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不信也信了

  胖厨子阴测测的在秦川耳边撂下了这句狠话后,就向后退了两步。

  拍了拍两只满是油光的肥手,准备招呼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伙计们上前,把秦川捆起来,先狠狠地揍一顿,然后在扭送到官府。

  这个时代有个习俗。

  如果一个小偷被抓住了,失主是可以在将其扭送官府之前,狠狠的把小偷打一顿解气的。

  当然了,不能打死人。

  但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

  只要不打死人,哪怕打个半死,也不存在什么问题。

  这项政令本来是用来威慑那些小偷惯犯的。

  想想看,失主差一点儿就丢了东西,怒火中烧之下,那个小偷会有好结果?

  是,是不能把人打死,但没说不能把人打残,打废吧?

  所以这些被抓住的小偷的下场往往都很凄惨,大部分在被毒打后都因为没能及时医治,在县衙牢狱里哀嚎而死。

  运气好一点儿的,命能保住,但往往都会落下个终身的残疾。

  身体被打的残疾了,想要“重操旧业”是不可能的了。

  还没有办法法再下地劳作,也没有哪个商铺会雇佣一个当过小偷的人。

  所以想要活命,就只能在街头巷尾栖身乞食,苟延残喘留着一条残命。

  这就是胖厨子的毒计。

  如果秦川被打的没法说话,甚至直接被打个半死,那他还怎么开口伸冤?

  或者说,如果真的都到了那个时候了,再申辩还有用吗?

  秦川没有申辩,他只是冲面前的胖厨子问了一句话。

  “你知道你现在在我的眼里像什么吗?”

  “什么?什么像什么?”

  胖厨子被秦川嘴里突然冒出来的话给问愣了。

  “像一条狗!哈哈哈,你在我眼里就好像一条守着狗屎的还自以为香甜可口的癞皮狗!

  你以为你是一个什么东西啊!平时在我们这些小工身上作威作福不说,还不思进取,就你那两把烂厨艺做出来的东西,我看也不比猪食强到哪里去!”

  “你说什么!”

  自从胖厨子当上了这家客栈后厨的掌勺大师傅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羞辱性的话了。

  今天,居然这种话从一个小学徒工的嘴里冒了出来。

  “你这个小王八蛋,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我说话!“

  脑海里满是怒火的胖厨子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计划不计划的了,三两步就冲上来,伸出手一把拽住了秦川的衣服领子,双臂狠劲一用力,居然把秦川生生给举了起来。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这个敢骂自己的小兔崽给摔死!

  “啊——!”“嘭!”

  惨叫是胖子发出来的,因为现在他的左手小拇指已经向后弯曲了至少一百八十度,十指连心,平时我们手指甲劈了都会疼的钻心,现在他的手指被秦洛硬生生的掰断,那种疼痛,已经能够让这个平时作威作福的胖子跪地哀嚎。

  摔地声是秦川掉落在地面的声音,他也没想到胖厨子居然会将自己举起来要直接摔死自己。

  秦川原本的计划只是激怒胖厨子,让他接近自己,最好还是用手拽自己的衣服领口,这样自己就能用类似掰手指这类现代女性的防身技巧来制服胖厨子。

  不过看了看还跪在地上哀嚎的胖厨子,秦洛觉得虽然自己摔了一跤,但好歹目的已经达成了。

  所以他一边揉着被摔的不轻的屁股,一边走到胖子身边蹲下来,让他能看到自己。

  胖子正跪在地上疼痛难忍的哀嚎呢,就感觉有人到自己身边蹲了下来,扭头一看,居然是秦川。

  “你要干什么!”

  胖厨子声音尖锐的叫喊到,就好像是一个即将被恶徒玷污的少女般凄凉。

  “不干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你当初想出让我当替罪羊,陷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今天这种后果?“

  秦川一脸”人畜无害“的问道。

  “小畜生!我要扒了你的皮……啊——!”

  后面的话他没法再说出来了,因为秦川趁他抬起头冲自己说话的功夫,一拳打到他的鼻子上,即使现在秦川身体瘦弱,也没练过什么武功,但人的鼻子毕竟是脸上最脆弱的地方,这一拳下去,直接把胖厨子打的泪流满面,也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下就好办了”

  秦川揉了揉自己被胖厨子的鼻子“硌”得有些发疼的手,再看看已经疼的晕倒在地上的胖厨子,满意的嘟囔了一句,然后骑在了胖厨子的身上,开始伸手解胖厨子的裤腰带。

  “你要干什么?!“

  何齐看着满脸“兴奋”正起劲的解着胖厨子裤腰带的秦川,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极为颤抖的声音问道。

  他没道理不颤抖,因为他害怕了,没错他是这家客栈的少东家,平时虽说谈不上欺男霸女,但也说不上是一个“善人”。

  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害怕了。

  就好像你在自己家里养了一只哈斯奇和一只小兔子,平时看哈士奇欺负欺负小白兔也停好玩的,可突然有一天,小白兔张开了小嘴,露出了一口闪着寒光的尖牙,直接把哈斯奇给咬死了。

  这就很惊悚了。

  在何齐的眼里胖厨子就是自己家里养的一条胖狗,平时虽然爱乱叫,还喜欢贪墨,但这都无伤大雅,因为“这条狗很听话”,至于平时待人处事都唯唯诺诺的秦川那就是一只小白兔,应该是个丝毫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才对,是一个可以被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小小学徒工啊!

  可现在呢?小白兔直接把大胖狗给弄晕了,能把狗打倒的兔子那还叫兔子吗?那就是怪物了!

  更何况现在在何齐的眼里,秦川正一脸兴奋的奋力接着胖厨子的腰带呢。

  解一个男人的腰带,他要干什么?

  解腰带还能干什么?何齐觉得除了“做那种事”的话,做别的也不用解腰带啊。

  没错了,没错了,何齐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真相”,他觉得秦川一定是要用这种方式狠狠的羞辱胖厨子,胖厨子不好男风,要是在这里被秦川当众给强行”那个了“,那他以后也就别想再在人前抬起头做人了。

  以前老是听说不能欺负老实人,不能欺负老实人,说老实人一旦爆发更可怕,他原先还不太相信,但现在现实的例子就在面前,他何大少爷不信也信了。

  

偷狐狸的葡萄说
ps:烦请诸位高抬贵手,顺手点击投推荐票,顺手纳入收藏。明日开始,每日更新时间暂定早六点,晚九点各一章,谢谢支持。

第二章 不信也信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