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确定被掳

  清晨,一天最美好的时候!

  ‘当当’敲门声在这寂静的小院显得格外清脆!

  何老爷从儿子出生以后就不住在大院内,而是一个人在后面小院里居住。小院里有花有草还有昆虫和鸟儿,别致而清静!

  每天很早何老爷就会起床,丫鬟小红会把脸盆,毛巾什么的事先准备好,何老爷洗漱完就会到隔壁的‘禅房’默诵经文。这是其多年养成的习惯,没有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这一点府中无人不知,也无人不遵守。这些古管家比谁都清楚但他还是来了,原因不说自明。

  屋里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道:“是古管家吗?”这是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在这个时间段来打扰自己。

  古管家:“老爷,是我。”声音很平静,没有一点惊慌。因为他清楚‘老爷’肯定能想到,若不是出了大事自己绝对不会这么早来打扰。

  “这么早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爷,少爷他出事了…”

  片刻后何老爷紧簇着眉头快步从小院走来,年龄五旬上下,一身打扮很是简朴。很快来到‘何四’的门前,正好见丫鬟拿着带血的衣服从屋里走出,遂停下脚步。

  古管家问丫鬟道:“柳大夫来了吗?”

  丫鬟:“来了,正在里面为何四医治。”

  古管家听完丫鬟说的转身对老爷道。“老爷,我们先在外面等一等吧。”何老爷点了点头,大夫医治病人的时候需要集中精神,不好被打扰,这一点何老爷懂。刚才一听说儿子出事就急匆匆跑了过来,也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停下来自然要赶紧了解一下。

  何老爷:“古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他所知道的就是儿子可能被掳,何四知道情况但命悬一线。

  古管家:“早上我刚出门就遇到药材铺的李老板…”

  等古管家把所知的说个详尽,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丫鬟从屋里来报告‘柳大夫’的已经结束治疗。何老爷率先迈入房间,见‘何四’躺在床上,旁边的铜盆里放着一把带血的匕首,伤口经过包扎处理。床边坐着柳大夫,见何老爷进屋赶紧起身欲开口,何老爷抢先道:“柳大夫,何四怎么样了?”

  柳大夫望了望何四回道:“禀告何老爷,万幸这刀没刺中要害处,刀取了,血也已经止了,没有性命之忧,不过流血过度,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何老爷赶紧上前表示感谢。

  何四在床上迷迷糊糊间只觉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知道是老爷来了,更晓得老爷现在肯定迫切想知道自己所知道的,所以努力的尝试开口道:“老爷…”声音很小却能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听的真切。何老爷赶紧上前道:“四,你先休息,不急说。”见其脸色苍白无力,知道现在对何四而言闭嘴才是最好的休息。

  听到老爷这么关心自己,如一股暖流入心间这可比最好的药都好使,咽了一口唾沫道:“没事的老爷,少爷他…”望了望旁边的柳大夫欲言又止。其意再明了不过,柳大夫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抬手就跟何老爷告退。这么一搞何老爷却显得很是尴尬了,刚才人家才帮了大忙转眼就被排除在外。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办法就示意古管家跟着出去解释一下并给予重谢。

  随着柳大夫离开的关门声传来,何四继续开口道:“老爷,少爷被人掳走了。”经过‘暖流’治疗后说话果然比刚才更有力气了。

  虽然之前古管家已经跟自己禀报了一次,可现在听到‘何四’说出,心中再次绞痛起来。如何能不难受?发妻多年来一直没能生育,后来就纳了妾室,育有一子,算是老来得子。平时极尽宠爱,现在确定发生了这种事情,原本稳如泰山的脸也淡定不了了!

  何四不敢马虎很仔细的把昨晚发生的经过详细的说了出来。在其叙述的时候何老爷一边听一边在脑中计算着。等听完叙述心中也有个大概的判断,已经可以确定儿子是被人掳走的事实。除此之外还找不到其它有价值的信息,事已至此接下来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快些找到线索,多耽搁片刻就多些危险…

  等到柳大夫从‘何府’回来,辰时已过。街道上的人流量已经多了起来,各家都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自家的医馆也已经打开门,门口人头攒动,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候。镇上的百姓都知道今天柳大夫会免费给那些穷苦百姓看病,有这样的好事谁会愿意错过?

  回到家的柳大夫顾不上好好吃饭,简单洗漱一下就直接到医馆开始一天的义诊。

  病人见柳大夫出现都纷纷站起。

  “柳大夫您来了……”一老者恭敬道。

  “柳大夫,我的病好像又严重了。”说话的是个看起来身体很虚弱的中年男子。

  “柳大夫,柳大夫……”人群中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家一边说着一边围上去,面对乡亲们的热情柳大夫伸出双手示意大家不要拥挤。徒弟们早已习惯了吧这样的场面,赶紧上去让大家排好队,要不然这样乱哄哄的根本没法进行下去。乡亲们也都有经验,知道在不排队的情况下柳大夫是不会为他们看病的,想到这些很快大家就把队排好。然后柳大夫打开医馆的门,徒弟们那些凳子出去给大家。

  现场怎么说也有几十号病人,多数都是镇子附近的,义诊结束之前陆续还会有些赶远路的病人前来。按照以往的经验,不包括还在路上的,就是现场这些病人柳大夫也不可能看的完,为了不让一个病人失望所以就只能做简化处理。遇到那些轻症病人免费配些药让他们先回家,如果病症严重就先做简单的处理然后让他们留下来第二天再继续治疗。

  这样一来效率就大大的提高,可以让每个病人都能得到就诊的机会。不过也会有意外的时候,那就是突然遇到急诊,一般情况下急诊都是耽误不得,人命关天柳大夫不可能坐视不管,可是只要一上手就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很容易就把排队等待的病人们时间给占用了。

  还好这样的突发状况在‘义诊日’并不常有,可‘少’并不代表没有。巧的是今天就遇到一个,刚过中午不久一辆马车急匆匆赶来,车刚停就听到车子里面有人在痛苦的声音传出,接着一个妇人下车。众人都认识她,是珠宝商人王老板的妻子。

  只见其一脸着急,下了车就赶忙跑向正在义诊的柳大夫,满怀诚恳的求其为自己丈夫医治。旁边的乡亲们一听立马就不愿意了,纷纷站起围着柳大夫让其不要去。

  对过的李老板看到人群中乱了起来,兴奋的让熊大搬出凳子,坐到门口欣赏起来。

  其实乡亲们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都是穷苦百姓,生活拮据,不敢有多余的钱花在看病上,柳大夫可是大家唯一的希望。

  要是别人也就不说了,王老板可是有钱的很,他生病了可以去找别的大夫,为什么要来跟他们抢柳大夫呢?

  面对这一状况柳大夫有点为难,自己身为大夫,病人求医没有拒绝的道理。

  李老板道:“大家听我说,我先过去看一下,如果王老板病症不要紧的话,我会建议他明天再过来,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百姓们听了柳大夫的话觉得没毛病,纷纷点头,随其向马车走去,还没到马车处就听到王老板的痛苦叫喊声。

  王老板已经从马车上抬了下来,众人纷纷上去围观,只见其四肢被绑了起来,不停的挣扎叫喊显得很是痛苦,脸上全部是被抓的血印,肿的已经看不清长相,看起来很是吓人。

  柳大夫没有想到王老板会病的这么重,急道:“他这是怎么了?”话音刚落人就上前开始诊断病情。

  王氏道:“我丈夫从前两日就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吃了些药却没有起色,昨日突然奇痒难忍,找了好几个大夫都无能为力。”话音至此转身看了看痛苦的丈夫,泪如雨下,接着道:“柳大夫我求求你,帮我看看相公吧。”说着就上前抓住柳大夫的胳膊准备跪下。

  柳大夫赶忙把王氏扶起,环视一下围观的群众,道:“乡亲们你们也看到了,王老板确实是病的很重需要马上医治,还请大家见谅,不过请你们放心,只要我一忙完立马就会过来。”说完抬手作揖。

  既然柳大夫已经这么说,加上大家都已经看到王老板的病确实不能耽误,纷纷点头。

  对过的李老板看到了这一切,心思一动迈步走向对过的人群中。

  李老板道:“乡亲们都在呢。”声音很大,大的可以让在场的多数人都听的清楚。

  众人听到有人在喊话纷纷转身望去,一见是‘李老板’多数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屑的表情来。

  面对这样的待遇李老板依旧带着灿烂的笑容道:“乡亲们天气这么热,不如都到我店里喝口茶解解暑如何?”

  人群中甲道:“我们还要等柳大夫给我们看病呢,怎么会走”

  “你们也都看到了王老板的病那么严重,肯定要花费很多时间,今天柳大夫怕是没办法给你们看病了。”

  乙道:“柳大夫医术高明用不了多久就能治好王老板,到时候就可以给我们看了。”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

  李老板微一沉思后道:“那也不影响呀,你们先到我那坐坐等柳大夫忙完你们再回去也不耽误事呀。”

  这是多好的事情,大热的天备上查给你个休息之处,为什么不去?这是人群中一部分人的想法。当这部分人准备接受李老板好意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道:“就怕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此言一出,那一部分的人开始犹豫起来,片刻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就这样李老板的好心好意被众人无情的拒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大夫进屋已经有了一个时辰了,眼看着天色渐晚,有的人就开始急躁起来。

  这些自然也逃不过李老板的眼睛。

  李老板悄悄找到张三李四给他们递了点散碎银子,然后又附耳交代着什么,两人听了吩咐就再次回到人群中。

  张三道:“柳大夫已经进去这么久了,看来是没时间给我们看病了。”

  甲:“不会吧。”

  李四接着道:“怎么不会,王老板都成那样了,怎么可能一时半会能治好!”

  乙:“那怎么办?”

  张三道:“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回了吧,家里都还有不少活要做呢。”听了张三的话一部分人开始点头。

  丙:“我不回,回了我的病就没人给我看了。”

  张三道:“那你留下来就有人给你看病吗?柳大夫在里面忙你不是不知道。”

  丙:“这我不管,反正我回去也没啥事,说不准柳大夫一会就忙完了有时间帮我看。”

  李四道:“这还不简单,我去问一下柳大夫的徒弟,如果柳大夫有时间我们就留下,如果没时间那我们就等下次义诊再来也行。”众人点头,然后李四转身走向小徒弟。

  过了会李四回来对众人道:“小徒弟说了,柳大夫今天要忙到很晚,没空给我们看病了。”

  大家一听,不停的叹着气,满脸的失望。

  张三道:“那我们还是先会吧,下次义诊日再来。”

  对过的李老板见大家都起身要走赶紧跑了过来。

  李老板道:“各位,今天柳大夫没空,不过我李某在。”说着就向家的方向招了招手。熊大熊二扛着包就过来了。

  打开包一看,里面全都是药。

  李老板道:“这是我精心配制的药,看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份上,我就便宜卖给你们也免得你们白跑一趟。”

  甲:“你这药多少钱一包?”

  “半两银子!”

  甲:“这么贵?”

  李老板道:“看在大家都是好朋友的份上,半两银子三包!”

  乙:“这么便宜会不会是假药?”

  李老板心里可郁闷死了,贵了不是便宜也不行。

  李老板道:“我家世代行医,这药店开了有百年你竟然说我的药是假的!”

  甲:“不管你是真是假我们也不买?柳大夫的药都是送给我们的。”

  李老板气愤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柳大夫?”众人一听,有点不得其解。

  李老板接着道:“柳大夫百忙之间抽出时间给你们免费看病就已经很好了,你们还想让人家免得送药给你们。难道柳大夫的药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他也是要花钱从我这买。”说到这估计提高了音量。

  “而你们不知道感谢,却还想贪图人家的便宜,你说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众人低下头不语。

  李老板道:“如果你们心里真的感激柳大夫,就不要让他破费。”

  “我买三包感冒药!”人群中张三道:“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人家李老板为了帮助我们便宜给我们药,你们还怀疑这怀疑那,难道真的是想贪图柳大夫的便宜不成?”

  李四大叫道:“为了柳大夫,给我也来三包。”

  大家一听都纷纷上前准备买药。

  这个时候医馆的门打开,柳大夫带着王老板夫妇走了出来。

  王老板的身体明显有了好转,王氏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很明显是柳大夫把王老板的病治好了。

  柳大夫大声道:“乡亲们,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药钱,刚才王老板已经说了,今天是他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所以你们的药钱都有他来付,所以我的药你们可以尽管免费拿。”

  听到柳大夫这么说,那些原本准备付钱给李老板的人纷纷放下手中的药包,欢呼雀跃的跑向柳大夫。

  李老板整个人都气炸了,可是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狼狈的带着二熊回家,俗话说的好‘眼不见心不烦’回家后不久李老板就出门往东街走去,经过一段时间右拐远远就能听到嘈杂声,很快一个‘赌’字出现在眼前…

  何府内院的一个房间内,站着两个护卫打扮的男子。一个胖点的叫做何五,另一个瘦点的叫做何六。两人在府中的职责就是贴身保护少爷,贴身保护的意思就是你去哪我去哪,你干什么我要知道,你准备做什么我也要尽量了解,总之:你出事就是我失职,没有任何理由。昨夜两人也是跟随少爷,现在少爷被人掳走,想要知道其中详情问他们俩总没错。

  古管家刚知道少爷被掳,担心二人也遭遇不测就派人去寻找,很快就在‘荟春楼’找到二人。那时他们一个趴在桌上一个躺在地上,旁边还躺着三个打扮妖艳女子。

  这是什么情况?少爷被人掳走他们还在这贪图享受?他们这这样做如何能对得起老爷!要知道若不是老爷他们二人早就被镇上恶霸‘赖三’给打死了。再看看又觉得哪里不不对,仔细一看屋中五人横七竖八的躺着,没有一人是卧床而眠,怎么看都有几分蹊跷,加入几人衣冠虽说有些不大整齐但也是上身不少衣服下身不缺裤子,所以赶紧把二人叫醒来问问清楚。

  当二人醒来以后才知道少爷不见了,起初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想着少爷丢下他们独子玩耍也不是头一回。当听到‘何四’被刺少爷可能被两个黑衣人掳走的消息后才知道闯了大祸。两人心中很清楚这次事情的严重性。老爷对自己向来不差,要不然也不会委以重任。要知道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差事,说着贴身保护其实就是随着少爷爱喝玩乐。哪曾想会发生这种事情!事已至此没办法只得战战兢兢的回到府中等待老爷的问询。

  何老爷刚从何四的房间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何五何六站在那时间也不短了,悬着的心没有一刻平静。丢的可是老爷唯一的儿子,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非得吃不了兜着走。事情已经发生逃避是没有丝毫的好处,再不想面对总要去面对与其自己吓自己还不如让老爷赶紧来,是杀是剐一并接着,怎么说自己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何老爷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心声带着古管家匆忙赶来。两人见老爷来了弯着腰,怯怯道:“老爷…”声音小而颤抖着。何老爷快步上前坐下,压低着双眉怒视着二人,目光刚一接触二人立马缩着头,垂下目光。

  古管家率先开口道:“你俩快说说昨夜‘少爷’是怎么被贼人掳走的?”两人你望我,我望你一会后何五吞吞吐吐道:“这…这…”何老爷本来就着急,再看二人还这么犹犹豫豫,‘砰’的一声用力拍向桌子道:“给我快点。”二人何时见老爷发这么发的火,赶紧跪下道:“老爷,我们真的不知道少爷怎么就不见了。”这么一说后何老爷更加被起的站起道:“什么?你们不是一直陪着‘卫儿’的吗?”作为少爷的贴身护卫,何老爷也没强求二人能有舍身救主的觉悟,可是事情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就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两人缩成一团道:“是我们陪着少爷,不过昨夜我们在‘荟春楼’”…吃饭…”说到‘荟春楼’的时候语调特意压的很低,却也逃不过何老爷的耳朵。只见何老爷听了后整个脸难看的很。‘荟春楼’是什么地方?青楼!青楼是是什么地方?谁会不知道?要知道少爷还只是个孩子,自制力那么差,很容易就把持不住的。为此何老爷再三强调不许带少爷去那种地方,可结果呢…

  何老爷怒睁双眼,气道:“你们又带他去那些地方。”抬腿就给二人一人一脚。这如何能不让何老爷生气,作为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这么大年龄就跑去喝花酒,那以后还能有好吗?

  古管家看老爷气的不行,知道现在不是打罚他们的时候,上去安慰道:“老爷,你消消气,先让他们说说,这个时候找到少爷最重要,以后再治他们的罪。”听了古管家的话,何老爷顿了一顿长舒一口气然后坐回座位。古管家赶紧给二人眼色,道:“你们还不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见古管家有意庇护自己两人心里也轻松了一点,道:“我们昨晚喝多了,少爷什么时候丢的…也不清楚…”听到这些何老爷已经被气的懒得看他们,把脸转向一边。

  古管家继续问道:“那你们醉之前少爷在不在?”

  “在。”

  “你们确定?”

  “确定,千真万确,不敢欺瞒老爷。”听了何六的话古管家陷入短暂的沉思后道:“那你们喝了多少酒”

  何五道:“我们也就喝了不到一瓶。”

  古管家沉着脸道:“你确定?”

  何六道:“没错,确实就喝了一瓶。”

  何老爷转过头凝视道:“什么酒?你们喝了一瓶就醉倒了?”两人的酒量何老爷很清楚,三瓶五瓶不在话下。

  何五道:“就是‘珍宝坊’”。这一回答后何六瞧着何老爷的表情显得严峻起来,立马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定心一想,立马明白老爷可能是在怀疑是他们所为。心中不经惶恐起来,再仔细想想老爷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和何六向来酒量大,一瓶根本醉不了而这一次不知为何那么容易醉。想到这何六心念一转道:“说来也奇怪,平时我和何五酒量好得很不知道为何这次就突然醉了。”何六很聪明,知道与其让别人一直抓着疑点怀疑下去还不如自己主动说一点来,这样可以给对方一种可以相信的感觉。

  何六的回答后何老爷陷入沉思没再追问。对于何老爷有这样的怀疑也完全可以理解,太多的例子证明: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看老爷没有发问的迹象,古管家又接着:“你们醉倒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吗?”

  何六想了想道:“我记得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人进屋。”

  何老爷道:“是两个黑衣人?”

  何六皱着眉头准备开口突然想到什么顿了一顿道:“没看清…”本来何六准备顺着老爷回答说是有两个黑衣人,想着这样可以显得自己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看到了贼人只是迫于无奈而救不了少爷。可转念一想:荟春楼里人多眼杂,若是有人穿着‘夜行衣’肯定会被发现。这一点自己能想到老爷肯定也能想到,那老爷明知道不可能出现黑衣人还这么说就是故意试探自己。幸好自己反应快要不然轻的是被认为撒谎,重的还有故布疑阵的嫌疑。

  何六回答后何老爷再次陷入思考。

  古管家叹了口气道:“你们继续想想昨晚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何五接着道:“我在晕倒前好像听到有人念诵经文的声音。”这倒很是奇怪,青楼又不是寺庙怎么会有念诵经文的声音?难不成和尚也逛了青楼?

  古管家:“念诵经文?”

  何五:“是的”。

  古管家:“六,你听到了吗?”

  何六摇了摇头道:“没有。”

  古管家:“那还有其它的吗?”很奇怪面对何五这么一个离奇的说法古管家没有追问下去,何老爷也是毫无吃惊的样子。

  两人一起摇头!

  古管家对这二人很了解,坏毛病不少,却不敢跟自己撒谎。心中认定两人说的都是实话,再问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就转身对老爷道:“老爷,你看?”

  周老爷挺了挺腰道:“让他们滚吧!”综合刚才两人的回答何老爷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二人与此事无关。对于这样的定论不因为他二人‘自圆其说’而是结合在另一个房间对那三个妖娆女子深入询问后的结论。

  两人一听没有要处罚自己的意思,这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连忙退下,深怕老爷改变主意。

  等二人出去后,古管家道:“老爷,少爷应该是被人在酒里下药,要不然以何五何六酒量绝对不会醉到第二天还不醒。”

  何老爷:“应该是如此。”说完从椅子上站起,双手背于身后踱着步子接着道:“这到底是谁所为呢?”说话间双手握紧。

  “说不准。”古管家走近老爷道:“不过老爷放心,少爷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何老爷转身道:“为什么?”

  古管家:“如果对方有心要加害少爷可以直接下毒或者趁着少爷倒下的时候直接动手…”何老爷听了以后表情严峻起来。古管家一看马上低头道:“老爷…”

  何老爷舒了口气道:“没事你继续说…”

  古管家继续道:“最有可能是绑架?”老爷一听觉得这种可能性确实很大,叹了口气道:“如果只是绑架那就太幸运了…”然后走向窗边道:“那会是谁呢?”

  古管家道:“谁绑了少爷还不好说,但对方应该会很快联系我们。”

  何老爷道:“我们也不可以坐以待毙,把府中之人派出去暗中打探,先不要传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你再亲自到‘荟春楼一趟看看能不能什么发现。”

  古管家:“是”

第三章:确定被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