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非常时刻

  巨蛇一击擎天,奈何神鹰对气流的掌控已是出神入化,蛇尾靠近神鹰,卷起阵阵风声呼啸,与神鹰卷起的气流撞在一处,发出了轰隆隆的响声。神鹰再次借势而动,厚重的身体仿佛不受力般,随着席卷而来的蛇尾迅速转向。

  雁翎看的如痴如醉,陷入一种莫名的感觉中,‘自然’不由自主运转,忽感自己的身体也变的很轻,不再去抗衡神鹰卷起的强压风流,而是随风而动,随波逐流,就像一张轻飘飘的纸张,在强风中上下浮沉,左右摇摆,‘无量’之轻此刻尽显威能,风之所至,雁翎无所不至,随着强风在峡谷中不停飘荡。

  此时,神鹰与巨蛇的战斗也进入尾声,巨蛇暴躁之下放弃尚能借力的地面,神鹰乘势抓住机会,鹰翅舞动,带起一股股强风,借着强风,神鹰扶摇直上,到了空中,巨蛇只能是待宰的羊羔,再无还手之力。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雁翎眼见这一幕,心神剧震,一股豁然开朗的感觉由心而发,竟也随着扶摇而上的神鹰向上飘飞,完全违背了自然定律,仿佛化身为鸟,在空中自由翱翔。

  美好山河尽收眼底,山外青山,层峦叠嶂,苍翠树木,在风中层层摇曳,卷起片片绿浪!目之所及,心神开朗,脚下是一条横贯东西的大峡谷,峡谷尽处渐渐闭合;远处的天空上是一排南飞的大雁,咕咕鸣叫;扶摇而上的神鹰脚下抓着巨蛇,巨蛇没了借力之处,虽是不停扭动,却再也翻不起一点浪花。

  神鹰低头看了一眼雁翎,“呖——”一声鹰啼,挥动翅膀,瞬间远去。

  “只有天空才是战场!”雁翎直感觉自己的眼界心神开阔,再也不是盯着脚下那一点事物看的人物。行侠,除了当下,还在未来!一人之侠道,何如万人之侠道!在万人之上,俯瞰全境,就如神鹰般,眼看阴冷毒蛇、肮脏污秽将无所遁形,而自己也能不着尘垢,翱翔于天际。

  峡谷中,忽然传来一阵危险的气息,雁翎在空中凝神一看,目力直透百丈,又有一条巨蛇盘桓,眼中凶光毕露,阴冷的盯着水潭中的齐柒柒,而刚才被气流卷入水潭中的齐柒柒已陷入昏迷。

  “不好!”雁翎轻呼一声,此时神鹰上升卷起的气流已尽,雁翎也在缓缓飘落。眼见巨蛇已尽蓄势待发,就要吞下潭水中的齐柒柒,雁翎目眦欲裂!

  ‘无量’由轻化重,身体猛然一沉,从百丈空中飞速下降,这是一种雁翎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初时头脑充血,随着身体逐渐适应,又变成一种极度刺激的感觉,眼看着峡谷越来越近,雁翎险而又险的擦着峡谷边缘落入谷中,卷曲的气流不弱于巨蛇尾击之声势!

  雁翎调整身形,下坠速度稍稍减缓,眼见来到巨蛇头顶十丈,聚气于掌,厚重的真气在掌前凝聚成一个手掌虚影!

  掌未至,风先到,巨蛇感应到了这一股强风,蛇信吞吐,“昂——”竟发出一声嘶吼,蛇尾高高卷起,向天而击!

  雁翎再次见到这击天裂地的浩大声势,心中反而在没有初见的震撼,‘无量’之重到达极致,人蛇尚未撞到一起,气流先相互纠缠到了一起,在空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随后,轰然巨响,人蛇相撞,蛇尾悄无声息的湮灭,雁翎的掌气也开始消散!

  这纯粹是力与力的对抗,强与强的较量!

  蛇长数十丈,尾部渐渐湮灭,但人力有穷,巨蛇攻击力最强的尾部虽然消失,但当蛇尾消失后,余下的一段依旧存有不俗的力量,携风雷之势击向雁翎胸口,雁翎此时变招不及,只得气凝胸口,强行接下这一击!

  “噗~”雁翎一口心血吐出,胸口宛如被砸落的巨石撞到,防护真气瞬间支离破碎,瞬间感觉五脏位移,全身真气消散,再也无法聚气,神思混乱,差点晕了过去。

  抛飞的身体噗通一声落入水潭中,直沉潭底。

  巨蛇受到伤害,更加狂暴,理智全失,“昂——”口中不停发出嘶鸣,疼痛使得它在地上不停翻滚扭曲,所过之处,草木尽毁,所盘之处,巨石碎裂!又见到雁翎沉在水潭中,更加狂暴,疯狂的向雁翎冲来。蛇虽是旱地生物,但在水中也如同在旱地一般灵活。

  巨蛇舍弃了漂浮水上的齐柒柒,直潜入水,冲雁翎而来。巨蛇宛若蛟龙入水,阴冷狂暴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雁翎,携万钧之势冲向雁翎,带起阵阵水波。

  雁翎此刻也是目眦欲裂,本就身受重伤,难以行动,又逢经脉蔽塞难以运转,可谓是屋漏偏锋下雨,糟糕至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雁翎神思电转,脑中不由自主浮现神鹰与巨蛇搏斗的画面,神鹰随波逐流,最终战胜巨蛇。在水中也可以如同在空气中一般与巨蛇缠斗,何不借着巨蛇的势来对付它!

  雁翎已经领悟了‘无量’之轻,随波逐流,随风而动,水中的水波也就像是空中的风流,只要借助水流的势,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巨蛇飞身而近,雁翎随波而退,巨蛇眼见一击未果,再次翻动身体,在水中卷起阵阵狂浪,雁翎就在这阵浪中浮沉。但蛇能在水中长久闭气,人却不一定不能,即使是天赋异禀的水下高手,也不可能生活在在水中不呼吸。雁翎已经在水中随着波浪翻滚了一刻钟,不说体力消耗,此刻的闭气已到了极限,再也无法忍耐,张口喝进了一大口潭水,潭水苦涩难吃,其中还有浓重的腥臭,但此时又如何能管得了这些,雁翎肺中已经开始痉挛,双目充血。

  就在此时,巨蛇仿佛也看出了雁翎的囧境,蛇身缠绕而来,想把雁翎生生绞死!

  雁翎双目圆睁,心中不惊反喜,随着巨蛇的绞杀,中间的水流向上挤出,雁翎也随着水流向上飞出,终于头部露出水潭,大口大口喘了几口粗气,瞥眼一看,齐柒柒已经被巨蛇搅起的水**到岸边,余下一双脚浸泡在潭水中,随波飘荡。

  脚下水波流动,雁翎赶紧深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中,只见巨蛇昂头,张开巨口向他咬来。雁翎借着水流一滚,避开致命一击,巨蛇头部转弯,再次向雁翎绞杀,但有了第一次经验,雁翎再也不怕巨蛇,随着水流窜出巨蛇的绞杀范围。

  雁翎在水中越来越如鱼得水,巨蛇的三板斧技能已经对他全然无用。但在水中有一个缺点,时不时的容易呛水,苦涩腥臭的水让人难受无比。

  随着时间流逝,巨蛇渐渐体力不支,巨蛇在水中虽然也像在陆地一样灵活,但水毕竟不是空气,有一定的阻力,任巨蛇雄力无穷,在水中如此翻滚闹动,气力也总有耗尽的时候,何况巨蛇尾部受创,只要它一发力,就有血液从尾部挤出,鏖战了这么久,只怕巨蛇身上有再多的血液也要流失过半。

  雁翎在水中却越来越清醒,随着不停喝下的潭水,小腹中渐渐有一股暖流升起,‘自然’恢复运转,受伤的五脏六腑疼痛渐消,小腹中的暖流流遍全身,经脉中酥酥麻麻的仿佛有小蚂蚁在里面钻动,舒服至极。随着‘自然’不停运转,经脉中的内再次变成汩汩细流,稳定运转。但体力的消耗却不是如此就能弥补,好在巨蛇的体力消耗比雁翎大得多,此刻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雁翎手中。这条巨蛇不知吞噬了多少东西才长到这么大,罪孽深重,雁翎丝毫没有留手的打算,气聚掌心,随着一次翻滚间掌击蛇身,力透鳞甲,将巨蛇体内脏腑搅的稀烂。

  “昂——”巨蛇吃痛,更加疯狂,奋起余力,尾部再次拍打向雁翎,但此刻的雁翎又岂是巨蛇的余力所能伤及,在水波中打了个滚,避开巨蛇尾部,再次如法炮制,双掌不停攻击巨蛇身体,虽然不知道巨蛇心脏在哪里,但只要将巨蛇所有内脏全部用内力拍碎,巨蛇将绝无活路。

  但巨蛇的临死反击也不是那么好应付,雁翎在攻击的同时还有防备巨蛇的攻击,期间再次吞下数不清的潭水,让他小腹内像是着了火一样,难受异常,‘自然’虽在运转,但雁翎已无暇控制,只能通过掌间不停拍出的内力消耗小腹那股火热。

  终于,在雁翎肚中灌满潭水后,巨蛇随着一声哀鸣从口中不停吐出鲜血,彻底化为一句尸体!尸身不停向下沉去。巨蛇阴冷的眼中神光消散,只剩下一双冷眸,像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没有一丝感情,死死的盯着雁翎!

  “哼,你活着我都不怕你,你死了还想作怪吗!”雁翎心中喃喃,随后直向潭底追去,伸手揽住巨蛇尾部,拉扯着巨蛇向上浮去。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巨蛇整个的拖出水潭,雁翎也虚脱的坐倒在地,喘着粗气。这时,雁翎终于有机会查看齐柒柒的状况,齐柒柒脉搏微弱,脸色苍白,应该是落水之故。

  雁翎拖着疲惫的身躯,挤压齐柒柒胸腔,齐柒柒“哇哇哇”的吐出几口水,却尚未转醒,再探鼻息,已然全无,雁翎急得额头冒汗,手足无措。

  “对了…溺水之人是水呛进了口肺,无法呼吸,只要让她恢复呼吸…恢复呼吸,可是要怎么才能让她恢复呼吸…”雁翎脑中灵光飞闪,人呼吸通过口鼻,所以自己可以通过口鼻给她渡气,也许可行!

  想到就做,不管行不行,总要一试。两口相接,柔软冰凉的触感让雁翎一阵失神,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触感,有一种让特欲罢不能的特殊魔力,身体中又发出一阵燥热。但嘴角冰凉的驱赶又让他迅速恢复理智,调整心情,收敛心神,一口气渡过去,却不见成效,因为渡过去的气又从齐柒柒鼻中全数流出。

  雁翎眉头紧皱,伸手捏住齐柒柒琼鼻,再次深呼吸,向齐柒柒口中渡气,但……

第三十章、非常时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