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剑轻尘

  华夏,京城,郊外,一座英式庄园内仆人早已忙碌,准备好午餐。

  二楼,一间主卧室中,魏博礼从最高华盖上起来。

  最高华盖由意大利的Fratelli Basile 设计出最贵的床,床采用栗树和白蜡木作为主材料,装饰24k黄金107公斤,最顶级的丝绸,床售价630万美元。贵的一批。

  “零零零!”房间门前的门铃被人拉响了。

  “少爷,都准备好了。走吧!”门外的一位年近半百的老人说到。

  老人身穿黑色燕尾服和银色背心,扎着银色领带,戴白手套。典型的英式管家。

  咯哒!门开了,从中走出一位美男子,明亮的异眸带来一丝邪魅,一丝不苟的贵族服饰给人一种高贵感,脸上的笑容并不感觉冷漠、蔑视,只让人感到亲切。

  “好的,福伯走吧。”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魏博礼和福伯一起走向餐厅。

  到了餐厅,坐上主位,魏博礼开始品尝松阪牛肉和92年的拉菲。

  魏博礼优雅地贵族一般,拿捏着刀叉,用刀子熟练地把牛排切割,切得如艺术品一般均匀,放进嘴里刚好一块,不大不小。

  魏博礼吃着牛排嘴唇闭着,细嚼慢咽,他如皇室一般得充满着教养,从举止到气质,竟然是那么的无可挑剔。

  魏博礼拿捏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下端,轻轻地摇晃后,倾斜酒杯,微微张嘴,红酒如红宝石一般,流入他的口中,将红酒的典雅,以及绅士的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

  魏博礼对福伯说到“松阪牛排,肉质富于弹性而柔软,纹理细致,没有多余的水分,手感润滑,入口之后仿佛要在舌尖溶化一般。你上来的这一块牛排,过于松软,口感很差,这其实是神户牛肉,而且是谷饲天数很少的劣质神户牛!跟松阪牛排有着很大的差距!”

  “至于拉菲倒是真的,福伯真的不要做这种小儿科了好嘛?”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准备。”福伯回答道。

  下午,魏博礼和福伯来到客厅,客厅上放着九杯茶,冒着热气,看得出是刚泡不久。

  福伯对魏博礼说到“少爷请!”说完伸出手。

  魏博礼目光一闪,拿起了第一杯茶,细细地品尝了一下后,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享受茶得香味,随即赞叹地说道:“茶叶徐徐舒展,上下翻飞,茶水银澄碧绿,清香袭人,口味凉甜,鲜爽生津,口感几乎完美,这是特一级的碧螺春。”

  福伯点点头表示正确。

      魏博礼笑了笑,看了看第二杯茶,先观赏了一下茶叶后,说道:“茶叶外形扁平光滑,芽长于叶,芽叶色绿,上下沉浮。”

      随即,魏博礼微微低头,闻了闻茶香,露出几分陶醉的神色,继续说道:“嫩栗之香,果然好闻。”

     这时魏博礼才拿起了茶杯,微微品尝后,将茶杯放下,沉浸了一下滋味后,缓缓说道:“滋味香醇c干爽。西湖龙井,以色绿c香郁c味甘c形美四绝著称,名不虚传。只不过这芽叶夹角度小,并不匀齐,略有遗憾,这算不上特级西湖龙井,是一级西湖龙井。”

  “这第三杯细c圆c光c直c多白毫c香高c味浓c汤色绿,这是上好的信阳毛尖。”

  “这第四杯香气清高,味醇甘爽,汤黄澄高,芽壮多毫,条真匀齐,白毫如羽,芽身金黄发亮。此乃君山银针。”

  “这第五杯茶雾气结顶,汤色清碧微黄,叶底黄绿有活力,滋味醇甘,香气如兰,韵味却差了很多,是二等得黄山毛峰。这第七杯茶,叶端扭曲,似蜻蜓头,色泽铁青带褐油润,清香甘醇,融合完美,是特级武夷岩茶!”

  “这第六杯茶叶条索紧实,整度均匀,面张稍有松条,香味醇正,鲜厚有收敛性,水色红明,算不上上等,这是三级祁门红茶。这第八杯,有天然的兰花香,滋味纯浓,香气馥郁持久,特级铁观音!”

  七八杯也相继说出,魏博礼拿起茶杯,看了看茶叶,却是一愣,眼中划过了一抹疑惑,闻了闻茶香,顿时心中咯噔了一下,这茶香是他闻所未闻过的!

  好像是武夷岩茶的味道但又不是。

  魏博礼疑惑的看着福伯,福伯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外形条索紧结,色泽绿褐鲜润,冲泡后汤色橙黄明亮,叶片红绿镶边,味纯而近禅,这是母树大红袍”声音从窗外传来。

  只见一名白袍持剑青年看着他们,青年剑眉星目,有一种脱离凡尘的错觉。

  魏博礼像是看到死神一般,带着疑惑又恐惧的神情问道“你难道是剑家剑轻尘?!”

  青年点点头,没错正是我们的主角剑轻尘。

  得到答案,魏博礼疯癫的倒在地上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让人感到惊悚而又悲伤。

  “栽在你的手上我魏博礼不冤,不冤啊!!!”

  一道剑光一闪而过,咚!咚!魏博礼人头落地。

  “京城魏家魏博礼,勾结美国异能者,视为叛国,斩!”剑轻尘轻声说到。

  又一道剑光,庄园被抹除了。

  剑轻尘遁地离去,三个小时后京城震动,各大家族约束自家弟子。

  华夏地底,一处小世界中,剑轻尘到家了。

  剑家和鼎家同为华夏守护者。

  剑家主攻,鼎家主防。以抵挡外族侵略。(都是修仙者)

  剑家,以自身最强剑招为名。

  家主剑霄天,一剑冲霄破九天。

  剑轻尘,一剑万物轻如尘。

  剑重鼎,一剑七情重如鼎。

  剑轻尘和剑重鼎都是剑霄天之子,二人以剑招也是剑为名。

  据说二人出生之时,天地异变,混沌演化,玄黄出现,阴阳二气冲破云天。天降二剑,轻尘剑,外人拿之如同手握泰山;重鼎间,外人拿之无法掌控七情。

  二人皆有无敌之姿,十五岁时修为便赶上其父炼虚境,然天道不允,无人踏入渡劫,但修为却越发精深。

  剑轻尘,修仙已久,索然无趣,便游走于华夏各地,遇到各种系统,最终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

  活不死系统,

  宗旨是弄死宿主。

  在经历各种灾难之后,终于开启穿梭异界功能。狂蟒之灾便是第一次穿梭。回归后发现魏博礼勾结之事,这就是以上。

剑轻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