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非常天地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天已放亮,雁翎不忍打扰旁边的齐柒柒,蹑手蹑脚的钻出被窝,一旁长凳上睡觉的老者已经不见,雁翎推门出来,老者坐在门口抽着旱烟。

  “老爷爷早啊!”雁翎打了声招呼。

  老者看着雁翎,道:“小伙子起这么早,不再多睡会!”

  雁翎道:“习惯了,睡不着。老爷爷,我们一会就要离开了,不知道这里西边是在哪边?”

  老者指着村头的方向道:“那里是西边,怎么不多留两日?”

  雁翎道:“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早日赶路为好。”

  老者道:“好好,年轻人就该出去闯荡闯荡,好好。”

  齐柒柒也推门出来,迷糊的生了个懒腰,清晨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辉映着妙曼的身段。

  “我们这就要走了吗?”齐柒柒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雁翎。

  雁翎虽有不舍,但有些事情必须去做:“对。你也起来了,我们收拾一下就走吧。”

  老者年纪稍大,也没有这么多精力来管他们,两人背起行囊,向老者告辞离开。老者只是坐在门口,目送两人离开,嘴里念叨:“以后还回来啊!”但两人已经走远,早已听不清老者的话语。

  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林地穿行,雁翎齐柒柒已具备了一定经验,已不再像初始那般磕磕撞撞。村子似乎从不与外界联系,根本没有与外界相连的道路,两人走到田间尽头,只能再次进入深林,披荆斩棘,艰难前行。

  密林遮挡了阳光,高大的树木为了争抢光照发了疯似的向上生长,高俞数十丈,甚至连地面低矮的灌木为了争取从密林中投下的斑驳光照,也拼命的向上生长覆盖,争夺地盘,雁翎两人只能在灌木丛下面猫着腰前行。

  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的深林中极其热闹,羽豸虫翎闹动,飞禽走兽遍地。

  “吼——”一声大吼传来,就在两人不远处,齐柒柒受到惊吓,苍白的小手紧紧的抓住雁翎衣袖。

  随后又听到一阵“吱吱~”惨叫,惨叫声密集惊慌,最后化为无力。

  猛兽狩猎成功,雁翎以前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吼叫的猛兽是什么物种,也不知道被狩猎的是什么小兽,好奇心驱使下,拉着齐柒柒向叫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前方灌木稍低,两人已经能露出腰,但见前方血腥凌厉,一头猛虎死死咬住一头麂兽脖子,鲜血顺着虎口滴落,麂兽尚在不停蹬腿,最后一口气随之呼出。

  雁翎看到此幕,不由心神紊乱,这与原来陈不一所教授的和自己所看到的完全不同,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只能在强者口下丧命,变成强者的食物,强者若是感到饥饿,就会狩猎弱者,将弱者吞食!

  各种纷繁杂乱的信息在雁翎脑中乱窜:“《道德经》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了生存,只能弱肉强食吗!但先生又说‘仁义礼智信,五美,人皆有之’到底谁对谁错!亦或是他们都错了。”

  猛虎见到突然出现的两人,警惕的盯着他们,但口中依然衔着麂兽,目露凶光,渐渐向后退去。

  “知足者而能常乐,猛虎此餐已是知足,所以退去。自知者明,你既然退去,我也不再向你出手。我记得师傅也曾经说过,天生万物以养人,弱肉强食本是自然法则,所以只有我变得更强,不弱于人,别人才会变得畏惧,变得遵从我的法则。”

  雁翎手一握,一股强大的自信油然而生,仿佛这手握住的是这天地,是这规则。

  “雁大哥,我们快走吧!”齐柒柒拉着雁翎的衣袖,有些紧张,“这里竟然有大虫,我很害怕!”

  雁翎道:“好!”

  二人再次西行,一路见了各种各样自然界中的奇事,倚强凌弱者有之,以智取胜者有之!

  但却总有一个相同之处——智强者胜,力强者胜!

  在这荒无人烟的密林中,雁翎变得越来越像野兽,信奉力量,执着力量,秋之杀意越来越浓,‘无量’之量越来越重!

  “唯有以力、智压人才能让人信服遵从!”

  雁翎身上散发着一股名叫“危险”的气息,所过之处,百兽辟易,万鸟绝踪,幽深的密林显得更加安静,甚至连风都不敢稍动。

  “唰唰唰”树林中只有雁翎两人的脚步声,空谷幽兰,不停回荡。

  不知不觉,两侧竟立起万丈高崖,低谷中不见天日,凉气嗖嗖,两人行走在柔软的草地上,前方是一片静谧的水潭,水潭边空无一物,两人走近一看,水潭清可见底,却没有一个活物,而空气中却蔓延着一股浓重的中草药味。

  “呖~~”天上突然传来一阵鹰嘄,凶焰盖天。

  雁翎抬头一看,只见一只巨大的金翅雄鹰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两人惯射而来,身未至,而已卷起阵阵狂风,刮得两人衣衫烈烈。齐柒柒吓得目瞪口呆,站在雁翎身后不敢稍动,雁翎却神情紧张的看着飞扑而来的神鹰,随时准备放手一搏!

  神鹰越来越近,雁翎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前神鹰离两人稍远时还感觉不到神鹰的凶戾,但当神鹰越来越靠近两人时,雁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离谱!

  神鹰翅膀张开有丈二长短,目露凶光,雁翎甚至能看到神鹰脖颈环绕的一圈金色翎毛威风凛凛,巨大风压压得他行动困难,宛若陷入泥潭之中,无法自拔,一股不可抗拒的阴影升起,雁翎几乎绝望,神鹰张开双爪,巨大的双爪仿佛用精铁铸成,寒光闪闪,遒劲有力。

  冷酷双爪直奔头顶而来,雁翎此刻却在强大的风压下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铁爪落下,却(删了却)无能为力。

  这一刻,他产生了一种叫做畏惧的心理!

  人所畏惧的,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事物衍生出来的想象。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将要到来的那一刹,明知必死,还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一点点降临。

  在铁爪落在雁翎头顶三尺的那一刻,雁翎心下绝望顿生,心中纵使有再多不甘,有再多心愿,也只能闭-目-待-死!

  眼一闭,过往从前浮现眼前,陈不一、陈不二、陈不三几人纷纷从眼前闪过,天人两隔,永不相见!

  眼一闭,崖村过往种种浮现,大仇未报,纵使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

  眼一闭,眼前仿佛有一股洪水流过,洪水中出现两张熟悉的面孔,他们微笑的看着雁翎,眼中满是疼爱!

  “爹~娘~”雁翎一口无法诉说的悲愤之气从口中吐出,化为“爹娘”两字!

  “我不能——”在铁爪将落一刻,雁翎双目打开,目中精光闪过,‘自然’汹涌澎湃起来,一股绝天无地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双拳握起,“在此就死!”

  “我——”

  “必须——”

  “活——下——去——”

  一股萧瑟悲风从雁翎体内升起,神鹰带来的风压重逾千斤,却在这股悲风下缓缓抬升。

  神鹰受到这股风的影响,身形微微摇晃,却势头不减,携风雷之势的铁爪从雁翎头顶划过。

  “噗——当——”身后传来一阵铁爪入肉的声音,随后又是一声铁爪与石头碰撞的声音。

  强风忽停,雁翎压抑的气势得到抒发,冲天而起,身后的齐柒柒被吹倒在地。

  雁翎披头散发,状若疯魔,丝丝长发随风而舞。

  “呖——”又是一声鹰嘄传来,强风再起,雁翎此时已能克服强风压力,站立不倒,但齐柒柒却没有那么好运,被强风一吹,整个人被抛飞,噗通一声落入前方潭水中。

  神鹰冲天而起,阴影遮天蔽日,狂风中席卷着一股浓重的中草药的味道与腥臭,让人闻之作呕。

  “呖——”神鹰嘶鸣,巨大的身影浮浮沉沉,狂风压境,雁翎感受到的压力竟比刚才还大,本已克服的压力再次压在肩头,雁翎双腿一曲,差点跪倒在地。

  “嘶嘶——”一阵悲惨的蛇鸣自身后传来,雁翎顶住无边压力,缓缓转过头,只见一只神鹰双爪插入一条巨蛇身体中,使劲想往上飞,将巨蛇带入空中。但那蛇怕是有水桶粗细,十来丈长,在鹰爪下翻滚拍打。如果到了空中,神鹰凭借天空的优势,尚能完虐巨蛇,但此刻却因为雁翎的影响,致使神鹰未能一击致命,反而与巨蛇行形成拉扯之势。

  巨蛇在地上尚且能借地使力,想要挣脱神鹰的铁爪,翻滚闹动,身形所过之处,灌木被一波波压折,山石破碎纷飞,飞远的碎石打在山壁上,擦出朵朵火星,巨蛇的鳞甲竟坚硬如斯。

  神鹰铁爪能穿透巨蛇,可见其锋利坚硬。神鹰铁爪不松,随着巨蛇不停晃动,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却又凭借超高的飞行技巧稳住身形,任凭巨蛇如何闹动都不松爪,宛如水中浮萍、空中鸿毛,随波而流,随风而动。

  “嘶嘶——”巨蛇借地使力,头颅高高昂起,从雁翎眼前掠过,对眼的一瞬,雁翎神为之夺,那是一种怎样冰冷的眼神,在那种眼神里,雁翎看到的只有无尽的血腥、杀戮、狂暴、残忍、冷血!没有一丝一毫怜悯温弱,仿佛天地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包含在那一双血眸中,被那双眼睛看上一眼,如坠冰窟,全身的负面情绪被勾动,雁翎双眼变得通红,过往一幕幕闪上心头,父母之死、崖村之灭、苏雪飞之亡!这一瞬间他感到了一股绝望,这个世界只有死亡是唯一的出路,所有人所有东西都该死,都要死!害死父母的官兵、残杀崖村的马队、毒害苏雪飞的熊发财,他们都要死。一股股名为仇恨、血腥、暴虐的情绪渐渐从雁翎眼中浮现,掩盖了理智、慧明。

  ‘自然’疯狂运转,一股股强大无形的压力从他体内浮现,神鹰带来的强风在他身前停下,化为一股股凌冽秋风,秋风萧瑟,阵阵悲、杀之意散发,脚下的青青草地在这阵气息中快速枯萎、凋零!天地此刻仿佛陷入绝对的沉寂,万籁无声。‘无量’之重更上层楼,双脚重逾万斤,陷入土石中。

  巨蛇翻飞,心中仿佛有万古不甘仇怨要发泄,眼神冰冷,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要向这天地复仇——它对抗的不是神鹰,而是天地!以力击天!要打碎这天地不公!

  “呖——”神鹰嘶鸣,传入雁翎耳中,雁翎恰似久旱遇甘霖的人,神台之中仿佛有一股清流神气注入,脑中猛然恢复清醒,甩了甩头,把那些可怕的负面情绪甩出脑袋,神思清明后,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竟差点被一只畜生控制!意志力竟然如此薄弱吗!”

  虽然神思恢复清明,但体内运转不息的‘自然’却将身体中潜藏的杀意丝丝带出,充盈雁翎的身体,雁翎感觉身体竟有种不由自主,不受控制的感觉,拳头紧握,“好想杀点什么。”身体的感觉不停的冲击着雁翎的神经,他额头青筋毕露,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脑中的清醒不停的与身体的杀意作斗争。

  “呖——”神鹰猛啼,雁翎抬起头,充血的眼睛看向前方,脑中再被一股清流灌入。

  此时,神鹰回头,眼神与雁翎眼一对,神鹰眼神清澈无比,一点点凶厉残暴也没有,仿佛初生的婴儿般纯净无暇,坚毅执着。身体中的杀意在这一眼神中如潮水般快速消散,‘自然’运转恢复正常。再去观看鹰蛇斗,又是一番完全不同的体验。

  巨蛇像是跳梁小丑,上蹿下跳,而神鹰像是谦谦公子,任巨蛇攒动,它只是随势而动,随波逐流,每当巨蛇昂起头颅攻击,神鹰借着巨蛇带起的风势顺势偏移,任它巨蛇如何强大,力能摧金断玉,神鹰却总能不急不慢的借势移动,躲开致命攻势,同时鹰爪毫不放松,死死钉住巨蛇身体。

  两兽相博了一柱香的时间,巨蛇在长时间的挣扎后也失去了耐性与理智,放弃尾部缠绕的巨石,粗壮尾部才是它最强的武器!

  蛇尾邹然卷起,冲天而上,声势浩大骇人,仿佛要击破苍穹,问天高几何,地深几许!

第二十九章、非常天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