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居

简居

声戏如梦 著

玄幻
类型
2018.04.13
上架
3569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对弈

  古人云“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虽说词句很是飘洒出尘,但是能坚持到底,登上高山的人物又有几何?其中的艰辛与坎坷又有多少人了解过?没亲身经历过的人万万是不敢随意与人诉说的吧。

  登山是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左老头,咱两在这山顶看了不知多少年的风光你有厌烦过么?”

  被唤着左老头的人并没有理会说话人的问题。只是看着前方隐藏在云雾中的山河。

  说话之人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并不在意,毕竟不知道多少年来此人的脾气从来没变过,一切都是随心所欲的——活着。

  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看着远方,仿佛能看见千万里之外的人与景,站的高也许才能看的远吧。只是到底看得到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两人所座的地方也是极高了,苍茫的栗左大陆再也找不出比得此山更高的了。再加上大陆上的每座大山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平静,其中的各色人物与精怪也都会让人忘而却步。

  再观两人面貌都是头发花白面露苍老之人,却一个比一个精神头足。眼中的精芒不住闪过。

  两人身座与山顶的一间凉亭,简单的四方顶,一石桌两石凳。简单大方。只是这两样东西处在这里却也是不简单了。单说这山顶的不寻常的云雾的古怪就让人为之胆寒。

  被云雾包裹的山顶村草不生,无一生命能在此存活,唯一有的就是石头。但是其中石头其体形与重量完全不能成正比,好比一块指甲大小的石头缺抵得上普通水缸大小的重量了。

  如此恶劣的环境仿佛对身在凉亭的两位老人毫无影响。

  过了良久,先前说话之人又开口了。开口之人面容消瘦,却显得很是刚毅。老人名右垣。其对面一脸和蔼胖呼呼的脸庞更是为其加分不少的老人名左垣。

  名为右垣的老人道:“左老头,这世界可单纯?”

  对面的的人难得点点头笑眯眯的道:“单纯也不单纯,就看你如何去看它,好比我们眼前这石桌,看它只是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桌。那它成为石桌之前怎么算呢?那老石精可是废了我老大劲才收下让其显出本体来此修行的啊。可单纯不得咯。”

  说完还嘿嘿一笑。使得右垣老头不屑的道:“也就你脸皮厚,挥挥手都能说成是废了好大劲?真是不单纯。不单纯啊。”

  右垣老头的话语对左垣老头毫无影响,依旧自顾自的笑眯眯看着远方。

  紧接着右垣老头遍伸出左手在石桌拂过便出现一张棋盘,如刻在石桌上一般。只是苦了那老石精叫苦不迭,简单的拂袖在它身上可是留下抹不去的痕迹了,还夹杂着一些道不明的东西。让的嚣张横行了几辈子的老石精差点泪流满面。这都是自己做的啊,没事跑来这禁山装大爷却被一个笑眯眯的老头随手化做了一张石桌失去自由。

  想当年老石精可是在那人间山头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心里没点数的寻常武人与那些个“同道中人”都是惹不起的。毕竟没事会跟一块石头较劲,除非吃饱了撑的。这样就使得老石精越发的飘飘然来。人啊可不能飘,更何况那些个与天地讨饭吃的精怪。

  多行不易自毙自啊,说的就是老石精。最后成了左老头拂袖下的产物——石桌

  虽说老石精已然成为一张石桌但是那颗躁动的心还是没平静下来。老石精不住的观察着这两可能比它诞生还要久的老头一举一动,希望能看出些什么。只可惜一块成精的石头道行还是差了点咯。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助的老石精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与后悔了。只能祈祷两位神通广大的老神仙早日放它归山咯,就是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了。

  正当老石精不住的在心里哀叹时右老头开口道:“时机也差不多了,咱们来走一局吧。至于输赢暂且不论。如何?”

  左垣并为开口只是微微点头,便伸手入袖中拿出一枚棋子。不是寻常的黑白色,而是透明一色。

  拿出棋子的左垣并为放入以老石精身体为棋盘的棋盘中,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右垣道:“你们习武之人不在乎那些穷酸讲究,可否让我一子?”

  看着腆着个笑脸的左垣,右垣真想一顿老王八拳打的他再也笑不出,只可惜只能想想罢了。不论打不打的过,光是在此地出手的代价两人也都是承担不得。毕竟几辈子的苦修与气运才得了左垣,右垣的封号,晋升成普通市井小民无法想象的高度。至于这手,出不得。说到底他们的这幅皮囊也都还是人,既然是人,那还有“天”看着尼!可不能因念虑的差之毫厘而让自己余生都悔不当初。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右垣只能黑着脸点头同意。只是在左垣落子的瞬间右垣感觉到了一点不属于左垣的气息,但是仔细探查下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在左垣落子后,远在大陆最西边的一个小村里迎来了新一年的第一场春雨。

  伴随着滚滚的雷声,夹杂着刺骨的寒风。一场大雨降临了。

  村子的格局是一字排开的建在田垄上方,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一条泥泞小路通向田地里。唯独一件独特的茅草屋与众不懂。它坐落在村子后边大山的山脚下,周围只有野草与树木陪伴。显得格外孤独,就如同草屋的主人李老头一般。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带着个半岁大的小娃娃。

  李老头在村子一直不受待见,原因无他李老头做人太差,再加上李老头不是村子里的原住民。

  李老头是在半年前来到村子,当时下着大雨。加上快入秋,刺骨的雨水冻的瑟瑟发抖。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村子里的头户人家姓魏,一对夫妻一双儿女,女儿较大。同时还有个当村长的老爷子。大家都称其魏老爷子,在村中也是威望最高的人。加上心地善良淳朴便使得那些个刺头也都很是尊敬。

  因为是头户人家,所以发现李老头便出于好心,请了李老头进屋。待得李老头缓和下来,魏老爷子便与李老头拉起来家常,同时摸摸李老头的底细,以免给这些个淳朴的村里人带来不必要的伤害,毕竟他们生活的地域实在是太多光怪陆离的事情了,不得不防。

  从李老头的言语与口音中,魏老爷子发现其也是这一带的,他们这一带村子都有着浓厚的口音,比不得城里那些文人雅士所用的国内通语。

  再加上李老头述说的事情急为惨烈,李老头生活的村子在此地以南的山腰上,前两天赶上大雨。山上巨石泥土飞泻下来,将其全部掩埋。而李老头的儿子本有机会入武行,做个出人头地的行武人的,却为了救李老头和他自己的儿子,与其夫人双双遇难。全村人也就逃出来他们爷孙俩。

  心灰意冷的李老头本想追上儿子脚步,奈何还有个小孙子得照顾,就一路北上。刚好寻到魏老爷子的村口。

  看着李老头的模样不像是瞎编的谎话,魏老爷子就是相信了,同时还感叹着人生的唏嘘,来以安慰李老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可不好受。

  李老头就这样在魏老爷子的帮助下在村子生活下来,魏老爷子的媳妇也时不时帮着李老头照看着他孙儿,刚好他孙儿与魏老爷子孙儿一般大。

  魏老爷子没事就带着自家酿的烈酒与李老头一起侃大山,好冲淡李老头失去家人的悲伤。实在是真好人啊!只可惜好人在这个世界注定没有好报。

  在一日,魏老爷子发现上山打猎的儿子还未回家,平常不管有没有收获都会回来,今天却没了踪影。实在放心不下的魏老爷子进山了。他媳妇急的可是团团转,无奈之下只能找李老头帮助。

  虽然大家都叫李老头,但是李老头却一直都很是精神,步伐也比村子里的同龄人稳健太多。当魏老爷子媳妇找到李老头时,李老头将其孙子叫给了魏老爷子媳妇柳絮儿,便孤身一人入山了,柳絮儿本想拦下李老头去村里找两个健壮男子一起进山,毕竟晚上山上很不安全。一般不会有人晚上进山。相传山里住着大妖,只在晚上出没。至于真假倒是没人见过,很多人是不信的毕竟他们村子在山脚不知道多少年从未出过这些如传说般的东西。

  但是外来的李老头可是知道的,关于山里的谣言可不是用来吓人的。

  入山后的李老头步伐根本看不出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甚至比些青壮年还要快,最后干脆不在地上疾行。直接在林中踩树接力,一颗连一颗不曾停顿。懂行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知道李老头最少也是器武者级别的高手。

  在这片辽阔的栗云大陆人,有些人习武有些人从文。也就有了级别分化,武人一律称为武行。武行又细分为行武者,器武者,武宗者,大武师至于以上还有没有更厉害的大陆文献并没有记载。

  武行中同阶位也有实力不同者,全看个人天赋实力了。而此刻李老头显示出来的的可是器武者的实力了,只是器武者大多有着自己独有兵器提升实力,就是不知道李老头用的何等兵器。

  飞跃中的李老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个急停便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另一方向,以至于借力的树木没超过两人合抱的全都化为了一片片的木材。器武者独特的发力方式直接确定了李老头的实力水平。

  而此刻在一颗大树下躲着魂不守舍的魏老爷子,此刻的老爷子除了满眼的惊恐啥都不剩。毕竟那能口头人言,比那熊瞎子还大的恶狼实在是太恐怖。想着自己儿子在其口中挂着的半截身子魏老爷子终于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

  就在魏老爷子沉寂在恐怖中时,背后的一张满是恶臭的大嘴慢慢向着魏老爷子探去。快要得逞的恶狼只感觉鼻头一酸整个身体被头部带着砸向地面,趴在地上的恶狼这才感觉鼻头一阵麻木与疼痛。不敢大意的恶狼看着前方不足两丈远的李老头道:“你一个连兵器都不带的器武者也太自信了吧?”

  李老头并为被恶狼的行为吓到,只是风情云淡的弹弹衣袖道:“器为武者也,武者亦为器,唯有双拳为器,足矣!”

  一声“足矣”气势十足,使得李老头凭空多出一股豪迈来。而负手而立的李老头面对大他十倍的恶狼浑然不惧,唯有双拳紧握,随时来个一拳定音!

第一章 对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