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春宵苦短

  天,一片漆黑,暴风雨即来之兆。

  雷声隆隆,黑云压寨,阴风呼啸。灯火明灭的草屋中愁云惨淡,静坐的两人箴默不言。为救人而杀人是柳夏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事,但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雁翎魂消,也是柳夏不愿见之事。

  南乔痴迷的看着《阴阳怪谈》,喃喃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夏阿姨,这一句‘其无后乎’是什么意思?”

  柳夏看着书页道:“这句说的是……嗯?‘其无后乎’,其无后乎?我一直以来的理解都是说后来就再也没有了,现在换个角度来看,是说无垢琉璃没有后代?这么解释也能说得通,并且这很可能就是作者的原意,一直以来都是我理解错了而已。小乔,你真是太聪明了!”

  南乔一脸疑惑的看着柳夏,道:“到底怎么了?这句是什么意思?”

  柳夏道:“若是男子,便是无法,若是女子,当是可为,你随我来!”说完拉着南乔躲到布帘后面,灯光摇曳,南乔疑惑的看着柳夏,不知道柳夏要做什么。

  “不要着急,一会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说不定可行。”柳夏说着再南乔身上动起了手脚。

  南乔红着脸道:“阿姨你在做什么,这个时候了,就别开玩笑了。”

  柳夏笑嘻嘻的盯着南桥道:“阿姨可没有开玩笑,阿姨是认真的,这个说不定真的是个可行的办法。”

  南乔道:“就算有什么办法,可是…可是…阿姨你也用不到脱我衣服吧。”

  柳夏连连摆手道:“哎呀你看我,都习惯了,本是用不到的。你这小女孩子,果然天真纯洁。”说着又在南乔身上动手动脚。

  “不可以!”南乔制止了柳夏的咸猪手,“阿姨你到底在做什么?爷爷有说过,不能这样在别人面前很随便,这是很失礼的事情。”

  柳夏看着南乔,继续动手,道:“小孩子懂什么,你还想不想救你的雁翎小哥哥了,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可是…可是…”南乔羞涩的两手捏在一起不安的搅动,“可是那也用不到脱我裤子吧?”

  “小女生还害羞了,怕什么,阿姨和你一样,都是女的,这里有没有外人,别害羞。来来来,让阿姨脱了,快。或者你自己脱也可以。”

  南乔紧紧的捏住亵裤,防备流氓一样的看着柳夏,道:“可是雁翎哥哥还在外面呢,谁说没有外人。”

  “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看什么看,他什么都看不到。听阿姨的话,你要救雁翎,只能按我说的做。”柳夏严肃的看着南乔,“你知道‘其无后乎’说的是无垢琉璃体没有后人,你知道为什么会没有后人吗?”

  南乔看着柳夏摇了摇头,她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姑娘,在这花季之年,还不是考虑有没有后人这些事情的时候。

  柳夏悠悠叹道:“因为无垢琉璃不可损伤,否则折寿一甲子,女人,莫说是折寿一甲子,就是三十年,也不一定就能生育,一甲子的寿命,已经足以让女人错过生育的时机,所以终身无后,生育无望。”

  南乔已获得看着柳夏道:“那为什么会这样?我听爷爷说过,女人在生产时会出血,这也的确说得通,但不是还可以生产的吗?为什么会无后?”

  柳夏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你所说的一点没错,但你不知道女人,在生孩子前就会流血吗?”

  南乔看着柳夏,心中疑问:“为什么?”

  柳夏神秘一笑,在南乔耳边轻轻耳语,南乔听完面红耳赤,道:“我真的要那样做吗?可是我和雁翎哥哥才认识这么几天,我……”

  “话虽如此说,但你也不需要如此做,我来帮你就好了。”柳夏说完看着南乔,南乔俏脸通红的看着柳夏。

  “你怎么帮我?”南乔看着柳夏,虽然很羞耻,但为了救雁翎,南乔已经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两人再布帘后面淅淅索索,柳夏道:“我来了,你忍住。”

  南乔语气坚决道:“嗯!”

  柳夏玉指轻动。

  “很奇怪的感觉。”南乔神色有些迷离,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自己身体平时触觉不是很灵敏,可是为什么柳夏给她的这种感觉却如此清晰,直入内心深处,身体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酥痒难受,南乔忍不住扭动身体,想要阻止这种奇怪的感觉蔓延。

  但越是扭动,这种奇怪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啊——”南乔忽然痛呼一声,眉头紧皱。

  柳夏也是眉头紧皱,触手所及,直感觉坚如铁石,冰似寒铁,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但书中每一句话都是有用之言,不可能无头无尾的来这么一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乔阵痛过后,看着满眼疑惑的柳夏,道:“阿姨,刚才的感觉好奇怪,你的手指好冰凉。”

  柳夏道:“是了,‘无后’无后,男女交合方可有后,我这般做却也是错了。只是真要这般,却是苦了你这孩子,哎……”

  南乔眼神疑惑:“阿姨,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不行吗?我一定要救雁翎哥哥,无论多大的麻烦,我都不会放弃,即使是付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柳夏神色低迷,道:“你若真想不惜一切代价救他,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了。”柳夏拉着南乔走到雁翎身旁,雁翎现在浑身漆黑,看不出丝毫血色,触体却是温凉。柳夏揭开改在雁翎身上的薄被,南乔尚未穿戴整齐,就要转身捂脸,却被柳夏拉住,“你若要救他,现在恐怕只有这样才能保你不死,否则……”柳夏说着给雁翎喂下一颗常吃的药丸和一颗从未见过的红色药丸。

  “现在是孤注一掷了,我让他的身体暂时恢复活力,但这却是他生命中仅剩的一点光辉,你好好把握机会,如果这也不行,后面你要做什么,阿姨都不会再干涉你。”

  雁翎体温渐渐升高,额头滴落滴滴汗水,眉头紧皱,似是在抵抗着巨大的苦痛折磨。

  南乔脸色有红转白,担忧的看着他,道:“可是,我要怎么做?”

  柳夏在南乔耳边耳语:“你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了!”

  南乔脸又由白转红,直红到脖子根,嗫嚅道:“必须这样吗?有没有…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从来没做过,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嗯,如果你懂怎么做,阿姨可以在边上帮你。”

  南桥闻言连连点头,道:“不不不,不用不用,我能行的,阿姨你不用帮我,我可以。”

  “嗯,那就去吧!”柳夏将雁翎抱起来放到床上,“去吧,放心,阿姨不会偷看的。”随后拉下隔座布帘。

  南乔小心翼翼的拨开蚊帐,灯光透过布帘,已是极为昏暗,忽然,一股奇怪的味道传入南乔鼻中,那种味道让她感觉很熟悉,却又很陌生,不由自主沉迷其中。

  素手轻拨,蚊帐落幕。

  红罗暖帐春宵短,阴阳和合,天地自然之道,即使是无垢琉璃在这种自然大道面前也得俯首。

  屋外依旧电闪雷鸣,妖风肆虐,雷雨阵阵。但就算天地如何无情残酷,终究留有一线生机,在这遮风挡雨的草屋中似是与世隔绝,生机勃发,直让天地动容,连传入的雷声雨声都仿佛变小了。

  梅花点点落砚台,曲乐声声缕缕情。随着无垢之血点点落下,雁翎神上的漆黑像是遇见了克星,迅速消退,消失的无影无踪。

  血色瞬间遍布雁翎全身,南乔看着雁翎的变化,伏在雁翎胸口,喜极而泣:“雁翎哥哥,我终于救回你了,小乔很高兴。以后你就可以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了,小乔再也不会是你的拖累,这是小乔最后能帮你的了。爷爷说…说的对,小乔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乔已经长大了。”

  落红不尽,南乔已见虚弱,生命力随着斑斑落红点滴流逝。

  雁翎已不知自己被黑暗困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个时辰,四周的无限黑暗像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在这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中,他几乎被折磨得快疯了,但他却不能放弃挣扎,不能放弃求生,直到筋疲力尽之际,他感觉自己正在无限沉沦,在深不见底的深渊沉沦,不知道要去往哪里,更不知道这种沉沦要持续到何时。

  “放弃吧,放弃吧,你不行的。”一个声音在脑中不停吵闹。

  雁翎想:“是啊,不如放弃吧,只要放弃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这种痛苦了,我就可以解脱了,师傅、爹娘,还有崖村各位叔伯,雁翎很快就来见你们了,以后你们再也不会孤单。”

  陈不一慈祥的面孔忽然出现在雁翎眼前,随后却变成可怖凶残的模样,“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对得起崖村的父老吗,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你是个罪人,你是个罪人,我们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都不会……”陈不一的模样再变,化成威武的将军,慈祥的母亲,但他们脸上却又变得扭曲,眼神憎恶的看着雁翎,却没有说一句话;画面破碎,崖村村名一个个浮现在雁翎眼前,私塾老先生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雁翎鼻子大骂:“你这个懦夫,亏得我们为了救你……”小伙伴的脸庞扭曲,像是从地狱回来索命的恶鬼,阴森森的嘶吼:“雁翎大哥,你说好的要给我们带冰糖葫芦呢,哈哈哈哈哈,冰糖葫芦呢,冰糖葫芦呢……”

  “不!”雁翎在黑暗中嘶吼,声音远远传出去,却在也没有回音,沉沦无限,不知何处是彼岸,“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说,不是这样的……”

  他嘶声力竭的大喊,却没有人回应他,只有浓郁到散不去黑暗围绕着他,要将他吞噬撕碎。

魔流剑风之痕说
最近很忙,几乎没时间了,尽量挤出来时间写

第四十三章、春宵苦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