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地下酒库、下毒

  此时聚仙楼人气已经逐渐旺了起来,众多学院弟子在此饮宴享受,其中以袖口两枚印记的筑基期弟子居多,也夹杂着少量的炼气期弟子,上午招呼叶源的店小二此时忙得不可开交。

  叶源略微一扫,竟发现雷万钧和昨日骑乘蜥蜴的唐刚也在此地。雷万钧此时换上了一件崭新的雷院长袍,被一群人簇拥在主座,推杯换盏,一脸意气风发,傲然如修仙界之王。

  自己在这学院中认识的灵石丰足之人,一是欧阳舒业,但欧阳舒业如今明显和雷院不太对付,第二个,便是这雷万钧了,虽然他行事看起来颇为吝啬,但昨日喜得一万灵石,想来会有所改变。叶源正欲上去恭喜一番,顺便看能不能趁机借上几百上千,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谁知,还没等他走过去,便被店小二拉住往柜台走,边走边说道:“你这小子可算是来了。”

  此时柜台内已经端坐一人,不用说,自然是聚仙楼的掌柜,赫然是一名修仙者。但掌柜并不是学院中人,并未身着制式长袍,倒也无法之间观察其修为。

  叶源只得暗暗使用蕴灵决中的望气术,望气术是修仙界中人人都会的法术,可以查看修为不高于自己的人所在境界。叶源发现,望气术无法看穿掌柜的修为,显然,掌柜在炼气九重以上。

  小二扯着叶源,向掌柜说道:“掌柜的,上午那个弟子现在过来了,就是他。”说着,指了指叶源。

  掌柜仔细端详了一下叶源,显然是在观察其修为,数息之后,露出满意之色,问道:“你想来当酿酒师?”

  叶源连忙答道:“正是。”

  “行,那我先带你去酒库。”说罢,掌柜起身从柜台出来,招呼小二先看着柜台,然后径直往旁边一处小门走去,叶源也便跟了上去。

  推开小门,是一道斜着通往地下的极深台阶,即便以修仙者超出凡人的视力,一眼望去也是无法看到尽头,令人心中有些发怵。不过,叶源并非胆小之人,见掌柜合上身后小门,率先走了下去,叶源自然不怕,一起深入地下。

  台阶初时极窄,两侧都是冰冷黝黑的石头,如叶源这般体型,仅能并排走三人。向下约莫数十丈后,前方开始变得宽敞起来,出现了一道微弱亮光,是一颗镶嵌在土壁夜明珠所发出的,夜明珠下方,又有一道紧闭着的石门。

  掌柜伸出手覆在石门上,默念咒语,只见一道灵光从手与石门的接触处射出,在空中化作一个小人虚影,小人虚影向与掌柜用一种叶源听不懂的奇怪语言交谈一通后,一下子没入门中。

  “嚓”的一声,石门一下子打开,一阵酒味铺面而来,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空间顶部呈圆形,石壁上布满和门口一样的夜明珠,交互辉映,将整个地下空间照亮,花费之多,令人咋舌。

  空间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容器,几欲触碰到空间顶部,而容器下方则不停有人抱着酒坛来来去去。细细一看,却是抱着空酒坛从椭圆容器中装满液体,而后将其搬到地下空间边缘的一个个小石洞中。

  掌柜引着叶源进了一个石洞,合上石洞门后,问道:“你可喝过酒?”

  叶源如实回答:“没喝过。”

  掌柜哈哈一笑,说道:“倒是看不出来,想不到如今修仙界,还有人没喝过酒的,尝尝吧,没喝过酒,怎么能酿出好酒?”说罢,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一个酒壶,抛给叶源。

  叶源接过酒壶,心想,这聚仙楼如此之大,自己又不像什么身家丰足之人,想来是不可能在酒中下药害自己。再加上这酒实在太香,惹得叶源腹内馋虫大动,便揭开壶盖,将酒从口中倒了进去。

  这酒壶摸在手中极其冰凉,但酒一入口却宛如烈火,一阵火辣,顺着喉咙流进腹部,叶源感觉自己仿佛吞入了一颗火球,从嘴唇到腹腔都在疼痛,差点呛了出来。

  叶源感到腹内的疼痛,想到入院前苍蓝子对自己说的话,不禁大骇,指着掌柜厉声喝道:“我们无怨无仇,为什么在酒里下毒!”

  “下毒?”掌柜闻言,先是一愣,继而捂着肚子大笑:“哈哈,下毒,下毒,小兄弟,你果然没骗我,真是第一次喝酒,你试着运行一下法力。”

  叶源也是一愣,心想,难道是自己搞错了,掌柜并没有在酒里下毒?

  于是叶源运起法力,果然,腹部的火辣疼痛很快便减缓,只是微微有些发热,法力在这股热量的刺激下,运行速度竟有些许加快。

  口腔的灼烧感也跟着减退,舌尖微甜,舌边后部微酸,而舌根则有着一丝苦涩,唇齿间留有淡淡的草木香味,奇妙无比。

  从酒入口到现在,五味杂陈,仿佛喝下的是人生,一时间,叶源竟然有些恍惚,想到了自己在苍山的发生的一件恶心的趣事。

  苍山上的食物一向只有辟谷丹和一些山上草木果实,辟谷丹没有味道,草木果实只有甜酸二味。后来楚天岚上山,对叶源说到了辣味,引得叶源好奇不已,想要下山尝试,但苍蓝子一向不允许叶源下山。后来禁不住叶源央求,亲自下山给叶源买了些辣牛肉。

  叶源吃了辣牛肉之后,如厕之时,痛不欲生,向楚天岚问道:“为何吃甜的东西时,如厕不感觉甜,吃辣的东西,如厕却如此之辣?”最后二人得出结论,甜是味觉,辣是痛觉,口腔自然是有味觉,但那私密之处,却是不一定有味觉了。

  不过,尽管辣是痛觉,但还是有很多人爱吃辣,可见,除了甘甜,生命中的一些疼痛也是不可或缺的。

  就在叶源恍惚之间,一道冷哼声从脑海深处响起,却是自昨日便消失的天书的声音,冷哼之后,天书再次沉默,但已将叶源惊醒。

  叶源惊出一身冷汗,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在此陌生之地,贸然喝下别人递来的东西,还好对方并不坏心,否则自己很可能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而掌柜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叶源,见叶源这么快便醒了过来,一阵赞叹:“小兄弟第一次喝这‘浮生’,这么快便能醒过来,看来真是天生的酒道中人。”

  叶源脸色微红,不知是酒精未退还是内心羞愧,说道:“在下酒后失态,让掌柜见笑了。”

  掌柜一笑而过,并未就此事接话,继而脸色一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源心骂自己该死,上门找寻差事,连名字都没通报,便喝了别人一壶酒,当即拱手道:“在下雷院叶源。”

  掌柜却侧开身子,并不受此礼,有些揶揄地说道:“叶道友莫要行礼,我们是单纯的雇佣关系,我可不会因受了你的礼,给你多一颗灵石的。”

  叶源连忙收了礼节,说道:“那还请掌柜的和我说说这酿酒师的差事吧。”

  掌柜说道:“我姓王,大家同是修炼之人,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称我一声王道友,莫要在称我掌柜了,说起来,我还是更愿意把自己当作一个修士,而不是生意人,可惜,造化弄人啊。”

  这王掌柜先是一阵感叹,然后问道:“叶道友,你可知道做了酿酒师会给你的修炼带来什么影响?”

  叶源心想:这对我毫无影响,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否则就暴露了天书存在,于是说道:“我知道,做酿酒师,纯粹是拿修炼时间换取灵石。”

  “每个来这里做酿酒师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本来见叶道友与我投缘,想要提点一二,但既然叶道友知道后果,相比孰轻孰重,叶道友心中已有答案吗,我便不说那些规劝之语了。我就说说这儿的规矩吧,每天,你需要酿酒三个时辰,聚仙楼会给你十颗灵石,每日离去之时,去地窖出口领取。在这地窖之中,灵酒随便你喝,算是聚仙楼给你的一点额外补偿,但千万不要想带出去,否则,必然引来大祸,这一点你要切记。”王掌柜一番交待后,让叶源留在石洞等上片刻,便走了出去。

蛋炒饭大师说
酒店码了点字,明天要参加婚礼,怕忘了更新,先发出来。

第二十一章 地下酒库、下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