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5章:白骨现天日(47)

  不费吹灰之力,双开雕花门板被一掌震破,一群人争先涌入,却被眼前景象惊骇在当场!

  老族长伏案趴在一张八仙桌上,右脸贴着桌面,左手腕垂在桌沿,殷殷血迹从破裂血管中不断涌出,嗒嗒滴落在地面,汇成了一汪血水!

  “爹!”

  “爷爷!”

  里正和代豫惊呼一声,迅速扶起老族长,可老人毫无反应,厉砚舟伸指一探,鼻息早已全无!

  里正嘴唇急剧哆嗦,“死……死了?怎么会这样?我爹回来时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

  代豫重重一跪,嚎啕哀呼,“爷爷——”

  龙星图执起老族长右手,但见他食指和大拇指之间捏着一枚薄如蝉翼的刀片,刀刃上残存的血迹已经干涸!

  “爹!”里正跪地,抱住老族长的头,悲痛欲绝,“爹您为什么……不,不会,我爹是不会割腕自尽的!没有理由啊,他哪有要死的理由……”

  侍奉老族长的下人们,前后脚全挤进了房里,见此情况,哭号声顿时响成一片!

  厉砚舟忙叱责赶人,“现场不能破坏,全部出去,在门外等候问讯!”

  “里正,大公子,烦请你们二位也暂先退出现场!”龙星图头也不抬,沉声令下。

  里正满目泪水,乞求般的道:“龙师爷,求您一定要查清楚真相,为我爹作主啊!”

  “我会的!”龙星图看向里正,言语铿锵有力,“老族长之死,是自杀还是他杀,不要妄下定论,尚需查证!”

  里正深深地垂下头,“是,是,拜托龙师爷了!”

  “爹,我们先在外面等着吧,我扶您出去。”代豫强忍着悲痛,搀起里正,踉踉跄跄地跨出门槛儿,与其他下人一起立在门外。

  厉砚舟仔细检查房间是否留有可疑物证及行迹,但见房内陈设完好,并无明显打斗痕迹,地面亦是干净,未曾留下特殊脚印,而窗户全部是锁死的,唯有窗棂上沾了两片绿叶,八仙桌上摆放了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他试了一下温度,奇怪的是,茶壶是凉的,壶里的茶水也是凉的,可茶杯里却有半杯温水!

  “厉二爷!”

  龙星图忽然叫了一声,“你看这是什么?”

  厉砚舟忙凑过来,随着龙星图的目光,落在老族长脚下原本被衣袍遮盖住的地方,“火折子!”

  “对!”龙星图点头,“我们在火灾现场发现代景岚时,他手里也捏着一支同样的火折子!”

  厉砚舟捡起这支火折子,思索着道:“除了火折子,还有几个共同点。比如都是门窗反锁,现场都无打斗痕迹,凶手都没有留下明显证据,看起来都像是自杀。”

  “有一点是不同的,哑丫头家失火,表面看起来是代景岚用火折子纵火自杀,而且父女二人摄入了蒙汗药,但老族长割腕,与火折子有何关系?完全用不着啊!”龙星图说道。

  厉砚舟指着茶杯,“至于蒙汗药是否可以划分相同点,待会儿回去一验便知!”

第105章:白骨现天日(4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