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阴阳怪谈》

  “那该如何是好。”南乔急上心头,“即使是我死了,也一定要救活雁翎哥哥。”

  平日里活泼闹动的南乔此刻变得郁郁寡欢。

  柳夏生怕南乔做出什么不智的举动,道:“你先别急,我在村里还算是颇有名望,你且随我去打听一下,雁翎还能撑个三四日,若是到时候还找不到办法,我们再来想其他办法就是了。”

  柳夏所隐居的地方名叫上乌蒙寨,地处桂蜀边界,寨子中有二十来户人家,柳夏的屋子在村子最末,她是方圆百里唯一的大夫,但这方圆百里也就两个村寨,另一个叫下乌蒙寨,四面都是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乌蒙寨与世隔绝,寨子里从来没有人离开出过远门。

  乌蒙寨因寨子里所有人都姓乌蒙而得名,寨子里一共六十四口人,不算上柳夏这个外姓,乌蒙寨地处深山,朝廷在这西南边陲早已失去管控,又没有外敌环视,所以寨子里向来松散,基本没什么管理,只有一名村老教授寨子的少年读书识字,其他人都以种地为生。

  柳夏已久不出门,寨子依旧是那个寨子,没有丝毫变化,坐落有次的土坯房静静伫立在大地上,高低有序,看上去颇为宁静自然。

  柳夏带着南乔走到最下方一户人家敲了敲门,大门应声而开,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出现在两人眼前,见到是柳夏,还带着一个孩子,愣了一会道:“原来是柳大夫,快请进。正好开饭,快进来一起吃吧。”

  两人跟随老者进到屋内,屋中整齐摆放着两排桌椅,老者似乎是独身,家中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乌蒙先生。”柳夏拉着南乔坐下,道:“其实我此来是有一件事想向先生打听一下。”

  乌蒙学是上下乌蒙寨里唯一的教书先生,所知所学在这寨子中最是广泛。乌蒙学给自己到了一碗酒,又给两人盛上饭,捻须轻笑道:“柳大夫无须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们若是能帮上忙的一定帮,我们边吃边说。”

  “好。”柳夏也不客气,“其实我们此来是为了向先生大打听一个物件,先生是寨子里最博学的人,我想先生可能会有所耳闻。”

  “什么物件?”乌蒙学轻呷一口酒,“柳大夫但说无妨。”

  “不知先生可曾见过一种长在玉石上的草?或者寨子中有没有神兵利器一类的东西?”

  “哦?”乌蒙学皱着眉头想了半天,道:“不曾见过,这寨子方圆百里我可说是走遍了,每一寸土地都了如指掌,柳大夫所说的我从不曾见过,莫说见过,就是听也未曾听过,哪有玉石上能长出草的。神兵利器更是莫说,我们这乌蒙寨穷困至极,就是把砍柴用的弯刀也极为珍惜,有哪里会有神兵利器!”

  “那先生可还知道寨子里可会有人知道玉石上长的草这种奇物呢?”

  “老朽说句狂妄的话,若是我都不知道的东西,寨子里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柳夏此去也只不过是做一种聊以安慰的行动,全无收获,但这本就在预料之中。随着蒙学少年到来,柳夏带着南乔告辞离开,路过的少年纷纷给柳夏让道,齐声说了句:“柳大夫慢走。”柳夏回头报以微笑。

  一路上,两人再次挨家挨户的拜访,但均无所获。两人回到柳夏屋中,给雁翎喂了一颗药丸,下午又到下乌蒙寨遍访,但依旧一无所得。

  “天地何其之小,小乔你竟然就是无垢琉璃之体,但天地何其之大,我们要到哪里才能找那琉璃草。”,柳夏感慨,但她还是担心南乔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后悔终身,不,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小乔,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们还有时间。”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南乔低声喃喃。

  柳夏虽然听清楚了南乔的低喃,但却正如南乔所说,‘没时间了’!根本没时间了,雁翎寿数无几,而天地何其之大,更何况此处地处深山,就算要到江湖上找寻神兵利器时间也是远远不够,更何况南乔根本没有离开过桂池,柳夏也是久避江湖,对江湖中有些什么全不了解,出了这乌蒙寨便是两眼一抹黑,根本无处可去。

  “时也,命也!”柳夏也忍不住感叹,“小乔,阿姨可让他暂时醒来,有什么话便可说了,也好过留下遗憾而去。”

  “阿姨,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雁翎哥哥的命,雁翎哥哥是除了爷爷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本无遗憾,雁翎哥哥却一定还有很多事要做。我的爷爷也不在了,我根本不知道我存在的意义,我是无垢琉璃体,存在的意义就是我了救雁翎哥哥,这也许就是上天安排好给我的宿命。”

  “傻孩子,千万别做傻事。”柳夏急忙安慰南乔,“阿姨再去翻翻医术看看,可还有什么办法,现在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我知道,但我一定不会让雁翎哥哥出事的。”南乔眼神语气坚决。

  柳夏心中暗叹好一个有情有义的小姑娘奇女子!柳夏的医书早已翻烂,她几乎已经能倒背如流,关于无垢琉璃的记载是在一本很偏门的《阴阳怪谈》里面记载的,这本《阴阳怪谈》的作者是谁已不可考,但里面记载了世上三十二种体质,各有奇妙。

  “这就是记载无垢琉璃体的书。”柳夏将,《阴阳怪谈》递给南乔,“里面记载了一共三十二种体质,分为阴阳二卷,阴者十六,阳者十五。无垢琉璃体在阴阳之间,是不属于阴阳的独特体质,所以能解万毒,时间万物不离阴阳,无垢琉璃不在阴阳中,所以无垢琉璃体若是能一生平安,就能活一百五六十岁,但日常所摄入的五谷杂粮却有阴阳,会破坏无垢琉璃体,所以理论上说,无垢琉璃体若是能不沾阴阳,便能长生不老。无垢琉璃体若是身体产生破损,就会立刻沾上世间阴阳之气,导致血流不止,精气流逝,生命力巨耗,到时候不仅不能再活到一百五六十岁之高龄,反而会失去无垢琉璃之优势,变为凡体,寿命损失一甲子,凡人损失一甲子寿命,所余也是无几。”

  南乔打开记载无垢琉璃的书页:

  “无垢者,不沾泥垢,是为身净;琉璃者,不着阴阳,是为魂净。无垢琉璃,不在五行,不属阴阳,不可损毁。其触也顿,其嗅也敏。其食也阳,其饮也阴,着阴着阳,阴阳衰败,无垢崩毁,琉璃瓦解,乃为凡躯,及老及消。及有奇物,曰琉璃,生之于玉肌,长之于玉髓,及百年,玉澈明净,草似琉璃,以草割之,而无垢损,琉璃破,气血衰败,去寿甲子。嗟乎,凡人去甲子寿,垂垂老矣,寿数几尽。无垢琉璃,世间少有,血净万物,无上至宝。

  阴阳怪谈曰:天之恩赐,地之厚赏,奈何薄命,其无后乎。”

  短短百字,无垢琉璃尽现眼前,其利其弊,言无不尽。

  “阿姨,这是阴阳怪写的书吗?”南乔看着柳夏道。

  柳夏道:“可能是吧,但这个名字很奇怪,哪有人叫阴阳怪的。”

  南乔道:“人为什么不能叫阴阳怪?”

  “这~”柳夏一时语塞,又没有人规定人名就不能叫阴阳怪的,只是现在听南乔说起来心头感觉怪怪的,但这么说来,这书的确很有可能是阴阳怪写的,并非作者已‘不可考’。

  “这个阴阳怪在哪里?若是能找到他,问题不就可以解决了吗?”南乔希冀的看着柳夏。

  “哪有那么简单,且不说这个阴阳怪是什么年代的人,恐怕现在早已变成一堆黄土,就算是那可毁伤无垢琉璃的琉璃草,又哪里去寻。”

  夜渐沉,柳夏喂雁翎吃下一颗药丸,看着雁翎日复一日不见清醒,南乔在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心。柳夏连休息都带着南乔一起,生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柳青自从离开桂池,手下人回报在悬崖下并没有发现存一道人传人的踪迹,便派人日夜在峡谷两端守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苏雪飞回到石城镇后的日子并不好过,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他只得改头换面,浪迹江湖,也正好趁此机会隐在暗处,查证青云山庄柳青的肮脏罪恶。

  青云镇,青云山庄,庄外热火朝天,今天是青云山庄招聘马夫的日子,此行桂池除魔,青云山庄弟子折损无数,贼人为了拖延山庄行程,更是将马车破坏殆尽,将马夫打的不知跑到了哪里。

  铜锣震天,一个小八字胡青色服饰小老头扯着嗓子喊道:“今日是青云山庄招聘马夫的日子,我青云山庄的马夫那可是县太爷见了也要礼让三分的人物,所以对此次招聘有很多要求,一会张贴在旁边,不符合要求的请自己离开。”

  一个年轻弟子在旁边张榜处贴上一张红纸,上面写着招聘马夫的要求。

  前来应聘的众人来不及细看,已经一拥而上,挤到八字胡面前,纷纷嚷嚷着,大概意思是自己绝对符合要求,一定要录取自己等等。八字胡在这些脚夫面前也可算是高人一等,被缠的烦了,大吼一声:“滚,你们都不合格。”

  “为什么?我们不远万里而来,难道是我们的意志不够坚强吗?”

  “对啊,让我挑一担水,我能在这里站十个时辰不动。”

  “我赶的马车,又快又稳,可是青云镇车神。”

  “我绝对忠心,就算前三任主人我都没有背叛过,都是他们赶我走的,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咚咚咚咚咚~”八字胡提着铜锣在众人耳根前使劲敲动,“说了你们不合格,就是不合格,都给我滚,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呢。”

  忽然,一只手握住八字胡的手臂,道:“大人,你看我怎么样?一表人才,做青云山庄的马夫若是出去了绝对不会给青云山庄丢人。”另一只手握住八字胡另一只手,不停的给八字胡使眼色。

  八字胡捏了捏手心,面露笑容,道:“不错,不错,小兄弟一表人才,我们青云山庄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其他人见状纷纷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两人,议论纷纷掉头离开。

  “小兄弟有前途啊,先随我来,以后你就是庄主的专用车夫了。”八字胡笑眯眯的挤眉弄眼,食指与拇指不停搓动,“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小人叫能旺财,小时候家里就说我长大可能旺财了,所以就叫能旺财了。”能旺财说着再取出一叠银票放到八字胡手中。

  “小兄弟真是人如其名,人如其名……”

魔流剑风之痕说
后面一段时间有很多事,不定时更新

第四十二章、《阴阳怪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