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鸳鸯锦绣(7)

  南监大牢。

  龙星图一行人抵达时,李富山正躺在草席上,双目大睁,嘴里碎碎念叨着什么。

  在佛堂提审过大夫人之后,龙星图便命人将李富山单独收监,且戴上枷锁脚铐,以重刑犯身份严加看管。

  听到脚步声,李富山倏地扭头看过来,第一句话竟是:“龙师爷,二夫人的死,与大夫人无关,求龙师爷明断!”

  龙星图抬了抬下颚,不动声色。

  李富山便爬起来跪在地上,形色急切道:“龙师爷,您名声在外,武阳县百姓皆称您是“青天师爷”,小民一直对您尊崇有加。我夫人身体不好,牢里阴暗,若是久呆,必然受损,小民恳求龙师爷放了我家夫人,所有罪责,小民愿一力承担!”

  隔着一道铁栅栏,张清几人面面相嘘,谁能想到事态的发展居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龙星图却是眯了眯眸,神色淡淡,“李富山,大夫人已经认罪,承认是她杀死二夫人,作案凶器是一根用来针灸的银针。我想,你家大夫人恐怕到死都离不开牢房了。”

  张清与宋典史一人一支笔,立即现场记录龙星图即兴审案的过程。

  李富山闻听大惊,激动的叫道:“不是大夫人!她吃斋念佛,一心向善,早已不理府中杂事多年,怎么可能杀二夫人?龙师爷千万不能相信啊!”

  “噢?可大夫人讲得头头是道,言称作案动机是嫉妒二夫人受宠,连下人都可以证明李老爷时常为了二夫人冷落大夫人,天长日久,积怨颇深,于是,大夫人便对二夫人起了杀心。”

  龙星图洋洋洒洒说到这儿,伸手向宋典史,“把李府下人的口供给我。”

  宋典史递上一份卷宗。

  龙星图一边翻阅,一边说道:“昨夜亥时三刻,大夫人去了二夫人所住的北院西厢房,随后丫环红秀被大夫人赶出门……”

  李富山不假思索的辩驳,“不对!大夫人每天夜里都闭门不出,亥时三刻,我正好派管家去给大夫人送东西,管家亲眼见到大夫人在抄写经文,她怎会去北院呢?至于作案动机,根本是胡扯,大夫人恨我,与我早便形同陌路,又怎可能嫉妒二夫人?”

  龙星图对照管家供词,时间线果真一模一样。她又问:“那么亥时三刻你在哪里?做什么?有谁可以证明?”

  李富山却突然陷入沉默。

  钟楚等不及地催促,“快说!再不老实交待,就拿大夫人问罪!”

  “我认罪。”李富山深深的阖眼,而后慢慢把头垂在地上,“是我杀了二夫人,全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银针插入二夫人的百会穴,然后将她吊死在房梁。事后,银针被我扔进茅房,我伪造遗书,企图以自杀来掩盖真相,我罪有应得啊!”

  龙星图冷声一喝,“杀人动机呢?”

  “动机……”李富山明显一顿,随后语速飞快的招供:“王氏仗着自己受宠,屡屡不把大夫人放在眼里,还三番五次向我提出无理的要求,我一怒之下,便将她杀害了。”

  龙星图摇摇头,内心忽然涌上几丝感慨,“李富山,你不是凶手,大夫人也不是。其实大夫人没有认罪,她只是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你想听么?”

第十三章:鸳鸯锦绣(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