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绝命

  柳青取出一口铁匣子,匣口六个阴森的空洞内中是六点寒芒!柳青轻轻按下机栝,只听得“哧——哧——”几声脆响,六点寒芒飞出匣子,直奔雁翎而去。

  出匣的暗器迅若流星,急如奔雷,雁翎耳力本就很好,柳青的低喃被他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骤闻陈不一噩讯,目眦欲裂,心中有十万个问题想要找柳青问清楚,但飞驰而来的暗器却决不允许他有任何分神。

  飞驰的寒芒刺破空气,雁翎想要凭借‘无量’闪避,却感觉那六点寒芒无声无息,周围丝毫没有气流流动。它太快了,甚至快的连空气都来不及反应它的存在。

  就在一刹那间,雁翎拼尽全力横移半步,避开要害,“噗噗”几声,寒芒入体,余势未消,从雁翎后背窜出,带出几团血雾,飞入远方雾气中不见。雁翎终于借着寒芒入体的这一点点力量,快如闪电般向后飞退,转眼隐入雾气中。

  “走得了吗!”柳青冷笑一声,衣袖挥动,笔直如剑的向雁翎逃走的方向飞去。雁翎中了他的销魂钉,必死无疑,但南乔并没有被打中,他现在要去为女儿出气,柳青一向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说要他们三人死,那他们三人就一定要死。

  雁翎身虽中了销魂钉,但毒患并未一时爆发,提起一口真气飞速后退,在雾气中穿梭飞奔,转眼间已离天戢峰一里地。

  “你们要到哪里去?我柳青说过的话从来不会更改!你们现在自杀还来得及。”身后传来柳青温和的声音,好像是邻家暖心大哥哥在招呼客人一般。

  雁翎不敢回头,只能一味的向前奔逃,身化青烟,踏波急行。

  柳青也不是简单之辈,轻功超绝,凌波紧紧盯在雁翎身后。

  “存一道人的传人果然不错,轻功超绝,只是在我面前,你们又能如何挣扎?珍惜你仅剩的性命吧,将小女娃子交出来,我便让你自生自灭,不再亲手杀你如何?”身后,柳青的声音仿佛就在雁翎耳边。

  雁翎心思依然冷静,这个时候,冲动绝不是什么好事。眼看湖泊边界在望,雁翎心思下定,猛然从窜入边界茂密的树林中,只有在这样密集的树林中,柳青的暗器才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以此剪去一个威胁。

  但后面的柳青似乎已经失去猫捉老鼠的耐心,雄掌倏提,浑厚掌劲爆发,雁翎不及回身,只得微微错开身形,避开身上要害,掌未至,风先到,雁翎眉眼露出一丝微笑,等的就是这一刻的助力。

  ‘无量’借由掌风威势,仿若不受力般带着雁翎如疾如电向前飞窜,转眼消失在柳青视线中。

  “这是什么诡异身法?”柳青吃了一惊,身形如电再向雁翎逃走的方向追去。

  但林深茂密,转眼已是失去了雁翎的踪迹。

  “你以为你们能逃得了吗?”柳青冷声自言自语,随后脚一跺地,身形冲天而起,穿越树冠,直入数十丈高空,放眼一看,前方飞鸟攒动,显然是被人惊起。柳青一声冷笑,踩着树冠朝着惊鸟的方向掠去。

  雁翎在密林中不停奔逃,太阳初升,搅动风云,茂密的林中渐渐起了微风,这更方便雁翎借力。但身后却总有一股威势的气息紧紧跟随,如跗骨之蛆。

  ‘噗~’雁翎忽感气息一滞,喷出一口污血,销魂钉剧毒发作,雁翎又不停运转真气,一时间毒灌百骸,四肢乏力,眼冒金星。

  真气运转滞涩,神志也在这一瞬间差点被吞噬,雁翎再也无法控制‘无量’,从空中跌落。掉入厚厚的落叶中,两人被落叶掩埋,落叶下阴冷的毒虫邪祟,被两人一压,转头在雁翎南乔身上咬了几口,愤愤而逃,但不出几步,沾染了雁翎身上血液的毒虫纷纷倒地而亡。

  “我不能在此倒下!”雁翎耳中嗡嗡作响,六感全失,心神仿佛进入到了一个空洞无感的世界,这个世界中只有奔腾不息的黑色洪流不停冲刷着他的身体,他置身洪流中,无法站立,也无法倒下。

  雁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脑中漆黑一片,只感觉身边洪流时而奔腾,时而湍急,时而柔和,变化无端,无法掌控,也无法脱离,只能在黑色洪流中随波逐流。这一刻仿佛又找到了在峡谷潭水中与巨蛇搏斗时的感觉,仿佛‘无量’之功无穷无止,任尔风吹雨打,洪水滔天,我自随波追流。

  柳青找到两人,厉掌下杀,但中毒已深的雁翎却像是打不死的小强,在柳青厉掌下左右撑持,又像条泥鳅,在柳青凌厉的掌下一次又一次的滑开杀招。

  “哼,就看你还能撑几招!”柳青神色冷淡,并不是很在意雁翎能闪避他的招式武功,反而来了兴致,想看看这个中了剧毒的存一道人传人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对待弱者,柳青一向喜欢玩弄猫捉老鼠的游戏,当看着对方筋疲力尽后倒下,他才能获得快感,一种虐杀的快感。

  “很好,很好,你渐渐让我有了兴致,我就喜还你这样的老鼠。”柳青发出一声怪笑,依旧不紧不慢的攻击雁翎。

  雁翎早已神识混沌,全无还手之力,只是依靠着‘无量’神妙与之周旋,但他这种状态又能持续多久,他的身体在剧毒的攻伐下下又能支撑几刻。何况柳青尚未全力出手,他现在所表现的能力只不过是猫戏老鼠的点点娱乐手段。

  雁翎置身黑色洪流中,忽然感觉洪流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奔涌而出,雁翎顺着洪流想要出去,在出口处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丝丝光明从出口传入,出口旁边是一个巨大的眼珠,眼珠边上留下一行血泪。雁翎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似乎自己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现在却能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东西,外面,柳青正不紧不慢的步步进逼,雁翎的身体借着那一股股气流不停后退,腋下夹着的南乔早已七荤八素的吐了一地,脸色惨白,但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三人一路飞奔,已不知走了多远,柳青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冷笑,看着七窍流血却依旧能行动自如的雁翎,心中好奇心更加浓重,更想看看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他为什么能身中剧毒却不死,反而还能在自己的攻击下坚持这么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雁翎从自己的眼眶中看着一切,似乎他的身体中还有另一个灵魂,在控制着身体不停在借势飞奔。

  “那我是谁,我又在哪里,我又在做什么,我的身体里到底还有一个谁在控制身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雁翎脑中有一万个为什么想要搞清楚,但他却被困在这眼角角落,无法脱开,也无法控制身体的行动。

  他看起来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七窍中流下紫黑色的血液,口中还不停吐出紫黑血块,将自己染成一个血人。

  ‘眼睛’这个窗户关闭,神思再次陷入完全的黑暗,在黑色洪流中‘雁翎’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或许是一年,眼前电光火石般闪过数不清的场面,一幕幕掠过,他忍不住悲叹:“也许这一切就要结束了,爹娘,师傅,我就要来找你们了,以后你们也不会孤寂,只是还有这么多遗憾,可恨这青天冥冥,天道不公,让恶人逍遥法外,让好人一生孤苦。若有来世,我定要改变这天,踏平这地,让时间一切邪恶无所遁形,让天下清明,杀光所有为恶之人。”

  “一切都结束了。”雁翎感觉身体开始坠入无间黑暗,黑色洪流涌动的,力量越来越弱,直至渐渐停止涌动,将他淹没,直到他再也不能随波追流。

  “你果然很坚强。”柳青悠然笑道,“但已经结束了。小女娃子,你也可以去死了,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只有早日超生,才能迎来人生极乐!”

  雁翎虽然不想在此时此地倒下,但无情的剧毒却不是区区意志能够抗衡,更遑论身后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柳青。

  南乔依旧处在那种悲痛的自我中,心神闭塞,难以自拔。

  柳青浩掌倏提,就要在此了结南乔性命。

  ……

  熊发财自从发现师爷的秘密,更是发现镇上多了许多生口音生面孔,熊发财也知晓存一道人的威力,足以让江湖人闻风而杀,而雁翎此时心智尚未成熟,虽有一些聪明,初出茅庐的小子但总归不是那些老奸巨猾的江湖阴谋者的对手,而后又知晓齐柒柒并不一定是好人,猜测将会有人对雁翎不利,且这种不利会是来自于齐柒柒,就先防备了一手,并未将所有话对雁翎齐柒柒讲明,而是将所有要说的话写在信中,将两人引到石城镇,托付好友苏雪飞照料。

  却没想到三日后,果然来了一大批人,但极度不妙的消息是来的人是青云山庄现任庄主柳青,柳青在江南地界威望无双,号称庄下弟子三千,还是现今在庄内学艺的,不包括散布在各地的,所以武林中给柳青起了个外号叫‘柳三千’,可见其门徒广阔。

  果然柳青见了停留在镇中的生面孔后,就顺着雁翎两人离开的方向追去,熊发财心中隐隐担忧,好友苏雪飞虽然武艺高强,但不一定就是柳青的对手,更何况这次柳青还带了这么多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苏雪飞雁翎一行此次只怕危矣,但熊发财这点微末武功又能怎么帮忙,只好在柳青等人走后派出心腹之人去找寻陈不一,这可能是唯一的希望了。

  “只希望雁老弟此次能化险为夷,不然可不好向不一前辈交代。”

第三十八章、绝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