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令牌探敌

  拘灵塔第七层的桃林之中,此时叶源与贝小敏二人相对席地而坐。

  头顶的桃花雨依然不停落下,但奇妙的是地上只是铺满了一层花瓣,仿佛最底下的花瓣会没入土地之中一般。

  两人之间的花瓣之上,躺着五只储物袋,正是天一学院众人的遗物。

  “打开看看吧。”贝小敏饶有兴致地说道。

  叶源依言依次打开五只储物袋,将物品尽数取出,倒在二人身前。

  其中秦姓男子的身家倒是颇为丰厚,足有五千余颗灵石、数十瓶丹药、以及为数不少的符篆法器,加上十枚令牌。

  而其他四人则是人均仅有千余灵石和零星的丹药、符篆、法器,每人身上仅有三四枚令牌。

  看来,他们也是将大多数令牌集中在一人身上,好提高前面几层中找寻坐标的成功率。

  但令叶源疑惑的是,为何不将多余的令牌集中在同一人身上呢?

  贝小敏见状,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屑之色,仿佛并未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仅仅是从这堆杂物中取出一颗灵石,便对叶源说道:“我就要这个,剩下的你拿走吧。”

  叶源略有些诧异,呆了一瞬,语气坚定地说道:“不行,你的功劳比我大,这么多灵石法器都给我的话,受之有愧!”

  “嘻嘻,想不到小源你还挺有原则的。”贝小敏目光中露出异彩,打趣道:“要不然,等找到获胜信物,你直接让给我得了,这些东西就当我送你的。”

  “这。。。”叶源语气略微有些许迟疑,说道:“一码归一码,今天的战利品我们四六分,获胜信物的归属还是得各凭本事!”

  “呆瓜!”贝小敏伸出玉手轻轻敲了敲叶源的光头。

  经过适才一战,两人之间已然建立起信任,因此叶源也并未躲开。

  “我开个玩笑,你还真的相信了。”贝小敏白了叶源一眼,嘲笑道:“这就像猎人们还没打到猎物,就想着晚上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可笑至极!”

  “再者,我贝小敏从来不需要别人的谦让,我想要的东西,没人能抢走!”

  说着,贝小敏的杏眼之中竟是露出一股俾睨天下的豪情,巾帼不让须眉,令人心折!

  最终,在叶源的执意之下,贝小敏取走了五千灵石,至于法器灵药等物,却是一概不要,理由是这些会影响她战斗时的实力发挥。

  剩余的东西之中,对于丹药,叶源倒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以释厄诀的神妙,加快修炼的丹药毫无意义,唯有突破境界的丹药对叶源有用。

  但此种丹药何等珍贵,这几人如何可能带在身上。

  至于符篆,这几人倒是有些如火球术、金刚术、重力术这些炼气期初阶或者中阶符篆,高级符篆在对付贝小敏时已经用掉了。

  这些炼气期初、中阶符篆虽然无法改变战局,但对叶源来说倒也作用不小。

  而这几人的随身法器可说是十分丰富。

  秦姓男子拥有一杆极品攻击法器,名为火云幡,通体火力惊人,可惜,他并未来得及使用,便被贝小敏击杀,便宜了叶源。

  另有显眼之物是一枚毫无灵气的黄色玉佩,叶源研究半晌,也不知其功用。

  冉云的长剑是风属性上品法器——青寒剑,这让叶源想起了躺在自己储物袋深处的逐风剑残体,因此对着长剑倒是颇为喜爱。

  至于剩余三人,身家便稍逊一筹,起先身亡的两人身上的法器均是中品法器,不值一提。

  而最后死在叶源奔雷咒下的女子,虽然攻击法器仅为中品法器,但身上却有着一枚项链模样的土属性上品防御法器——厚土链。

  叶源挑出火云幡、青寒剑、厚土链单独存放,至于其他的法器,则是一股脑塞进储物袋中偏僻角落,只待出了拘灵塔之后卖掉。

  至于叶源所猜测的重要之物,却是并未发现什么端倪,将猜测说与贝小敏听,她却表现得毫无兴趣,叶源只得将疑惑埋藏在心底,不予理会。

  叶源将东西尽皆收起来后,见地上还剩着十多枚银色令牌,想着天一学院众人的令牌分配情况,说道:“小敏,根据我先前的猜测,获胜信物可能与令牌有关,这些令牌便由你收着吧。”

  贝小敏闻言,微微点头,便挥手一股脑将这些令牌招来身前,收入储物手镯之中,唯留一枚在手中把玩。

  “咦!”贝小敏忽然轻呼一声,眼中露出惊奇之色。

  “怎么了?”叶源问道。

  “你取出自己身上的令牌看看。”贝小敏端详着手中令牌,说道。

  叶源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令牌,进而发现,这令牌竟是散发出一股火热之力,直烫的手掌发疼。

  叶源连忙运起法力到手掌之上,这才驱散掉这股火热痛感。

  贝小敏抬起头来,与叶源对视一眼,两人似乎都猜到什么。

  只见贝小敏扔掉手中的一枚令牌,再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枚,握在手中,继而摇了摇头。

  如此往复,终于,在贝小敏扔掉十余枚令牌时,两人均是脸色一动。

  “我身上现在还剩九只令牌,令牌的火热之力已无。”贝小敏说道。

  “我也是,令牌没了热量。”叶源目中精光一闪,说道:“你补足十枚令牌,我来试试。”

  接着,叶源也依法炮制,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当一个人身上携带的令牌超过十枚时,若是周围出现持有令牌的人,便会自行发热。

  两人再对这个效果的距离一阵测试,发觉约在以令牌为中心千丈左右,起初只是温热,越是靠近,这令牌的灼热之感越强。

  如此一来,天一学院中人率先发现叶源与贝小敏的行迹便说得通了,但还有一点疑惑,他们彼此之间离得如此之近,应当会干扰秦姓男子的判断才对。

  叶源与贝小敏再行探究,这才发现,只要一人持着发热的令牌,触碰另一人所持的令牌,那么,这股灼热之感便会消失,直到一个时辰后才会再现,就好似两人彼此间沾染了对方的气息一般。

蛋炒饭大师说
今天码字用的设备坏了,弄了很久还没好,难受。。。   端午节忘了问候大家,这里补一下,端午节快乐!

第八十章 令牌探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