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隐龙出世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隐龙惊唐在线阅读

隐龙惊唐

历史 / 两晋隋唐

214.5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03-01 09:11

书籍摘要: 做为隐太子李建成的遗腹子,李沐会如何为父亲复仇,继而夺取天下呢?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究竟谁忠谁奸?太上皇李渊一日之间先失二子,再失皇权,隐居在大安宫一隅,甘心吗?君临天下之时,李沐如何面对长孙明月?山东世族、关中郡姓、四大侨姓、江南世族林立,李沐又将如何化解顽痼、集中皇权,打造出一个辉煌盛世。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宋代大侠.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小勒.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willwolf.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魏末多少事在线阅读
正光四年,沃野镇民破六韩拔陵起义,天下局势风起云涌 此时北魏皇帝还是个总角少年 南粱菩萨皇帝御临大位已有二十一载 北齐神武皇帝只是个九品邮差 北周文皇帝尚未及冠 隋太祖志在游览山河 唐太祖是太学生贺拔岳的马仔 秀容第一领民酋长英姿勃发 宇宙大将军对从七品的功曹史很不满意 王佐之才于谨、苏绰见微知著,静待明主 一代棋圣、名师大将,尚未从戎 …… 重生于这样一个天骄辈出的时代,当如何? 是为王前驱,还是跃马中原? 是北面称臣,还是南面称孤?
鸢语忆流年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朝工科生在线阅读
玄武门发生了点小事情,没过多久,大唐就换了一个新皇帝。而一只野生的工科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来到了此刻的长安。原本因为和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大牛沾亲带故,想要混吃等死,但没想到大牛不要几年就会嗝屁。 于是,这只闯入大唐的野生工科生,决定发奋图强,争取有生之年做一台小霸王学习机出来,好名留青史。 他已经想好了,他的墓志铭上会这么写:小霸王其乐无穷啊!
鲨鱼禅师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南陈小后主在线阅读
穿越成陈朝郡王陈叔慎,隋朝灭陈战役即将打响,没学过军事,不会火药制作等工艺,好在是一个文科生,多少懂点历史,能否力挽狂澜?! 本书为架空,不遵循真实历史。
小木子2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话隋唐在线阅读
隋朝末年,天下纷乱,杨广不恤民情,兴师动众,讨伐高丽,窦建德率众出逃......
漫漫风尘路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开局造了李二的反在线阅读
开局就造了李世民的反。 还好还好,李佑也是有系统的人。 可以从历史中抽取历史人物的技能。 李世民,就等着李佑席卷关东,杀上长安,夺了你的鸟位。 只是这系统怎么抽的都是这种东西: -特殊武将•飞将军孙元良- -特殊武将·大明战神朱祁镇- -特殊武将•忠心耿耿吴三桂- 不要什么都往DNA里面刻啊!
a去年今日此门中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在唐朝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却因一次野探险跌入深渊,醒来却发现自己莫明奇妙的穿越了。既来之则安之,自此他变开始一段异国他乡的奇幻之旅……
一支碳素笔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烈烈唐风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无望则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贞观留学天团在线阅读
黄伯玉得到了一件时空披风,可以在大唐与现代来回快穿,于是,程咬金,秦琼,徐茂公他们都来现代留学来了……  建立了一个QQ群,群号是743380547,欢迎书友们加入。
雪无痕a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挣在线阅读
大唐来了一只后世的‘小蝴蝶’,因为他的出现,很多事都在随之微微改变,又因为他认识了杨玉环,他这只蝴蝶的翅膀扇起来的风可不是一般的大,大得来足以掀翻整个大唐天下。
无尚随风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隐龙惊唐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隐龙出世

  贞观元年,二月初九,子时三刻;

  夜深人静,天上没有月亮,也不见星星,刺骨的寒风让街上流浪的狗也不禁缩起了脖子,耷拉着脑袋,不再狂吠。

  凉州都督府治所——姑臧城,在城东一起不起眼的破落小院里,隐隐传出一丝吵杂声。

  进院门看去,院子里四角有火把点起,十数个年约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正聚在一起,用眼神向边上众人传递着心中的焦虑。

  这些男子看起来很不寻常,个个身穿劲装,或背着弓或挎着刀。

  他们各个双眉紧蹙,面带忧虑,不时地回头望向内院,象是在期盼着什么似的。

  内院里点着灯,桔黄色的火光摇曳着,忽明忽暗,仿佛只要一丝风,就会被吹灭似的。

  里面时不时传出一声声女人的痛呼声,听声音已经声嘶力竭了,敢情是有妇人正在生孩子。

  这时,一个老妪从里面匆匆奔了出来,她站在门口急切问道:“胎儿太大,胎位不正,已经一个多时辰,产妇坚持不了多久,你们赶紧做决定,究竟是要大人还是保小孩?”

  “保孩子!”

  “保孩子!”

  “保孩子!”

  ……。

  十数个男子竟在此时异口同声地喊出声来。

  老妪被吓得一愣,心中地微微叹了口气。

  面对正门的是一个四方脸的精壮汉子,象是这些男子的首领。

  此时他扫了一眼边上的汉子们,回过头对老妪沉声道:“母子平安最好,若是不得已,则必保孩子。”

  老妪应了一声“喏”,便转回了内院。

  “大哥,若生出来是个女婴,我等该当如何?”左侧一个面容清瘦的男子问道,他的问题让所有男子都看向那四方脸的汉子。

  四方脸汉子闻言仰首,冲天一拱手道:“有主公在天之灵保佑,生的自然是男婴;可若真生了女婴,我等此生恐怕也就只能终老田舍了。”

  但夜幕漆黑一片,天上哪见有什么在天之灵,更没什么神迹来回应他。

  四方脸汉子说完不由得地一叹,又转头向内院望去。

  这时,内院传出的痛呼声渐渐变低,似乎已经听不见了,可依然没有婴儿的啼哭声传来,众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不自觉地一齐向前迈了一步。

  突然,夜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隆”声。

  着实吓了众人一跳。

  四方脸奇怪道:“怪事,今日方才二月初九,怎么会有如此响雷?”

  众人也一脸诧异。

  可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白光,不知是从哪处亮起,耀得众人几乎睁不开眼,仿佛整个夜空都坼裂开来。

  众人连忙低头揉眼,再看之时,才依稀辨认出那哪里是什么银光,而是一条盘绕在半空的白龙,那巨大的“轰隆”声也并非是雷鸣,却是巨龙临空而下时绞尾的声音。

  但见那银龙从头至尾不知长有几里,通身银白,龙眼如球,口中那时隐时现的舌头犹如血染的长练。

  红白交映,如水的夜空褪尽了颜色,森严惨烈的气氛扼住了整个宇宙的呼吸,相比之下,一切生灵都是渺小而无力的。

  众人也是经过血雨腥风之人,可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一时竟嘶哑着发不出声音来,汗出如浆,可谁曾料想,这银龙不但没向别处去,反而直朝众人逼来,众人已经惊恐得连腿都酥软得站不住了,索性便倒在地上,无法自控地发出一阵歇斯底里地喊声……。

  而此时,银龙仿佛感受到了众人的恐惧,一抬头转向着内院飞逝而去。

  银龙一闪而没,除了窗棂上还有着一丝电波的飘浮,什么也看不见了。

  了无踪影,夜空依旧是那个夜空,小院也依旧是那个小院。

  什么也没毁坏,什么也没损伤,什么也没改变。

  仿佛从没有出现过古怪的银龙。

  众人一起张着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志不清。

  都以为只是自己的幻觉。

  而这时,突然一声轻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让众人瞬间清醒过来。

  那老妪从屋里冲出,口中大喊道:“生了……生了……是个小郎……。”

  众人闻言,心中狂喜,不自觉地爆发出一声欢呼。

  不想老妪接着道:“常玉是哪个?产妇快不行了,让你进去见最后一面……。”

  那四方脸汉子从地上一跃而起,飞奔上前,推开老妪,夺门而入。

  床上的女子已经看不出年龄了,面容苍白憔悴,她见常玉进来,颤悠悠地抬起右手,指着床头一盒子,含混不清地说道:“留给我儿。常玉,护我儿……周全……。”

  常玉一进门就低着头,跪在地上。

  此时闻言,用力磕着头道:“主母放心,属下必不负重托!”

  他说完,许久没见回应,心中一紧,微微抬眼看去,却见那女子的手早已垂下。

  常玉眼泪涌出,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头,转身出了门去。

  回到院里,见那接生的老妪已经俯趴在地上,背心一个血洞,正往外“嘟嘟嘟”冒着血,眼看着不能活了。

  常玉无心搭理,他知道兹事体大,灭口是常理中事,只是对着众人道:“诸位弟兄,主母已经去了。临终遗言,望我等护佑少主。”

  众人抱拳答道:“敢不戳心竭力!”

  “天可怜见,主公终有此嗣,诞生之时,竟天生异象,可见这便是天命,大事可期,你我当同心协力,不负重托。”

  这是在说刚刚那条似真也幻的银龙了,对此大伙都心有余悸。

  众人再次抱拳答道:“敢不戳心竭力!”

  “如此,那就依之前商议行事。”常玉满意地点头道,“三弟,所托付之人确实稳妥?”

  右边一个高大的汉子应道:“大哥放心,此人忠义,当年我于他有救命之恩,几天前我便已经与之谈妥,必不会有负所托。”

  常玉眉头一皱问道:“你可已经将底细告之于他?”

  高大汉子急忙摇头答道:“我岂会如此不懂事。大哥放心,我只是告诉他此子是一逃难妇人所生,妇人垂危,我恰巧路过,如此而已。”

  常玉点点头:“如此便好。他可起疑心?”

  高大汉子答道:“或许有疑心,不过他最多也就是疑心此子是我私生子,不会疑心其它。”

  常玉这才舒展眉头,道:“一会送点钱财给他,让他不可亏待了少主。”

  高大汉子应道:“喏。”

  常玉环顾众人道:“诸位弟兄,分别在即,望诸位能在各地隐姓埋名,扎下根来,戳力经营,待少主成年之时,共襄大事。”

  众人躬身应道:“喏。”

  常玉转头对左边面容清瘦的汉子道:“三弟,众人之中,唯你断文识字,你和我一起留下,护少主周全,你日后亦可为少主开蒙。”

  清瘦汉子应道:“喏。”

  常玉环顾众人黯然道:“当日所带细软皆在东厢房,我已经分成十三份,一人一份,都拿去散了吧。”

  右边高大汉子含泪道:“大哥,此次一别,何年才能相见,总得有个盼头吧?”

  常玉沉声道:“除非少主召唤,否则终生不见。”

  众人闻言悲泣不已。

  常玉也眼眶泛起红来,跺了跺脚转过身,狠心言道:“休要做那妇人之态,走!”

  众人齐齐跪下,冲内院磕了三个头,抬手抹了一把泪,起身去东厢房,各自抡了个包袱出门而去。

  常玉进了内院,将方才妇人指的盒子小心收好。

  然后用锦襥裹了床上婴儿,再在外面包了张上好毛皮,后用丝帛遮了婴儿头面,抱了交给高大汉子,道:“记住,叮嘱那人将少主的出生日期延后两个月,定为四月初九,到了初九之后,方可上报户籍。托付了少主,不用再回来,直接走吧。”

  高大汉子小心接过婴儿躬身道:“某记下了,大哥、二哥保重!”

  转身而去。

  人去楼空,院子里瞬间冷清下来。

  清瘦汉子望了眼常玉问道:“大哥为何不让三弟一起留下?”

  “三弟若留下,还有何理由将少主托付别人,不托付别人,日后少主身世如何解释?”常玉叹了口气答道:“你我都不能给少主一个清白的出身,唯有托付他人了。”

  清瘦汉子想了想说道:“只是日后少主长大,有心人查起来,总归会有蛛丝马迹,应该杀了他,方才万无一失。”

  常玉闻言点点头道:“等少主长大些,找个不起眼的方式,……灭口。”

  清瘦汉子回头看了看倒卧在地上的老妪,道:“这尸体如何处置?”

  “找个地方埋了吧,她可有家人?”

  “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年迈的丈夫。”

  常玉停下刚抬起的脚,冷冷地说道:“我来掩埋尸体,你速去灭口。”

  ……。

  次日,常玉二人买了口棺材,将难产而死的妇人埋在了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小树林里,坟前却没有立碑,远远看去,不过是一座土丘。

  之后,姑臧城西多了间不大不小的酒肆,并没有引起人注意。

  一切好象都没有变化,可谁又知道,从这一天起,一切都已经变化了。

  而姑臧城的百姓们,谁也没留意到城里少了一对年迈的夫妇,就算留意到了,也没有人去关心,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世道如此,徒叹奈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