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上)

  我昏迷了整整一天,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呵呵,终于肯醒来了呀。”我一睁开眼,就看见他白源歧那张笑嘻嘻地,又很欠扁的脸。

  我揉了揉脸,坐了起来。

  “呼”窗外好像闪过了一个深蓝色的身影。是我眼花了吗?

  我睁大了眼睛,站起来想看个究竟。

  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有眼花。

  在远处的房顶上,刚才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再度出现。

  那是一个人!

  白源歧慢慢悠悠地走过来,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两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

  “居然是他!哼,果然还是不肯放过我吗?鬼笛!”

  刚才救了我的那只猫也跳上了白源歧的肩膀,舔着爪子叫了一声。

  之前我总是觉得这只猫很奇怪,但现在它的表现却和家猫一样,甚至有点像“暝”。

  看着这两个幼稚鬼,我不禁翻了个白眼。

  不过,我能从他们的语气中听地出来,他们对那个名叫鬼笛的人可不友好啊。

  起初,我对鬼笛这个名字很是疑惑。

  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要起鬼笛这种名字?

  .-------/--------------/---------/---------------/-----------/--------/-----------/------

  我昏迷了整整一天,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呵呵,终于肯醒来了呀。”我一睁开眼,就看见他白源歧那张笑嘻嘻地,又很欠扁的脸。

  我揉了揉脸,坐了起来。

  “呼”窗外好像闪过了一个深蓝色的身影。是我眼花了吗?

  我睁大了眼睛,站起来想看个究竟。

  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有眼花。

  在远处的房顶上,刚才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再度出现。

  那是一个人!

  白源歧慢慢悠悠地走过来,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两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

  “居然是他!哼,果然还是不肯放过我吗?鬼笛!”

  刚才救了我的那只猫也跳上了白源歧的肩膀,舔着爪子叫了一声。

  之前我总是觉得这只猫很奇怪,但现在它的表现却和家猫一样,甚至有点像“暝”。

  看着这两个幼稚鬼,我不禁翻了个白眼。

  不过,我能从他们的语气中听地出来,他们对那个名叫鬼笛的人可不友好啊。

  起初,我对鬼笛这个名字很是疑惑。

  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要起鬼笛这种名字?

月初rice说
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最近有点闹鬼,有重复的地方了。

第五章(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