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蓝寒剑与蓝寒剑法

  夏逸晨说罢,转身离去。

  夏逸晨来到武器阁前,家主夏阳洛和阁主杨向斌已等候多时了。

  “晚辈夏逸晨,参见家主大人,阁主大人。”

  “嗯,孺子可教也。夏阳洛,你教出了一个好儿子。”杨向斌笑道,“成人礼还有十天就要到了,你的剑的品质不行,看在家主的面子上,就破例让你进武器阁挑选一把趁手的武器。你有半个时辰供你挑选,到了时间后你就必须要出来。否则的话,”杨向斌看了夏阳洛一眼夏阳洛点了点头,杨向斌继续道,“就只有家法惩罚了。明白了吗?”

  杨向斌的修为在御空境,虽不是夏家长老,却与长老们平起平坐,虽家主也是御空境,可是家主也要谦让他几分。

  “明白了”

  夏逸晨进入武器阁,发现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挂满了不同种类的武器:剑、矛、枪、戈等等,数之不尽。夏逸晨一排排寻阅,在剑一类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既然我喜欢用剑,那么就在剑一类挑选吧。”

  “雷霆剑,万龙剑,舞火剑,莲心剑,七彩琉璃剑……咦?怎么就没有我想要的剑呢?”

  猛然间,夏逸晨在一个废弃的小角落里发现了什么:一把好似被废弃了几十年的古朴长剑,上面落满了灰尘。此剑看似无奇,却是深深的引起了夏逸晨的好奇心。

  夏逸晨轻轻吹了吹,捡起这把剑,看着很朴素,可等到他触及这把剑时,却被此剑的寒冷冻了个哆嗦,剑掉到地上发出了叮当的声音。

  夏逸晨壮了壮胆,重新拾起这把剑,忍着这把剑的寒冷,看着剑身上刻着的名字,轻声读了出来:“蓝寒剑?”

  刚说完,眼前突然一亮,刺的他睁不开眼,勉强睁眼,只看到四周一片蓝,夏逸晨想四处走走,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他尝试着喊叫,却也和之前一样,无法喊叫。

  “我叫王惟肖,是王家的大小姐,我父亲的独生女,同时也是掌上明珠。我很高贵,也很傲慢,我从不屑于那些平民交往,更不可能相爱。直到那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知道,我错了。”

  “我第一次遇到他,夏逸帅,是在城外的一个树林。当时的他,穿的很破旧,手中提着一把剑,一把很破的剑。但是虽然他穿着破旧,剑也破旧,可是他舞剑的姿势,他的英容,他的气势,把我深深的迷住了,于是我开始每天都关注他。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他也爱上了我。我们两个开始交往,本来是秘密的,却因为我的那一次宴会上喝醉了酒,不小心,对我的父亲泄露了口风。父亲很生气,他不允许我在和他交往,否则,就把我扫地出门。熟悉父亲的我,知道他并不会这样干。于是,就继续和他日日夜夜谈情说爱。但是我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

  “那一天晚上,下着小雨。我提着伞,偷偷摸摸的出了门,我去了城外的树林找他。等到了地方,我发现,他人并不在那里,只留下一摊血迹。我开始惊恐,不知道他怎么了,所以我去找他。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半山腰的某一处找到了他,可是他,已经没有气息了。我知道是我的父亲害死了他。我恨他。”

  “我放了一条毒蛇在父亲的床上。我没有想到害他,我只是做了一个恶作剧,却没有想到闹成这样,我的父亲,死了。我很伤心,跑到了后山跳下了悬崖。”

  “后来,我成了上帝手上的一枚戒指,潜心修行。500年,我整整求了上帝500年,我说,我要去见他。上帝说:你就算见到他,他也忘了你,你何必再去操那个心呢?我说,我只是去看看,了却一桩心愿而已。上帝同意了,但是他告诫我,见到了他,我不能哭,如果我哭了,就永远都不能回到他身边了。我答应了,毕竟我在上帝这里潜心修行了几百年,早已经看破了红尘,不会再为这些琐事而烦恼了。”

  “我,变成了一只蝴蝶。到人间飞啊飞。第一日,我飞过了大海,第二日,我飞过了森林,第三日,我又艰难的度过了沙漠,第四日,我终于见到了他。他不在是之前的那个贫苦少年了,他一袭白衣,手持一把三尺长剑,剑尖在空中飞舞。他的身旁站着一名女子,她很漂亮。他舞完了剑,他身旁的女子凑上前来为他擦汗。我飞到了他的旁边,他看到了我,对身旁的女子道:你看这只蝴蝶多么漂亮!那名女子生气道:难道我不漂亮吗?他说:‘你很漂亮,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漂亮的可人!’她笑了。”

  “听到了这些的我,哭了。虽然上帝说过,我不能哭,也不可以哭,但是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上帝的声音,从天上传来:‘你流泪了,在你流泪的一瞬间,会变成你想要变成的东西。’对,没错,我变成了这把剑的器灵,为他所舞,为他所爱。”

  “我通过他手中的剑表达出我自己的心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终于听懂了。”

  “他抛弃了凡尘的一切,潜心练剑。他自东海问龙王要到了寒冰玄铁,炼制了七七四十九天,炼就成了我的剑身,又去蓝灵洞险象环生为我取得了蓝灵石磨成剑柄。我换了一个新的身份:蓝寒剑。我终于和他在一起了,永远的,在一起。”

  一切恢复如初。夏逸晨心中默念:夏逸帅,夏逸帅!这不是我们夏家第一代家主的名字吗?莫非,这是第一代家主留下来的?

  低头摸了摸手中的剑,猛然发现这把蓝寒剑的手感顺滑,清凉,丝毫不见了它之前冰凉刺骨的感觉。

  “夏逸晨,好了吗?时间到了!”

  “来了。”

  夏逸晨提着蓝寒剑出来,放到了杨向斌面前:“就要这把了。”

  杨向斌看了看此剑,大惊道:“你怎么选了这把剑?这可是一块废铁啊!”

  夏逸晨疑惑道:“废铁?”

  “是啊!这把剑从发现时就没什么用,还特别的冷,没人要,就只好丢在一边了。”思考了下,杨向斌又道:

  “唉,算了算了,我再给你半个时辰,你再挑一把吧!”

  “不了,”夏逸晨坚定的说道“就要这把了。”

  杨向斌叹了口气:“哎!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再强求,这本剑法秘籍是在当初发现这把剑时在它旁边找到的,给你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夏逸晨回到自己的住处,在房舍旁的小溪边将蓝寒剑仔细的清洗了一遍,再回到屋子里,翻看那本剑法,当看到这本剑法的名字时,他不禁读了出来:“蓝寒剑决?”又看看那把蓝寒剑

  “配套的?”

  

雪舞风吟说
好看就点赞哦!之后的更新可能会有点慢,请大家谅解。

第二章 蓝寒剑与蓝寒剑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