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启程

  集市上人声鼎沸,行人来往,络绎不绝,小贩的叫卖吆喝、商家顾客的讨价还价等等,对雁翎来说,都是些好玩新奇的玩意。

  在他的记忆中,陈不一、陈不二就从来没有带他去过集市,所以这是他记忆中从未有过的体验。

  两人在集市中差点忘了时间,等到府衙门口时才发现钱袋中的钱竟少了小半。雁翎看着手中提着的东西,不由苦笑,这集市还真是个让人不由自主就能陷进去的东西,以后还是少去为妙。

  熊发财的管家早已在府衙门口等待他们多时,见到两人到了,连忙将两人引进屋内,接过雁翎手中的东西道:“老爷等两位很久了,两位随我来。”

  雁翎拱手道谢,随着管家来到一处厅堂,熊发财果然早在此等待他们,见到雁翎他们,跳了起来道:“你们可让我好等,这都快酉时了。”随后招呼管家下去吩咐上菜。雁翎不好意思的挠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在集市上玩的一时兴起,竟忘了时间。”

  熊发财招呼两人坐下,道:“无妨,无妨!我与存一道长本就是老相识,也从来不见他逛过市集,想必你在观里憋坏了,初次见识市集风物,自是好奇。怎么样,我这涴水镇可还算热闹?”

  雁翎笑道:“岂止热闹,可以说的上是繁华了。街上摩肩接踵、挥袖如云,商贩买卖很好,顾客也能买得起很多东西。”

  熊发财抚掌笑道:“雁少侠也懂这些,难能可贵。”

  雁翎颇不好意思的道:“这是以前听我二伯伯说的,他说若是盛世太平,便能商贾富裕,百姓丰足,商贾不愁买卖,百姓不愁吃穿。”

  熊发财道:“我也曾听存一道长说过,他有一位弟弟,在赤水做生意,有很大的名望,可惜无缘一见。”

  雁翎道:“若是熊大哥什么时候有时间到赤水镇,我为熊大哥引荐二伯伯,二伯伯为人很是和善,在赤水一带是有名的善人,我想若是见到熊大哥你这位一心为民的好官,你们肯定会很聊得来的。”

  “如此可要多谢雁少侠美意。”两人谈话间菜点已经上桌,熊发财招呼两人入席,道:“粗茶淡饭,莫要嫌弃。”

  雁翎道:“熊大哥这还叫粗茶淡饭,那我们平日里吃的可就是……”

  雁翎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熊发财也不生气,道:“小兄弟快人快语,甚和我心,我老熊最喜欢和你这样直来直去的人交朋友,哈哈哈哈哈!”话毕哈哈大笑。

  熊发财接着道:“小兄弟,容我说句不太中听的话,我本也是直人,不会拐弯抹角,也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但在官场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勉强学会一些,小兄弟刚才与我这般说话,在我看来那是耿直可交,但在有些人看来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所以请恕我说句托大的话,小兄弟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在外人面前你可千万不能这样说了。”

  雁翎低头从沉思,道:“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是我要多谢熊大哥提点,师傅以前也教过我逢人只说三分话,但我本就与人接触的少,所以就养成了这种直来直去的脾气。”

  熊发财道:“这就是了,江湖险恶,所以有的时候不说比说可好的多。当然,在熊大哥这里可就不要这样了,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雁翎道:“不敢,熊大哥待我如亲人,在你面前又怎么敢呢。对了,听熊大哥的口气,你似乎也行走过江湖?”

  熊发财道:“这都是当初年少轻狂时在江湖中说话口无遮拦,我本就这样的脾气,得罪了很多人,若不是我后台够硬,只怕早已变成一抔黄土了。所以我才跟老弟你说这番话,后来我弃武从文,通过关系当上了这涴水镇的县令。跟老弟你说句实话,其实若要救世,做侠客可不行,像我这样当一方父母官,既可为百姓办事,也可惩办不法凶徒,这才是济世救民的最佳手段,若是官做到了都城,那更是一言决策天下大事,令所出,下者莫敢不从,那时才能叫‘济世救民’。”

  雁翎低头沉思,道:“熊大哥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想到江湖中闯荡一番,我现在年岁还小,阅历见识不足,若不深入江湖中了解江湖,又怎么能够做到熊大哥这种地步呢!”

  熊发财道;“看来我的眼光果然不错,小兄弟一看就是胸有大志之人。老弟你说的不错,我若是刚出家门就来做官,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一个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只有深入了解了百姓生活不容易,才能举一反三,给百姓带去便利。”

  雁翎不好意的挠了挠头,他可没有想到这么多,他想的只是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消灭恶徒,不过熊发财所说未必不是一条可行的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若是能借助朝廷的力量,必能事半功倍。

  三人边吃边聊,直到天完全黑下才结束,熊发财又给两人分别安排了住所,告辞离开。

  天色全黑,月满枝头,雁翎吹灭屋内蜡烛,来到熊发财书房。

  “进来吧!”不等雁翎敲门,熊发财就在里面喊道。

  熊发财捧着《楚国政要》看的入神,雁翎入内后拱手道:“熊大哥!”

  熊发财放下手中的书,招呼雁翎坐下,道:“小兄弟可是有什么问题?”

  雁翎内心挣扎,眉头紧皱。

  “小兄弟有什么难题不妨与我直说,我若能帮衬一二,绝不推脱。”

  雁翎看了熊发财半晌,下定一个决心,道:“我的确有一个疑问想要向熊大哥求证。”

  熊发财递过已被茶水,道:“但说无妨。”

  雁翎喝了一大口茶,道:“我是想问问熊大哥,你去过苗疆,可曾听说马车可以通行?还有从玉河乘马车到涴水镇要多久?”

  熊发财眼中露出一丝精光,道:“小兄弟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雁翎好奇的看着熊发财,道:“实话怎么说?假话又怎么说?”

  熊发财道:“实话,只怕要叫你现在失望!假话,只怕要叫你将来失望!”

  雁翎心思急转,道:“熊大哥看出来了?”

  熊发财道:“我虽然是直人,但我并不是笨人。我不拿你当外人,才和你说这些话,也不想让你失望,才不做某些事!”

  雁翎心中疑问越来越深,道:“熊大哥你都知道些什么?”

  熊发财道:“我原本只是猜测,但是你既然来问我这个问题,就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只是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雁翎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也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但它却是事实,在我面前发生的事实,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

  熊发财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若是她能诚心悔过,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会追究此事,否则我相信你也会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因为我相信我的兄弟。”

  雁翎道:“多谢熊大哥看得起我,我就怕到时候……”

  熊发财道:“莫要妄自菲薄,你初出江湖,就能有此等正气凌然之风,我相信你将来一定是一代大侠,绝不会辜负你师父的期望,现在这些只不过是你人生中必须经历的挫折磨难!谁能年少不轻狂,谁能不爱慕神女,即使是现在的我,也难逃这俗世法则。”

  雁翎道:“多谢熊大哥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熊发财轻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请记住我的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行程上用得着的东西,你就把此行当做是一种修炼也好!”

  雁翎拱手告辞,辗转反侧,一夜无眠,直到天亮时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

  “喔,喔,喔~”随着一阵公鸡报晓声,雁翎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迷迷糊糊的睁眼一眼,雁翎伸了个懒腰,道:“什么时辰了?”

  齐柒柒看着雁翎这无精打采的模样,道:“我看你昨晚没睡好,要不我们先别走了吧!让你先好好休息。”

  雁翎揉了揉眼睛,起身穿起外衣,齐柒柒也不避讳,只是站在原地脸红不已。雁翎见状,立马也红了脸,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注意你也在这里!”

  齐柒柒捏着手指,抬头看了一眼雁翎道:“没关系,我愿意的,你是知道的!”

  雁翎呆呆的看着臻首微红的齐柒柒,不禁呆了!

  “咳咳咳!”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两人自痴迷中惊醒,尴尬的看着门口的熊发财。

  “没打扰到两位吧?”熊发财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没…没…”雁翎结结巴巴的说到,心中不由想到这次可算是在熊大哥面前丢脸了!齐柒柒只是把头低下,脸色更红。

  熊发财领着二人来到府衙门口,管家早在一旁等候,见到三人到来,提了东西牵着两匹马跟在三人身后。

  一行人一直走到镇西口,熊发财道:“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取出随身地图放到雁翎手中,“这是一路的地图,虽然不是很精细,但还是有些作用!”

  雁翎接过地图,打开一看,密密麻麻的用黑点标记着什么地方,还有一条明显的红线在上面。

  熊发财道:“慢慢研究,这地图很简单,只要随便看看就懂了!”

  雁翎挠了挠头,道:“多谢熊大哥!”

  熊发财道:“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这些都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力所能及的事情,只可惜我不能随你们一道同去。”末了从管家手中牵过马匹交到雁翎手中,“你们买的那匹小马年岁尚小,不适合长途跋涉。我这里有两匹蒙古马,耐力极佳,能为你们省去不少气力。”

  雁翎接过熊发财手中的缰绳,道:“熊大哥不是说此去马匹无法通行吗?”

  熊发财道:“那要入了桂水巴蜀地界才无法通行,我们这两广之地,自然是没问题的!你把地图拿出来,我告诉你。”

  雁翎打开地图,熊发财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红点道:“此处是涴水镇,向西直行两百里,就到了桂水边界石城镇,那里有我的一个好友名叫苏雪飞,是我早年闯荡江湖时认识的,我们当年路过石城镇的时候,他说厌倦江湖,所以就在那里隐居了下来。”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交给雁翎,“你们去到石城镇只需要前往镇东口飞雪酒家,他就是这飞雪酒家的老板,你将这封信交给他,他自会知道怎么做。”

  雁翎将信收入怀中,既然是熊大哥交代的事,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熊发财又从腰上解下钱袋,递给雁翎道:“不许拒绝,这是大哥的一点点心意。你们此去路途遥远,山高水长,我们再次相见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只好送你们一点黄白俗物,也方便你们在路上行走。”

  雁翎接过钱袋,心中不由想到自己欠熊大哥的越来越多了,以后也不知要怎样才还得完。

  雁翎齐柒柒跨上马鞍,道:“熊大哥,此事了结我就回来看你。保重!”

  熊发财也拱手道:“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一路保重!”

  一路无话,两人骑着马在官道上向西走。雁翎本来没骑过马,只是仗着功夫好强行驾驭,不到半日就累得气喘吁吁,齐柒柒笑嘻嘻的看着他一路笨拙的动作。

  中午,雁翎体力消耗严重,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不得已唤停马儿,找了个阴凉处休息。

  “小柒,你怎么会骑马的?”雁翎见脸不红气不喘的齐柒柒,好奇的问道。

  “嘻嘻!”齐柒柒笑了一声,道:“这是天生的,你可要学很久才能学会呢!没想到我们的雁大侠竟然不会骑马。”

  雁翎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取出包裹,打开一看,有很多胡饼,足够两人吃四五天,剩下的就只有两人买的一顶帐篷和两把雨伞,再无他物。

  “熊大哥不是说我们啥都没准备好吗,怎么也只是多了几个胡饼而已!”雁翎看着包裹中的东西笑道。

  齐柒柒凑过来一看,果然只有这些东西,道:“我看八成你的熊大哥也只是在吹牛罢了。”

  雁翎道:“也许吧!管他呢,肚子饿了,先吃点东西。”扯下胡饼掰做两半,分一半给齐柒柒。

第二十六章、启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