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不语

南明不语

卢巴雅 著

灵异
类型
2018.04.13
上架
6101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仓乱

  古越之地,有一座南明山,属天姥山支脉,也有人说是会稽山支脉,各有争论,不去考究。南明山,不高,也无奇石峰峦,虽清淡出奇,却也清新秀丽。抗战时期,山顶曾经筑有一凉亭,亭中有一口大铜钟,常年有人看守。但凡日军空袭,看守人就会敲响大钟,响彻全城,好让百姓跑到南明山肚子里的防空洞避难。如今时过境迁,民富国强,这山顶的凉亭也卸下了重担,成了人们纳凉看戏的好去处。而山肚子里的防空洞,因为冬暖夏凉,便成了贮藏水果蔬菜的好地方。

  一个叫王金川的当地人,看准了商机,开了个物业公司,把整个防空洞承包下来,分割成几十个独立仓储空间,再分租给许多倒卖水果蔬菜的商人,成了当地响当当的包租公。

  因为国人都喜欢八,所以凡是带八的仓号几乎都是被抢租的。王金川也是不客气,把带八的仓提了三分之一的价,但问题也就出在这个八上。只要是带八的仓库,不管你白天把货品整理得有多整齐,第二天早上开仓总是乱的底朝天,蔬菜水果散一地。可又会有谁这么无聊?每个仓里贮藏的蔬菜水果都是吨级的,真要来个人把它们弄乱,不是累出半条命的事,而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么就是来了一群人,几十个劳壮大哥没事瞎折腾,但也不至于每晚都去折腾吧,这是有多大的仇恨?真要是寻仇,放把火岂不是更快?其实这些果蔬商贩也都是赚个辛苦钱,本本分分,都不容易,也不至于集体立仇。要么就是包租公王金川太嚣张,结了仇家,人家天天晚上组团来搞事,但这搞法却真是累死人不偿命的,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啊!又想着会不会是什么野兽动物作祟?可这南明山最多能窜出几只兔子山鸡黄鼠狼什么的,连只野猪都没有,顶多啃几片叶子掉,不至于翻江倒海的。

  这不,租户也小闹了一下,警也报了,却怎么也摸不着头脑,找不到原因。王金川本来想捞一笔,现在也只能减租换仓了,原本的抢手号,几次闹腾下来,都成了冷宫,怕了它了。

  警察是建议王金川装个监控系统,或者是找几个胆大的晚上在仓里待上一待,看个究竟。这王金川吧,被这事儿也搞得手头紧,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装个监控系统不像如今这么便宜便捷,也是要花不少钱的,他一拍脑袋想,算了!不如叫几个兄弟,待上几晚,看个究竟。这派出所,距离防空洞也就拐弯500米,大喊两声都能听见,不怕来不及救。

  于是,王金川叫上了三个自己带的徒弟,都是20来岁的小伙,身强力壮,血气方刚,又叫上了自家一亲戚,舅公杨建松。因为他舅公经常神叨些鬼怪的事,也少许懂些辟邪之法,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老神棍。虽然当年打倒牛鬼神蛇时,被批得很惨,名气却一直都在。话说,头上三尺有神明,背后三寸有鬼浮。很多人,遇到点蹊跷事儿,解决不了的,都会去找老杨问一问。久而久之,就成了杨半仙。因为他总喜欢赤脚走路,所以又得了个外号叫赤脚大仙。其实么,就是当年穷,没鞋子穿,又游手好闲,连抓把稻草缠个草鞋都懒得弄,又能怪谁?如今王金川发达了,虽是自家小辈,老杨也是要抱舔一下的,说不定跑去仓库里烧纸点香,吓唬一下王金川,还能落个红包到手。

  傍晚时分,王金川叫唤着四个人,在南明山脚下的张老头土菜馆摆了个小桌,要了两壶黄酒,给大伙儿壮壮胆,喝点气势。虽然内心抱着唯物主义,相信着科学,可多少还是有些心惊肉跳。要是真是那什么作祟,就还真要去哪里找高人了。王金川心里明白,老杨虽然有点假把式,可要是遇上真事,估计第一个撒腿跑路。叫上他,也不为别的,就为心里多一份安心,尽管并没有多少作用。

  “舅公!小林,小季,小樊,今天晚上就辛苦一下,要是真能抓到什么小贼,也是为我们这小县城除害啊!来,我们干一杯!”王金川笑咪咪的举起杯子,又在桌子上敲了敲。

  大伙儿也响应着敲了敲杯子,一口干了黄汤。这不干不要紧,一干都差点把酒给喷出来!

  “什么味道!老刘!你给的什么酒!”王金川把杯子往桌上一丢,往地上呸了一口,想吐却又来不及了。

  “哈哈啊哈,王老板,别动气啊!我就在酒里加了点雄黄,这不今天是端午节么,应节气。”说话的是土菜馆的伙计,老刘。六十好几了,腰板却很直,精神地像个小伙子。

  “是你们张老板让加的?这多难喝啊!你知不知道雄黄有毒啊!你加这么多量会死人的!”王金川一听,更是来气。心想着,这老头是想害死人吧。

  “不,不,不,是我自作主张的。张老板今天没在,我也不太会弄酒,本想着客气着,没想到加多了,这……”老刘摸着脑袋,一副面红耳赤的犯了大错的样子。

  “行了,行了,给换两壶没有雄黄的吧!这味儿,太冲了。”王金川呵斥的,脸拉的和冬瓜似得。

  “金川,要不这两壶雄黄酒,我们晚上带回去仓库喝?说不定还有用处?”老杨轻轻推了一下身边的王金川,给了一个笃定而神秘的眼神。

  王金川似乎也一下反应过来,这雄黄一向是驱散蛇虫五毒的好东西,说不定晚上还真有用处。可这么浓的雄黄酒,喝是喝不了了,只能拿去四处喷撒,去去邪祟。

  “好吧,舅公想喝你就带去吧!老刘,赶紧上两壶新的!”王金川心里虽然明白,嘴里说出来还是要台阶下的。于是乎,便胡乱吃喝了一点,匆匆领着四人来到了防空洞。倒是老杨,领走前还问老刘多要了一包雄黄粉,心想着真遇到什么,还能撒一把逃命。老刘也是不心疼,多塞了两包给他,留下一句温暖却又瘆人话:“老哥,保重。”

  这南明山肚里的防空洞确实不小,当年为了能容下整个县城的人,东西南北各开了2公里的隧道,形成一个十字形空腔。隧道两侧又开挖了许多个洞穴,交错复杂,不熟悉的人还真得找一会儿。如今,这些洞穴都被王金川隔成仓库,大大小小六十六个号。那些闹腾事的带八仓,都搬空了,只留下些废架子,和烂菜叶果子。

  “我们分两组,我和老杨,小林一组,负责东西隧道的8,18,28仓。小季和小樊一组,你们两个当过兵,是我们几个中最强壮的,负责南北隧道的38,48,58仓应该没问题吧。”王金川认真地安排着晚上的巡逻工作。

  小季和小樊虽然心里也有点慌,但是师父都这样安排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同意了。毕竟谁都明白,老杨懂点那些事,和老杨一组更有安全感。

  “我们一人拿一个哨子,一个手电筒,一根棍子,遇到动静,就吹哨子。其他人听到哨子声就赶过去。如果遇到不可抗的怪事,我们就长吹哨子,大家往隧道十字路中间跑,然后我们一起撒一圈尿,把大家围在中间。懂了嘛?”王金川分完工,老杨又开始神叨起来:“还有,我们一组拿一壶雄黄酒,一会儿巡逻时,在带八的仓里喷上一喷。记住啊!一定要把酒含嘴里后再喷!这口里的唾液,有人的阳气,尤其是男人的口水,吐上一口,蛇都得脱皮。”

  “舅公,你少说两句,说得我更加瘆得慌。”王金川搓了搓手,打了个冷颤:“大夏天的,这洞里真是贼冷。”

  “哈哈哈,这不是以防万一么。是人闹得倒是好办,要是……”老杨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要是什么?难不成还真有鬼怪?说不定是什么大畜生,或是谁家的老牛进来拱了呢?”王金川心里虽怕,嘴里说出来还是唯物的,也是为了安三个小伙儿的心。

  “没事,我们不怕。保证完成师父的任务!”小季和小樊异口同声道,顺便还敬了个军礼。

  “小林,你呢?你咋不表个态,涨个士气?”王金川看小林没声儿,就想让他喊几声,壮壮胆。

  没想到,小林却畏畏缩缩地躲到了老杨背后,细声细语地说:“没事,这不有杨大仙在,我不怕。”

  “呦呦呦,你还不怕,都躲我家舅公后面去了。”

  “哎,小孩子么。有胆来就不错了。有老杨在,只要是那事儿,保证你们平安。”老杨拍拍小林的肩膀,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你们记住,如果真的遇到了,跑不动也喊不出,连哨子也吹不响时,你们就咬破自己的舌头,往地上吐一口带血的口水,就能解困。能动了,就撒腿跑,不要回头!记住,千万记住。”

  “为什么要咬破舌头吐血水,多疼啊!”王金川一脸嫌弃。

  “因为那叫真阳炎!驱邪保命的!”老杨突然把脸一沉,把所有人吓得打了个冷颤。

卢巴雅说
一直想写恐怖题材,但是我自己写着也会怕,希望自己能镇定一点,不然怎么吓你们。

第一章 仓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