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烧火棍

  九重天开,万事皆休。

  只可惜,三层枷锁已然付出极大代价,体内气息紊乱,各大气府更是摇摇欲裂。

  然,还是没能破开升天之阵。准确的来说,限制更厉害了,此时连抬手都变得艰难。仰首望去,天穹一片漆黑,乌云密布。

  “楼主,麻烦你一件事。”雷宫绝自雷矛上跃下,落在城墙上,站在陆婉璃身侧,神色严肃。

  “何事?”陆婉璃粉黛微蹙。

  她能感觉到雷宫绝的异样,是无与伦比的兴奋,此时找上自己,怕是没什么好事。

  她操持着升天阵,将自身化作阵眼,以此镇压李洪荒,这就限制了她通天的本领,一旦换气,阵法自破,她自身还会受到反噬,故她与李洪荒一样,根本难以动弹。

  “护住心脉即可。”

  话音未落,雷宫绝闪电出手,一拳轰在了陆婉璃的腹部,陆婉璃倒飞而去,空中一道鲜红飘洒。

  “雷宫绝!”黑袍少年怒目而视,却是顾不上去找他的麻烦,飞身向上,接住了从城墙上栽落的陆婉璃。

  “阵法已破,尔可敢一战!”雷宫绝凝望着深坑,眸内电弧肆虐。

  “如你所愿!”

  一个纵跃,扶摇直上九万里。

  此时的李洪荒,已然化作一道金色光影,面相模糊不清,当真像极了传说中的神仙人物。

  “来的好!”

  雷宫绝将银色长矛掷于城墙之上,几步大跨,最后一脚踩在雷矛上,猛力一蹬竟自下而上发动了雷霆一击。

  天时地利人和,这次他一样没占。

  “可别辜负了我的期望呐……”

  雷宫绝三年前就已经跻身开元境,三年后,还是元境初阶,并非天赋有限,是他想走的更远,厚积而薄发。

  他一直在等待着进阶的契机,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今,他清晰的感觉到了,战鼓擂,东风拂面……

  李洪荒打小就钟爱千里之外取敌首级的武学,认为只有天上的神仙才有这等本领,所以他自幼苦练箭术,一天都不曾落下,后来终于达到了百步穿杨的地步,其父李青麟就问他,身为弓箭手,如果被人近身怎么办?

  李洪荒清晰的记得,他当时挥舞着小拳头,虎头虎脑的回道。“那我就揍他丫的。”

  于是,李洪荒除了每日三千箭以外,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断桩。

  看着眼前胳膊粗细的黑色圆木,稚童撇嘴,满脸的不屑,这么细?给我当牙签使还差不多。

  李青麟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孩提的脑袋,高声说道,那我们打个赌怎样?

  “赌什么?”

  “明日午时,你若能折断这根苍穹木,我偷偷给你带一坛梨花白,如何?”

  稚童歪着脑袋,想了会儿,突然对着远方喊道。“娘,俺明天想吃红烧肉哩。”

  远方树荫下,站立一人,身段丰腴,青丝高挽,听闻孩童呼喊后,笑着点头。

  “臭小子,还想着用红烧肉下酒呢?”李青麟气急败坏,却也无可奈何,自古慈母多败儿。

  后来,高大身影转身离开,走到美丽妇人身边,二人相视一笑,身影渐行渐远,最后化作黑点完全消散于天地间。

  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被雷电包裹的铁拳。

  李洪荒同样一拳递出,平淡无奇,也可以说是重而无锋,大开大合。

  二人相遇,是偶然,亦是命中注定的必然。

  电光火石间,两者的拳头完美邂逅,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如约而至,宛如两岳相撞,又如天地相合。

  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自两者之间扩散开来,没了束缚,战场迅速扩大,三千丈早已不是安全距离,那些隔岸观火的围观人等顿时作鸟兽散。

  一拳电闪雷鸣,一拳天穹欲裂,缈缈两人,竟打出了两军对垒万马奔腾的气势。

  “给我下去!”

  一声狂吼,银色身影顿时如陨石坠落一般,呈直线坠下。很快,嘣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趁他病,要他命!

  李洪荒凭着对冲力强行滞留在空中,然后一拳连着一拳,对着地面猛轰。

  一道道金色拳印自高空落下,杂乱无章,没有任何技巧性可言,却强横的不讲道理,一如之前的雷云炸裂,数以千计的雷电倾泻而下一般。

  雷宫绝对自己的宝体一向是无比自信的,常年累月置身于雷霆中孕养,他的肉体比之常人,的确强了太多,可此时,李洪荒拳拳到肉,竟打的他宝体寸寸欲裂,神魂都受到了波折。

  不得已,他唯有率先动用了武器。

  雷州,尘域十州之一。顾名思义,凡雷州人士,又是修炼者,基本上都是威名远扬的雷修。

  雷州之所以如此强大,只因为有雷池。

  雷池仿佛自古以来就存在了,史册上的记载追溯到上古时期,都带有几笔浓厚色彩,可见其神秘及强大。

  雷宫绝很幸运的在雷池中找到了他的本命宝器,一根由金色雷霆凝聚出来的矛形长枪,被他取名为九霄。

  “九霄破!”

  高耸巍峨的城墙早已破败不堪,断壁残垣中,一抹金黄激射而出,犹若潜伏已久的猎豹,一瞬即至。

  快,快到极致,李洪荒挥出去的拳头还没有收回来,九霄就已带着红色的血液洞穿而过。

  好在李洪荒凭着本能,偏移了一寸,否则不死也残。即便如此,亦是元气大伤。

  无数金色元灵之气,疯狂涌向腹部那个大洞,这才堪堪止住血流之势。

  “生死之战,当是如此。”李洪荒没有破口大骂,骂其卑鄙无耻,暗器伤人,可心中的怒火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已然焚天。

  拇指上的玉色扳指幽光一闪,顿时虚空激荡,李洪荒伸出手掌,自虚无之中抽出一根浑体漆黑的棍棒来。

  传闻尘域有十州,百朝,千国,而世界之树却只有一棵,就生长在尘域中心的神州大地上。

  又听闻,王洲某个国度,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年男人,千里迢迢来到世界之树前,大庭广众下,折了一根胳膊粗细的树干拖着转身就跑。

  此事当时震动了神州不少大佬,然后就有人出手了,结果不得而知。

  人们只依稀记得这样几句对话。

  “来者何人。”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洲李洪荒是也。”

  “为何来我神州截我神木?”

  “家里缺根烧火棍。”

第十四章 烧火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