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守夜

  “哎呀,舅公!别说了,越说越玄乎。没病都给你吓出病来了。这么美好的新时代,怎么可能会有古过的东西出来作怪!”王金川拍了拍老杨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继续了,心里却嘀咕着,再说下去老子的救命尿都要撒出来了。

  这王金川虽然表面上不信邪,心里却怕得很。王金川从小跟着他奶奶生活,父母在当年因为得罪了生产队长,被逼自杀了。他奶奶也是半个神婆,每天叨些神鬼香案之事。他奶奶认为,一切不幸之事,都有鬼祟影响。所以每天都偷偷焚香敬神,祈祷平安。但不幸的是,大多时候不是鬼祸而是人为。在那个扫除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金川奶奶和他舅公时不时被抓起来当典型,当反例。这金川奶奶身体本身就不硬朗,被折腾几次就烙下了病。

  现如今,王金川条件好了,知道奶奶拉扯他长大不容易,也是使劲孝敬,期望奶奶能过些好日子。可没想到,物极必反,或许也是命中注定。王金川托人从长白山弄来了几根野山参,本想给奶奶补补,可没想到补到了癌细胞让,一下子就病发过世了。也是可怜,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能吃上口糖,却甜死了。

  王金川家里人丁不旺,如今就剩下个舅公。自从成家后,来往也少了。后来,金川和她媳妇一直要不上孩子,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想着他舅公略通鬼神之事,便找他来问了问。没想到,按照他舅公说的,在家东南角胎神位房事,还真让他老婆怀上了。把王金川高兴得直接给了老杨一万块谢礼。在那年代,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于是王金川和他舅公也就越走越近了。

  “也是,我们家金川命中富贵,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晦事上门。三位小徒孙,你们说是不是?”见领导发话了,老杨突然转肃为笑,顺势开始奉承起来,吓归吓,毕竟完事儿了还要等个大红包呢。

  见老舅公都拍上了,这三小子也只能勉强挤出点笑容来,头点的和订书机似得,咔咔响。算是活络一下刚刚被吓僵硬的脖子。

  “好了,好了。干活吧。”王金川看那四个人的变脸样儿,又好笑又好气,想着还是赶紧打发干活,不然这话茬子没完了。

  “家伙都带好了,有事一定吹哨子。老杨我刚才的话都记好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见要开工了,老杨的脸突然又沉了下去,死死的盯着小季和小樊生后的南北隧道:“尤其是你们两个,记住了,雄黄酒,哨子,真阳炎!”

  “行了,舅公,别吓唬人。管他遇到什么,先给他来一棍子!”王金川挥了挥手中的棍子,这山里折的荆条木,一棍子下去,不管是什么都得皮开肉绽。

  话毕,两组人便开始分头巡逻。这十字交叉的隧道幽暗深长,两排日光灯,稀疏的贴在岩顶,光线十分微弱。这山体内部的防空洞,想当年拯救过无数次战乱中的百姓,抵御过一次日军的钻地式轰炸,虽然把南明山炸出了一个巨坑,却依然稳固坚挺。而这巨坑,如今成了一个村庄,也是南明山上的唯一村子:里介亭村。王金川的徒弟,小林就是这个村里的人。

  巡逻进行得意外顺利。两组人把逢八的仓,都依次喷上雄黄酒,还在仓里来回转悠了几次,用棍子敲敲货架子,杵杵墙,发出点哐啷咚咙声,给自己壮壮胆。眼看就要凌晨两点了,整个防空洞除了他们五个人发出的声音,居然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安静得出奇。

  晃着晃着,五个人已经是第六次在隧道十字口相遇了。

  “真是奇怪,怎么安静的连只老鼠都没见到?按说这仓库里都是果蔬,有两只老鼠很正常,还真是干净啊!”老杨摸摸脑袋,摊摊手:“如果这仓库里有鬼怪作乱,也多少有点什么征兆。平时我的第六感很灵验,今天却像是短路了,什么也没嗅到。是不是今天我们都沾了雄黄酒,还在仓里喷了一些,把那些东西驱跑了?”

  三个小伙儿也都晃荡着脑袋,表示什么也没遇到。平时,每天晚上都闹腾,这今晚上却出奇的安静。

  “是不是我们人太多了。不管是人闹,兽闹还是鬼怪闹,都会忌讳吧。”王金川摸着下巴琢磨着。

  “有可能,而且我们五个都是男的,阳气太重。尤其还有三个小伙,未经人事,都是童子,阳气更重!”老杨也学着王金川摸起了下巴。

  “噗嗤!童子?舅公,你……”王金川听到童子两个字,忍不住笑起来了。

  “金川,你别笑啊!要是他们三都是童子,真遇到了,撒泡尿,不是驱邪了,还能打脏东西个重伤呢。”老杨一本正经的说着。

  “哈哈哈,快说说,你们三谁是童子?”王金川笑着停不下来:“我就不信了,你们就能忍得住。”

  “快说!一会儿遇事了,这童子尿还有用呢!”虽然王金川一直在笑,老杨却严肃的呵问起来。

  “我……我们……”三个小伙相互看看,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

  “噗嗤,哈哈哈……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嗯哼,要不这样,之前闹腾都是所有带八的仓库一起闹腾。我们一起待在一个仓库,守上一夜,看看有没有动静,这样大家也安全。”老杨也忍不住笑了。

  “行啊,都两点多了,大伙儿也都疲累了。就这么着吧。你们想去哪个仓?”王金川揉着有些瞌睡的眼睛说道。

  “要不就十八号吧,刚才看下来,那间最大了。或许会有些发现。”老杨也跟着搓了搓眼睛。

  “行,走。”王金川挥了挥手,让已经睡眼朦胧的三小伙跟上。

  十八号仓在东西隧道东面中间,是王金川分割得最大一间。仓库呈长方形,里面放了五十七个大货架,堆了一百多个空箩筐,满地都是烂菜叶子和发腐的果子。王金川让三个徒弟推了几个空箩筐过来,翻放在地上,两人一个,背靠背坐了一下。

  “我们就在这守着!看看有什么动静吧。”王金川叹了口气,说道:“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了,什么事儿都没有,脚底板都磨出茧子来了。”

  “就是啊,正好也歇一会儿。”老杨把背往小林背上依靠,热乎乎的:“年轻人,火气很大啊,连个背都这么热乎。”

  “好吧,好吧。”小林有点羞涩,低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着。

  “瞎聊聊吧,闲着也是闲着。”老杨说道:“小林你之前是干什么?今年多大了?有女朋友嘛?”

  “呃,嗯,呃……”小林被一连串的问题搞得不知所措。

  “小林,全名叫林木森。说是五行缺木,所以名字里都木。他是南明山里介亭村老拐子林的儿子。自从他爸去山顶凉亭看戏意外触死后,他就变得寡言少语了。我看他和他的瞎子老娘相依为命,也是可怜。这不,我的物业公司要帮手,就让他来做我徒弟了。”王金川说道:“至于这两个么,一个叫季建国,一个叫樊会平,两人是战友,退役转业到我这里的。我看他们身强力壮,做事也利索,就收了做徒弟了。等哪天带出师了,我就搞个分公司,让我这三个徒弟打理。”

  “嗯,谢谢师父。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小季听王金川这么说,立马用背靠了靠身后的小樊。小樊也赶忙点头,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只要你们好好做,师父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王金川笑眯眯的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扭了扭腰臀,顺势往后一靠,却靠了个扎实!

  “师……师父……你……你……背后是……”小季看到王金川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背影,就像个扎实的椅背似得,被他靠了个全。

  王金川看着眼前四个人惊恐的表情,背后不由的感到一阵寒意。像是靠到一大块冰墙却又有点软,有点黏滑。王金川瞪大了眼睛,双手压着膝盖,身体开始发颤,却一动不敢动。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掉,颤抖的双唇,想挤出几个字来,却像是失了声,什么也说不出来。

  “金川,别慌!”老杨也是手快,提起那半壶雄黄酒,咬破舌尖,混着带血唾液,对着王金川背后喷了一口雄黄酒真阳炎!只见那身后的黑影,砰一下把王金川往前一推,晃荡起了一阵怪风,撞翻了几个货架和箩筐,消失在仓库的角落里。

  三个徒弟扶起已经被吓得失声的王金川,正想跑,突然听到老杨大喊一声:“不好!快趴下!”

  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嘶轰一声,樊会平被黑暗中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嘴吞没了脑袋,一下被提到了空中,硬生生撞在了防空洞顶上,又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定睛一看已是血肉模糊。而那叼着他的血盆大嘴也显出了真身。

第二章 守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