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这是个大危机

   云文杰顶着黑眼圈,表情颓废。

  “熬夜了?”云海问,“不应该啊,以你们的训练强度,一个晚上不要紧啊?”

  “混蛋,你试一试连续四天不睡觉。”云文杰感觉自己在飘,随便一阵微风就能把自己吹跑。

  “我智障了。”云海拍脑袋,“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去睡一会儿,我看着?”

  “我……”云文杰目光迷离,显然,睡觉两字给文杰的精神给予了暴击伤害,他太困了,稍有一点儿诱惑就能吸引他。这四天他是真的没有怎么睡觉,外界的危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云文杰根本不敢睡,生怕出什么差错。紧张到他忘了一句话:“磨刀不误砍柴工。”

  “没事儿,我能看住,不会有事儿的。”云海是现在少数可以说动云文杰的人。不只是云海有战斗力,还有领导力——那些学生就是最好的证明。云海的领导力甚至超过了云文杰的副官,最起码,昨天晚上云文杰和副官讨论的时候,副官直言他没有办法把那个小安全区做的那么好,那么令人安定。最后一点,云文杰需要云海加入军队,通过这一小段时间的接触,云文杰发现云海是处于一种咸鱼心态的人——除非事情逼到了脸上。或者是有兴趣,负责绝对不凑上去自找麻烦。也就是说,云文杰没有办法用国家大仪让云海加入军队,还有可能引起云海的反感。所以,云文杰需要和云海打好关系,因为云文杰发现,比起国家大仪,只有友情和亲情能让云海主动做点什么。当然,也有考验云海的意思,总不能招一个废人进军队吧?

  “我眯一会儿。”云文杰不会离开指挥车。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应对危机。

  “这是白天。”云海让核心通过无线网接入监控系统,监视周围。再说了,一个晚上不睡对云海来讲没什么。纳米细胞的强化可是全方位的,核心还能根据目前的要求,有针对性的进行强化。不睡觉而已,左睡右醒,左醒右睡只是基本操作。

  “磨刀不误砍柴工。”云海把云文杰按在椅子上,“睡一早上,我们下午出发。”

  屁股刚沾椅子,云文杰就彻底睁不开眼了:“我睡一……呼~呼~”

  “他太累了,你们也休息一会儿吧。”通讯员也是一晚上没有睡觉,都需要一个好精神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危机,相互看一眼,头一歪,睡着了。一瞬间,指挥车里鼾声大作。云海眯着眼,想,上一次这样看着战友睡觉,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做学员的那段时间吧?可惜,后来,该死的官僚。

  “幸苦了。”抛开前世的回忆,云海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装甲核心接入了指挥车的网络,宿舍楼周围的情况尽收眼底,“可真是够糟糕的。”

  宿舍楼周围是密密麻麻的丧尸,这些丧尸行动迟缓,就算是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砸在头上,这些丧尸也不会加快脚步。唯一能让这些丧尸兴奋起来的,只有人肉~

  在这种情况下,宿舍楼的学生连门都不能出。眼红的丧尸会瞬间淹没这些人,最后,估计连骨头架子都不会剩下。毕竟,骨头也能消化,能消化的大多都是食物,不是吗?

  “我们该怎么走呢?”云海双臂环抱,盯着监视器思索。

  宿舍内,叶心隔着窗子看一眼门外的丧尸,缩回了座位:“我们能离开这里吗?”

  “没事儿的。”一边的学姐抱住叶心,“没问题的,毕竟,你的云海同学那么厉害~”

  贴水很愁,他昨天晚上费了一晚上的功夫吸引丧尸,只考虑是不是吸引的太少了,没有考虑够不够的问题。埋头苦干一晚上,结果引来的丧尸数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期。这下好,自己可以突进丧尸的包围圈,问题是,怎么带着一个人完好无损的出来。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妹子的时候,难度更大了。

  贴水愁到揪头发,但是问题来了,头皮被骨头包裹,头发早没有了。

  “我变秃了,但是我也变强了。”调侃自己一句,再感叹获得能力以后脑子完全不够用了,感觉自己的智商下降了不止一个等级。贴水更愁了,“怎么办呢?”

  两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治。贴水的智商已经低于水平线,云海还没有转换到战争思维,目前还处于稚嫩阶段。两边就这么僵持住了,

  “不清理丧尸的话,步战车开不出去,强行开只能被尸体架空,走路不可能,丧尸比人还快,这次这么多人,我就是再烧一次嘴,或者废两条胳膊,也带不出去。怎么办呢?”云海挠着快要出血的下巴,”强行突围不现实,那么只能是引走丧尸了。问题来了,怎么做呢?“

  游荡的丧尸渐渐的扩散到了宿舍楼周围,这里昨天有学生活动过,还有气味在。丧尸遵从身体的反应,逐渐的包围了宿舍楼。

  “这下更加糟糕了。”云海看一眼文杰,”等你醒来。”

  时间渐渐的流逝,一个早上,半个下午悄然溜走。

  文杰不是自然睡醒的,是被警报吵醒的。

  每天下午文杰都要向总部汇报一次情况,然而今天下午一车的人都睡死了。谁都没有起来。直到总部发来通信请求,还是警报铃声的通信请求,文杰才醒来。

  “指挥部对步战车有一定的指挥权,在某种情况下,指挥部还可以完全操控步战车。“云文杰对云海解释,潜台词是:”你知道的越多,就越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云海表示无所谓,反正,在他用核心接入指挥车的时候,云海就已经把整个步战车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少尉,报告你的情况。”屏幕上是一个威严的老头儿,“为什么一天都没有移动?”

  “报告,昨天晚上我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人影,今天早上超过一万的丧尸包围了宿舍楼。我们无法强行突破丧尸的包围圈,同时,我们还未查明昨晚的人影的详细情况,以及这个人影与丧尸之间的关系,安全起见,我们未敢请举妄动。”

  “还要一个问题就是,你们为什么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汇报情况。”老头儿眼神玩味的看着文杰,“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让人放心,你说,我怎么把女儿放心交给你?“

  “不是,首长,啊,不,丈人,不,首长,我们这会儿还在……”

  “汇报刚才就结束了,小子,注意安全,一定要回来。“老头儿还是那么威严,但是又带了一丝温柔,”你旁边那个,就是你昨天下午汇报的那个,有趣的小子?”老头儿眼神飘向云海。

  “这是我们海西省的装甲旅旅长,朴安南上校。”还是那句话,云海接触的越多,云海就越没有办法从军队里全身而退。

  “所以,小伙子,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朴安南笑眯眯的看着云海。

  “黎明共和国,战略级装甲猎兵军团,第一作战部队,第一组,组长,云海。”还是这个介绍,如果说,云海没有激活核心,他还是那个平凡人,但是当云海激活核心的时候,他就是那个猎兵了。他必须背起猎兵的责任,虽然他一直想要当老咸鱼,但是他的身份不允许。哪怕云海一直躲避,在某一天,他还是会出来,背起猎兵的责任。

  老头儿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云海,不拿出来点东西,怎么让人相信。虽然,他不怎么期待,毕竟,这个什么“黎明共和国”蛮傻的。

  云海摊手,无所谓啦,给你们拿出来一点东西我又少不了什么。

  原子构造,撕裂者E,开始。

  在云文杰和朴安南还有一干通讯员的惊讶的眼神下,云海的右手上光芒流转,装甲成型。

  一只机械手出现在众人面前,通体黑色,红色的光芒在上绘出一个简单的花纹。指尖尖锐,小指所在的一边锋利如刀。

  这是一只恶魔的手——所有人都这样给这只手下定义。

  “很像神话中的恶魔的手,是吗?”云海细细的端详着这只手,“军人,尤其是我这样为保家卫国而生的军人,从来就不是天使,都是恶魔。”

  “你的国家是哪个?”朴安南严肃起来了。在云海伸出这只手之前,他们三人之间的对话,只不过是因为军队缺人需要的征兆义务兵的一次非正式谈话。但是伸出这只手后,就变成一个国家在策反另一个国家的战略级兵器的谈话,哪怕这不是正式谈话,一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

  “十几年前,我还是黎明的人,现在,我是华夏的人。”收起武装,云海正视朴安南,“我已经回不去了,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国家。”

  “知道了。”朴安南点点头,“今天的通话就到这里。”

  不理会急匆匆离去的朴安南,云海玩味的看着眼神都变了的云文杰。

  在这之前,云文杰只把云海看作是一个有着优秀素质的少年,在这个兵力缺少的时间里,军队需要收编一切可能收编的队伍,人,以求保障战斗力,维持秩序。所以云文杰才会那么积极的,热心的拉云海入伍。

  现在不一样了,云海的身份变了,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终极兵器。云文杰已经不知道怎么和云海接触了。

  开玩笑,云海这种人,捅到中央去开一个专门的会议讨论都不是问题。虽然云海只伸出了一只手,但是谁知道云海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一杆枪?一门炮?

  “把我当成几分钟前的我来和我交流就好。”云海看着云文杰,“我现在和之前,有什么区别吗?”

  废话,两个穿着乞丐服的人,一个是享受生活,一个是遭受生活。除非一些大佬,谁会用一样的心态来面对?

  海西,安全区,会议室。

  灯光昏暗,烟雾缭绕,幕布上投影出云海的生平。

  不得不说,效率蛮高的。

  “云海,陇西人,在灾变发生前他的资料十分平凡,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人。直到灾变发生,才表先出他不同于常人的一面。”

  幕布上,是云海在秦美操场上,挥刀砍丧尸的照片。天知道是怎么出现在这些人手里的。

  “他的反应很快,从确认是感染体到砍杀,这一过程时间极短。他手里的刀我们在金狗上找到了购买记录,正好在南的战友手里有同一厂家出产的刀,对比以后我们发现,云海的刀与原厂的产出的刀的数据不同。”

  接下来,是云海从公寓A楼顶跳下来的视频片段。

  “ZN-3的记录仪提供了这段珍贵的视频资料,从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出,云海远超一般人的体质。科研所的结论是,目前,全世界都没有一个人的体质会比云海强。”

  最后一张,就是云海伸出“撕裂者”武装的照片。

  “出现方式未知,成分未知,功能未知。但是这个可以证实他说过的身份‘黎明共和国,战略级装甲猎兵军团,第一作战部队,第一组,组长,云海。’”一连三个未知,还有一个战略级,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难看了。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东西,而且目前就一张照片,只能做最简单的分析,而且,这个分析管蛋用啊!

  “这个,云海,是敌是友?”

  “未知,目前推测是友善的一方。理由是云海在地球上的十九年里,都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行为,灾变发生后,他保护了他身边的同学。”

  “但是在灾变发生的时候,他也显示出了他特别的能力。难保灾变和他之间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如果是友善一方固然是好事,但是怕就怕在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很难保证在灾变发生前,云海是云海,灾变发生后,云海就不是云海了。更糟糕的是,这个战略级,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战略级,我们不清楚。”

  是的,云海固然是表先出了友善的一面,但是,这些人他们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要考虑手下的人。不能云海说自己是好人就是好人,他们需要观察,评测。他们需要考虑到每一个情况,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不能轻率。间谍在暴露之前,不也是“好人”吗?所以,他们对于云海,不得不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

  “密切观察,把所有有关于云海的资料送到研究院。告诉云文杰,他必须要小心接触,及时提供第一消息。希望能研究出来点什么。”

  如果云海是好人,表里如一,没问题。但是,如果云海这十九年来的一切都是伪装的呢?什么也研究不出来,十九年足以改变许多。如果云海已经不是云海呢?谁知道呢?谁知道能观察出来什么。

  现在,云海就是压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块巨石,在没有亲眼见到云海,亲自接触,了解过后。这块巨石不会移去。

  “所以,我们怎么出去?”云海看着云文杰云海需要时间恢复自己的思维能力,十九年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思考,早就不会如何战斗了。比如说昨天的绿巨人,云海是有扫描仪的,但是云海却没有想起来用扫描仪来监视周围。不然绿巨人怎么可能给众人一个惊喜。

  战斗这种东西,对于装甲猎兵来讲,虽然是印刻在基因里的东西但是十九年不用,也会生疏的。

  “我们需要把这些丧尸引走。”云文杰摸着下巴。他在尝试恢复之前和云海交流的状态。就目前来看,之前的交流状态只最好的。

  “需要一个人带着鲜血和肉块,吸引这些丧尸。”

  “这就需要有人做出牺牲了。”云海云文杰两人面色难看。牺牲什么的,现在是两人十分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我有个想法。”坐在角落里的一个通讯员举手。

  “请说出你的想法。”云海微微弯腰,伸手,邀请状。

  “我们,不是有无人机吗?”

第五章 这是个大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