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柳青

  “我也在不停的欺骗自己,欺骗自己就是齐柒柒,而不是柳柒柒。”

  “但事实就是如此,谁也无法改变,发生事情已经发生,再去后悔也无法改变什么。所以我知道终有会揭破的一天,但我现在已经不能没有你,我离不开你,哈哈哈……”齐柒柒突然怪笑这阴阳怪气的说道:“雁哥哥,你死后,你就能永远跟我在一起了,我们就可以永远也不分开了,你说好不好,哈哈哈……”

  “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是存一道人的传人以后,我有多么的高兴,我终于可以为爹爹做一点点事情了,而不是每天就待在神犬门里面满足自己的私欲,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开心吗?”

  雁翎眉头紧皱的看着柳柒柒,一股不安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喝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哈哈哈……”柳柒柒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

  “说啊,你到底做了什么?”雁翎摇晃着柳柒柒,喝问道。

  柳柒柒停下笑声,忽然扑到雁翎怀中,道:“雁哥哥,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不想和你分开,所以只能杀了你,杀了你,你就能永远和我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了。”

  雁翎心头升起警兆,防备着暗手,但柳柒柒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举动,只是紧紧的抱住雁翎,雁翎心中不禁升起段段回忆。

  在崖村立碑的时候,齐柒柒帮他写字;在涴水镇的市集上,两人开心同游;在幽深峡谷中那缠绵有一夜……

  但一切都已过去,现在真相大白,而柳柒柒并不是齐柒柒,雁翎拉开柳柒柒环抱的双手,道:“齐柒柒已经死了,你不是她,你走吧。”

  “走?不不不,我不能走,我要和你在一起,你是我的,该走的事南乔那个小狐狸精,她不应该和我枪你,我要她死,我要她死……”柳柒柒四处不安的走动,似乎在寻找什么。

  雁翎看着躁动不安的柳柒柒,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叹了口气,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要做什么?”柳柒柒忽然露出冷笑,“我要杀了南乔那个小狐狸精,让她再也不能来和我抢你。”

  “你疯了么?”雁翎拉住柳柒柒,看着她阴冷密布的脸庞,一股极度陌生的感觉升起,“难道这就是你面具吓得真面目吗?如今卸下了面具,你就如此丧心病狂?这还是你吗?”

  “雁哥哥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柳柒柒拉住雁翎的手,撒娇道:“小柒错了,你原谅小柒好不好。小柒只是想把那个坏女人杀了,小柒没有做错什么,小柒是为了雁哥哥好,雁哥哥来帮小柒好不好。”

  “你真的疯了,真的疯了。”

  “雁哥哥,你在说什么呀,小柒很乖的,小柒很听话的。”

  柳柒柒似乎真的疯了,也许是受的刺激过大,也许是在演戏,雁翎无法猜透柳柒柒此刻到底是怎么了,也不愿去猜,他现在只想快点天明,明天无论如何要劝钓叟离开,既然柳青的人已经找上门来,说不定后续还会有人来,此处对自己和钓叟来说已经极度不安全,柳柒柒似乎还在隐瞒什么东西,雁翎猜不透,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在隐瞒的东西,想必是致命可怕的东西,所以她才不愿意让自己知道。

  柳柒柒还在旁边躁动不安的寻找东西,口中不停念叨着:“小狐狸精,小狐狸精,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雁翎害怕柳柒柒心神昏昏之下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只好在旁边看着柳柒柒的一举一动。

  月,渐渐落下,起落回荡的湖水再次恢复平静,微风轻拂,星光微弱,丝丝凉意入体,雁翎一动不动的看着葡萄架下那个躁动的人影。

  东边渐渐浮现一丝曙光,太阳从湖面渐渐露头,天地恢复一片光明,湖中水汽升腾,浓雾渐渐将湖中美景隐没。

  一股诡谲的气氛围绕着整个七星湖,那升起的丝丝雾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血红色,还有浓浓的血腥味,万籁俱静,天地无声。

  “咻——”一声轻响传入雁翎耳中,随后只见一只快箭从前飞来,雁翎顺势而动,被快箭推着向后急退,伸手将箭镞抄在手中,只见箭镞上有一个字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小弟快逃,来了个老怪物要杀你!

  这个字条带来了很重要的信息,苏雪飞没有死,而是在暗中一只保护着雁翎,而苏雪飞所说的老怪物,只怕就是柳青了!

  雁翎看着葡萄架下依旧迷惘的柳柒柒,这个时候是在生不起她的气来,只能甩手向屋内走去。

  “嘎吱”一声,柴扉打开,钓叟领着南乔走了出来,南乔身上背了个小包裹。

  不等雁翎开口,钓叟道:“小兄弟,老朽求你一件事,带南乔离开。”

  南乔似乎不知道钓叟会做如此安排,眼眶红红道:“爷爷,你也一起走。”

  钓叟道:“爷爷老了,走不动了……”

  就在此时,湖面浓雾中忽然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你们都别走了,留下来作伴最是完美!”

  声音由远而近,最后像是在三人头顶响起。雁翎转头向湖面看去,只见一个青衣中年人踏浪而来,那人风度翩翩,丰神俊朗,三十岁上下,话音刚落,那人已经到了岸边。

  “爹爹,爹爹!”葡萄架下柳柒柒突然朝那人喊道。

  来人正是柳青,二十年前重伤上上一辈存一道人的高手,雁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苏雪飞所传信息刚到,这人就跟了过来,而此时仍未见苏雪飞踪迹,不知吉凶。来者不善,且武功深不可测,雁翎不由生出一股无力感。

  葡萄架下的柳柒柒神色憔悴,蓬头垢面,见到柳青像是终于找到了主心骨,扑到柳青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柳青不停安慰着她,道:“小柒,若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就先哭出来,再告诉爹爹,爹爹替你出头,爹爹帮你杀了所有欺负你的人好不好?”

  “就是她!”柳柒柒指着南乔,眼神中全是愤恨,“就是她抢走了小柒最爱的人,小柒要她去死,要她去死……”

  “小柒乖,小柒放心,爹爹替你做主!”柳青温柔的抚着柳柒柒的头发,看向三人的眼神像是看着三个死人,平静的道:“你们自裁吧,在我宝贝女儿面前,我不愿动手。”

  语气中透露着强大的自信,仿佛这方天地的命运都在他的掌握中,生杀之事,予取予求。

  雁翎这段时间也有很大长劲,但如今他感觉面前这个冷漠温柔的男人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随时可以将他吞噬,不由得额头冒汗。

  钓叟眼神冒火的看着眼前的柳青,恨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南乔年少无知,听到柳青这样说,不由顶了一句:“你是谁呀,你要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哼~”

  “哦?”柳青抬眼看着南乔,“这么说你是要我亲自动手了?我想你可能不太喜欢我亲自动手。”

  钓叟眼中的火焰渐渐消灭,恢复平静,将南乔拉到身后,道:“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柳青瞥了一眼钓叟:“一个糟老头子,我记这么多做什么!”

  钓叟挥手示意雁翎带着南乔设法逃走,自己打算拖住眼前的柳青,缓步走向前,寻了条凳子坐下,又道:“那你可还记得十八年前青城山下秀山村吗?”

  “青城山下吗?”柳青瞥眼钓叟,“原来是你,丧家之犬,何以言勇?何况你已垂垂老矣,还是尽早安享晚年为妙,却还学年轻人出头,反正今日你们都要死,你难道是想先死?我若是你,能多活一刻便多活一刻,省的活的少了,到了地狱难免后悔!”

  “哈哈哈,你这恶魔还记得我。”钓叟哈哈笑道,“我还活着莫不是让你失望了?”

  “不曾希望,何来失望?你未免也太高看了自己。好了,说了这么多,已是对你们格外恩赐,你们还不打算动手吗?”

  “天地如此美好,人生如此美妙,又有谁愿意就此离开!”钓叟悠悠叹道。

  “看来只有我亲手送你们一程了。”

  钓叟冷笑一声,道:“你试试看现在还能不能动?”

  柳青眉头一皱,想要移动,却发现四肢酸软,难以提气,显然是中毒之兆。

  “你觉得这样就能阻止我吗?”柳青的声音异常平静,似乎他根本没有中毒,“你莫不是忘了,我也懂毒,并且懂的不少!”

  柳青说话间手中已经拿着一个黑匣子,那黑匣子带给雁翎一股比柳青还要恐怖的感觉。

  说话间已经能移动,钓叟怒目圆睁,这是他研制了很久专门克制内家高手的闭气剧毒,中者无不真气闭塞,四肢无力,没想到这柳青竟然在中毒过后一瞬就恢复了行动。

  “快走!”钓叟大喊一声,往身前抛出一物,那物在他与柳青中间爆开,烟雾封锁了那一片区域,将钓叟柳青两人笼罩在内。

  南乔挣扎着想要到钓叟身边,雁翎使劲拉住她。刚才本有一瞬之机可以杀灭柳青,但钓叟并未事先提示,待钓叟说完话后,雁翎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

  “爷爷~~”南乔撕心裂肺的大喊,眼中泪珠滚滚而下。

  “快带小乔走!”烟雾中传出钓叟虚弱的声音,其中还有‘哧哧’之声不绝于耳,像是什么东西被腐蚀而发出。烟雾中爆发出一股庞大的气势和一股极度微弱的气息。

  雁翎心思下定,揽住小乔纤腰,向后飞退,小乔还在不停挣扎着想要冲进烟雾,但人在空中,无处借力,只能伸着手,眼睁睁看着烟雾越来越远。

  “走得了吗!”烟雾中传来柳青声音,随后只见烟雾无风自动,瞬间被驱散,露出其中两人身形。钓叟已无人形,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像是被生生扒去一层皮,反观柳青,却只是衣服稍稍破损,脸色依然平静,并没有受伤。看着远去的两人,柳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喃喃道:“就赐你和你师傅一样的下场吧,好让你们黄泉相见,也能做个伴!哎,我为什么这么仁慈。”

第三十七章、柳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