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非常事

  这一口气却停留在齐柒柒口鼻间无法进入肺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可行吗?”雁翎抱起齐柒柒,让她躺在自己怀中,齐柒柒全身柔软,毫无意识,头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去,雁翎也没有注意到,再次深呼吸后,两唇相对,一口气再次渡去,这次气没有再停留口鼻,非常顺利的进入齐柒柒肺腑,雁翎松开口唇,紧张的看着齐柒柒,渡过去的气随着自身重量的挤压从她口中缓缓呼出,附带着咳嗽了好几声,清出许多积水。雁翎一看有戏,再次渡气,这次明显比上次顺利许多,气利进入齐柒柒肺腑,又顺利呼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月上中天,照到两人身上,雁翎已经头晕眼花,但齐柒柒却还未醒来,如此香艳之事正经来做果然是一件很累人的事!雁翎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听天由命,能醒来是她的造化,不能醒来是她的宿命!

  雁翎头晕越来越重,不停加速呼吸使得他已经大脑缺氧,却又不敢停下,因为怕一停下,怕因为自己的不尽力,让一条生命就此消陨!只要希望还在,就不能放弃。

  齐柒柒的身体越来越滚烫,这是雁翎看到希望,不敢放弃的原因!

  一双滚烫的手忽然缠上雁翎,眼前的美人睁开迷离的双目。而此时的雁翎头晕眼花,反应迟钝,尚不清楚发生何事,一口气从齐柒柒口中缓缓呼出,雁翎习惯性的想要再次准备渡气,却发现背后被一双手禁锢,嘴唇无法分开,又感觉怀中人儿身体越来越烫,唇下触感温柔,不复冰凉。

  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再次充斥全身,本就冰冷的夜让雁翎越发感觉怀中的玉体滚烫,不安的扭动,雁翎身体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烫,变得蠢蠢欲动。

  两人将遇窒息之际,两唇不得不分开,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脑中缺氧的晕眩感终于消退,雁翎看着眼前绯红的脸庞,心中似乎有一种什么奇怪的感觉不停地冲击着他的大脑,身上的触感支使着他,让他头渐渐低下,身上的燥热感让他的行动彻底被身体控制,不经由思想决定。

  口唇相接,两人像是在沙漠中久旱遇清泉的人,身体中的燥热彻底得到解放。

  《诗》曰: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谷中无麕有蚺,地为席天为被,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火热渐退,神思清明,雁翎看着怀中的可人儿娇羞红润的脸庞,心中五味陈杂。

  从旁边崖脚找回包裹,取出帐篷搭好,将齐柒柒安置在内,齐柒柒在这一天中经历的这许多事,又初历破瓜,早已疲惫不堪,在雁翎怀中睡着。

  雁翎拉上帐篷帘子,躺倒在草地上,心中难以平静,各种纷繁复杂的思绪充盈脑中。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我本身的想法,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以后我要如何面对她,又要如何与她相处,她的事情又要如何解决?如果……是真的……我还能……”

  雁翎看着自己的手,心中犹豫不决!

  实在是太累了,在纷繁的心绪中,雁翎沉沉睡去。

  峡谷幽深,清晨时刻,更是冷到极致,雁翎被一阵凉风吹醒,帐篷中的齐柒柒也渐渐醒来,但齐柒柒只是在帐篷中淅淅索索的穿着衣服,雁翎也不敢回头去看,就算帐篷帘子合上,他什么也看不见。

  “雁哥哥!”雁翎忽然被一双温暖的手臂从背后环绕,一个柔软的身躯紧紧贴在背后,“人家很开心!”

  雁翎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齐柒柒,但就算他如何无奈,也知晓此刻不是该冷淡的时候,笑着回头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齐柒柒语气有些低糜:“你没在,我睡不着。”

  雁翎感觉肩上有几点凉意,虽然没回头,却也知道齐柒柒此刻在他身后的神情,必然是伤心难受。

  “对不起。我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清楚,昨晚……昨晚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就对你那样了。”

  “不,雁哥哥你别这样说,我是自愿的,我愿意你这样对我,我愿意你以后都像这样对我。”齐柒柒把雁翎报得更紧,像是生怕雁翎转眼间会消失不见。

  “小柒,我……”雁翎欲言又止。

  齐柒柒放开雁翎,来到他身边,双手抱住雁翎右手,靠在雁翎肩头,道:“雁哥哥,你……”

  雁翎本想直接问齐柒柒一些问题,但话到口边却又说不出口,看着齐柒柒那绯红清丽的容颜,怎么看都不像是他索怀疑的那种人,“不可能!”雁翎不停的给自己心理暗示。

  “雁哥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小柒那么多次,谢谢你愿意…….”

  齐柒柒俏脸涂上一层嫣红。

  雁翎脑中空白一片,口中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句:“对不起!”

  齐柒柒只当是他在向昨晚事后让自己单独一人的事情道歉,心中更加欢快,又像雁翎怀中钻了钻,道:“没关系!”

  雁翎抬头看天,太阳已经照到半崖,万里晴空。

  “小柒,肚子饿了吧?”

  齐柒柒红着脸娇嗔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饿了,你这牛,也不知道轻点!”

  雁翎嘴角苦笑,那个时候谁还能注意这些事情,但现在想向想来也很奇怪,昨夜身体中那股莫名的燥热到底是哪里来的,它甚至冲昏理智,冲破男女防线。雁翎拍了拍头,想不通,就不想了。

  “我去拾些柴禾,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很快回来。”雁翎去往昨日巨蛇卷断的灌木中拾了一堆柴禾,又从包裹中取出刀子、支架等物,准备把这条巨蛇烤来吃。

  齐柒柒见到雁翎准备向巨蛇动刀,吓得缩了缩脖子,犹豫道:“我们……吃这个?”

  雁翎道:“对,吃它!”

  齐柒柒怯怯的向后退了几步,道:“可是我听说蛇身体里面有恶灵,人吃了会长虫子。”

  雁翎疑惑道:“还有这种说法?”

  齐柒柒道:“对啊,我在玉河边听人说的,传说有人因为吃了蛇后全身长了虫子,最后整个人被虫子吃的干干净净,这是恶灵的报复!”

  雁翎心中好奇心被勾起,道:“可是这蛇已经死了,哪里来的恶灵?我可得好好研究研究!”

  齐柒柒道:“别,万一真的有恶灵呢,听说蛇胆是专门克制恶灵的东西,你不如直接取出蛇胆吃好了,我再找点其他的东西吃!”

  雁翎道:“恶灵这种东西我是不信的,不过人吃了蛇会长虫子还真是闻所未闻,会不会是以讹传讹?这巨蛇在这峡谷中不知道吃了多少生灵,今日我们把它吃了,可谓是一报还一报,公平得很。”随后依然坚持向巨蛇动刀。

  齐柒柒见雁翎不停劝告,只得在背后默默祈祷。

  “叮——刺啦啦——”刀子碰到巨蛇鳞甲,擦出一片火花,竟然无法刺入!

  “这……”雁翎伸手摸了摸蛇鳞,触感冰凉,敲了敲。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像坚硬的精铁,“蛇鳞竟然能有这么坚硬!真是不可思议。”

  齐柒柒道:“我看着巨蛇就是有恶灵护体,不然怎么会这里坚硬,连刀子都捅不破,我们还是别吃它了。”

  雁翎却并不放弃,扯着巨蛇翻了个身,露出柔软的肚皮,刀子顺着肚皮下的一条细线割下,随着刺啦啦一阵划破蛇皮的声音,巨蛇身应声打开,分为两半。

  哗啦啦一阵声响,巨蛇脏腑流了一地,随之流出的还有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蛇胆!

  雁翎从碎裂的脏腑中取出蛇胆,道:“这就是蛇胆了吧?”

  齐柒柒在在雁翎动刀时就吓得躲回帐篷,雁翎回头一看,哪里还能看到人。

  取了苦胆,雁翎又像割下蛇肉,却眉头紧皱,看着蠕动的蛇肉,心道:“难道它还没死透,这怎么可能。”

  巨蛇的确已经死透,若果这样都没死,那就不是蛇,而是蛟龙了!

  蛇肉蠕动的地方爬出一条小虫子,长一寸左右,雁翎眉头皱的更紧,喃喃道:“这就是恶灵吧,原来传说是真的。”更多的虫子从巨蛇创口处钻出,大的一寸来长,小的几乎肉眼不可见!

  雁翎也是看的头皮发麻,没想到这巨蛇身体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密密麻麻的虫子,可是巨蛇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它活着的时候难道不难受吗!

  雁翎赶紧别过头,不敢再看,生怕自己因此吐出来!

  “小柒,我们先离开这里!”雁翎朝帐篷内喊道。

  齐柒柒探出一个头,看到巨蛇皮肉翻卷处满是虫子,又一下子缩回帐篷,道:“好,我们快离开。”随后从帐篷后面钻了出去。

  雁翎收起帐篷,背上行囊,沿着峡谷继续前进,齐柒柒走路的姿势颇有些不顺,雁翎赶紧过去搀扶。绕过水潭,在前方不远处又见到一块平整的草地,再也看不到水潭那边的血腥景象,两人在崖脚摘了一些野菜煮食,不得不说苏雪飞给雁翎他们准备的东西真的很齐全,竟然连锅都有一口。

  “我看过这个峡谷的地势,一直往前走就能出去,出口就在正西,我们走快一点的话应该一两天就能出去。”雁翎吸溜一声吃下一颗车前草叶子。

  车前草的味道绝对算不上好,齐柒柒吃的眉头紧皱,但肚中饥饿又让她不得不忍着苦涩的口感,小口小口的吃着。

  雁翎见状道:“小柒,你这样只会吃到车前草的苦味,要像我这样,囫囵吞枣,就尝不到它的苦味了!”

  齐柒柒闻言也向雁翎一般囫囵吞下,口中那种苦涩的味道稍稍减轻,果然舒服了许多。

第三十一章、非常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