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戏耍?

  一介凡人,不能让他在这里给自己捣乱。

  想到这里,土地神也没仔细看,直接朝着大个子的方向就是一挥袍袖。

  一阵烟雾从他袖口挥过的地面上钻出,烟雾散尽,小路上已经没有了秦川和土地神的身影。

  大个子愣愣看着烟雾出现,看着烟雾散去,并没有贸然行动。只是当灶王神挥袖施法的时候,他就从自己的身后,拉出来了一辆木板车。

  木板车看上去平淡无奇,上面还嵌有新鲜的泥土,应该就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农夫下田之后用来拉农具的木板车。

  只不过,在这辆板车的上面,并没有放农具,而是堆了一堆杂物。

  两个大木盆被放在板车的车尾,木盆里面黏糊糊的不知道盛着什么。一堆被用过了的白布被放在车子中间,上面还有一些红褐色的“可疑”痕迹。白布的旁边是一捆黑驴蹄子,上面还带着血迹,也不知道是被大个子从哪里拿来的。还有一大麻袋的糯米和一把粘着血迹的杀猪刀,就直接被放在车把手附近。

  大个子看着木板车上的东西,先是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将手伸向了那袋糯米。

  土地神躲在烟雾里,看着大个子拿起糯米,一脸的莫名其妙。

  其实,他和秦川并没有真的离开小路,因为秦川身上有浓郁的灶王神的神性,他根本不敢移动,但他也不敢扔下“灶王神”擅自离开,所以他只能施法放出幻象。

  普通人从外面看,小路上已经没有了他和秦川的身影,但实际上他只是带着秦川躲在他放出来的这些烟雾里,还是待在原地没动。

  烟雾外面看不到烟雾里面,但烟雾里面却看得到烟雾外面,而且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大个子做什么,说什么,躲在烟雾里面的土地神都能知道。

  “俺听说书的说过,糯米能够驱邪,俺今天就要试一试,看看说书的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个子抱着那袋估计得有两百多斤重的糯米,来到土地神和秦川之前消失的地方,用很大的声音瓮声武器的自言自语。

  看上去,就好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但着到大个子一系列的动作,土地神却有些糊涂了。

  驱邪?这个傻大个在这里要驱哪门子的邪?

  诶?不对啊,这个傻大个不会是把他这个土地神给当成邪祟了吧?

  土地神踱着步子,回想着刚刚的情形,

  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径里,

  一个人(秦川)躺在路边,一旁还站着一个个子不高(不到八十厘米)的小老头(土地神),绕着地上躺着的那个人转着圈子。

  嘶……这确实有点儿像是山野里面的孤魂妖鬼,迫害那些落单了的无辜旅人时的场景。

  更不要说,他刚刚还当着这个傻大个的面,施法吐烟,更加直接的说明了他不是人。

  土地神有些苦恼,但也紧紧是有些苦恼而已,而且随即他就转换了心情。

  嘿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然,自己就趁这个机会戏耍这个傻大个一番?权当做是解闷儿了。

  想到就做,土地神抬手就在自己和秦川的面前布下了一个“除尘术”。

  顾名思义,这个法术可以让物品表面的灰尘悬浮起来,然后凝集成一个小灰球,虽然没有攻击力,但用来清洁灰尘非常有用。

  土地神觉得这个傻大个既然准备用糯米来驱邪,那他一会儿肯定会将糯米洒出来,到时候布下的这个除尘术就会起作用,虽然除尘术不能使特别重的东西漂浮起来,但抬起那些一粒粒并不重的糯米,想来还是不在话下的。

  从刚刚这个傻大个自言自语给他自己壮胆的行为来看,这个傻子的胆子也不是很大。

  到时候,自己就用“诡异”悬浮起来的糯米好好吓唬吓唬他。

  土地老儿这边在心里打好了算盘,法术也布置完了,可等了半天,却不见那个傻子有下一步动作。

  他隐藏了身形,摸到傻大个的身前,想看看傻大个到底在干什么。

  等他靠的近了,就听见傻大个在那抱着一袋糯米在小声嘀咕着。

  “这个糯米要怎么用啊?俺怎么记不起来了呢?

  是煮还是蒸来着?“

  大个子挠了挠头,一脸的为难。

  土地神:“……”

  “要不,俺先回去问问那个说书先生,然后再回来?“

  “直接扔,直接扔就行,你个二货!”土地老儿实在看不下去大个子那个傻样,忍不住出言骂道。

  好在大个子生性憨直,也没去细想这声音的来源,而是一拍脑袋,满脸高兴的说:“对对,是直接扔,哈哈哈,俺想起来这个糯米的用法了,俺就说嘛,俺没有那么笨的。“

  土地神捂着脸,背过身,默默的退回到了秦川的身边,他实在是不想再看这个二货再耍活宝了

  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

  可背过身去的土地神没有看见,大个子在得到了他的提示后,赫然地伸出两只蒲扇似的大手,狠狠地抓起了地上那一人多高的米袋子,甩开两条有普通人小腿粗细的胳膊就直接抡了起来。

  “嗡—!”“嗡—!”

  偌大的米袋子在大个子的怪力之下,带起了一阵阵呼啸的风声。

  等土地神听到声音,察觉到不对,准备回头的时候,大个子已经把抡圆了的两百多斤的米袋子直接朝土地神和秦川的方向扔了过来。

  “握……握草!“

  带着重力加速度的米袋子的阴影在土地神的眼中越来越大。

  “砰!”

  根本来不及反应,刚刚回过头的土地神直接急速下坠的米袋子砸倒在地,麻布做的米袋子不堪重负,直接炸裂开来,晶莹的糯米洒的到处都是。

  缓了好一阵子,土地老儿才从米堆里把自己挖出了,只是此时的他已经不复之前那长衣飘飘,运筹帷幄的样子了。

  高帮员外帽被砸扁了,员外服也被砸的满是米灰,邹邹巴巴。至于那把桃木做的手杖更是直接被拦腰砸断,整个神现在的样子,是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第十二章 戏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