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起在线阅读

汉起

赤血萌萌

历史·秦汉三国·150.9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8-01 12:16

这是一个膏粱跋扈不法,商贾豪掷千金,贫贱一捧黄土的时代。有这样一个人,他的一生是千万草根励志地奇迹。年幼丧父,长于单亲,虽受大儒之教诲,平生却好衣马。寒门白身,从军搏命,鲜兄弟伯叔襄助,一生坎坷百折。兄弟义气,铁马弯弓,刀剑生辉,问,这江水属谁之物?红妆迷醉,枕戈入梦,登高赋诗,望,哪块云是我的天!群号:429629561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五章 卧冰求鲤遇野狼

  “阿父,德全哥哥醒了,快出来啊。”偏院的门口,坐着一个小女孩,小脸冻得红扑扑的,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小郎君醒了,不养伤怎的出来闲逛?”一个老汉急急匆匆跑出来偏院门,他面容苍老,仿佛五六十岁。

  “没事,王伯,我好多了。早上是你家给烧的火、做的饭吧,多谢。”刘德全只记这老汉姓王,面相虽老,实际上不超过40岁,年轻时和父母从外地逃难过来,大父和父亲看着可怜,便收留了,20多年过去了,早在楼桑里落了户,娶了妻,有了田。

  王伯挺勤快的,以前刘家阔时,代父亲管着家里的田地,种田、捕鱼、打猎是一把好手。刘父过世后,食客、管家、长工纷纷离去,只有王伯一家没处去,一直住在偏院。王伯家地比较少,刘德全家地比较多,便从长工变成短工,继续帮忙料理土地。

  “小郎君折煞小老儿了。是我那婆娘给热的饭,不过帮一把手的事。”王伯说起话来絮絮叨叨,小心翼翼的,看起来就是个老实巴交庄家汉子。

  可刘德全仿佛记得,十年前,王伯可是个开得动弓,能骑马,使得起刀、矛的精干汉子,等闲三、五个人近不了身。刘德全年幼时,跟王伯学过一些基础的武艺,一向让以长辈待之:“王伯,昨日我晕过去了,却不知怎的躺床上。”

  王伯长叹一声:“德广跟你都是刘家人,怎的就闹到这种田地。小郎君下手太狠了!这梁子结大了!”

  “昨日要没你元起叔,怎么收得了场!这事传出去,楼桑刘家的人遇到郡里的、县里的世家,哪里抬得起头来?”

  昨日刘德全怒打刘德广、周全,他年纪虽小些、力气却得很大,打得刘德广断了腿,周全断了肋骨。只是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被好几个人打晕了过去。若不是刘元起和王伯及时赶到,刘德广定要打断刘德全双腿。

  刘德全被批评得不好意思,便转移话题:“王伯你这有网和绳不,借来用用。”

  。。。

  门口耽误了两刻钟,风雪却小一些了。

  凭着恍惚的印象,刘德全大概知道南面几里外,是一条小河,连通桃水,小河西北有几个小山包和一片林子。刘德全包好头巾,裹紧了衣服,挎背弓携箭,打算去林子碰碰运气,看能否碰巧打到野味。

  在林子守了两刻多钟,冻得手脚僵硬,又是冷、又是饿,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却哪里有野味可打?

  刘德全活动活动手脚,用木棍、斧头把雪刨开,还好发现了几个蘑菇,一些不知名的草。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装入包里,又砍了些柴火,扎成一捆。

  这时候已经快筋疲力尽,靠坐在一个歪脖子树上,喘着气,看了看怀中的半个饼子,这是母亲午间装作吃饱了,特意留下,临行前,定要儿子装进去的。想起母亲病态苍白的脸,刘德全心中疼了一下,小小的啃了一口,就着一口冰吃了,把剩下的又装回怀里,没舍得多吃。

  拖着柴火,往回走,路过一片冰面,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仰躺在冰面上,一时间茫然的望着天上的白云,只觉得天大地大,只有自己一人,孤孤单单地活着,一瞬间,甚至失去了坚持活下去的勇气,泪如雨下。

  泪水化作冰心,滴在冰面上,滴滴作响,刘德全侧过头看了冰滴,觉得自己的生命,相比于辽阔的天空,苍白的大地,就如这冰滴一般渺小,一般无助。失去了父母,朋友,离开了生活许久的二十一世纪,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索性放松身体,摊在冰面上,任风雪肆虐。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觉得光芒大盛,原来风雪已经停息,太阳照在脸上,只觉得暖洋洋的,射到冰面上、雪面上,直晃眼睛。

  刘德全坐起来,活动了冰冷、僵硬的身体:“还好,胳膊小腿没被冻掉,看来这具身体,比我想象的强壮。我既然重新有一次生命,重新有一位娘,若是死了,怎对得起这重生的一次机会?这位娘又怎能独自活下去?”

  掏出饼子,啃了几口,低着头琢磨着如何搞些吃食来。冰面下红色的光阴晃动着,吸引了刘德全的注意“冰下有鱼!哈哈,有鱼吃了!”

  说干就干,举起斧头,连续用力地得砍向身前的冰面,十多下,破开了一两寸,手脚都已经麻软,却哪里砍开厚达尺许的冰面。

  抬头见太阳渐渐西斜,吃鱼的希望,也渐渐远去,刘德全不由得焦急起来,大脑疯狂地转动着,思考着破冰的方法:斧头砍?刚才试过了,凭自己现在的力量,估计要砍到明天去了。钻井?没有钻头。盐化冰?太贵了,而且家里也没那么多盐。

  火烧,对了火烧!

  说干就干,刘德全将刚才打的柴火,搭在冰面上,敲着旁边捡来的两个石头,点起火来。经过几次失败后,总算点燃了柴草,红色的火焰,带来了温暖和希望,渐渐融化着冰面。

  正当刘德全欢呼时,却发现融化后的冰水,熄灭了燃烧的火焰。

  这下刘德全傻眼了。

  好在他性格坚韧,而且希望在前,也由不得放弃。于是用木头将冰水勺出来,就着火星,重新加柴草点燃。这次刘德全学乖了,将火架得高些、多架些大柴,冰融化一些,他便勺出去一些水来。

  火烧斧砍木勺,前前后后近一个时辰,总算将冰面破开一个大窟窿。

  只见一个红影,突然从窟窿中跳出。刘德全此时精疲力竭,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冰面上。待仔细看时,才发现是一条红色的大鲤鱼,在冰面上挣扎、跳跃着。

  “鲤鱼跃冰”

  急忙去抓住。可鲤鱼滑得很,根本抓不住。眼看鲤鱼就要挣扎回冰窟窿,逃出生天。

  刘德全心一横,扑过去用身体死死地压住,直压得鲤鱼挣扎得越来越微弱的,最终不动了,这才放松下来,猛地对鲤鱼连亲数口,喜极而泣,这时候什么寒冷,什么鱼腥味,都不在乎:“鲤鱼啊,鲤鱼,为了能活下去,对不住了。”

  撒了网,又抓了几只鱼,扔在旁边冰面上,刘德全哈哈大笑:“有鱼吃了,母亲有救啦!”

  刘德全再接再厉,又撒一网,刚刚拉起来,却听见旁边传来啃骨头的声音。

  狼!两只狼!一只正吃着鱼,另一只一边吃鱼,一边盯着刘德全。

  虽然寒冬腊月,刘德全却吓得直冒汗,他轻轻地将剩下的鱼放网里系好挂背上,左手握住火把,右手持斧,面向豺狼偷偷摸摸向后面树林退去,“狼儿,见者有份,今天哥的鱼就便宜你了。你可不能追哥!”

  树林只在100步外,并不是很远,刘德全却仿佛觉得过去了一个世纪。

  100步、80步、60步,终于上岸了,刘德全立马转过头,向树林全速狂奔!

  嗷!嗷!

  野狼的叫声不停的在他身后响起。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秦汉三国小说

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