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 野花春风吹又生

  “怎么?嫌弃?”

  江钰宴小声道,“虽说你们现在是结婚了,可男人婚前跟婚后还是有区别的,先慢点想着怀孕的事情,考验一段时间再说!啊!”

  “妈,不是那么回事,我……”

  汤渺阳像是拿到了烫手的山芋,恨不能扔了它们。

  “行了,我先睡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啊!”

  没等她说完,江钰宴已经体贴的给她关上了门,留下她一人对着那一盒子,哭笑不得!

  刚准备坐下,江钰宴又打开了门,甩了一句话过来。

  “女孩子家要矜持,可也不要太矜持了,外面的花花草草春风吹又生,你得想办法留住你男人,知道吗?”

  说着,还冲着她眨了眨眼,把汤渺阳彻底的石化!

  她一直都知道江钰宴不拘小节,可没想到她竟是这么的“不拘小节!”

  难道她还想让她对着一个醉鬼用强?

  汤渺阳想着就一阵恶寒!

  床上的陆璟熙在皱眉呻吟,唤醒了汤渺阳,她担心他睡的不舒服,不习惯,正一直想着要不要叫李斌带他走。

  可又没有李斌的号码,正想着去摸他的电话,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没有名字,一串数字,直觉,她知道是谁!

  不想去接,可想到昨晚他的失常,鬼使神差的竟是按了接听键,意料之中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

  “璟煕,你在哪里呢?昨晚你的手表落在我这里了,你是来我这里拿,还是我给你送过来呢?”

  原来,他身上的拿到香水味真的是她的?!

  汤渺阳什么都不好,唯独鼻子最好使,闻过的味道,只要再闻一次,一定能够分辨出来。

  他昨晚真的去陈妙冉那里了?

  心口闷闷的,开口就是笑。

  “那手表也不值什么钱,陈小姐若是喜欢,留着当个纪念也好!不用送来送去了,免得麻烦!”

  她不知道是什么手表,她也知道不该去接他的电话,甚至是以这种语气、这种内容去回别人的话。

  可心里这么想着,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没有经过大脑,只经过了心!

  “你……”

  大抵没有料到开口的会是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你是汤……”

  “你好,我是汤渺阳!我先生已经睡了,不方便接你电话,不好意思了!”

  作为一个妻子,她不该对着前女友低头的,对吧?

  汤渺阳坚持。

  那边沉默了许久,忽然又笑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不过……他那么强的一个人,现在这么早睡,不会是对你失去兴趣了吧?”

  “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说完,就挂了电话,留下汤渺阳一人看着手机,怔怔的发呆。

  母亲说得对,外面的野花都是春风吹又生的,她得注意!

  只是,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也不确定陈妙冉会不会再次打电话来,更加不知道他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

  于是,整颗脑袋都开始纠结了……

  弄了水给陆璟熙擦脸时,他时不时的会动眉头,闭着眼的模样很安静,紧抿的唇角显示着他不舒服。

  他应当是极少喝酒的,不适应那白酒的酒劲,看样子以后还是不能让他喝了!

第32章 野花春风吹又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