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无垢琉璃

  南乔看着钓叟绝笔信,哭得稀里哗啦,随后收起信纸,小心的放入怀中,抹了抹眼泪对柳夏道:“阿姨,雁翎哥哥中的毒名字是不是叫‘断’?”

  柳夏疑惑的看着南乔,随后想到这种剧毒的特性,道:“也可以这么叫吧,以前这种毒一月断生机,二月断后,三月断命,叫断也算是恰如其分。”

  南乔走到柳夏身边,从药瓶子中取出其中一个绿色的瓶子,打开后一股清香飘出,闻一闻精神抖擞,南乔几日来的疲劳仿佛一扫而空,柳夏眉间的皱纹也随之少了几根。

  “爷爷在信中说,这种药名叫‘生机断续丸’可以在‘断’毒发的一个月之内接续生机,遏制剧毒十年。”

  柳夏好奇的接过瓶子,倒出一粒,药丸绿衣森森,清香阵阵,仅通过气味并不能辨别其中药材配伍,可见制药者手法高明。

  但柳夏微微一笑,将药丸放回瓶中,道:“小乔,这药丸只怕没用了!”

  “雁翎哥哥中的不就是这种毒吗,他应该中毒不超过五天,怎么会没用?”南乔看着柳夏。

  柳夏叹了口气,似乎这几日她叹的气比往常加起来还要多,“雁翎的毒是经过柳青改良的,本来这种毒在一月之内基本不会有什么反应,但经过他改良之后,已经会在短时间内发作,置人于死地,若不是雁翎内功深厚,只怕早已一命呜呼,若要以三月三个阶段来算的话,雁翎此刻身上的剧毒已经进入第三阶段,且是末期。所以这‘生机断续丸’也没有什么用了,现在他身体本就很虚弱,寿数无几,若是用了这种药,只怕他将会虚不受补,立时毙命。”

  南乔着急的道:“怎么会这样?难道雁翎哥哥真的就要…就要…”

  柳夏安慰着南乔,道:“小乔放心,阿姨会尽全力来救治他的。”心中却闭上眼睛在暗暗道:“但只怕命不久矣,我就算尽了全力也是回天乏力了!只盼他能醒来,留下遗言,好让我略为弟弟的错误做出一点点弥补。”

  南乔见到柳夏的表情,心知多半是真的无救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阿姨,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吗?”

  柳夏陷入沉思,道:“办法倒是有,但却不是药石,而是一种体质,但…这种体质只是一个传说,有没有尚且不知道,更何况此时此刻要找到这种体质,无异于大海捞针。”柳夏说完再次取出一颗药丸给雁翎服下。

  南乔也走了过去,伸手探了探雁翎鼻息,竟然全无,再探脉搏,虽然微弱,却还证明他还活着。

  “雁翎哥哥怎么没有呼吸了?”南乔将手放到雁翎鼻下。

  柳夏看着胸膛全无起伏的雁翎道:“这也许是内家高手的内呼吸吧,我的内功没练到这么厉害,其实内功若是练到深处,会产生无穷妙用,这点剧毒对那些内家高手来说也许不足为虑吧。”

  “哦。”南乔点了点头,她对内力武功什么的并不是很感兴趣,道:“那什么体质能救雁翎哥哥?”

  柳夏沉思道:“传说中的体质,无垢无暇,净如琉璃,百邪辟易,万毒不侵,无垢琉璃!”

  “哎!”柳夏叹了口气,“但这种体质只存在传说中,而且拥有这种体质的人终身不能有丝毫损伤,否则琉璃尽破,折寿一甲子,基本上……算是完了。”

  南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柳夏,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种人这种事存在。

  柳夏看着南乔这种惊叹的神情,又道:“无垢琉璃的血液乃是世间无上良药,可解万毒,而且受其血者,从此以后也能万毒不侵,但无垢琉璃体却要付出一甲子的代价,试问世间若真有此种体质,又有谁愿意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付出一甲子的寿命呢,从此以后几乎从青壮年变成风烛残年的老人,何况无垢琉璃体质的人,天生有一种奇怪的天赋,刀剑难伤,水火不侵,触感不是灵敏,但可能是上天给人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又会给人开启另一扇门,无垢琉璃之人,天生嗅觉极其敏锐。所以就算找到了,也难以取出血液为用。”

  南乔看着柳夏,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问道:“那要怎么才能取出血液呢?”

  柳夏道:“难!难!难!若是有神兵利器,倒也不妨,但我这穷乡僻壤的,哪里来的神兵利器。神兵利器没有,另一件东西才是最好的方法,但这里没有。你问这些干什么,我们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哪里去找寻无垢琉璃体呢,况且,我也只是在医书上看到关于无垢琉璃的描述,无垢琉璃体存不存在尚且成迷。”

  南乔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柳夏。

  柳夏也知晓,现在无垢琉璃成了雁翎唯一的希望,不管能不能找到,有没有无垢琉璃,也只能继续说下去,就算没有,也算是聊以安慰。道:“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一中药草,名叫琉璃,书中说,这种药草长在完整的玉石之上,汲取日月精华而生,却能吸收玉石中的污垢杂质,净化美玉,让美玉达到无垢无暇的境界,而后琉璃就变成了世间污秽之草,但外形却似琉璃,所以名叫琉璃。这种污秽之草能在无垢琉璃体上切开伤口,所以这是最好的方法。但医书记载也只是属于传说,我并未见过也未听过这种草的存在,玉石本就是石头,若说琉璃是药草,那可算是植物,植物又要怎么长在完整的石头上,这可能只是谣传罢了。”

  南乔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柳夏道:“就算有别的办法,但哪里又有无垢琉璃呢!”

  南乔犹犹豫豫的道:“我可能就是阿姨你说的无垢琉璃。”

  柳夏惊讶的看着南乔,难怪南乔要追问这么多问题,原来她可能是无垢琉璃体,但为了救一人性命,而又害了另一人,这种事情岂是医者该为,道:“小乔,你……”

  不等柳夏说完,南乔打断道:“阿姨,我从小跟爷爷生活在一起,从来没见过外人。而雁翎哥哥第一次与我相见,他却把我从坏人手下救出来,若不是有雁翎哥哥我可能就要死了,我的命都是雁翎哥哥救的,我为他付出一点点寿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柳夏道:“你也只是说可能,也不一定就是无垢琉璃体。”

  南乔道:“不不不,一定是的,你说的那些无垢琉璃体的特点我都有,小时候我最喜欢到水里玩,能在水下一天不出来,后来爷爷说这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所以后来我都没有再去试过,还有我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伤,不管是跌落还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而且我的嗅觉很灵敏,触觉却不太灵敏,这也是我不跟爷爷好好学医术的原因,因为要把脉,而我却总感觉不到脉象中的变化。而你说的这些无垢琉璃的特点我都有,说不定我就真的是无垢琉璃体!”

  柳夏道:“就算你是无垢琉璃体,但现在我们又要从哪里找到神兵利器或者琉璃草……”柳夏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气息微弱的雁翎,取出一颗药丸给他服下。

  “这……”南乔迟疑了片刻,道:“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比如说我身上最脆弱的部位,舌头,只要我使点劲应该可以咬破吧!”南桥说着就要行动。

  柳夏赶紧阻止了她,道:“万万不可,舌头虽然能咬破,但你却会死,若是为了救一人而死一人,那我宁可不救。”

  南乔急道:“阿姨,我愿意死,爷爷不在了,爹娘也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若是为了就雁翎哥哥而死,我是愿意的。而且只是咬破舌头而已,并不一定就会死的!”

  柳夏道:“傻孩子,你既然跟你爷爷学过医术,自然清楚舌头连接的是心脉,若是舌头有所破损,常人或许无事,但无垢琉璃体却必死无疑!”说完拉着南乔在边上坐下,接着道:“你不要冲动,若果你真的是无垢琉璃体,那总会有办法的,但却不是这么莽撞的办法,无垢琉璃体若是破损就会失去一甲子的生命,其原因在与无垢琉璃体受到损伤之后,会血流不止,而血液将会带走大部分的精气和生命力,所以才会失去一甲子的生命,此种体质的特殊性导致在丢失一甲子性命后就会停止,不多不少。但若是舌头破损,心脉将会跟着受损,那到时候就可直接流血而死,根本无法救治,所以你不要想这么蠢方法了。”

  南乔低头沉思,柳夏一直防备着她做出‘咬舌’这种蠢事。

  “那若是眼睛呢?眼睛没有连接心脉,这样不就可以了吗?”南乔看着柳夏,神色坚定。

  “哎~”柳夏叹了口气,“傻孩子,这又何必,你若是没有了眼睛,你可有想过以后,以后你就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婆,目不见物,行动困难,这样岂不是更难受。况且你的体质也还只是猜测,我们都没见过,又怎么好下定论。”

  南乔举目四望,捡起旁边的弯刀,在自己手臂上狠狠划下。

  弯刀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那也是平时用来砍柴用的,也算是一把利刃,却只能在南乔手臂上留下一道白印,随后白印很快消失,手臂再次恢复红润的颜色。

第四十一章、无垢琉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