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噩耗传来

  再黑的夜总要过去,黎明不会不来。

  果不其然天很快就亮了,鱼肚白的天空,薄雾冥冥,隐约间一个老者推着车子珊珊而来。不偏不倚就来到了巷口处停下,从车上拿出小桌板凳摆放起来。

  老者看起来年事已高可眼神还不错,没过一会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何四,然后大叫起来…

  然后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就顺着大街快步疾奔,沿途经过珠宝店、酒楼、还有青楼,一柱香后终于在一处大大的宅院前停下脚步。宅院门口两个巨大的狮子显得格外显眼。大门上挂着一个金色牌匾,上面写着‘何府’!

  小胡子姓李,开了个药材铺,人称李老板。父亲是远近闻名的仁医,本想传其医术,可李老板从小就对学医没有兴趣,觉得挣不到什么钱。发觉给医馆供应药材是个好买卖所以就干起了药材生意。在其父亲在世的时候生意不可说不好,经过两三年的努力,宅子也比父亲的大的多,吃喝也好过其他人,就连老婆也比别人家多。不过好景不长,等到老爷子去世后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最终宅子也卖了,银子也没了,就连老婆们也跟伙计们跑了。最后只得搬到父亲的医馆,怎奈医术全无,只好把医馆改成药材铺勉强度日。

  李老板清晨睡的迷迷糊糊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喊‘死人了’。这么热闹的事情自然不愿错过,赶紧就起床出门凑热闹。果然在店铺旁的巷口里看到一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插着一把匕首。不远处卖炊饼的武老汉一脸惊恐。见李老板出来赶紧上去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李老板听完走上前去,没到跟前就发现‘死人’的穿着好像是‘何府’护卫特有的服饰,再走近一点果然没错,是‘何府’的何四!昨晚自己还约他一起喝酒,被其以‘巡街’不能喝酒的理由给拒绝了,没想到竟然死了!李老板看着躺在地上的‘何四’突然觉得好像见其动了一下,就伸手上前查看…竟然还有呼吸!赶紧跑回家中,吩咐伙计让他们找副担架把何四抬到何府。自己牙没刷,脸没洗,头发也没扎就先飞奔去报信。

  李老板这么积极是有自己的小心思。谁都知道何老爷掌握着镇上大半财产,还知道何老爷向来出手大方,府中之人被刺杀是何等的大事!现在自己第一时间去报信肯定会落得不少好处。

  这时候石狮子前站着三个人,一个长者两个年轻人。小胡子识得那长者是‘何府’的管家,姓古!‘何府’大大小小的事都有他的参与。小胡子离的老远就扯着嗓子喊道:“古管家,古管家…”一边喊还一边招手,自然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古管家听到呼喊转身望去,一眼就认出这是街上玉器行的李老板。知其是个无利不起早的货,没好气道:“喊什么?大清早的大吵大叫?”李老板气喘吁吁的到古管家身边,点着头,哈着腰道:“古管家早!”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古管家瞅了瞅李老板,道:“你来做什么?”李老板:“我有急事要见何老爷。”

  这已经不是古管家第一次见李老板,有那么几次其为了店里生意想通过自己见见老爷,都被自己给打发了。想来这次也是相同的目的,不厌烦道:“老爷有事,不见客。”说完转身迈开步子就欲回府。

  古管家这样的态度李老板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前几次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求见何老爷也都是被他这样拒绝。期间也送过金送过银,可没想到这个古管家蛮尽职的分文不收。而这次想着应该不一样了,自己可不是为了生意而是在救其府中人。

  ——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不说出来,人家怎么会知道,只会认为你又是为了生意而来。

  李老板走上前去道:“这次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何老爷,你就让我进去吧!”脸上露出急切的表情!

  古管家道:“那你先告诉我什么事。”

  李老板眼睛一转,露出狡诈的眼神,怯怯道:“事关重大,我还是当面跟何老爷说吧!”他这么说是有自己的小心思,这么大的一个立功机会担心被古管家抢了!古管家本来想着或许李老板这次真的不是为生意而来,就想着听听什么事帮其通报一声,可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知好歹,压低眉头瞪了李老板一眼道:“那你去找老爷吧,别来烦我”语气甚是不悦。

  李老板看着古管家眼神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何四’的事情已经传开如果自己不说,一会也会传到‘何府’,那样自己非但得不到好处还可能惹出麻烦!想到这赶紧拉住古管家的胳膊四处望了望,低声道:“何四被人谋杀了!”古管家一听立马停住脚步道:“你说什么?何四被人杀死了?”张大嘴巴,满脸的惊讶!

  李老板赶紧摆手道:“没…没死…不过收了很重的伤。”古管家凝视着李老板,见其一脸慎重想来不是胡闹,知其也不敢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不过有没有夸张的成分就不得而知。古管家:“他人在哪?”

  李老板露出得意的微笑道:“我已经命伙计找了担架抬上何四,应该很快就到了。”说着两个又高又壮的伙计就抬着担架就从巷口出来,往‘何府’跑来。

  古管家望着奔来的担架上果然有一个身穿‘何府’护卫打扮的人,心中最后的怀疑也没有了,赶紧就迎了上去,一看果然是何四。只见其身上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胸口,脸色惨白。

  古管家道:“四!”何四似乎听到了声音换换睁开眼睛。见何四眼睛睁开古管家笑了一下道:“四,是谁伤了你?”声音很大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听这感觉好像立马就想为他报仇一般。

  何四道:“少…爷…”声音不大却古管家也没听的清楚,是说少爷!一旁的李老板也听的真切。古管家望了望李老板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李老板赶紧转过脸去。

  古管家道:“少爷…他为什么要伤你?”声音轻的不愿第三个人听到。

  何四吃力的摇摇头想要开口,古管家赶紧把耳朵搭到其嘴边。不一会古管家头部迅速抬起双眼凝视着何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什么?少爷被绑架了!”

  古管家冲着门口二人喊道:“快把何四抬到府里。”边说边用手招呼下人过来。下人一听立马跑了过来,抢下两个伙计手中的担架,随着古管家就往府中抬去。留下李老板呆呆的站在那里,一阵清风略过散落的头发随风飘扬!

  担架进了大门右拐,穿过长长的走廊,左拐行了几步推开一扇门,进入一个大大的院子,一些早起的下人已经开始一天的劳作。看到担架进来,下人们都把目光投了过来,确定担架上起‘何四’后各个露出惊讶的表情。古管家冲着一个年轻下人道:“德福赶紧去把柳大夫请来。”自从李大夫死后柳大夫就是镇上最好的大夫,何府中有什么大事小事都会请他过来,加入柳大夫开着一个镇上最大的医馆,府中的下人都知道柳大夫住处。所以下人听后二话没说丢下扫帚就跑了出去。

  何府外的李老板一脸焦急,来回踱着步子。还没有离开的打算,想着再等等或许何老爷就会叫人来请!旁边的两个伙计熊大熊二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因为他们也曾听过:只要你为‘何老爷’办事必定会有不少的好处。

  熊二:“大哥,你说何老爷能给我们多少钱?”

  熊大:“这不好说。”

  “怎么?他不准备给吗?”

  “当然不是啦!谁都知道何老爷是个敞亮的人,我们帮他把‘何四’抬回来,钱肯定要给我们的,就是不知道具体能给多少!”

  “怎么也得给个一两银子吧?”

  “那可是‘何老爷’怎么可能这么小气,怎么说也得给个百十两银子吧!”熊二一听兴奋道:“这么多?那我就能回家娶媳妇了!”看到弟弟这么开心‘熊大’也跟着笑起来道:“我们到时候一起娶…”

  旁边的李老板听到二人天真的话语不经想笑:这都是哪跟哪?先不说有没有赏钱,就算有跟他们二人又能有什么关系呢?更想揍他们一顿,看着大好的讨喜机会可能落空,心中早已骂起了街。这两人还在这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扯,什么不扯还非要说什么‘何老爷’会给他们喜钱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怎能不让人厌烦。

  李老板带着怒火,走向二人,一脚踹向‘熊二’身上,尴尬的是人家‘熊二’什么事没有,一个反弹他自己摔倒在地上。熊大熊二见此赶紧上去扶起李老板,嘴中不停的道歉!

  对‘二熊’来说,李老板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自己摔倒了!起初两人对老板‘动手动脚’还有点反感,可每次自己被打受伤的却总是老板,这种奇怪的事情让二人放弃对老板的埋怨,心中还生出怜悯之心。

  熊大沉着脸意味深长道:“老板你还是不要打我们了,为了你的身体骂骂就行了!”说完两人就低下头静静的站在那迎接老板的炮火。心里想着临出门是妈妈说过的话:要听老板的话,这样才能多赚钱,回家娶媳妇!

  说来咱就来,李老板别的本事没有,骂人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加上现在情绪也到位正是展示‘才华’的时候,身后一阵开门声传来果断放弃这种没有素质的行为转身望向声源。只见德福从‘何府’急匆匆的冲着自己这边跑了过来。李老板认识德福,不巧的是两人还有点过结,强挤出笑容迎上去道:“德福兄弟是不是何老爷让你来请我?”熊大熊二也没闲着赶紧跟上去,齐道:“还有我们。”

  德福满脸鄙视的望着李老板道:“我们家老爷怎么可能请你这个卖假药的!”德福不知道为何李老板会在此,在他想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扭身就要离开。李老板迎上去道:“‘何四’是我救的。”

  “是我们抬的。”

  对于三人所说德福一点也不为所动,一用力挣脱开李老板的手,跑了出去。

  李老板在身后追了两步停下道:“这…这…”然后听到熊大熊二身后道:“别走呀,你还没给我们钱呢…”

  ——不用想了,接下来李老板会充分展示他的‘才华’!

  

第二章:噩耗传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