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圣教

  赫菲和丁.莫走在伯爵府邸的过道上,他们正准备前往伯爵女儿丽莎的房间。

  “你对伯爵说的话怎么看?”丁.莫沉默片刻开口对赫菲问道。

  “你说哪方面内容?”赫菲笑了笑。

  丁.莫无语翻了翻白眼,把之前放在口袋里的笔记本拿了出来:“当然是关于吸血鬼的事。”

  “如果关于是吸血鬼的事。”赫菲抬了抬自己的单片眼镜,另一只没有被眼镜挡住的眼睛又一次闪过银光,“摩根伯爵描述吸血鬼形象跟我从书上看到差不多,一些实力比较弱的吸血鬼看到鲜血特别是处子的鲜血,他们会忍不住吸血的欲望。所以伯爵说他看到吸血鬼这点我不怎么怀疑。”

  “那你也认为是吸血鬼杀死了伯爵的女儿?”

  这会轮到赫菲翻白眼了:“大哥,我连伯爵女儿的尸体都没看见,一切内容都是靠你说给我的,你让我怎么判断是与不是呢?”

  丁.莫尴尬的咳了一声:“抱歉,我有点太着急了。那个,我们现在去伯爵女儿的房间吧。”

  伯爵女儿的房间在二楼,伯爵正下面的房间就是他女儿的。他们只是下个楼梯就看两个丁.莫手下队员在门口守着,防止任何非调查方人员的进入。他们看到丁.莫与赫菲马上恭敬的敬了一个礼,丁.莫还了一礼然后示意他们把门打开。赫菲和丁.莫走进房间,看见是一个非常简朴的房间。虽然房间跟伯爵的一样大,但是没有伯爵房间那么多的装饰。一副巨大的油画挂在床的正对面墙上,上面是伯爵一家的全家福画像。靠门这边摆放着是一个梳妆台,窗户那边是一张书桌,窗户这边的墙与挂照片那边的墙的交界处摆放着书架,衣柜是靠着门这边摆放着,床的位置跟楼上伯爵放在同一个地方。

  “看来伯爵家的小姐的性情比较安静和淡雅。”赫菲看着窗台上养着几盆花草随口对着丁.莫说道。

  丁.莫耸了耸肩:“第一次进房间我也感到很意外,见到这个房间前,我以为你的房间算是贵族里最简朴的了。”

  赫菲闻言笑了笑走到床边,看着如同在床上睡着的伯爵女儿丽萨。丽莎长的很漂亮,皮肤白皙、金黄色的长发带着一点卷,有着精致的五官,此时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床上如同睡美人一样,可惜没有能吻醒她的王子。

  赫菲看着丽莎脖子上的伤口,闭上眼睛用手触碰着那伤口感受了一下,随即对着丁.莫问道:“之前你们有没有请圣教的传教士?”

  “我们没有请。”丁.莫耸了耸肩,“不过,听女管家说发现死者死在床上的时候,有位传教士正在伯爵府上做客,怎么了?”

  “房间里有没感觉到什么黑暗的气息,只有在伤口附近感觉到了一些。”

  “这有什么不正常么?”

  赫菲转过身来看着丁.莫认真道:“一般情况下,这个房间如果有黑暗生物来过,只要不使用力量,房间里的黑暗气息几乎察觉不出。但是吸血鬼吸血造成的伤口那里肯定会残留比较强的黑暗气息,然而这伤口留下的黑暗气息特别少。”

  “所以你认为是有圣教的传教士用光明圣力驱散过。”丁.莫接过赫菲的话,毕竟是刑侦队的队长这么简单的推理当然是能做到,“但是这又证明什么了?传教士能驱散黑暗气息不是正常么?”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驱散?”赫菲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雨后清晰的空气从窗外飘了进来,“如果你觉得家里光线有一点点暗,你会点亮你家里所有的灯烛么?”

  “当然不会。”丁.莫马上答道,随即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说。。。”

  “传教士也不会因为房间里一点点的黑暗气息,释放一个连伤口上的黑暗气息都快净化没得群体魔法。”赫菲摸了摸还有一些湿润的书桌,“所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人不是吸血鬼杀得,只是有人想把杀人现场伪装成吸血鬼杀人;第二种人是吸血鬼杀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现场留下了很强的黑暗气息,导致传教士进来不得不释放强力的群体魔法来净化房间。”

  “那你认为是哪种最有可能?”

  “不知道。”赫菲伸手指了放在书桌上的书,“不过,你仔细查看这些书,你会发现它们被打湿过。如果没有记错,昨晚下了很久的雨,而且风也比较大。所以死者不可能自己开着窗户睡觉,窗户应该是后来打开的,那么问题来了,是谁,为了什么要把窗户打开?”

  赫菲走到书架傍边随手抽出几本书翻了翻:“你们早上来的时候窗户是关好的么?”

  丁.莫听到赫菲之前的推论陷入沉思当中,此时听到赫菲发问,思考了片刻答道:“窗户是关好的,你是说后面有人来这房间把窗户给关上了?”

  赫菲想了想对着丁.莫说道:“你去问问女管家或者这里的仆人,今天早上发现死者后有没有人因为风大天气比较冷把窗子关了。顺便查一下死者的交际网,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的,这件事交给我。”

  “我去圣斋找传教士论证一下前面的猜想。”赫菲拿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我明天再到警备局找你。”约克家的庄园在城外,离莱茵城的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也算不上近。莱茵城每天下午六点就要关城门,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所以赫菲干脆明天再去警备局。下午大家都找找线索,理理思路。

  “好。”丁.莫也明白赫菲的意思便答应道。

  ——————————————————————

  圣斋在莱茵城平民区和贵族区交界的地方,是圣教传播教义的地方。据传圣教起源于黑暗时代,那时候人类还在被其他的种族奴役。圣教的先行者们在同胞中传播教义,点燃人类对自由的希望,让人类鼓起反抗的勇气,为后来人类崛起做了铺垫。

  赫菲坐着马车来到圣斋门口,从黑色的马车中下来看见一栋两层楼高建筑,外观简单美观没有一点奢华的感觉。圣斋的大门白天都是打开的,赫菲走进圣斋大厅最先看见的是三座人像,中间那位手持法典像是在大声宣读;左边那位手按腰间宝剑,神态肃穆、目光坚毅;右边那位面露怜悯,周边似乎有光明隐现。三位都是在黑暗时代为人类做出伟大贡献的先贤,同时也是圣教的先辈。赫菲默默的看着三座人像微微欠身行礼,不管是不是圣教的教徒,三位人类先贤都值得人尊敬。

  赫菲穿过大厅来都圣斋的后厅,此时已经有一位年轻人在那里等候。那年轻人穿的白色亚麻布的长袍标准的传教士学徒打扮,当他看见赫菲走进后厅就迎了上去。

  “请问您是警备局的约克先生么?”

  赫菲眉毛微扬打量了那白袍年轻人一眼答道:“是的,我是约克.赫菲。”

  “约克先生您好,我是尚贤老师的徒弟莫多。”传教士学徒向着赫菲行礼。“家师已经等候多时了,里边请。”

  “尚贤教士知道我要来么?”赫菲跟随着学徒莫多走进了后厅唯一条走廊,莫多走在前面带路没有回头。

  “老师只是说会有警备局的先生来。”莫多打开一扇大门入眼是一个小花园,远处一位白发老者正在修剪花草,莫多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但自己并没有走进花园。赫菲独自一人大步走进了花园,来到白发老者背后没有说话。

  尚贤教士穿着一身同样由亚麻布做的长袍,不过颜色是灰色的。老者此时正蹲在一株水晶花面前,在对其修叶除草。赫菲曾在书上看到过水晶花的介绍,它是一种珍贵的魔药,喜爱潮湿的环境下生长,但根茎脆弱其难存活,所以每一株成熟的水晶花都极为珍贵,只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一株活的水晶花。

  尚贤教士除去水晶花边新长出来的杂草,并给其浇上水,最后用泛着淡淡光芒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水晶花根部。赫菲见到尚贤教士的手法眼前一亮,而此时做完最后一步的尚贤教士站了起来,转身看着赫菲微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有关系,我是约克.赫菲,是我冒昧前来叨扰。”赫菲对着尚贤教士行了一个贵族礼,“尚贤教士,您刚才是否用光明圣力为水晶花增添,嗯。。。增添活力呢?”

  “活力?我喜欢你的用词,约克先生。”尚贤教士听到赫菲的提问笑了笑,拿起放在一边的毛巾把手擦拭干净。

  “您可以直接叫我赫菲。“赫菲在一旁说道。

  “好吧,赫菲,你刚才说的对,我是在用光明圣力促进水晶花的生长,让它变得更为健康。”尚贤教士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领路带着赫菲前往小花园东面的一栋小楼,那是这所圣斋工作员休息的地方。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小楼,小楼第一层有一个客厅和厨房,尚贤教士示意赫菲在客厅随意坐,自己先在厨房洗手台洗手,然后取出两个茶杯倒上红茶。

  “赫菲,你要加糖么?”尚贤教士转身对着在客厅里的赫菲问道。

  “不用,谢谢。”

  尚贤教士端着两杯红茶在赫菲身旁的另一个沙发坐下,把那杯没有加糖的红茶递给了赫菲。

  赫菲接过递来的红茶喝了一口,一股特有的清新在口腔里散开,情不自禁的开口赞道:“好茶!”

  “这茶来自紫鸢帝国,是我特意拖我朋友寄来的。”看到出来尚贤教士因为赫菲的赞美显得很高兴。

  “教士,我来此原因想必您也知道。”赫菲放下茶杯,准备开始进入正题。尚贤教士看着赫菲缓缓的点头道:“是的,对于摩根小姐的事我表示很遗憾,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赫菲从衣服内包里取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放在沙发面前的桌上。

  “我想知道您到摩根伯爵家去的前因后果。”

第二章 圣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