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南乔钓叟

  “明知必死而往之,是愚者之行!明知必往而怯之,是懦者之行!只有成为强者,才能不愚不懦!”

  月如玉盘,照着不言的两人。

  许久,齐柒柒轻叹道:“有些事只有强者才能做到,而我这样的弱者只能在强者的羽翼底下苟延残喘。雁哥哥,我想要你一辈子做我的强者。”

  雁翎看着圆月,心中不停浮现父母的画面,但仅仅停留在赤水河,再往前就一无所有,脑中空空荡荡。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越是想不起来的事越是想要忆起。

  “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了!”雁翎看着圆月叹了口气,“可惜师傅二伯伯三伯伯他们都选在天边,爹娘更是不可相见。”

  “雁哥哥若是想他们,我们就先回去看望师傅,再去看望二伯伯好不好?”

  “走了这么多行程,怎么可以半途而废,我与师傅他们分别日短,而你却与家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团聚,还是先到玉河再说吧。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

  “嗯!”齐柒柒红着脸带着丝丝期待看着雁翎。

  雁翎此刻却无心睡眠,脑中各种纷繁复杂的东西让他的心绪乱成一团,看着月亮发呆。

  齐柒柒见雁翎似有心事,也不再痴缠,转身休息去了。雁翎看着月亮,困意来袭,在大石上沉沉睡去。

  翌日,两人出了峡谷,又进入密林中,峡谷外恢复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飞禽走兽,虫豸蝶羽,莫不可见。前方雨林地势稍平,不再是沟壑奇山。又往前磕磕绊绊的走了五六日,若不是还有太阳东升西落,天清气朗,勾陈明亮,雁翎都要怀疑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小柒,你们坐着马车到底是从哪里走的?”雁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感觉坐在马车里摇摇晃晃的,晃的头晕。”齐柒柒的答案并非是雁翎想要的,但却是雁翎现在最愿意听到、最愿意相信的。

  所以雁翎就不再追问,他希望所期望的就是他希望的。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莲叶深处谁家女,隔水笑抛一枝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莲叶深处谁家女,隔水笑抛一枝莲。”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歌声,声音甜美动人,传入两人耳中,仿若仙音般动听悦耳。

  两人听到歌声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这么多天了,终于能见到人,就像是久不见天日的人突然见到阳光一样,非常激动开心。

  前方,水流阵阵,伴随着划船的声音,传入耳中。一个绿衣少女坐在船头,船尾是一个六旬老叟撑着一艘乌篷船,小船随着水流飘荡,少女就在船头唱着歌,不时弯腰戏水,采出水中田田莲子。

  “哎——”雁翎站在岸边向着船招手,“老人家——”

  少女忽闻岸边有声响,转头一看是一对落难男女,对老叟脆喊道:“爷爷,有人叫你呢!”

  老叟闻言抬起帽檐朝岸边张望,道:“你们可是迷路了?”

  雁翎闻言颇为好奇,怎么老叟才见到他们就问这个问题。他们现在这种情况说是迷路也不为过,便答道:“对,我们从密林的出来,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这里。能不能请老人家带我们一程?”

  老叟把船划到岸边,招呼两人上船,道:“上来吧,我看你们年纪轻轻,也不像是吃苦之流,怎么会成这样子?”

  雁翎道:“我们本从涴水镇而来,想要到苗疆玉河,却没想到在半途迷了路。可真是多谢老人家了!”

  老叟道:“无妨,无妨。我年轻时也像你们一样喜欢到处跑动,也曾遇到过你们这种状况,我能理解你们的苦衷。但涴水镇离这里可不近,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他们当然是走来的,不然还能是飞来的吗。爷爷你的问题一点水平都没有!”绿衣少女已经穿过乌篷来到船尾。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去去去,采莲子去。”

  “我看这两位小哥哥小姐姐也比我大不了两岁,我怎么就成小孩子了。”绿衣少女不服气的嘟起嘴。

  “你还顶嘴……”

  不待老叟说完,少女一句话顶了回来:“莲子已经采完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爷爷以外的人呢,他们可真有趣!”少女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雁翎两人。

  老叟被气得胡子乱抖,但眼中却满是溺爱。雁翎两人见到爷孙俩如此,脸上也不由自主浮现出笑容。

  老叟赶紧朝雁翎两人道:“让两位见笑了,我这孙女实在是不懂事,两位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不不不!”雁翎赶紧摆手道:“小妹妹天性聪明,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纯真可爱。还未请教老人家?”

  老叟道:“区区贱名,不足挂齿,你们叫我钓叟就好了。我这孙女叫南乔,平时古灵精怪的很。哎,都怪我平时都把她宠坏了,让她有些无法无天,两位莫要见怪。”

  “岂敢,岂敢!”雁翎连忙抱拳道,“晚辈叫雁翎,这是我的……叫齐柒柒。”雁翎说道齐柒柒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介绍。

  齐柒柒在旁边补充道:“我们是夫妻。”

  钓叟安排两人在船上坐下,撑着船往湖中行去。

  “涴水镇在哪里?哪里好玩吗?有市集吗?能买到糖葫芦吗?”老叟不说话,南乔却在两人身边叽叽喳喳的问着,还不时翕动几下鼻子,模样娇俏可爱。

  “涴水镇离这里可远。”齐柒柒连忙拉着南乔说道,“我们一路从东边过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走了半个多月了。小乔妹妹,你们这里没有集市吗?”

  南乔嘟起嘴道:“有啊,可是好远啊,我都不记得多久没去过了,爷爷也不带我去,我还记得有一年爷爷带我去集市上,买了好多好吃的冰糖葫芦,还有好玩的纸片人,还有可以吃的老虎,还有闻上去就很甜的包子,一定很好吃,可是爷爷不让我吃,他说吃了包子就会变成包子,还有很多人在一起看的大狮子,可好玩了。”

  “涴水镇的集市上也有这些东西,应该跟你所见的差不多吧,不过那里的集市可热闹了,每到赶集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乡亲们都来了,街上挤得人都快走不通了。集市上的冰糖葫芦可好吃了,我都能吃两串,还有包子铺里面的包子真的很好吃,还有很多卖胭脂水粉的,我买了很多,可惜这次出来的匆忙,都没有带在身上,不然的话给小乔妹妹用上一点,保障让小乔妹妹变得更漂亮。”

  “真的吗?胭脂水粉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南乔眼中满是小星星,异常羡慕的看着齐柒柒。

  钓叟看着南乔好奇宝宝的模样,抚须轻笑,道:“小友莫要见笑,我这孙女就是这小孩子心性。”

  雁翎道:“怎么会,正如小乔妹妹所说,我们本就大不了她两岁,其实说起来我们也还是小孩子,只是生活所迫,不得已才沦落到外奔走。”

  钓叟道:“可见小友是有担当的人。但我如你这般大的时候,孩子都已经会说话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早点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才是要紧的事。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说着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南乔。

  钓叟撑着船在水中缓缓移动,所过之处莫不是人间绝景,偌大的湖泊不见边际,湖中怪石嶙峋,奇峰耸立,时虽是秋,却青山绿水,依稀可见湖底的鹅卵石,时不时有鲤鱼游过,一片生机勃勃之象。雁翎在北地江南哪里见过这种奇景,一时间不由看得痴了,旁边传来钓叟的声音:“这桂池景色如何?”

  雁翎痴痴道:“真是人间绝色,看罢此景,人间再无颜色矣!”

  钓叟哈哈一笑:“小友这话可大不对,天下之大,此处又如何能独尊之,但这里的景色的确称得上水中一绝,山水合契之态堪称甲于天下。”

  雁翎放眼看去,山幽水静,和风日丽,奇石岩洞,山不高却遒劲,水不深却幽霓,一片小家碧玉的景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确不是人工雕琢可以媲美!

  两女还在叽叽喳喳的讨论女人的问题,船已行到一处山峰前,此峰可以算是整个桂池中的最高峰,立在水中,宛如一尊巨人,脚下是五个门洞,刚好可以供乌篷船出入。

  “此处是天戢峰,过了门洞,就到我们住处了。”钓叟撑船往门洞内行去,“这可是天生的门洞,完全没有人工雕琢。”钓叟的语气略微感叹,门洞走了这么多次,他依然每次见到都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雁翎也是看的大呼神奇,没想到自然制造能有如此神妙,就连叽叽喳喳的两女都停下讨论,看着这五个门洞不停惊叹。

  乌篷船很快穿过门洞,来到内中,内中是一个青山环抱的内湖,湖中水光清澈,四面青山披绿衣,一角有两间茅草屋,草屋披着一层碧绿的藤蔓,门前是几块葡萄架,硕果累累,湖边围绕的是一圈田地,田中种满了各色植物,红的黄的绿的,有的还正花朵怒放,仿佛现在不是秋季,而是初夏。

  “生活在这里想必是一件很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雁翎心中暗叹。

  “呀,葡萄终于成熟了,我都看了好多天了。小柒姐姐,你们来的正是时候,今天葡萄就成熟了呢!”旁边的南乔拉着齐柒柒指着葡萄架高兴的跳了起来。

  一行人来到茅草屋前,雁翎鼻中闻到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钓叟见状道:“老朽闲来无事,就爱摆弄药草,也算对医术颇有研究。”

  “爷爷你明明是天下第一神医,怎么才说是颇有研究,你是不是骗我?”旁边的南乔眨巴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钓叟。

  钓叟一脸黑线,想把南乔扯到一边说话,却遭到南乔激烈反抗:“爷爷你明明自己说的,你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神医,天底下的大夫都不如你,都是土鸡瓦狗,在你面前都是孙子……”

  钓叟直接将南乔夹在胳膊肘下,伸手捂住她的嘴,任南乔如何挣扎也不放开,把她带到偏僻处轻声耳语,但雁翎还是能听到钓叟在说什么,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齐柒柒却没有雁翎这份功力,只能看着他们爷孙耳语,本来也不好奇,但是看到雁翎嘴角笑容,心中好奇心升起,道:“雁哥哥,老爷爷在说什么?”

  雁翎轻轻一笑,道:“没想到老人家竟然是这样的前辈!”雁翎这么一说齐柒柒心中更像是猫抓一样难受,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钓叟说了什么。

第三十三章、南乔钓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