下太小了,皇上一定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类大部分皆为仙奴、仙者如同神奴,而魔与妖共存,高于仙者这类、低于神者这支。”

  “你要朕走出这天下?”

  “不,我要说的是,这外面有神,必有鬼,鬼魂传说在外面源远流长,鬼魂可遇不可求,神灵可求可遇,这样一比较,皇上就知道鬼魂为何是传说了吧。”

  “你的意思是?”

  “对,皇上,你只要找到那个鬼魂或者能证明鬼魂存在的东西,我必定有办法替你死者复生。”

  皇帝紧皱眉头,这是他认真思考的一个习惯。

  “可当真?”

  “当真。”

  “那我如何走出这天下,你既然知道外面的世界,那么你一定有办法。”

  “我当然有,不过你必须给我签订一个契约,你要是完成不了契约上的内容,诛连九族这个词,皇上应该不陌生吧。”

  “哼,你这是在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灭了你。”

  “哦?灭了我?有意思,你怕是碰都碰不到我,叫你声皇上也是给你个面子,要出这个天下,你可还需要我呢,自己好好想想吧。”

  神算子满脸好笑的从不知名的地方抽出契约,令空间一颤,随手丢向皇帝,就见那威压自契约涌出,想要迫使皇帝跪下,就连周边也变得一片漆黑,不过威压来的猛、去的快,只见皇帝的护卫都在暗处倒下,七孔流血、面色狰狞,而皇帝也是被吓得愣在原地,一瞬间的压力再次让皇帝变强的心思更重了。

  “好,这契约我接下了,我接下就是。”手上拿着契约,在见识了对方的实力,就知道这不是目前的自己所能力敌的,也不敢自称朕了。看似内心平静,实则叫苦连天,只是因为自己想修仙,一连串的事情就给他碰上,一时的兴趣都不能有,不然有天突然被别人一点点威压就镇死。

  “那签吧,签好你就知道你要做什么事了。”

  至此,皇帝就在为契约大事烦恼,如今快要离开这天下,想要生存下去,必须修仙。

  心念则乱,平定了下心情,皇帝正准备从书房走出,恰恰这时,树苗有反应了,眼见自己快要修仙,皇帝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内心的欢喜。

  就见那黑气青丝锐变成小剑,黑色剑身、青气锋芒,明显就是一件胚胎,皇帝刚想上前一步去取剑胎,却看到在书桌上的小树苗突然张开嘴巴猛的一吸,将剑胎吸入树内,树冠上明显多了一个凸凹不平的痕迹,而树苗的嘴巴在吸入剑胎后,还使劲嚼了嚼。

  皇帝:……

  “哎,别说,还真好吃,这比烧烤还香,嘎嘣脆。”

  “你,你是什么妖怪?好大的胆子,你不知道天下一统后,不许成精么,你竟然吃掉了我的宝贝,你~”皇帝这次心理平衡就像一面镜子,被打破得粉碎,满肚子的怒火导致气急攻心,眼睛一瞪便晕过去了。

  “这什么皇帝嘛,那么没用,我一觉醒来就看见你在桌子上瞎郁闷,现在又晕过去,晦气、晦气哎~”楚灵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的皇帝,不禁无奈吐槽。刚刚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还不等平复心情就感受到下体有一股清流要涌进来,脸都成猪肝色的了,这才看到皇帝要收取剑胎,于是二话不说先替他收了再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剑胎似乎迷惑住了他,嚼了下便咽下肚子去了。

  “咦,我这是穿越?什么鬼,害我那么难受,就是因为这个身体?”迷迷糊糊的听到了皇帝与李耳的对话,然后自己又晕过去了,直至现在才又醒来,所以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是了解了些。

  “哎,所以还是你自作自受啊。”楚灵看着皇帝叹气道。

  不禁有些同情这个可怜人,现在再看看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满意的,心中不由得想像“貌似可以修仙,那太好了,现在准备进去深山老林里,修炼个百年再出来,然后~哈哈哈。”除了有点不习惯自己光着身子暴露在外,不过树要什么衣服啊。楚灵如此想,也就舒服了些。

  刚想赶快远离书房,好好打听这个世界的信息,却发现自己竟然移动不了:“我的天啊,这让我情何以堪。难道要等他醒来?”楚灵看了看还在地上抽搐的皇帝:“算了算了,我怕被他折腾死了。”

  就在楚灵为如何移动身体而烦恼时,从门外急急忙忙的赶来一个人。

  确认过眼神,我看到不该看的人。

  

3-皇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