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钱从何来?

  李老板又来了,还是那个赌档,迎接他的依旧是那个叫做‘阿土’的男人。

  对于李老板的到来阿土没有表现出对客人该有的友好态度而是横眉竖眼,道:“李老板今天又带了几两银子来玩呀?”言语满是嘲笑之意。阿土的这种态度李老板也不是第一次感受了,记得是从自己生意失败以后就开始了。

  李老板很早就认识阿土,那个时候他还只是赌档里的小伙计而自己经常光顾赌档,一来二去就熟悉了起来。李老板刚开始学着赌钱输过一百两、五百两、一千两…没人喜欢输钱,李老板也不例外,沮丧的心情就不可避免。这个时候是阿土对他宽心安慰,使自己才不至于消沉。同时还鼓励自己一次赢不了不要紧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只要坚持下去总不可能一直赢不了。正是有了阿土的鼓励李老板才不曾放弃自己的坚持。

  好人肯定会有好报!所以阿土很快就成了赌档的管事,李老板也在输钱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不仅输钱还输过房子、田地、各种家当…每次输完之后依旧是阿土给他带去鼓励更贴心的给些散碎银子让他买点酒,一醉解千愁,一觉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输个五两、四两、三两…阿土就摆出一张臭脸外加还会用言语奚落,想想都令人心寒。不明白当年那么体贴的小伙子怎么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变得冷漠起来了呢?先不考虑多年的兄弟情义,如果长此下去,败光了人品他的生意还能有好吗?可说来也奇怪阿土的赌档是出了名的黑可它从来不缺客人,更不缺银子,有大把的人愿意带着‘银子’来博一把,真不知道那这人是怎么想的?

  面对阿土的讥讽李老板没有回嘴,因为他知道跟这样的人多说无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态度转变,那就是用钱砸,用大把的钱砸。可钱从何来?镇上的人谁不知道现在的李老板该卖的都卖了,穷的只剩下‘两只笨熊’,要不然阿土如何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讥笑。可有些时候真的是没有道理可讲‘昨天我没钱不代表我今天也没钱’。当李老板把一包白花花的银子从怀里掏出的时候阿土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万万没想到他还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两眼盯着银子冒着白光。这里有两百块银子,如果赢了足够再纳两个妾室,或者买上一处大的宅子,要是换成大米足够吃到寿终正寝。有了银子的衬托再去看看李老板再也不是邋遢中年男人而是一个比美女还要鲜美的肥羊,待宰的肥羊!想到这阿土的态度立马变得和善起来命下人准备最好的位置,最舒服的板凳…

  今天的赌局是两人一对一对赌,遇到这种情况其它小赌局就会停下,赌友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留下来作为观众,如果你愿意还可以跟在李老板后面下注。这样一来就会突出李老板的重要性,让他成为所有人的带头人,有一种一呼百应的感觉,这是赌档给大的金主提供的尊贵待遇。

  这就是李老板想要的,成为全场的焦点!

  只有这样玩起来才有感觉,每次拿到好牌都能听到身后追随者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赢钱后每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听到这些,看到这些李老板心里别提有多带劲。可没人可以一直赢下去,有赢就有输。偏偏今天李老板的运气好像不太好,经过几局的厮杀总体而言输多赢少,白花花的银子不停的往外流淌,奇怪的是在他脸上丝毫看不出因为输钱带来的不悦,反倒一脸轻松自在,看的阿土一脸茫然。要知道就在前几天李老板才输了五两银子就哭天喊地而现在已经输了三百多两神情自若甚至还给人一种‘他是在享受输钱’的错觉。

  赌局进行一个多时辰的时候李老板的牌越来越差,身前的银子也所剩不多,相应的后面的‘追随者’也都受到了牵连输了不少,惊呼声褪去只剩下哀叹和骂街的声音,气氛降到冰点。

  李老板尽量去烘托气氛可在‘牌’不给力的情况下任何的努力都无济于事,这么一来搞的李老板也没了兴致伸了伸懒腰道了声:“累了,不玩了。”说完就缓缓站起准备离开。

  阿土看到这一切嘴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来,虽然自己赢了不少可心中绝对不会有一丝的感激,只会觉得李老板是个十足的大傻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这么多钱竟然来这里充大爷。起初看在钱的份上还装的一派和气,暗地里在牌上用手段,到现在把钱赢得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必要‘委曲求全’了。

  李老板傲气道:“没想到李老板最近学乖了,知道留点本钱回去买点吃的过活。”言语讥讽之意再明显不过,任谁也听的出来。

  后面的赌友们不乐意了,要知道他们也输了不少,对赌的是以李老板为主,如果他不玩了,这场赌局也就结束了,也就没机会再把输的钱捞回来了。这么一来有些人就不乐意了开始对李老板抱怨起来。

  “都怪他,要不然我也不会输那么多。”

  “没钱就不要赌。”

  “牌技这么差还学人对赌…”

  近在咫尺的抱怨李老板不可能听不到,任谁听到别人对自己的非议心情都不会好,要知道咱可没求着你们跟着下注,一切都是你们的个人行为,不能因为你们输了钱就来埋怨,咱输的可比你们多的多。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他们没道理不懂,可是‘懂’了未必就会去做,他们还会埋怨还会谩骂,就算你找他们理论也是无用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越扯越乱。

  ——难道就这么忍了?不做回应?

  若是几天前的李老板或许真的就忍了,可现在不一样,‘咱有钱了’。这口气必须要出,要让他们知道‘咱’今时不同往日了,最重要是让他们知道曾经那个‘李大老爷’又回来了。

  ——跟他们大吵一架?还是拿起刀剑干上一架?

  这些都太俗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要做就做别人做不来想都不敢想的,这样才能显出‘李大老爷’的本色。

  李老板环视全场众人,挺了挺腰杆,大声道:“你们听好了,刚才你们输的钱都算我的。”全场瞬间安静下来,目光全部投向李老板想以此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面对众人的目光李老板满脸的得意,没有再说话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往天上用力一扔,很快就听到噼里啪啦的银子跌落声,其中还夹杂着好几个被银子砸中头部的叫喊声。所有人都惊呆了,搞不懂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李老板张开双手,兴奋道:“你们还等什么?这银子谁抢到是谁的。”声音刚落整个赌档瞬间暴动起来,抢的不亦乐乎,有的上手有的上脚,一阵喧闹后银子基本有了归属,可有些人到这个时候终于领悟李老板话中‘抢’的含义,直接上了板凳,铁棍…李老板看着全场为了争夺银子乱作一团,特别是刚才谩骂自己的几个人被打的头破血流,内心别提有多兴奋。

  不远处‘阿土’看到李老板的举动彻底懵了,据他了解这个李老板除了父亲留下的祖宅根本没有什么再能变卖的了,刚开始拿出五百两对赌就够惊奇的了,现在又拿出不下于五百两直接扔掉,难道就是好面子赌口气?那前段时间都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也没见他有丝毫的硬气。现在可以肯定李老板肯定是发了什么财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任性?按照常理如果一个人可眼睛都不眨的花点一千两银子,只能说明他还有更多的钱,少说也要有一万两!

  ——可他这银子是从何而来呢?除了李老板别人怕是不得而知!

  不论他的银子是哪来的,都改变不了银子就是钱都事实。有它你就可以买到世间大多数的东西车子、房子,当然也包括爱情!

  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说也说不清楚。有些人确认过眼神以后就知道遇到对的人,有些人无论如何就算天天在一起也产生不来。还有些人在你没能拿出足够多银子之前她会一直保持矜持,等你拿出银子后你可以在她身上想摸哪摸哪,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把她娶回家。

  小兰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双十年华,大大的眼睛,樱桃的小嘴。一年前当李老板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发誓要做她的男人。为了这个目的李老板不可谓不努力送过花,送过好吃的,在知道小兰生病的时候还体贴的为她煎了药。这样一个为爱执着的男人怎么能让人不爱,可偏偏就是打动不了小兰的心。其实小兰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是又矮又丑的邋遢大叔,一个是高挑丰满的妙龄少女,两人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任谁也不会觉得他们是一对。在如此处境下李老板依旧没有放弃对爱的追求,想尽办法来弥补两人之间的鸿沟。因为他深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为此他把这八个字写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让其可以勉励自己,就在昨日他终于领悟到这八个字的深层次含义。

  ——金!

  在李老板拿出一锭金子后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了。

  ——又矮又丑怎么了?漂亮的男人更容易花心!

  ——年差距怎么了?他会更体贴更有安全感!

  就这样小兰确定了李老板就是那个对的人,发誓从此以后我的世界缺你不可,你的世界因为有我而变得更精彩。

  此时正坐在李老板的腿上,一只手搂着李老板一只手举着酒杯送向其嘴中。佳人敬酒是男人都知道这酒必须要喝,就算是酒里有毒也要喝,还要一饮而尽这样才不枉佳人的美意。

  不用想都知道李老板是个男人,所以这酒他毫不犹豫的就喝了下去,一杯、两杯、三杯…任酒量再好的人一直喝下去都会醉,这一点李老板不可能不知道,即使这样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喝下去,不为别的就因为是‘小兰’敬的酒。

  ——仗义!

  酒过三巡,李老板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说话还有点不利索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小兰身上不停的摸来摸去。面对李老板的‘粗鲁’行为小兰却没有拒绝的意思,她又如何能够拒绝,谁让她明知道‘喝酒会乱性’还不停的让李老板喝。

  “你想我吗?”李老板一开口全是酒气。

  “想,怎么会不想呢?”小兰的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李老板。

  “那你有多想我呢?”

  “茶不思,饭不想,浑身还难受……”

  李老板一听,露出笑容道:“你这么想我,那我把你娶了怎样?”说着就又亲了亲小兰的脸。

  小兰故作生气状道:“你又拿我寻开心。”说着就从李老板大腿上起来,缓步离开。

  李老板赶紧起身安慰道:“小宝贝,我怎么会拿你寻开心呢?”

  “你说要娶我还不是拿人家寻开心?”

  “这次不一样。”

  “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说要,到现在你都说了多少回了?”

  “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真心吗?”

  听了李老板的话小兰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道:“真心?值几个钱?”然后就走到对面侧身坐下,摆玩起自己的秀发也不搭理李老板。

  对于小兰这样的回答李老板一点也不惊讶,微微抬起头道:“不就是钱吗?老子有的是!”说着就从钱包里掏出好多金子来。

  小兰一看到金子眼睛都直了,不敢相信道:“你哪来这么多金子?”

  李老板得意道:“这你就不用问了,总之会有人赶着给我送钱。”

  “你说笑的吧,人家为什么赶着给你送钱?”

  “因为我手上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小兰一听,走近道:“什么东西?”说话间就去拿了一锭金子。

  李老板严肃道:“这你就不要打听了,总之只要你听话,我就把你娶回家。”然后就把剩下的金子全部收回到钱包里,小兰再想拿第二块已经来不及了。

  小兰看着手里的金子兴奋道:“可以,我以后就是你李老板的人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你没办法指责小兰的势利,因为在‘荟春楼’有太多的姐妹被‘爱情’这个幌子骗过。就好比‘冬香’她以前是个对爱情很有憧憬的女孩子,要求的并不多,只想有个人真心爱着她,一直陪她慢慢变老,试着去交往几个男生都觉得不合适,直到遇到了镇东头的李大爷。

  李大爷是‘冬香’的私塾老师,很受‘冬香’的尊敬。李大爷不会像别的老师那样刻板,经常会跟‘冬香’聊起已故的妻子的点点滴滴,怎么相濡以沫,怎么怜爱疼惜…突然有一天‘冬香’意识到自己要找的不就是近在咫尺的李大爷吗?不得不说‘冬香’是个大胆的女生,她没有在乎李大爷的年龄,为了爱情答应跟他私奔。

  刚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甜甜蜜蜜到处游玩,可等到银子用完以后生活彻底把‘冬香’的美好幻想给捅破了。原来生活不仅是只有甜甜蜜蜜,还有吃喝。在最基本的‘柴米油盐’都满足不了的情况下,爱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李大爷整天在家舞文弄墨却逼着‘冬香’去赚钱养家,可‘冬香’一个弱女子又能赚到什么钱呢?这样的日子注定无法维持,必须要改变。这一点李大爷很快也意识到了,爱一个人不是让她出去吃苦,而是要努力让她有好吃、好穿、好用的。所以李大爷为了妻子可以生活的更好,果断的就把‘冬香’送到了青楼。

  ——真不知道是坏人变老了?还是老人变坏了!

  还有就是自己最好的‘闺蜜’秋香,在几年前她也跟李老板相爱了,那个时候郎有情妾有意多让人羡慕,可最后怎么样?李老板以生意周转不来为由把秋香的所以私房钱都给骗走用于挥霍。要知道秋香的钱有一部分都是向亲朋好友借的,是要还的!债主们迫于无奈就把秋香卖到‘荟春楼’。

  像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到最后受伤的都是女生,所以更加坚定了小兰的想法:银子是爱情的基础,没有银子就没有爱情!

  持有相同想法的人可不止小兰一个,整个‘荟春楼’的姑娘想法出奇的一致。她们相信只有把根基打的牢固才能更大几率的去拥有爱情。为此她们放弃睡眠来伺候客人,想的也就是赚些银子对自己的未来有个保障。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荟春楼’的生意蒸蒸日上,每天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

  这样的结果自然也离不开一个好的老鸨。是她每天让姑娘们可以穿最漂亮的衣服,化最美的妆容。是她每天督促姑娘们学习专业知识,还告诉她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客人都要笑脸迎人,服务好客人,不可以对客人无礼。有了她的辛勤付出‘荟春楼’里每天都充满着欢声笑语,以至于如果有什么地方发出点不和谐的声音,立马就能引起大家的注意。

  

第五章:钱从何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