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外滩

  上海,中国GDP最高的城市,经济非常繁荣,是许多人向往的圣地。在中央商务区,各种平时看不到的奢侈品店随处可见,高楼林立,抬起头来,甚至看不到天空。

  “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吧。”这句话是王一川说的。

  长期以来满中国的跑,他身心俱疲,加之源宸从来没有在上海玩过,他就提出了大家一起出去放松一下的要求。

  夜晚的上海是最美的。

  在CBD逛了一天之后,他们来到了外滩。

  外滩位于上海市中心黄浦区的黄浦江畔,它曾经是上海十里洋场的风景,周围还有位于黄浦江对岸浦东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大广场等地标景观,全长约1.5公里。它南起延安东路,北至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东临黄浦江,西面是由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壁式等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所组成的旧上海时期的金融中心、外贸机构的集中带。上海外滩天幕的后方已被新建的许多摩天大楼改变了不少。

  欣赏完东方明珠的宏伟之后,王一川带着他们去坐轮渡,非常便宜,才两元钱一个人。

  海风吹起源宸的头发,带着一股咸咸的味道。眺望远方,不知不觉中心情放松了许多。

  “怎么样,是不是要好一点了。”周利熊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脸上笑吟吟的。

  源宸愣了愣,笑了,“我真的没事了,感觉很ok。”

  两人看着海面沉默了一会儿,源宸突然问道,“周老师,这么多年了,你怎么没讨个老婆啊?以你的条件不难的。”

  周利熊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凉,转瞬即逝,他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海面发神。

  “到岸啦!老周,源宸,我们走吧!”王雯瑶在不远处向他们招手。

  “走吧。”周利熊率先一步走过去了,然后他又停下来半转身笑了笑,“有空再告诉你。”

  源宸抿了抿嘴,终究还是没有再问,小跑着跟了上去。

  下船之后,他们随便找了一家叫做新大陆餐厅的饭店吃了晚饭,王一川提议去夜店玩玩。

  他口中的夜店,通俗来说就是酒吧。

  在去夜店的路上,王一川还露出一脸淫荡的笑容。

  据他所说,他高中风光那会儿,一个月有十万零花钱,没事儿就带着一帮兄弟泡夜店。最牛逼的一次是在夜店里开了最好的卡座,点了一瓶1.5公升至尊装的LOUIS XIII和数不清多少件的百威啤酒,一晚上花光了将近二十万,最后从夜店里带走了一对姐妹花,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踏上兰博基尼绝尘而去,只留下一道帅得突破天际的背影。

  听他这么说,源宸也不禁羡慕起来。

  妈的自己当初高中那会儿在干嘛?没钱的时候买包十块钱的紫云,再花十块钱网吧包夜打LOL,最多饿了再点一桶五块钱的泡面,就身无分文了;有一两百块的时候就随便找家最低消费的KTV,几个大男孩坐在有些破旧的沙发上扯着嗓子干吼。

  “你们至少还有酒喝,有游戏玩!我在你们当初那么大的时候,可是在码头上扛着水泥袋卸货,连抽支烟都得小心翼翼!后来我忍受不了那种生活才去学格斗术的!”周利熊在一旁抱怨着。

  源宸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居然还有比自己还惨的,可他表面上却是流露出兔死狐悲的表情,安慰着拍了拍周利熊的后背。

  “后来呢?”源宸看向王一川,忙问道。

  “后来嘛……该做的都做了呗。”王一川脸红着看向别处。

  “第二天被我爸知道了,立马就亲自动手,把我吊在了公司门口那颗绿化树上,上班的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到我了,甚至还给我打招呼,但是……”说到这里,王一川捂住了脸,“我清楚的看到了他们几乎都憋不出笑了……”

  “哈哈哈哈哈!”王雯瑶捧着肚子大笑,毫无淑女形象。

  “怪不得!怪不得我那一天都没见到你呢!”她有些幸灾乐祸。

  源宸和周利熊也忍不住“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打哪儿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去夜店了,后来再大点接手了一些家族事业,就更没时间去了,一直到现在……今天说什么也要去放纵一下!”王一川无奈地摊了摊手。

  “哈哈哈哈哈!”众人再次大笑。

  四人有说有笑的,很快就来到了上海特别著名的夜店,外滩十八号!

  刚一推开门,一股混着酒味的热气扑面而来,震耳的声音差点把源宸的耳膜刺破。

  捂着耳朵,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开始打量起这间酒吧。

  这是一间很大的双层式酒吧,说它能容纳上千人源宸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巨大的吊顶上挂着一个用金箔纸包起来的大球,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四根被涂满搞怪涂鸦的巨大柱子分别矗立在角落,支撑着这个建筑物,正中间是一颗非常高的圣诞树,上面挂满了金星、礼盒、红色毛绒袜、小铃铛还有丝带。

  音响里回荡的是节奏极强的《It's Hard Out Here for a Pimp》。舞池中,什么人都有,有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也有剃个光头满臂纹身的社会青年,更有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性感女神,还有一身嘻哈范儿的潮流帅哥……他们相聚在这里,挤在舞池中,随着强劲的音乐节奏疯狂甩头。

  而另一边,一大群男人正围在一个直冲云霄的银色钢管旁。这时,一个穿着暴露浑身裹着金粉的女郎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随着一阵热烈的欢呼,她走上前去,双腿在钢管上一夹,就跳起了钢管舞来,看得源宸血脉喷张。

  看台上,DJ戴着个耳机,手在混音机上飞快地调着节奏,他自己也在跟着节奏律动。

  整个群魔乱舞的场面。

  王一川倒还算平静,招呼了一声,就领着源宸三人穿过舞池,来到了吧台。

  用力地把奔驰车钥匙和zipoo打火机拍在桌面上,正在擦杯子的年轻服务生抬起头来看向了王一川。

  “给我开个楼上的卡座,四支波本威士忌,加冰,再来一打老挝产的黑啤。”王一川挑着眉毛,以极快的语速说完要求。

  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挥金如土的大少爷了,但是面子这个东西还是要撑起来的。

  服务生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些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大吼道:“王少!是你么?”

  王一川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手足无措,结巴着说:“我我我我……我叫王一川,敢问您是?”

  听他说完名字后,服务生更加激动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王少,是我啊,我是小伍!”

  “小伍……”王一川陷入了沉思。

  突然,他猛地一拍大腿,“想起来了!你是小伍!我靠,你怎么还在这里上班啊?”

  面前这个叫小伍的服务生,是王一川高中时经常来这个酒吧结识的一个马仔,当初王一川每次喝得烂醉如泥时,就把兰博基尼的车钥匙扔给他,叫他送自己回家,事后还会塞两百块小费。

  “王少啊,那次一别之后,可是好些年没再见过你了……”小伍有些感慨。

  “想当年,你抖着一身Burberry风衣来的时候,可谓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怎么如今就这般低调了?”小伍捶胸顿足,痛心疾首,“我悄悄告诉你,后来你再没来过了,那对姐妹花可是为你难过了好一阵子!”

  “呸!”王一川瞬间脸就红了,狠狠地啐了一口,“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

  “还时光流逝出沧桑呢!”源宸坐在他旁边,斜着眼睛,揶揄了一句,逗得王雯瑶和周利熊哈哈大笑。

  “去去去,一边去。”王一川推了源宸一把,又转过头来递了根烟给小伍,“小伍,我这和朋友谈点事情,就麻烦你帮我操罗一下了。”

  “嗨!王少,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当初可是你忠实的马仔!这点小事我还不给你弄得妥妥贴贴的?”小伍有些随意地摆了摆手,然后叫来了另外几个服务生,让他们带着王一川他们上楼去。

  楼上的布置就不像下面一样了,更像是喝茶打麻将的地方,甚至还有收起来的遮阳伞放在那里,只是依旧嘈杂。

  而小伍给他们开这个卡座的位置很好,是靠着栏杆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下面的舞池。

  很快,服务生就端着插了烟花棒的四支威士忌上来,还提了两打啤酒和一个超大的水果拼盘,用服务生的话来说就是多出来的啤酒和水果拼盘是小伍哥送给他们的。

  忙活完一切后,服务生们退下去了,王一川打开了一支威士忌的酒塞,看着金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入杯中,然后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爽!小伍这小子还算上道。”王一川有些欣喜。

  酒吧的闪光灯晃得源宸有些头晕,他打个招呼,起身去洗手间了。

自在极易空说
这里说明一下,作者从来没有去过上海的外滩十八号,所以写出来的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求推荐!

第二十九章:外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