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一气化三清

  拍卖会可以说是圆满落幕,五百万灵石已然天价无疑,放眼炎城一众天骄,出的起这价位的也是屈指可数。

  不少人已经在开始打探李洪荒的信息了,或有心交结或心怀鬼胎,然而结果毫无意外,一片空白。

  李洪荒早料到会如此,拍卖结束后便拉着广寒逃之夭夭。广寒听闻要去拿蛋蛋顿时笑靥如花,一路上蹦蹦跳跳,表现的很是活泼乖巧。

  物品交接处是一个独立的房间,迎接李洪荒的是一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

  女子一袭黑色贴身长裙,完美展示出诱人曲线,颦笑间更是风华绝代。

  “公子器宇轩昂出手阔绰,来历必然非凡,小女子花弄月,这厢有礼了。”花弄月微微欠身,身前浑圆雪白不经意间露出少许。

  李洪荒顿时皱眉,面色一冷,随手丢出一枚储物戒指,说道。“共计五百三十六万三千灵石,都在里面,你清点一下。”

  “公子这般着急做甚,月儿还想与公子结识一下呢,难道公子是打算拒绝吗?”花弄月踏前一步,几乎是倚在李洪荒的身上,吐气如兰。

  “你干嘛呢,这是我的洪荒哥哥。”李洪荒正准备抬脚去找管事人呢,结果身边另一侧的广寒不干了,一把将花弄月推开,然后紧紧抱住李洪荒的胳膊,同时还凶狠的盯着花弄月,一副我很厉害不信你上来试试的架势。

  花弄月微微一愣,没想到少女的反应会这般激烈,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公子已有佳人作陪,那公子介不介意多一个呢?”花弄月媚眼如丝,不死心的说道。

  李洪荒没有理会,拉着广寒转身就走,出乎意料,花弄月竟没有阻拦,而是轻声说道。“公子这是要去哪儿?是去找负责人吗?”

  “是啊,既然你不肯给我,那我只好另找他人了。”李洪荒耸了耸肩,没有回头。

  “不好意思啊公子,小女子便是这儿的管事人,貌似公子另找他人也没什么用处呢,除非公子相中的那些物件是不打算要了。”花弄月笑吟吟的说道。

  “找一般人自然是不行了,不过,若是找我的璃儿肯定没问题。”结果李洪荒是咧嘴一笑,再不停留。

  然而,一只脚刚刚踏出房间,李洪荒的瞳孔便是猛地一缩,在他面前,一袭黑色长裙摇曳!

  “璃儿?是哪个璃儿?”面前的“花弄月”眸中掠过一丝异彩,随后神情古怪的看着李洪荒。

  李洪荒没有回应,骇然回首,发现里面那个花弄月正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笑而不语。

  “双胞胎?”李洪荒暗自皱眉。

  “公子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不理奴家了?”

  在李洪荒遐想之际,又一个“花弄月”从不远处轻盈而来,眼神哀怨。

  “哇哦,一二三,三个一模一样的大姐姐。”广寒被惊呆了,用葱白般的玉指仔仔细细数了一遍。

  “这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三胞胎吧?”李洪荒头昏脑胀,任他如何查看也辨不出真假,最后一度怀疑自己是闯进了幻境。

  “公子若好奇,夜里来鹿林阁便是,月儿必然给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记住,是一个人来哦,妾身等你。”三个花弄月一齐靠近身来,妩媚一笑。

  李洪荒只觉得眼花缭乱,广寒也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显然是不知道该推哪个了,傻傻分不清楚。

  一柱香后,物品清点完毕,也完成了最后的交接,花弄月没有再为难二人,飘然离去。

  “道家法门,一气化三清么?”李洪荒一脸的若有所思,而广寒却是抱着那枚脸盆大的兽蛋一个劲的傻乐,别提多高兴了,浑然忘记了方才的不快。

  没有过多的停留,因为张管天的告诫,亦没有不识趣的到顶层去找人,现如今,只有等火舞来找自己了。

  由于广寒异瞳的缘故,二人直接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取出储物戒,刻上自己的印记,意念一动,那件金丝软甲便出现在手掌之间。

  入手微凉,柔软细腻,如女子肌肤般光滑,李洪荒暗赞一声,这五百万灵石花的倒不冤。

  “小寒,穿上它。”李洪荒将金丝软甲丢在床榻之上,而后渡步至窗边,背对着耐心等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过身来。

  结果却是目瞪口呆,鼻血横流一地。那件金丝软甲依旧躺在那儿,广寒连看都没看一眼,她将兽蛋放在了榻上,然后自己趴在蛋上睡着了,其姿势及臀部曲线,实在是诱人之极,令人浮想联翩。

  无奈,李洪荒只好自己动手,反正二人一起长大早已亲密无间,只因那件事后,二人之间产生了隔阂,再者便是都长大了,特别是广寒,身体发育的极好,故而再没有太过亲密的举动了。

  如今广寒变成了这番模样,倒是让李洪荒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二人亲密无间的时光。

  夜幕悄然降临,李洪荒没有等来轩辕火舞,这几个时辰,他一直在想到底去不去鹿林阁。

  一气化三清,道家绝学,放眼天下,谁不想学?于自己而言,更是雪中送炭,毕竟不是谁都可以享受数十名上元境强者追杀的待遇啊。

  可那花弄月明摆着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自己堂堂七尺男儿难道要为了保命献出自己珍藏十多年的贞操吗?

  任他千思万想,也搞不明白花弄月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最后索性不想了,摸了摸手里的弓,又看了看睡的香甜一时半会儿估计不会醒来的广寒,李洪荒大步流星走出房间,向着鹿林阁而去。

  夜风微凉,李洪荒站在鹿林阁的门前迟迟没有进去,不知为何,此时他的内心竟升起一丝对广寒的愧疚。

  “他姥姥的,小爷我又不是来偷情的,怎么会感觉对不起广寒那小妮子,真是莫名其妙。”如此想着,李洪荒伸手大力一推,门扉豁然打开。

  屋内灯火很暗,昏黄中带着粉色,一名身段婀娜的女子侧坐于床榻边沿。

  李洪荒刚进来,就想抽身而退,只因女子身上,只穿了一件亵衣,再无它物。

  

第七章 一气化三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