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莲子羹?”想起惜秋做的莲子羹,张鹏飞就感觉一阵牙酸。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丫头做莲子羹时,实在是太甜了。

  古代不比现代,家家户户都能吃得起糖。

  糖在古代是著名药品,也是一种奢侈品,价格非常昂贵,一般人根本就吃不起。所以当时的穷人,根本就吃不起。

  惜秋虽然从三四岁的时候,就到了宋府,成了宋思的贴身丫头,但是小时候经历过苦日子的她,对于糖还是有着特殊的偏好。

  想到惜秋拼命往莲子羹内放糖的情形,张鹏飞当即摇头道:“我就不休息了,现在刚好是三伏天,正是练功的好时候。

  习武之人之所以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是为了让身体“顺四时、适寒暑”,适应各种各样不同的环境,二也是为了锻炼意志。

  如果我因为三伏天天气热,又或者因为刮风下雨就放弃不练,哪能有大成就……”

  “少爷,人家为了做莲子羹,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呢?”惜秋不依,扭动着腰肢,娇声娇气道。

  张鹏飞看着嘟起小嘴,有些委屈的惜秋,又看了看站在惜秋身后,盯着莲子羹偷偷咽口水的明玉,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呵呵,既然这样,那这莲子羹可不能浪费了,我现在以少爷的身份命令你和明玉,把这碗莲子羹给喝了。”

  “少爷~~”惜秋拉长了声调,依旧有些不太高兴。

  虽然她也很想喝莲子羹,但是她更希望自己精心准备的东西,能被自家少爷喜欢。

  与惜秋不同,明玉听了张鹏飞的吩咐,眼前就是一亮。若不是惜秋大丫鬟仍再坚持,她早就上前夺过盛着莲子羹的盅子,“咕嘟咕嘟”一饮而尽了。

  “惜秋,你要知道,少爷练武,是因为想要上战场,建功立业。正所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是希望少爷现在流汗,还是希望我以后流血?”

  张鹏飞这句话,说的就比较重了。

  如果因为下人的原因,让主人流血受伤,那可是要受重罚的。

  在这个年代,如果犯了这种错误,就算被主人打死,也没人会替她喊冤。

  惜秋听张鹏飞这么说,脸色不由一白,端着莲子羹的双手,也是微微颤了颤,她的双膝一软,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有些懵懵懂懂的明玉,见惜秋都跪下了,连忙也跟着跪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为了少爷我好,我也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快下去吧……对了,你那莲子羹也别浪费了,和明玉一起分了吧。”

  对于古人动不动就下跪的坏习惯,张鹏飞也有些无奈,只得停下了练武的动作,走到惜秋和明玉的面前,将两人一一扶了起来,并柔声安慰。

  “是,少爷!”明玉抬头偷偷的看了少爷一眼,发现他脸上只有无奈,并没有责怪之色,知道张鹏飞并不是真的怪自己,心中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她擦了擦小脸上的泪珠,站起身朝着张鹏飞盈盈一礼,然后端着莲花羹,转身离开。

  明玉见惜秋姐姐走了,连忙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追了上去。

  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吃货,对于马上要到嘴的莲花羹,她可不想错过。

  “这丫头,还是这般毛毛躁躁的。”看着远去的明玉,张鹏飞微微摇了摇头,被两女一打扰,一时之间他也没了继续练下去的兴致。

  微微喘了几口气,抬步走到演武场边上的桌子上,拿起一个茶壶,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又拿起了另一张桌子上的毛巾,在盆里沾了沾水,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

  “痛快!”喝着微凉的茶水,感受着清水打湿脸庞的舒爽感,张鹏飞不由叫出声来。

  “这些天来,我已经把撩阴掌练的滚瓜烂熟,按照师傅所说,应该进行下一步了。”

  稍稍休息了片刻,张鹏飞又来了兴趣,重新回到了演武场。

  这一次,他并没有走到演武场的空地之上,而是站到了几十个沙袋的中间。

  这几十个沙袋,都是用结实的麻袋缝制而成,整体呈圆柱形。

  不同于现代包裹着硅胶或者人造皮的沙袋,这些沙袋的表面,都比较粗糙,若是出拳不得要领,一拳打上去,能磨得人拳头生疼,严重的甚至会摸出血泡。

  沙袋内填充的并不完全都是沙子,也有黄豆、木屑等物。沙袋高约一米三,直径大概在四十公分左右,重量约有50公斤。

  这些沙袋被一根拇指粗细的绳索,固定在木架子上。木架子很高,约有四五米的样子,木架子之下,还有一根根的木桩,这些木桩就是大名鼎鼎的梅花桩。

  “上!”一个纵身,张鹏飞的双脚,牢牢固定在了梅花桩上。

  “出拳!”张鹏飞的身体微微前倾,右手弯曲猛的发力。

  他这一拳,将力量集中在拳面之上,借着身体前倾的力量,击打而出。这一拳只用了三分力,而留了七分。

  “嘭!”拳头结结实实的击打在沙袋上,让沙袋朝空中扬起了一个弧度,又快速的来回摆动起来。

  虽然感觉拳头有些痛,但这些疼痛完全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测试完毕,张鹏飞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了正式的训练。

  “呯呯呯呯!”拳头、手掌一次次捶打在不同的沙袋上,几十个沙袋同时开始剧烈的来回摇摆。

  张鹏飞一面要躲避对着他撞来的沙袋,一面又要出拳将躲不过去的沙袋击飞,忙的不亦乐乎。

  他每一次发劲,沙袋都被打荡起来,然后回撞过来,几十个沙袋被打得荡来荡去,以他现在掌法的熟练程度,若是在平地上,还有躲闪的可能。但脚下换成了梅花桩,那就太难了。

  “咚!”终于他立足不稳,从梅花桩上摔了下去。

  “再来!”

  摔下去后不久,等沙袋停止了摇摆,张鹏飞再次翻身上了梅花桩,进行下一轮的修炼。

  没过多久,待到天上开始飘起了雨,张鹏飞已经从梅花桩上摔下来了三四次,而他的身上,就已经有了四五处淤青。

  “这样练下去不行,再摔下去,我的骨头怕是就要断了,还是得去找师傅。”

  国术不是武侠电影中的内功,只要拿着一本秘籍,自己瞎捉摸就能练成绝世神功。

  如果和武侠电影中练内功那样,随随便便一个人苦修,没有师傅从旁指导,没有师傅帮忙辅助治疗、打稳根基。用不了多久,身体就会练出隐患,时间一长很容易就落下残疾。

  

第八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