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灭村

  雁翎红着脸来到齐柒柒身边,齐柒柒好奇的问道:“老伯伯和你说什么了?”

  雁翎把老翁和他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齐柒柒,齐柒柒俏脸更红,差点变成鸵鸟。

  老翁在远处听到他们谈话,叹了一口气,把头摇的滴溜溜转,叹道:“枉费老头子我一片苦心,哎!哎!哎!”三声连叹,一声比一声重。

  齐柒柒沉浸在害羞中,原本清丽绝美的容颜像是铺上一层桃花,更加明艳动人,雁翎看着她竟然痴了,脑中不由自主浮现一句“人面桃花相映红”!齐柒柒突然声如细纹的说了一句:“我们睡吧!”由于声音太小,雁翎没听得清楚,痴痴地问了一句:“什么?”

  齐柒柒脸色更红,道:“我可以……”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雁翎拉着走进房中。齐柒柒没想到雁翎这么猴急,心里也是小鹿乱撞,脸红的像要滴血,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床前的,然后感觉……

  “嗯?人呢?”齐柒柒抬头一看,眼前哪里还有雁翎的影子,只剩关门的声音还在耳中回荡,齐柒柒低声道:“难道你就不能满足我小小的私心吗?”

  雁翎虽然血气方刚,但此时的他不知为何突然冷静下来,思绪飞转,起身离开了齐柒柒,出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来到院中,看着屋内的灯光摇曳,雁翎心中一阵失落,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呢,为什么要走呢!明明人家都准备好了!”脑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你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你心中真的再也没有疑问了吗?还是你就想从此稀里糊涂的混日子?”

  雁翎一路来到河边,看着河里倒映的弯月,他就这么站在河边,心绪平静,无悲无喜,脑中飞转,一幕幕关于齐柒柒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直到天亮,雁翎返回老翁家中,老翁正在打扫庭院。雁翎走到齐柒柒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手才落到门上,门就被推开。雁翎疑惑地“嗯”了一声,顺势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却没有齐柒柒的身影,被子整齐的摆放在床上。雁翎又来到屋外对老翁道:“老伯伯,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呢?”

  老翁瞅了他一眼,道:“走了!”语气生硬。

  雁翎道:“怎么会走?”

  老翁把扫帚往地下一摔,道:“你小子,还好意思问我,你怎么不问问你昨晚到底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

  雁翎挠了挠头,无辜的道:“我什么也没做啊!”

  老翁扭头不再理会雁翎,口中“哼”了一声。雁翎看了看马厩,马已经不在,帐篷和雨伞还摆在地上。

  “老伯伯,她往哪个方向去了?”雁翎忙问道。

  老翁嘟囔了一句:“你还好意思问。”随后指了指西方。

  雁翎拱手道谢,收起帐篷雨伞,向西边赶去。

  老翁冷笑了一声,拾起扫帚继续打扫庭院。

  雁翎向西边发足狂奔,心中想着千万不能让齐柒柒单独一个人,还有很多疑问要她解答!

  赶了四五里后突然发觉不对劲,这里是官道,官道宽敞利于行马,但道上是一层厚厚的土灰,若是有马经过,必定会留下马蹄印,然而赶了这一路去不见一个马蹄印子。

  “被骗了!”又沿路返回,来到老翁家门,老翁见到雁翎去而复返向东而去,再次发出一声冷笑。

  雁翎也算是耳聪目明之辈,听到老翁的冷笑声,心思电转,随后朝老翁拱手告谢道:“多谢指点。”老翁挠了挠头,不明所以,待见到雁翎改道北行时,脸色大变。雁翎却在此时回头看了一眼老翁,看到老翁脸色变化,更加确定心中猜测,脸上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笑容。

  老翁见到雁翎脸色变化,一锤手心,懊恼不已。

  雁翎一路向北,顺着官道很快来到岔往神犬门后门的小道插口,由于此处路途难行,而齐柒柒又骑着马,根本不可能从这里去神犬门,那么她一定也是顺着官道而行。雁翎沿着心中猜测,看着官道上颇为杂乱的马蹄印,这些都是前天夜里看到的那一群马客留下的,还有两行较为新鲜的马蹄印。

  一路向北急行,快接近崖村的时候,雁翎忽然听到前方小溪边传来一阵扑腾声,放轻脚步摸过去一看,只见齐柒柒正在溪边,手中抓着一条小狗,浑身颤抖的在把那条小狗按在水中,似乎想要把小狗淹死,小狗就在水中不停扑腾,想要摆脱死境,而那匹小马就在不远处的树上拴着。

  “你在做什么?”雁翎冰冷的声音从齐柒柒身后传来。

  “啊!”齐柒柒吓了一跳,双手一松,小狗得以脱身,‘汪汪汪’的叫唤着逃走了。

  齐柒柒转身扑到雁翎怀中,身体还在发抖,道:“我…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雁翎却没有回答她的话,自顾道:“你还在骗我吗?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齐柒柒闻言放开雁翎,向后退了几步,一下坐倒在泥泞的溪流边,看着雁翎的眼神流出两道泪水,娇弱委屈的神情楚楚可怜。

  “你还是不相信我!你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跟来!”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雁翎神色有了一丝软化。

  “你就是不相信我,你就是不相信我!”齐柒柒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这个时候不讲理的女人当真是毫无道理可言。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相信你?”雁翎声色俱厉的道,眼神中冒出丝丝杀气。

  齐柒柒梨花带雨的模样虽是我见犹怜,但雁翎却不为所动。

  “你是个懦夫。”齐柒柒突然道,“你昨晚为什么要走,你可知女儿家的心思,你这样伤我的心,我难道还要继续留下来让你践踏吗?我的尊严是不是在你眼里就一文不值,什么都不是,想给我就给我,不想给我就把它扔在地上踩上几脚?”最后几句她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掩面哭泣。

  雁翎神为之夺,道:“是这样吗?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在这里伤害那只可怜的小狗,甚至要溺死它!到底是为什么?”

  齐柒柒头埋在膝盖上,轻声抽泣,哽咽道:“你知道我昨天晚上一个人出来,我的心里有多害怕吗!我在屋里等你了那么久,油灯都熄灭了,你还不回来,哪怕你就在门口,能让我看你一眼也好,可是你…可是你…”哽咽声更加明显,膝盖上的裙衫可见湿痕。

  雁翎神色再次软化,道:“昨晚是我不对。但你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小狗?”

  齐柒柒渐渐停止了哽咽,身体开始发抖,颤声道:“你知道…知道我这两年过的是什么…生活吗?夏桑…夏桑就在我面前被…被狗咬死…你又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里有多害怕吗!你又知道后来…后来又有多少人在我面前活生生的被…咬死吗?那种恐惧,那种痛苦…你…懂吗!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很怕狗,也很恨狗,我恨不得全天下的狗全都去死,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雁翎声色已经软化,道:“可是对于一只无害的小狗,你…你可不可以不要伤害它,它们也有自己的思想,它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你这样…这样…”

  齐柒柒抬起头看着雁翎,轻轻拭去眼角泪痕,道:“好,我答应你,可是你要保护我!”

  雁翎道:“好!”伸出右手拉住她的左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齐柒柒终于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他忍不住说以一句:“你笑的时候真好看!”

  齐柒柒娇羞的低下头,嘀咕了一句:“贫嘴!”

  雁翎看了看此时天色,太阳已经开始落山,时辰不早,不适合赶路,道:“这里离崖山十五六里远,我们今晚到观里休息一晚再走吧。”

  齐柒柒道:“好,都听你的。”

  两人又牵着马走了一个时辰,在日头完全落山后来到崖村!

  此刻的崖村,远远望去,烟火冷清,两人牵着马走在熟悉的田埂上,田埂中断塌方了一大块,雁翎心中升起一阵疑惑:“怎么塌了也不补起来,这几天田里的水也放干了,人走在上面根本踩不塌。”

  两人越靠近崖村,心中越发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忽然一条小狗从后方“汪汪汪”的跑了过来,齐柒柒吓得尖叫一声,跳到雁翎背上。雁翎回头,四目相对,两人情不自禁的脸红起来。

  小狗在靠近雁翎后停下来围着他打转,头在他脚上蹭个不停。雁翎弯下腰去摸了摸狗头,道:“你不是赵二叔家的狗吗?发生了什么,怎么从外面跑回来!”

  齐柒柒看到这条小狗更加恐惧,浑身发抖,手脚紧紧的箍在雁翎身上,胸前两团已初见规模的软肉紧紧贴在他背上,让他心神摇曳。

  “汪汪汪”小狗咬住雁翎的裤脚,拉扯着他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当天完全黑下以后,两人来到村内,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他们来到村口赵二叔家时,小狗当先跑进屋内,在躺在地上的一人面前趴了下来,伸出舌头舔着那人脸颊,神色哀伤。

  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彻底印证!赵二叔一家四口无一幸免!悉数倒在血泊中,死去多时。

  雁翎从赵二叔家出来,又飞快的查看余下各家,无一幸免!甚至连鸡笼狗舍猪圈里的动物都无一幸免!

  一股瑟瑟杀意从雁翎体内散发,四周空气为之冻结,天空仿佛有黑云压地,万鬼嚎哭。

  “到底是谁!如此残忍!”雁翎闭目低喃,“这些人,可恼也!师傅说的对,天地不清,天道不彰,我等的存在就是为了还天地清明,除世间污垢!”

  “我雁翎在此立誓:从今以后以杀止杀,诛尽天下为恶之人,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誓言立,天地间杀气盈野,天空响起莫名惊雷!

第二十三章、灭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