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秘境

  雁翎自从与巨蛇生死搏斗后,身体的反应灵敏度更上层楼,对周围各种气流、声音的感应变得无比敏锐。

  狭长的峡谷中除了那两条巨蛇再也没有其他活物,甚至连蚂蚁都找不到一只,这本是极不正常的事情。

  “难道是被那两条蛇吃干净,或者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峡谷中干净的甚至连一只蚂蚁都见不到?”雁翎心中升起疑问,越是深入,越发现峡谷的非同寻常,峡谷中段已经全没有道路可走,雁翎只好背起齐柒柒用轻功来回凌渡。

  中段的悬崖成一个诡异的歪斜角度,完全遮住了天空的亮光,两人像是走在阴森的地狱中,脚下不时踩到不知名动物的枯骨,这些动物像是死去很久,枯骨已经变得易碎,随着枯骨碎裂,更是在空中爆发出一团团幽森惨绿的磷火,在这阴暗的环境中异常骇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所在!”雁翎忍不住头皮发麻。背上的齐柒柒更是变身鸵鸟,紧紧的贴在雁翎背上,不敢抬头睁眼。

  随着渐渐深入,幽深谷中枯骨越来越多,磷火交织,把整个谷底映得更加阴森恐怖。一股芳香味道传入雁翎口鼻,很是好闻,有点像是某种糖糕的味道,忍不住多吸了几口,那种芬芳的气味充塞口鼻,是桂花夹杂着甜糯的味道。背上的齐柒柒闻着这股甜馨之气,忍不住沉醉其中,让这股气味充斥口鼻,细细体味其中味道:“是桂花糕,难道这里有人?”

  雁翎不由自主的向着味道来源走去,前进的方向枯骨欲来越多,最后已经堆积起厚厚一层,雁翎小心翼翼的走在枯骨小道上,时不时踩碎的枯骨中冒出一朵磷火。

  前方,狭窄的峡谷留下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缺口,缺口后面,竟是一片广阔的空间,借着磷火的微光,得以窥见全貌。

  幽森地**,尸骨遍地,有人有兽,不计其数。地穴方圆二十丈,边角上有无数孔隙,孔隙中微光闪闪,内中似乎充斥无数白磷流淌;边角下若隐若现的是无数蛇蜕,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地穴中央有一个石台,方方正正,似是人工铸成,石台中央长着一颗惨绿的桂花树,张牙舞爪,像是要择人而噬的阴冷鬼怪,却散发着桂花甜糯的香味。

  雁翎见到这颗桂花树,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心中有一股危险的感觉,缓步向后退去。此时,却感觉背上的齐柒柒有了异动,她在无意识的挣扎着想要靠近桂花树,但因为她的挣扎是无意识的,才没有脱离雁翎。

  “这里一定有问题,不见活物,却又有如此诡异的一颗桂花树,绝对不正常,小柒的表现也很奇怪,她似乎想要靠近那颗桂花树,到底是什么原因?”

  就在雁翎沉思时,一缕阳光划破阴暗,阴森地穴恐怖气氛一扫而尽!

  光明,光明,光明!

  驱破邪氛的光明,像是神明的曙光,从桂花水头顶照耀而下,给原本惨绿的桂花树披上一层神圣的光芒,朵朵桂花变成金黄的色泽,圣洁清澈。

  落在树下斑驳的阳光,再经由镜面的反射,照亮整个地穴,阴森的磷火消散,地穴中终于升起一丝温暖!

  这里果然是人工布置而成,那布满整个地穴的镜子、中央方正的石台、四面壁上整齐的孔隙,和桂花树正上方直射而入的阳光!

  齐柒柒在这阵光明中恢复清醒,疑惑的看着眼前景象,道:“雁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到了这么个地方?那棵桂花树好漂亮!”

  雁翎正在观察四周有没有出口,闻言道:“我们一直顺着峡谷走就到了这里,我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但这里总不是什么好去处,还是先离开为好。”说着趁着光明原路返回,这里除了刚才进来的入口,并没有其它出入口。

  两人返回后,雁翎从行囊中找出一条绳子,将齐柒柒牢牢绑在身上,又取出一对似镰刀而非镰刀的镐,铁质的把手,尖端把镰刀的刀片改成了两根弯曲的铁棍,铁棍顶部磨得锋利,寒光闪闪。铁镐两尺来长,雁翎握住试了试手感,不轻不重,向右边挥动,铁镐尖端应声入石,紧紧的扎在石内,非常稳当。

  雁翎握住双镐,一步步向斜坡上攀爬,一路的峡谷都是这种斜坡,直到峡谷末端,终于恢复正常的垂直角度,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峡谷中再复阴暗。但此处并没有可供落脚之地,雁翎只得借着微光继续向上攀爬。

  峡谷的尽头是一个坡道,这一点雁翎早已确认过,两人来到半途,又发现一个山洞,洞口没有一丝风痕,由于天已全黑,月亮也未升起,两人完全看不清内中状况,雁翎找来碎柴点了火把,火光一照,内中状况尽收眼底,深不过一丈,最好不过的是里面有人住过的痕迹,灶台石床一应俱全,不过里面住的人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竟也没有一个活物,边上还堆着一些没有用完的柴禾,大多都已腐朽。

  雁翎背着齐柒柒进到洞内,捡起边上的柴禾生起一堆篝火,总算是有了暖人的光明。两人自上午吃了点野菜就再也没有进食,此刻都是腹中饥饿,好在早上采集的野菜还有一些,取出铁锅煮了一锅吃下,才感觉稍稍舒服。

  连续这么多天的奔波,两人都已显得消瘦了,雁翎搭好帐篷,躺在洞口大石上,看着月亮一点点升起,心中疲惫一扫而空,回想起这几日的点点滴滴,自己似乎有所改变,却又没有改变。

  “雁哥哥,你在想什么?”齐柒柒坐到雁翎旁边,柔声问道。

  “想起以前先生说的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现在想来还是真是很有道理。”雁翎看着明月,月如圆盘,照着洞口的两人,也照着崖村合墓。

  “雁哥哥你又想叔叔伯伯和先生他们了么?”齐柒柒环抱住雁翎的手臂,似乎想要给安慰他,让他消弭心中的不快。

  “是啊,什么时候能不想呢!”

  “哎!”齐柒柒轻叹一声,随后陪着雁翎躺在大石上看着月亮发呆。

  雁翎感觉齐柒柒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没说出来,不由道:“小柒,你是想说什么吗?”

  齐柒柒看着月亮,道:“我在想,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生两个孩子,每天怡儿弄女,种种庄稼,过上平淡的生活,可是,你又怎么愿意,你还有这么多事没做,还有抱负没有施展,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雁翎道:“我也想这样,抱负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虚妄之想,我身上的包袱很重很重,崖村血仇,苏雪飞大哥的死,每一样、每一件,都是那么沉重,沉重的甚至让我喘不过气来!”

  “雁哥哥,小柒很想和你分担一些,但是小柒却不懂武功,总是拖你的后退,小柒对不起你!”齐柒柒语气靡靡。

  “不,这不怪你!你只要好好做好你自己,不要让我担心失望就好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话中意有所指,也不知道齐柒柒听明白没有,雁翎接着道:“此去玉河我们不仅不认识路,现在甚至连方向都快要迷失,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这一路可是苦了你。”

  齐柒柒道:“我不辛苦,这一路都是雁哥哥你在照顾我,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照顾过我,我很喜欢!”说着俏脸往雁翎肩头挤了挤,似要融入雁翎身体。

  “雁哥哥,你能和我说说你父母吗?”齐柒柒声如细纹的说出这句话,随后双颊绯红,期待的看着雁翎,似乎雁翎将要说的就是她未来的公婆,这让她很是娇羞又是忐忑。

  “父母?”雁翎饶了饶头,虽然想起来一些,但是并不完整,“我只记得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他们……”正待回忆过往,突然一阵头疼,雁翎眼中仿佛再次见到赤水河中那恐怖的一幕幕,洪水滔天,江水浮沉,父母为了救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他却忘了那一段温馨的回忆,只留下赤水河上那一段最后的父慈母爱。

  “啊——”雁翎抱着头痛苦的颤抖,脑中不停浮现一张恐怖的脸,那张脸上有一条可怖的斜疤,像一条阴冷的毒蛇,充满了杀气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雁翎记得,这个人就是杀他父母的凶手,他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雁哥哥,你怎么了,快别吓我!”齐柒柒见到雁翎抱着头在地上颤抖,垂着眼泪,担忧的拉着他的手,“我不是故意提起伯父伯母的,你要是…要是不开心,就打我吧,都是我的错,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

  雁翎强忍住头痛,轻轻拭去齐柒柒眼角泪痕,道:“不关你的事,这是以前我溺水留下的毛病,我失去了十岁以前的记忆,这几天经历了这许多事,才想起来一些,不打紧的。而且,我又怎么可能打你,只要你是这么好的女孩,我绝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谢谢你,雁哥哥!”齐柒柒见雁翎状况好转,神情不复紧张,“以后我都不提这些话了,免得让你难受!”

  “不,我不难受。我难受的事我竟然忘了我的父母,忘了他们的血海深仇,你的提醒才让我想起这些事,父母养育之恩,恩深似海,他们的仇,怎么可以忘记,又怎么能忘记!此仇不可不报!我只恨自己当时没有能力保护他们,恨自己竟然在这五年中忘了他们,忘了他们的容貌,忘了他们的血仇!我没有资格当他们的儿子,我真的很不孝!”

  雁翎说着双目充血,双拳捶地,直到皮破肉绽,仍然不知。

  “雁哥哥你别这样。”齐柒柒赶紧拉着雁翎的手,心疼的放在心口吹着气,道:“这不是你的错,这都是那些坏人的错,是他们拆散了你和伯父伯母,你不要用他们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一定要爱惜自己,将来才能为伯父伯母报仇。”

  雁翎稍稍冷静,道:“你说的对,我记得父亲曾经说过‘有谁明知将死而不怕’,人都是怕死的,那个时候我也很怕,虽然我不知道‘死’是什么东西,但现在我知道了,死并不可怕,我想那个时候的父亲也觉得死其实不可怕,他怕的是他在乎的人会死!那种感觉真真是极其痛苦的。所以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活着才能为他们报仇。小柒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第三十二章、秘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