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密室

  源宸祷告完之后,把门推开。

  奇怪的是,除了房间地上有些灰尘外,物品这些却是异常整洁,仿佛被人打扫过一样。

  外公生前房间内最神秘的就只有一个淡金色的柜子,上面的花纹雕刻的十分精致。这个柜子一直都上着锁,小时候源宸想要打开看看,可无论他怎么撒娇,外公都不愿意打开,随着他的年龄增大,才逐渐失去了这份好奇心。

  不过现在,那里面的东西或许会解开一些谜题。

  就在源宸准备把锁破坏掉的时候,王一川走了进来,惊疑了一声。

  “好家伙,这柜子居然是用金丝楠乌木做成的!啧啧,这么大一坨,你外公可真是舍得!”王一川一遍一遍地摸着柜子,在上面印上指纹,就像老女人在抚摸着玉镯。

  接着他又补了一句,“上一次见的时候还是在拍卖会上,只有盒子这么大,卖了五十多万。”

  “不会吧……”,源宸此时嘴张地可以放个鸡蛋进去。

  他万万没有想到外公家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宝贝,还只是个柜子。

  “我觉得你外公家或许宝贝不少,不说别的,就这个柜子,应该都值好几百万,我们拖去卖了,也好解解燃眉之急,你看怎么样?”王一川眉毛飞动,露出了黄鼠狼看到鸡般的笑容。

  “你还能不要脸一点么?”源宸想踹他两脚。

  “我也觉得不能了。”王一川耸了耸肩。

  “不过说真的。”源宸顿了顿,“我现在有点怀疑我外公和你们一样,是盗墓贼了。”

  “考古学家考古学家考古学家,我们可是正规的,在国家挂了名的!”王一川急忙纠正。

  “现在不是了。”源宸泼了他一盆冷水。

  说完之后,源宸从包里摸出一把老虎钳,用力一夹,“咔嗒”一声,那把锁就被破坏了。

  将柜门打开,源宸和王一川直接后退了两步,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被凿穿了的柜底和一条被挖通了的地道。

  和王一川对视了一眼,源宸往下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下去?”源宸指了指下面。

  “你这不是废话么!”王一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叫来了王雯瑶和周利熊,四人便准备进去看一看了。

  由于洞口比较小,他们四个人只能排着队一个一个的下去,源宸在最前面,王雯瑶王一川在中间,周利熊垫后。

  这是一条不算长的旋转式甬道,走了还不到一分钟,他们就已经到了。

  源宸一眼就看到了位于他左手旁的开关,下意识的就按了下去。

  一瞬间,这间密室就被照得明晃晃的。

  “这鬼地方居然还通了电……”王一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但下一刻,他已经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惊呆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展架,说它和美国国会图书馆所用的展架差不多也毫不夸张,上面陈列了各种古董文物。

  “天呐!这是翡翠白菜!慈禧墓中的陪葬品!”王一川尖叫连连。

  “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象耳炉!我去我去我去!等等……这是……十二铜首中的狗头!!啊啊啊啊啊!我就说怎么没有找到!原来在你外公这里!”

  身处一片奇珍异宝中,王一川已经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了。

  源宸双唇打颤,早就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在他的记忆中,外公就是个慈眉目善,老实巴交的农民,可是看着这些闪闪发光的古董文物,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他脑补着,他的外公瞬间就从笑呵呵的老人变成了一个冷酷冷酷无情的盗墓贼。

  “你没事吧。”王雯瑶走过来安慰他,眼中满是担忧。

  “我……没事,只是现在都还不敢相信!”源宸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这里的东西全都是真品的话,这要去过多少墓才能够有这种规模的收藏啊!”周利熊相比起王一川要淡定的多,不过看他微微颤抖的手说明了他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我可以断言,这里最起码百分之八十的东西都是真的!”王一川此时捧着一个青花瓷瓶,有些爱不释手。

  “哥哥,你丢不丢人啊!”王雯瑶看着王一川这副德行,气得直跺脚。

  “瑶瑶,你不懂,我倒斗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宝贝……不止是我,你就算让泓哥来这里,他也会目瞪口呆的。”王一川居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说起吴泓,源宸才想起,他们并不是来这里看宝贝的,还有正事要办。

  展架的背后是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

  源宸招呼了一声,四人便在繁多的书籍中找寻着所有可能与永生物质有关的蛛丝马迹。

  突然,源宸愣了一下,扯出了一本有些老旧的本子。

  “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源宸喃喃自语,一页一页的翻看。

  “公元1971年5月20号,离开家族5年了。今天,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

  “1984年7月6号,大雨。那些人又找上我了……”

  “1985年11月14号,经过一年的时间,密室终于建好了,这里面收藏了我这辈子的心血,就让它们在这里永远成为一个秘密吧!”

  “1998年3月2号,外甥出生了,是个男孩……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呢?从女儿手里接过这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心情十分的复杂,我并不想让这个孩子背负太多,这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注定的宿命?女儿让我给这孩子起了个名字,我思来想去,给他起了‘源宸’这个名字,宸,意寓帝王之居所,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长大!”

  “2004年6月18号,源宸,希望你日后记起一切,不要怪外公……”

  日记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最后一页,纸张上有豆大的泪痕,虽然已经干了,但还是看得出来。

  想来,外公是哭着写完这最后一页的。

  “你怎么哭了?”

  只见源宸两行热泪挂在脸上,王一川有些惊讶他的反应,自从今天进来这里之后,他就总觉得源宸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很悲伤了。”被王一川发现了,源宸赶忙将脸上的泪水给擦了。

  “好了,有发现。”王一川语气略带安慰,将手上的书递给了他。

  翻了几下之后,源宸没有看出来什么门道,不禁有些疑惑。

  这时王雯瑶走了过来,指了指书中用红笔划过的地方,“重点在这些地方啦!”

  源宸缓缓将书合上,“双鱼玉佩,楼兰古城,故宫,封门村……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周利熊解答了他的问题,“这些地方,都是上过中国十大灵异事件榜的,而据说,双鱼玉佩和楼兰古城是有关联的。”

  源宸有些沉默,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外公生前一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盗墓贼,并且是终极永生物质的知情者。但是,他日记中所写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有被红笔划起来的那些地方是否和永生物质有关?自己对这里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记忆中他从来就没有到过这个密室。

  一瞬间,他的脑子都快爆炸了,捂着脑袋,被囚禁在江家时那种感觉似乎又来了……

第十九章:密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