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十七号

  雁翎伏在出口不敢稍动,过了一会又传来一个男音:“门主,十七号不见了,好像是进到了门内。”另一个不辨男女的声音道:“怎么回事?”男音道:“他本来在舍内不停折腾,属下本打算饿他几天,没想到今天前去查看斗奴就不见了,而且…而且舍柱似乎被什么锋利的兵器割断!”

  “怎么可能?那是用精铁锻造的人舍,除了天下间闻名的神兵利器,还有什么能割开,难道是其中某位来了这里?”

  “这…属下也不知。”

  “快去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找到那斗奴!”声音急促。

  随后一阵火光摇曳,里面陷入一片安静。雁翎再出口听了半晌,确认里面没有人后,探头看向转角处,大厅里已经空无一人。

  雁翎迈步走向大厅,细微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厅内不停回响。

  这不是一个石室屋子,而是一座巨大的木结构建筑,气势恢宏,雁翎走出来的地方是整个大厅的东北角,南方是气派的大门,现在大门紧闭。大门正对的地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主坐,座椅上披着一层厚厚的狗皮,下方的空场上空无一物。

  现在似乎是夜晚,大门不见一丝光明透进来,只有昏暗的油灯照明。雁翎沿着墙壁走向中间,大门就在眼前,但…

  此事若不弄个清楚明白,只怕以后他就要寝食难安。

  而且事情似乎初步有了一点眉目。雁翎向西面墙壁走去,果然,在西北角发现一个隐蔽的通道入口,雁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闪身进入门内。

  通道内漆黑一片,不过前方已经能在出口看到昏黄的光线。雁翎摸到出口,又是一个转角,走出通道一看,一个比狗尸堆、血池更加恐怖血腥,恶臭难当的所在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种怎样的人间地狱景象,四壁上血迹斑斑,地面上有几具没来得及处理的狗尸,躺在深约半寸的血水中,这些狗尸死状各异,并且死状极其残忍!甚至有一条尚未断气,口中随着呼吸不停的吐出血沫,眼珠滚在地上,后腿呈一个怪异的姿势向后耷拉在地上。

  不停的有血滴滴落在地上,发出与地板碰撞的声响!满地密密麻麻的尸虫翻爬,发出密集的摩擦声!直叫人头皮发麻。

  上方,挂着的不是狗尸,而是一具具人尸!

  这些人尸也如同‘血池’上方的狗尸一般,有的已经呈白骨化,有的还在腐烂,有的新死不久,有的甚至还有一口气,但显然已经无救!

  这些人挂在钩子上,姿势各异。有的被挂钩穿过破烂的喉咙,吊在半空双目圆瞪;有的被铁钩穿过碎裂的肩胛骨,挂在上面目如死鱼;有的就像是上吊者一样,舌头长吐……

  诡谲血腥的恐怖画面,让人忍不住的颤栗!

  这里似乎是恶狗与人厮杀搏斗的场所,因为人尸上的伤痕像是被动物撕咬所致!

  这些越发印证了雁翎心中的猜测!

  在这个石室的左侧中部,又有一道石门,雁翎推开走了进去,似乎来到一个类似牢笼的地方。整整齐齐的一拍牢笼排列在雁翎眼前,有几个已经打开,还未关上,还有很多用铁锁锁着,里面有粗重的呼吸声传来。

  “果然,是狗!”雁翎看到了牢笼内的景象,一条条目露凶光的恶狗躺在笼内休息,这些狗身材高大,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伤痕,看上去毛色油亮。

  突然,身后的通道内传出脚步声,雁翎赶紧闪身躲进打开的狗笼内。随后见到两个高大的男人牵着一条大狗进入,那两人把大狗随意关在一个离他们很近的狗笼内,又打开最靠墙的狗笼,牵出里面的恶狗。

  雁翎静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出了狗舍,三人一直走到木构大厅中,雁翎偷偷看去,只见大厅中还站着一个黑袍人,看不清面目,主坐上似乎也坐了一个人,角度关系什么都看不到。

  黑袍人道:“门主,最近并没有什么高手来到附近,我想可能是那斗奴自己逃了,我们正在全力搜捕。”

  主坐上那人就是不辨男女之音的主人,道:“门内可曾搜过了?”

  黑袍人道:“未曾,我们刚把周围搜了个遍,都没有发现踪迹,这就搜索门内。”

  门主道:“嗯,好,务必赶快找到他,千万不可出任何纰漏。”

  黑袍人道:“是!”随后从两人手中接过恶狗,道:“你们速去在门内展开搜索,不得有误。”

  两人告退,去布置搜索事宜。

  黑袍人见两人去做事,道:“门主,十八号斗奴也刚从外面送来,曾经杀死了我们三条斗犬,我们这就去发斗?”

  门主轻轻的“嗯”了一声,从主座上起身,随后两人来到东北角的通道,顺着通道走去。

  雁翎这次看清了门主的背影,似乎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身高不过五尺,全身裹在白色衣罩中,看身材似乎是个女子。

  雁翎悄悄的跟了上去,心中疑问揭开了一半,但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要去验证。

  门主和黑袍人沿着楼梯向下,在底部左侧打开了一个暗门,两人弯腰走了进去,随后传来一阵开锁的声音。雁翎故地重游,心中却无悲无喜,猫腰跟着一起进入暗门,躲在铁栅栏暗处观察两人的动作。

  那两人进去到‘人舍’后,放开了手中牵引的狗,黑袍人取出一条长鞭,向上一挥,似乎是触发了铁笼上的某个机括,只听“哗啦啦”一声,空中关人的牢笼从下面打开,一个人掉了下来。

  这个人已经奄奄一息,看到有人来后,还以为是来救他的,虚弱道:“快救我,我不知道被什么人关到这里,差点死掉。”

  门主和黑袍人也不搭话,放出身后的恶狗,恶狗见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眼中露出凶残之光,脖子不停发出‘呼噜噜’的威胁声。

  雁翎看到此处,不由心道:“既然这里才是斗场,那么刚才那处是做什么的呢?”

  躺在地上那人似乎也意识到这两个人并不是他的救星,而且很有可能是他的丧星!吓得连连后退。

  但恶狗显然并不会因为他的恐惧而放过他,做了一个冲刺的动作,随后张牙舞爪的扑向那人。那人被吓得不知闪避,被恶狗一口咬到脖子上,鲜血滋起丈远。随后发了疯似的拍打恶狗,但这动作却更激发的恶狗的凶性,口中“呼噜噜”的声音更响,咬着他的脖子不停撕扯。

  而站在不远处的白衣少女看到这一幕却在浑身发抖,黑袍人不为所动,说了一句:“不堪一击!真是废物,怎么最近抓来的斗奴都这么弱。”

  终于,那人停止了挣扎,咽喉血流不止,从咽喉断口处不停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血沫翻飞,不一会咽下最后一口气,脑袋一偏,死了。

  雁翎冷酷的看着一切发生,心中的部分疑问得到验证,随后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大厅,又摸到满是人尸的那间石屋中,掩藏身形!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人把那个‘斗奴’的尸体抬到这里,用铁钩勾住,挂在顶上。

  一切似乎已经明朗,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做什么的,有什么人。但既然斗场不是在这里,为什么这里会有狗尸?

  ‘自然’奔流不息,雁翎眼中杀气仿佛浓的化不开,以鬼魅般的速度窜到下面,“啪啪”两掌落在那两人后脑上,那两人还没有发觉发生了什么事,就缓缓跪倒在地,七窍流血而亡。

  这是雁翎第一次出手伤人,也是最愤怒又最冷静的第一次!

  “两位不好意思,我知道你们不是主犯,但……我这是第一次,没控制好力道,所以我不是故意要杀你们的,你们多多原谅,多多原谅!”

  随后向大厅走去,大厅中黑袍人还在与门主说话,突然见到雁翎这个陌生的面孔出现,黑袍人不由问道:“你是什么人哪一室的下人,怎么会在这里?你的头人呢?”

  雁翎嘴角冷笑,鬼魅般冲向黑袍,黑袍人大喊了一声“大胆!”随后双手握拳,迎向雁翎,雁翎不甘示弱,拳掌相交,势均力敌。雁翎嘴角再次露出轻蔑的笑容,黑袍人忽感不对,想要后撤,但拳头已被雁翎捉住,随后感觉手上传来一阵巨力,“咔嚓嚓”几声脆响,手掌竟被雁翎捏碎!

  “啊——”黑袍人看着手掌痛苦的大叫,脸色扭曲,雁翎也终于瞧清了他的脸,一道狰狞的伤疤直贯斜脸,眼神凶狠,带着一股狼性。

  雁翎根本不等他反应,抬起脚踢在他胸口,黑袍人瞬间飞出两丈,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眼看黑袍人被击败的这短短的时间内,门主竟然没有任何动作。

  雁翎抬头看着高坐上的门主,冷冷道:“现在你的狗死了,你准备好了吗?”

  门主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雁翎一步步的向她走去。

  忽然,门主扯下身上的衣罩,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配合上她只有五尺的身高和一身白衣,看上去就像个瓷娃娃一般可爱。

  朱唇轻启,从她口中发出的是一个让人酥到骨头里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

  话音刚落,雁翎不及疑惑,忽然从东北角同道中涌出一群下人,男男女女二十四人,挤在一起看着雁翎,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人站了出来道:“十七号,不准放肆,你想对主人做什么?”

  雁翎回头看了他一眼,就是刚才黑袍派去搜捕他的那个人。雁翎对这些人绝无好感,更何况他们的门主,他突然伸手掐住门主的脖子,本想把她提起来,由于两人的身高差不多,只好把她推在靠背上,越掐越重。

  门主哀求的眼神看向雁翎,双手握住他的小臂,满脸的纯真无辜。

  那些人看到雁翎这般做法更加激动,想要冲过来,但雁翎忽然开口道:“你真无辜吗?”眼神看向那边的二十四人,手上劲力依然不减。

  那些人却更加激动,杂乱的大喊道:“你快放开门主,我们有话好说!”

  “十七号,你竟敢对主人无理,你是不是想快点去死了?”

  他们口中虽然叫的凶残,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过来。

  雁翎突然松开掐在门主脖子上的手,快速冲向那二十四人,手起掌落,没有丝毫犹豫,就像是虎入羊群,不到一刻,二十四人已经悉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第十九章、十七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