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要节制啊骚年!

  庄小鱼挣扎着站起来,却全身酸软,似乎力气都被掏空了。只好扶着墙慢慢起身,准备去洗洗澡,换身衣服。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应该是老爸回来了。

  糟糕了……庄小鱼看着插座里还没拔下来的钉子:“卧槽,这要是被老爸看到,或者不小心碰到,那不是糟糕了!”

  可是身边又没有钳子之类的绝缘工具。算了,庄小鱼咬咬牙,伸手准备去拔,谁知就在手刚抬起靠近钉子的一瞬间,似乎感觉到了庄小鱼的意念似的,手掌一阵酥麻的感觉一闪而逝,庄小鱼只感觉一股吸力瞬间出现,居然将钉子隔空从插座里吸到了手中。

  “诶?小鱼,你怎么啦?”庄小鱼刚纳闷,老爸进来了,看着庄小鱼的模样,怪怪的问道。

  “没事,锻炼身体呢?”庄小鱼赶紧将钉子塞进口袋里,使劲站起来,这才发现脚软的厉害,居然站都快站不稳了。

  “那你在里面啊啊哦哦叫什么啊?我在门外都听到了。”老爸狐疑的走过来,搀着他站起来:“不对啊?你身上衣服怎么都汗湿了?这么重的汗味?”又伸手摸了摸他额头:“不冷啊?”

  老爸看了看:“是不是感冒了?去医院看看?”

  庄小鱼赶紧解释:“没事没事,我这是正常现象,正常现象。”

  老爸轻轻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什么正常!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了,赶紧走。”不由分说拽着庄小鱼就走。

  庄小鱼……

  “好歹让我先洗个澡啊,太脏了。”

  感觉身上粘糊糊的庄小鱼缓过气来,赶紧去浴室冲凉。

  这汗好浓啊,身上都是粘糊糊的,跟在大太阳底下打了一整天的球似得,身上都结出盐粒子了,洗出来黑乎乎的。

  诶,似乎皮肤光滑了很多?等把汗洗干净,庄小鱼突然发现,身上皮肤似乎变得晶莹光泽了,挺嫩滑的,照照镜子,居然白的跟大门不出的小女生似的。

  看着镜子里白嫩的身躯,庄小鱼不由有点懵逼了。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变娘炮了?

  明明自己小时候调皮的不行,天天在外面乱跑,成年累月晒下来,不说黑不溜秋,但也绝对称不上白才对啊?

  医院。

  医生:“怎么啦?”

  庄小鱼刚准备开口,老爸抢着说:“身上突然出一身大汗,全身没劲。”

  医生:“多大?做什么的啊?”

  老爸:“22,大学生。”

  庄小鱼:……到底谁看病啊?

  量量体温,又检查了一番,没毛病啊?

  医生一脸诧异的看着庄小鱼:“身子虚?”

  老爸猛点头:“对头,刚才扶墙都站不起来,腿发软啊!应该是很难受啊,这孩子又要强,生病了也不跟我说。”

  医生摩挲着下巴一脸沉思:扶墙,腿软,盗汗,大学生……

  “年轻人,节制点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多余的我就不说了,你懂。”医生一脸我懂的表情,拍着庄小鱼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给你打点葡萄糖,回去多喝点盐水。下次注意点别太猛了啊。”

  庄小鱼:……

  我懂啥啊懂?

  然后便是打针。庄小鱼伸手握拳,实习小护士紧张的拍拍庄小鱼的手,拿起针管瞄了半天,呲的一下居然扎歪了!小护士急忙拔了出来,又拍拍庄小鱼手背,好让血管凸出来,吸了口气,再次瞄准……

  又歪了!

  庄小鱼只感觉手背被刺了好几下,忍不住咧着嘴回过头,却见小护士满脸是汗,双手抖的针都快拿不住了。

  庄小鱼深吸一口气,说桌上有纸擦擦汗休息下再扎吧。

  说的小护士腾的一下脸红了,不过倒是放松下来,这下顺利的扎进去了。

  害羞的小护士:“您不生气啊?”

  庄小鱼:“你这扎针按次数收费吗?”

  小护士脸红:“怎么可能!”

  庄小鱼淡然:“那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小护士:……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无聊的看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滴的往下落,旁边床位上,正半躺着一哥们,留个棕色头发,胖乎乎的,翘着二郎腿。一只胳膊绑着纱布挂在脖子上,居然还拿着手机在玩。看到庄小鱼在看他,便聊了起来:“嘿,哥们,你是怎么了?”

  庄小鱼心想,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好吧。只好叹气:“哎,感冒了!”

  看看他吊起的胳膊,也是好奇:“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胖哥们:“别提了!做梦开车的时候撞树上去了。”

  庄小鱼诧异不已:“神人啊?做梦还能把胳膊撞成这样?”

  --我读书少别骗我!

  “梦醒了才知道我真的在开着车。”胖哥们略带羞涩,随即又叹了口气:“哎,可能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个十字路口,跟医院的十字标志太像了!”

  庄小鱼:……

  什么也别说了,你牛逼!

  正打着点滴,一阵哭喊声传来:“我不要打针,呜呜!”却是个小孩,哭着喊着被大人按在台子上,一个小护士给他在屁股上狠狠扎了一针,顿时哭声更大了:“呜哇哇哇……”

  “先在这观察一下,半个小时没事就可以回去了。”护士打完针,跟那带着娃的大人说。

  “医生,这样子就没事了吗?我儿子体温都快烧到50度了啊!”大人似乎觉得太简单了,犹自不放心。

  “没事,都检查过了没问题。你看他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先观察着吧。这几天好几个体温不正常的了,前天还有个高烧50多度的都还在活蹦乱跳,过了几天了一点事儿没有。还有体温只有几度的呢!”护士熟练的把药瓶针头扔到回收框里:“这几天全国甚至国外都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人都没有什么问题,国家上头已经研究指示了,先这么处理,你们的信息我们也特别登记了,会有专门的医生每天跟你联络跟进情况。有问题你也可以随时打我们给你留的专线电话,24小时都能打通,我们会最快速度赶到。”

  “那有问题还来得及吗?我家挺远的啊?”大人还是不放心:“要不住个院观察一下?”

  “没事”护士指指天上:“国家专门给你们这种情况配了直升机,你放心!”

  “哦!”大人这才带着仍挂着眼泪缩着鼻涕的小屁孩走到注射区的座位上休息。

  就在那位成年人带着小孩坐在庄小鱼隔壁座位时,庄小鱼忽然感觉体内的电流隐隐有一股活跃的感觉。他好奇的转过头去,注意力本能的集中在那个小孩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似乎这小孩,不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而是一团几欲喷薄而出的烈焰。

  对!就是这种感觉!如同等待喷发的烈焰,不对,是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的感觉!

第四章 要节制啊骚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