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岳鹏举

  “金兵南下,金朝终于展露了它的狼子野心,想必我那个便宜父亲,此刻一定是焦头烂额吧,不知道他后不后悔,当初联金灭辽的决定!”

  看完书信,张鹏飞不由想到了他在这个世界的便宜老爹——宋煜。

  这几年里,童贯每每以收复燕云故地的功臣自居,傲慢无礼。

  高层的官员,也都因为之前收回了燕云六州的土地,而沾沾自喜。

  大赵的皇帝陛下,也并不比他的手下们好上多。他每日沉浸在蔡京、秦桧等人的马屁声中,醉生梦死,比起张鹏飞刚到这个世界之时,更加昏聩。

  朝廷的财政每年都是赤字,但是皇帝陛下却不知节俭,大兴土木的同时,还广收天下珍贵药材,开炉炼丹,做起了和秦皇汉武同样的长生梦。

  想到了自己的便宜老爹,想到了便宜老爹身边的那些奸臣,又联想到自己来阳谷县时,听到的有关阳谷县县令的传闻。张鹏飞对于现在的这个国家,感到深深的失望,对于儒家培养出来的官员,也是彻底绝望了。

  铁打的儒家,流水的皇帝。皇帝轮流做,但千年以来,统治这万里山河的学术,终究不曾变过,所以这天下大势,才会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儒家,多么强大的敌人!

  幸好自己需要的只是完成逆袭任务,而不是和孔孟为敌,拯救这个国家。否则张鹏飞还真有一种,任这个国家自生自灭的打算。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官员,若是真的要改变它、拯救它,恐怕就算我修炼到抱丹境界,也会活活累死吧!”

  张鹏飞摇了摇头,祛除了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

  现在,金国已经出兵骚扰燕京,正式的战争,也已经不远了。

  但就算金兵再强,大赵再弱,就算天时地利都在金国一方,他们要打到中原腹地,危急到汴京城,没有一年的时间,也是不可能的。

  自己要完成逆袭任务,只需要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站出来,战胜对方,所以自己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

  现在状元楼的产业,已经遍布大赵每一个大城市,而英雄楼也已经上了正轨。有没有自己这个人,这两个势力都能自行运转,不断壮大。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年,是属于张鹏飞自己的时间,而他要做的,就是踏遍这万里山河,寻找力量,磨炼意志,从明劲巅峰突破暗劲。

  在离开阳谷县前,张鹏飞给自己做了规划,他把自己的第一站,定在了相州(河、.、南省)汤阴县。

  汤阴县,在大赵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城市,张鹏飞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因为自己的三师兄——岳鹏举,出生在这个地方。

  岳鹏举是整个大赵帝国,唯一有希望超越周侗的存在。张鹏飞的目的,就是要沿着他这位三师兄成长的道路,体会属于对方的感动。

  两日后,河南汤阴。

  这是张鹏飞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师兄,他的这位师兄,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那般。

  身躯魁梧,穿着黄金甲,披着紫蟒袍,腰横玉带,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双眼睛炯炯有神,令人望而生敬意。

  作为一个纵横沙场、杀敌无数的猛将,岳鹏举的杀气内敛、温润如玉。

  比起武夫,他更像那些文质彬彬的读书人。

  “早就听说师傅新收了一个资质绝佳、身份也非同小可的小师弟,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岳鹏举说话的声音显得十分沙哑,神色有些萎靡,双目之中,布满了一条条血丝。

  “师兄,你的身体……”自古医武不分家,张鹏飞跟随周侗习武一年有余,自然不可能看不出岳鹏举的异常。

  要知道,国术修为一旦到了化劲,就可以精确的感知身体任何一部分的变化。

  只要感觉到身体某方面稍稍有些不妥,就会立刻调节温养。正是因为这样,化劲层次的武者,才能活到一百二三十岁。

  然而岳鹏举正值壮年,精力、体力应该都处在最巅峰的状态,又怎么会出现声音沙哑,双眼之中全是血丝的情况?

  好奇之下,张鹏飞不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都看出来了……”岳鹏举顿了顿,也不隐瞒,讲出了其中的缘由。

  “我们修炼国术,最重要的是心念坚定。

  我的心念是精忠报国,但是现在官员昏聩,只知道从百姓身上搜刮财富,用来孝敬上官,获得升官发财的机会,而不知道体训民情。

  官僚们的作为,导致各地的百姓纷纷揭竿而起,而皇帝被贪官污吏蒙蔽了双眼,整日醉生梦死,沉浸在长生不老的美梦之中………精忠报国,我现在真的是有心无力了!”

  经过岳鹏举的讲述,张鹏飞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位师兄生病的原因——信念崩了。

  岳鹏举年轻之时,曾目睹过贼人起义。这些人每占领一地,就有当地的百姓惨遭杀戮、奴役。

  岳鹏举心中愤慨,意欲投军,又担忧老母年迈,妻儿力弱,在兵乱中难保安全,故而犹豫不绝。

  岳母姚氏是位深明大义的妇女,积极勉励儿子“从戎报国”,还为儿子后背刺上“精忠报国”四字为训。

  自此,岳鹏举就一直以母亲给予的四个字为动力,不断前进。

  多年以来,他不停的剿匪,从一个大头兵,升迁到了一州一把手的位置,后来又带领着岳家军,和辽国大战了几次,使得自己荣升枢密副使的高位。

  但自己剿匪半生,为国厮杀半生,这个国家却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贪官污吏依旧横行,盗匪也是越剿越多,除了他一手带出来的岳家军外,其余的军队,几乎毫无战斗力可言。

  如今金国出兵骚扰燕京的同时,国内又爆发两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其中一伙人来自山东的水泊梁山,领头的是宋江,短短时间,宋江已经聚集了三十六位好汉,万余名手下,声势之浩大,让整个朝廷都为之震动。

  还有一伙人来自浙江,领头的名叫方腊,这人组织群众,在睦州附近发动起义。自号“圣公”,年号“永乐”,设置官吏将帅,建立政权。

  短短数月,周边各地纷起响应,人数扩大到几十万,连续攻下杭州、歙州等六州五十二县。

  贼人势大,朝廷多次征讨不利,甚至就连岳家军的战士,也在那些大文豪的胡乱指挥下,死伤惨重。

  文官们觉得事情罩不住了,于是想起了已经赋闲在家多年的枢密副使——岳鹏举。

  

第二十九章,岳鹏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