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送别(下)(第一卷终)

  陶天抬头相望。

  人群中,走出了一位妇女,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位少年。

  “干娘。”陶天不由得喊出了声。

  “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要走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幸好是老村长昨晚挨家挨户都跟我们打了招呼,不然我们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呢!”只见妇女走上前来,忍不住就是对着陶天一顿说教,可她说话的语气中却并没有丝毫生气,反而透着心疼和担忧。

  “干娘,小天知道错了!”陶天闻言,立马低下头,讷讷地说道。

  唉!

  看着陶天如此乖乖认错的表情,妇女也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叹了口气,从肩后拿下一个包袱,走上前缚在了陶天的肩上,说道:“冬至快到了,外面冷,我就寻思着给你做了几件衣物,干娘也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去往外面的世界,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干娘没有要骂你的意思,只是舍不得你,你这么小就得受这种罪,干娘心疼啊!”

  妇人的语气中带着深切的不舍,边说边细细打量着陶天:“让干娘好好看看你,外域如此遥远,你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等你回来的时候,干娘也应该老了吧!”

  “不会的干娘,等小天找到娘亲了,就立马带着娘亲一起回来,到时候小天给您带很多灵药回来,让您越活越年轻。”陶天一阵心酸,知道干娘此时很是舍不得自己,于是便连声安慰道。

  “我呢,我呢,老大,你回来的时候也不要忘记给我带礼物呀,嘿嘿。”这时候,干娘还没说什么,她身后的陶蛋却突然露出了半个身子,对陶天扮了个鬼脸,嬉笑道。

  “肯定不会忘记的,陶蛋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到时候带着你和大家都出去外面的大世界闯荡一番。”陶天坚定地回答道。

  陶蛋听闻,目光中流露出了憧憬与向往之色,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嗯,老大,我相信你。”

  “小天,跟大伙儿也说说吧。”这时,一旁的村长爷爷突然插话道。

  陶天闻言,轻轻颔首,而后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密密麻麻的人群,这象征着蛮族最后希望的人群。

  看着他们脸上透着的殷切与期盼,以及深藏在眼底的丝丝担忧。

  陶天突然察觉心底没来由的一阵悸动,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所肩负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承诺,更是包含着这上百族人的希望,沉重而艰巨。

  他向前大跨了一步,眼中流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神采,朗声说道:“我陶天对大家发誓,这次前往外域,定会为大找到解咒之法,让大家得以重回外域,再现圣武时的辉煌。”

  陶天的一番话说的铮铮有声,陶村众人听后,脸上的神情立马起伏剧烈,再也忍不住,纷纷开口。

  “陶天,你是我们陶村的希望,我们大家都相信你!”这句话代表着陶村众人的心声。

  “小天,蛮族的未来就靠你了,你一定要平安回来!”这是老一辈人的祈盼之语。

  “队长,去外域一定不要受委屈了,谁敢欺负你,你千万不要手软,把对方当成凶兽一样狠狠揍他。”狩猎队成员中了解陶天性格的一部分人说道。

  “老大,我们等着你回来,记得也给我们带礼物啊。”这是陶村三十几位少年伙伴的一致喊话。

  ……

  这一幕,瞬间模糊了陶天的双眼,他嘴唇蠕动着,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小天,看见了吧,这就是我们大家的心愿!”陶智渊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如果在外面感觉过得太累了,就早点回来吧,因为你还有陶村这个家,我们大家也都在等你,陶村的大门更是永远为你敞开着。”

  陶天无声的点了点头,脸庞上无声息地滑落下两滴泪水。

  呕呜!

  小白似是在疑惑,好人怎么哭了?

  它歪过头,用毛茸茸的小脸蹭了蹭陶天的脖颈,却在用它自己的方式安慰着他。

  言罢,陶智渊走上前,对着人群后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

  随后,人群从中间分散而开,数位大汉各自抱着一只酒坛罐子和一碟大瓷碗走到了人群。

  只见他们纷纷朝着众人分发着手中的大瓷碗,并给他们都倒满了酒,一时间,全场酒香扑鼻,飘香四溢。

  陶天正疑惑着,只见为首的一位大汉却是陶龙,他端着一只盛满酒的大碗,走到陶天的身前递出,说道:“队长,饮下这碗酒,生死都为蛮族人。”

  “好。”陶天伸出双手庄重地接过,他看到了众人流露的兴奋之情,又看到了村长爷爷的欣慰笑意,不由得豪气顿生:“干!”

  “干!”众人大吼,仰首间一饮而尽。

  这一刻,陶天的内心从真正意义上与蛮族有了不可瓜分的紧密联系,虽无血脉缘分,但却是一种另类的亲情。

  随后,在村长陶智渊的招呼下,众人纷纷向陶天打了声招呼,再不耽搁,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转眼间,此处就只剩下了陶智渊和陶天两人。

  “村长爷爷,这……”这时,陶天指着自己的身前,一脸为难地看向了陶智渊。

  原来,在他的身前,放着一堆比他人还高的物品。

  却都是陶村众人送别陶天时留下的东西,有吃的,有穿的,有用的,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

  这些东西陶天其实根本用不到,也拿不走,但因为这是代表着大家的心意,他也不好推脱,于是便造成了这般景象。

  “呵呵……”陶智渊看罢也不免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些东西我待会儿再让大家都来收走吧,他们的心意你知道便可。”

  “嗯嗯,那就麻烦村长爷爷了。”陶天听了顿舒一口气,要是连村长爷爷也让他把这些东西全部带走的话,那可真是为难他了。

  陶智渊微微点头,随后却又想起了什么,话音一转道:“瞧我这老糊涂,刚刚只顾着把东西给你了,却忘了跟你提点。”

  “小天,我刚刚给你的包袱中有一本古籍叫《精魂密典》,那是你娘临走时留给我的,我已全部翻阅过一遍,知道你也会走修魂这条路,所以这本古籍就交给你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其中还有几卷符纹卷轴,是我在闲暇之余随意临摹的,威力虽说不高,但作用却是不小,你应该会用得着。”

  “此去一路,艰险必然不少,你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能活着比什么都好,要切记,过刚易折,善柔不败,循序渐进,顺其自然。”

  陶智渊一番话说完之后,最后还问了一句:“明白吗?”

  “过刚易折,善柔不败,循序渐进,顺其自然?”陶天低头深思,细细咀嚼这一番话的含义,听到村长爷爷的问话,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那便好,时间也不早了,小天,我就不耽搁你了,你,去吧。”陶智渊缓缓点头,对他招手说道。

  嗯!

  陶天闻言,面对着陶智渊深深鞠了一躬,招呼了一声大黑,便转过身,面容坚毅地朝着充斥着蛮荒气息的山林中走去。

  看着远去的瘦小身影,陶智渊眼中露出了一丝酸楚,喃喃道:“活着,才有希望……”

  一丝轻风拂过山林,传出阵阵幽鸣,仿佛在应和着他的话。

  ……

  “大姐,我们真就这样不管七妹了吗?”

  此时,无人发现,在数千米高空的云层深处,有两道身影,若隐若现。

  正是修养了一夜之后,寻到此处的美妇人和青衣女子。

  只见美妇人双目闪着幽光,盯着下方缓缓摇头道:“七妹如今的状态有些诡异,好像没有恢复任何的记忆,难道是当初修炼涅槃灵身时发生了什么意外?”

  “那我们就更应该把七妹带回去啊,让姥姥看看七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青衣女子泛着幽光的瞳孔中闪着丝丝担忧,急切地说道。

  “不,六妹,你应该知道姥姥的脾气,若是被她老人家知道七妹失败的话,她一定会想方设法亲自下界守护着七妹,直至她修炼成功,毕竟七妹是被姥姥指名道姓要伴随那一族的少主一生的。”美妇人轻轻摇了摇头,语气间充斥着一丝不可捉摸的情绪。

  “是那位帝子吗?”青衣女子闻言,顿时止住了口,眼中流露出了丝丝的爱慕之意。

  唉!

  美妇人见其,却暗自叹了口气,她的语气飘忽不定:“若是七妹修炼成功便罢了,可她如今却是这般模样,还不如就先让她跟在这位少年身边,慢慢恢复好了,这样的话她的安全也会保证,而且这位少年竟然还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想必这也是七妹对他这般依赖的缘由吧!”

  “那,那我们就这样直接回去,不管七妹了吗?”听到美妇人的解释,青衣女子思索了片刻之后,面露难色的问道。

  “那还有其他办法吗?”美妇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自嘲道:“就算七妹已经修炼成了涅槃灵身,可你不要忘了那隐藏在暗处的天王啊,就凭我们的实力,难道还能在他手上要回七妹吗?”

  青衣女子一呆,看了一眼大姐脸上依然残留的那一抹苍白之色,终是无奈地点了点头:“可是我们回去该怎么跟姥姥交代呀,她老人家不会生气吧?”

  “我们回去只需告知姥姥说七妹在修炼中出了一些小变故,目前依然还在修炼之中,等到百年之后我再次前往下界一次,把她带回便可。”听到青衣女子的问话,美妇人淡定的说道。

  哦!

  青衣女子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随后,两女转过身,慢慢消失在了云层深处。

  但青衣女子没有发现,在她俩转身的那一瞬,美妇人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异色。

  “七妹,你成功了吗?大姐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你日后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美妇人在心底默默祝福着。

  

第六十章 送别(下)(第一卷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