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自然

  陈不一鼾声渐起,雁翎又想着陈不一教的内功心法,心烦意乱,更是睡意全无,只好到外面看一下星象月亮。

  月如玉盘,星辰闪耀,西方毕参明亮,杀机自发。雁翎忽感天地一片凄凉,万物生机尽灭,草木枯萎,枝叶尽落,感慨天之杀机,犹如上苍用一把巨大的镰刀收割了所有的生命,万物凋敝。

  雁翎忽然觉得百无聊赖,兴致缺缺的返回房中休息,不一会发出轻鼾。

  清晨,雁翎还未起床,听到屋外传来‘嚓嚓’的声音,被吵的难以入睡,只好起来看看是什么声音。

  雁翎揉着眼睛看着院内正在对着一口大石缸不停耸动的陈不一,道:“师傅,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不一闻言停下动作,转身擦了擦额头汗水,道:“起来了?”

  雁翎道:“嗯。师傅你在做什么?”

  陈不一道:“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雁翎走过去一看,一口大石缸中装了不少谷穗,中间斜斜放着一根大木舂,不解的问道:“师傅这是做什么的?”

  陈不一抬起木舂,舂到石缸中,随着“擦——”的一声,不少稻谷从稻穗上应声脱落:“这是一个舂米的东西,稻谷外面有一层包衣,并不好直接食用,只有通过脱粒、去皮后才能出现白花花的米粒。”

  雁翎道:“去年怎么没见到你用这个东西?”

  陈不一道:“嘿!去年,去年这个时候你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幸好山下一户人家,来道观祈愿,见我们这谷子堆在地上无人理会,所以拉下山去帮我们都弄好了,不然你以为这一年的粮食哪里来的?”

  雁翎歪着头,若有所思,道:“这自然可真是奇妙,在秋天肃杀之后还能留下让人活命的东西。师傅我一起来帮你吧。”

  陈不一赶紧阻止,道:“你比这米臼高不了三分,怎么帮我?难道你做人舂子,我提着你在里面舂米?”

  转眼秋去冬来,雁翎按照陈不一所教授的方法每日打坐调戏,饮食睡眠,可身体中却一直感觉不到陈不一所说的气感,不禁沮丧。

  陈不一也见雁翎状态,心中不免忐忑:“但观此子根骨绝佳,怎么会这么久没出现气感呢?”

  雁翎也很奇怪,直到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完全没有修炼天赋,每日不停打熬练气,却总不出现气感:“师傅不是说如我这般天分,只需六七天便能感觉到气了么,可如今气在哪里?”

  时值冬至,雁翎从来了南方第二次见到下雪,冷气逼人,菜园子已经没有一颗菜,这么冷的天气没有蔬菜能成活。

  雁翎望着天空不停飘下的雪花,渐渐掩盖了大地,连平日里一直绿意盎然的罗汉树都披上一层白被,天地一片死寂,就连雁翎的心也跟着沉寂下去了。

  夜,晶莹雪白,雁翎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突然,雁翎感觉耳畔传来一声轻响,似细如蚊声,雁翎听的清楚,但不知道声发何方。

  “波!”又是一声轻响传来,雁翎好奇的从床上起来,披了外衣,顺着发声处寻去,天地间灰蒙蒙一片,不见翼轸。

  随着雁翎渐渐接近,脆响更加清晰频繁。

  “波!”雁翎终于来到声音的源头,竟然是在稻田里!

  在稻子成熟前很久就放干稻田的水,秋日稻子收割完以后,水田也变成了旱地,于是陈不一就在地里种下小麦。雁翎扫开积雪,扒开泥土,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麦种此时竟然纷纷裂开,其中点点绿意隐约可见。

  随后不停的脆响传到雁翎耳中,这声音似黄钟大吕,敲在雁翎心头:本该一片死寂地冬日,竟然隐藏着巨大生机。雁翎就像绝处逢生的人,心中变得无比活泼欢快,冬日里的生机让他如饮清泉,这种欢快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雁翎久迫不及待的跟陈不一分享他的发现和喜悦。

  陈不一听得目瞪口呆。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事,你能听到那些声音?”

  “是啊,师傅,那可能是世间最好听最动听又最感人的声音了。”

  陈不一又开始感慨雁翎天赋异禀,这种声音怎么可能有人听得见,但他为什么就是没有'气'呢。

  陈不一不由想到一句话“瑞雪兆丰年”,也许着隆冬底下的生机也只有雁翎这种天生接近自然的人才能感受到吧,毕竟他自己听不到也不可能听到,除非是发了羊癫疯、出现了幻觉。

  雁翎虽然修炼不出气感,但并不妨碍他在整个冬天里的欢快和对“生”的感动、激动。

  转眼冬去春来,雁翎也在整个隆冬里见证了小麦抽芽的过程。

  “又是一年春时节!”陈不一一边布置奉祀三清的祭品一边感叹。对他来说,这样平静安心的年过不了几个了,每过一个年,就意味着他的天命更近一步!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春雨阵阵,嫩柳拔丝,田里的小麦已经长的尺许高,雁翎每日都要去田间看一遍它们。陈不一彻底放弃他的内功,已经完全没有希望。

  陈不一看着田埂上似乎无忧无虑,沉浸在新生生命中的雁翎,感慨道:“也许这就是我的天命,此事到此结束也好,他也不用再去红尘受苦。”

  春发生机,万物生长,生之力随处可见。自入春以来,雁翎一直沉浸在生机盎然的春意中,仿佛中了魔咒一样,在房间中痴痴傻笑。

  夜,春雨丝丝,微风拂柳,不见苍龙。

  睡梦中的雁翎忽感雷声阵阵,不由被惊醒,出门一看,天空灰沉沉一片,但哪里有雷声作响。细雨依旧,雁翎呆呆的立在雨中。俗话说“湿人者小雨”,过不了多久,雁翎全身湿透。

  忽然,轰隆隆的雷声再次传来,这次雁翎看的仔细,天际没有雷光,声音也不是来自天上,反而像是来自——体内!

  紧接着,又忽见天上星光大作,即使隔着云幕也能清晰可见。角、亢、氐、房、心、尾、箕于东方突现,首尾相连。雁翎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仿佛飞到天上,化作星辰,源源不绝的生机从体内散发,天地万物受到滋润,枯者还春,活者滋长。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雁翎忽自惊醒,张开眼睛一看,天已大亮,雨已停止。原来自己还是站在院子中,并没有变成星星,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只是衣服被淋湿,湿漉漉的穿在身上颇为难受。正准备返回屋内换一身衣服,忽然发现脚底出现了一片嫩草,也没太在意,只是把被踩倒的嫩草捋直,这才返回屋内。

  陈不一这是才起床,看到雁翎狼狈模样,问道:“你这是去了哪里,怎么一大早就把自己淋湿了?”

  雁翎道:“我在屋外看了一会雨,我好像在天上看见七颗星星,很漂亮。”

  陈不一看了看屋外阴沉沉的天气,道:“这种天气哪里见得到星星,你莫不是做梦了。”

  雁翎道:“我也不知道,不过那种感觉无比真实。”

  绵绵小雨一直下了两个月,这雨也总算阻止了雁翎天天往麦田里跑。

  时转星移,转眼间,已至初夏。

  连绵春雨也依依不舍的向雁翎告别,终于见到了蓝天白云,被压抑了多日的性情似乎得到了抒发,让人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雁翎终于能到麦田看他的小麦。但在看到麦田的一瞬间,他如遭雷击——原本生机盎然的小麦,此刻竟现枯黄。连续两月的小雨又把麦田变成了水田,小麦就这样泡在水中,维持两月前的高度。

  陈不一走到麦田前,道:“这些麦子今年是活不成了。”

  雁翎不解的看向陈不一,道:“为什么会这样?它在冰雪中都能发芽,为什么被这么点水淹了一下就要死了?”

  陈不一道:“小麦本身就是旱地作物,不适应积水的环境。少量水分能使它快速生长,但大量水泡着它,便‘过犹不及’了,水使它不能呼吸,自然就窒息死亡。所以这春雨也不是越多越好的。”

  雁翎欢快的心陷入沉寂,这些曾经使他无比感动快乐的小麦,如今却在积水中死亡。

  “原来这勃勃生机中竟还带着杀机!”

  两人的生活回归正轨,每日学习道家经典,种菜打柴,为生活忙碌。

  天气越来越热,即使雁翎那颗沉寂的心,也会随着高温而躁动不已。

  陈不一眼中的神色不见躁动,反而越来越沉重,时间越来越近,如此悠闲的日子已经快过完,他现在只希望赶紧教会雁翎这些生活技能,同时教他一些打熬身体的法门,所以他现在对雁翎也严厉了许多。

  内功一途已是无望,便开始让雁翎每日打熬力气,十三岁的少年,正是开始长力气筋骨的时候。就算内功无法修炼,但外功仍然可以强身健体,就算无法练到大成,修炼也是有益无害。

  仲夏时节,雁翎在这个夏天彻底领略了南方的夏天,变天比变脸还快,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下一刻已是雷声隆隆;东边下雨,西边晴。也领略到了自然的残酷无情:一场暴雨山洪冲毁了稻田。

  两人再观中唉声叹气,心想这一年没了收成可怎么过日子。

  “师傅,小麦没了,现在连水稻也没了,我们明年可怎呢过呀!”

  “哎,天灾频频,实在是叫人没了活路。”

  忽然,天空一道紫光闪过,随后一声霹雳巨响,道观后山传来一阵阵“咔嚓嚓”的声响。

  两人出门一看,好家伙,原来是后山一颗高达十丈的罗汉树被雷劈中,拦腰断作两截,正往下倒呢。罗汉树创口处黑烟阵阵,眼看就要起火,好在随着这声霹雳巨雷,天空大雨好似瓢泼般倒下,两人赶紧跑回道观避雨。

  陈不一看着这豆大的雨滴中竟然伴着拇指大小的白雨,道:“这天气如此怪异,世间必有妖孽作祟。”

  雁翎问道:“师傅你怎么知道?”

  陈不一道:“天象无常,必是因为人间怨气冲天,怨气所聚,则为妖孽横行,造杀造孽。”随后取出六枚铜钱,在手心中摇晃半日,‘哗啦啦’撒在地上。

  “嗯?”陈不一眉头紧皱,看着地上的铜钱。

  雁翎好奇的看着铜钱,问道:“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陈不一道:“三阴三阳,阴在前,阳在后,是天地不交,祸乱丛生之兆。”

  雁翎问道:“那要怎么破解?”

  陈不一摇头,道:“破解谈何容易,一人之力又岂能扭转乾坤。”不由望天感叹。

  邪乎的白雨来的快,去得更快,不过一刻,天已放晴。

  雁翎看着院子中堆积的白色颗粒,道:“师傅,这是什么?”

  陈不一道:“这是冰雹,民间俗称‘白雨’,白雨一下,毁屋伤农,是不祥之兆。”

第十二章、自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