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红颜薄命

  “我不能放弃,我要……活着啊!”雁翎心中撕心裂肺的大吼,但却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嘶吼。

  蓦然,眼前一切画面蹦碎,声声指责戛然而止,天地再复一片黑暗。天空,缓缓出现一轮血红晶莹的红月,红光洒下,驱散黑暗,雁翎被红光照射,身化青烟,融入四周的无尽黑海中,黑海被红月照耀,渐渐恢复了血红,开始涌动。风暴起,尽裂无尽虚空,咔嚓嚓的碎裂声传来,被封锁的血液脉搏再次如江流般奔腾倾泻。

  夜尽天明,暴风雨过去,天空一片湛蓝,晨曦初露,柳夏端着一碗粥缓步走进屋内,朝里喊道:“小乔,先来吃点东西吧,可别饿坏了身子。”

  “嗯,好。”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答道,柳夏缓缓撩起布帘,南乔怔怔的坐在镜子前,痴呆着看着镜中那苍老的面庞。

  柳夏走到近前,粥碗放在一边,道:“以后你就跟在阿姨身边吧,阿姨会好好照顾你。”

  南乔摸了摸脸上的皱纹,道:“我早知是这样的结果,但我还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阿姨,小乔可以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吗?”

  柳夏道:“不行。”

  “我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不行。”南乔轻轻一笑,眼神轻松,因为她相信柳夏终会答应她的请求。

  “哎~”柳夏叹了口气,神光散乱,“你是想让我不要告诉他是怎么救他的吗,可是这对你很不公平。”

  南乔轻笑道:“这是我自己的意愿,我不希望雁翎哥哥以后会有更多的负担,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很多了。而且我现在的模样,他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吧,就算他还认得我,那又能如何呢,我们的缘分已尽,从今以后我只希望能平平静静的过完这最后一段生活,我想像个普通人那样,而不再是无垢琉璃。”

  “好吧,阿姨答应你。”柳夏握住南乔苍老如枯枝的小手,这双本应该光润如玉的纤手,此刻已经布满老树之皮,尽是褶皱,却不失温暖。

  南乔端起边上的粥碗,小口小口的吃着,道:“雁翎哥哥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也不知道他还要多久才能醒来,现在他肚子应该很饿吧。”

  柳夏道床边探了探雁翎脉搏,道:“脉象已经平稳强劲,想必不用多久就能醒来。只是他醒来之后,你要怎么面对他,才能让他不知道你为他做的事?”

  “我现在的模样,就算是爷爷还在也认不出来了吧。”南乔吃了半碗粥,就再也吃不下,放下粥碗,“没想到我也这么快就体验到了爷爷的境况,只可惜爷爷再也看不到了,不过这也很好,爷爷看到我这个样子,应该就要伤心难过,这真的很好。阿姨,雁翎哥哥醒了以后,我就装作哑巴吧,你就说我是你的帮手,这样他就不会知道了。”

  “好,阿姨什么都答应你。”柳夏轻抚着南乔的头发,原本那乌黑亮丽夫人秀发已经变得有些枯老扎手。

  秋去冬来,雁翎自己已经在无尽的血色洪流中困顿了不知多久,只知道洪流越发壮大,随着天空血月融入,更是将原本通红的洪流变得晶莹剔透,像是在其中撒上了一层温润的血玉,原本充满肃杀之气的洪流,开始变得沉稳大气,温润平和,肃杀之气内敛。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南乔跟着柳夏每日学习药材打理研磨,但却已经开始有了健忘症,总是丢三落四,却也每日不忘服侍照料依然昏迷不醒的雁翎。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传来,柳夏起身打开大门,门口站着上乌蒙寨的村长乌蒙仇。

  “柳大夫,最近寨中出现很多生病的小孩,还请大夫施以援手。”乌蒙仇穿着厚厚的麻衣,口中白气喷吐,屋外的白光照到屋内,屋子中凭空添了一分寒意。

  柳夏连忙将乌蒙仇引了进来,让坐道:“仇先生别着急,我早有准备。如今正值秋冬交接之际,只是没想到今年的雪来的这么快,才刚入冬就下起了雪。仇先生毋需多虑,我早在入冬之前就准备好了药材,此次孩童病症恐怕是季节交替所引起,带我备好药材,就随你前去诊病。”

  柳夏在屋中收拾了许多这段时间研磨出来的药材,嘱咐南乔不要随意走动,跟随乌蒙仇出门而去。乌蒙寨并不十分大,但大雪封山,加之两个寨子相隔,柳夏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屋外白蒙蒙一片,雪花偏偏飘落,渐渐堆积起来,原本青翠的乔木在雪垛下若隐若现。

  “这是哪里?”屋中忽然传出一阵倒地的声音,南乔本坐在门口看着雪景发呆,她好像忘了柳夏和她说过一句什么话,却总也想不起来。但这一阵声响传入她脑中,却如天雷震耳,醍醐灌顶,她快速迈动沉重的步伐,颤颤巍巍的跑向屋里,连门都忘记了关,阵阵凉风从门口吹入,南乔却似丝毫不觉。只因哪里有一个她记忆中很重要的人,虽然她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但是她知道那个人很重要。

  雁翎看着走进来的老妪,满面枯黄的褶皱,身材佝偻,颤颤巍巍的把他扶起来,躺回床上,老妪却不发一言,痴痴的看着他。

  眼前的老妪给雁翎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像是来自骨子里、血液里,难以割舍,但雁翎明明不认识眼前这人,却为什么在见到眼前之人的一瞬间,雁翎有一种忍不住想哭的冲动。

  南乔不说话,因为她几乎已经忘了怎么说话,张了张嘴,却又不记得自己想要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握住雁翎的手,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浑浊泛白的眼中泪珠滚滚落下。

  雁翎奋力抬起手,抹去眼角泪水,道:“你是…是…谁?”多日的病榻横卧,已经让他说话都不太流利。

  南乔依旧不说话,因为她已经听不清雁翎在说什么,只看到雁翎嘴角蠕动,以为他是想吃东西,马上端来煟好的粥,却见到雁翎再次躺倒床下,全身无力的想要爬起来,却总是在做无用功。南乔急的顾不上握粥的手,就地撒开,赶紧跑到雁翎身前,将他扶起来,躺回床上,这一番动作已是让南乔气喘吁吁,几乎无以为继。但她却不想停下,想要找回粥碗,却不知道放在了那里,只好再去盛一碗,颤颤巍巍的端道雁翎跟前,小勺小勺的喂给雁翎。

  雁翎不知怎么的,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却生生忍住,让眼泪不停在眼眶中打转,他很顺从的吃下南乔喂食的粥,南乔看着雁翎吃的开心,布满褶皱的老脸上也浮现一个开心的笑容,经久不散。

  吃下暖粥,南乔也未离开,就这样痴痴的坐在床边看着雁翎,眼中焦距凝结在雁翎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想。

  雁翎被老妪盯着看,也没有感觉不适,反而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出现在面前一样,如沐甘霖。他也很想找到这股熟悉得感觉到底来自何处,眼前这个感觉很亲切的老妪到底是谁,但却又迷雾重重,眼前的老妪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亦或者完全不会说话。

  冷风袭袭,晶莹的雪花从门中飘进屋内,在屋中的暖气下化为水滴,渐渐湿了门槛。

  夜已深,雪白的夜映照着屋门,微弱的白光散落四周,南乔就这样一直看着雁翎,嘴角带着微笑,却不发一言。雁翎很想问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问,只是不停看着眼前老妪,心中那股熟悉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仿佛就要呼之欲出,却不知道到底是谁,总在关键时刻那股熟悉得感觉被生生打断。

  南乔自从到了乌蒙寨后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精神过,她看着雁翎熟悉的面孔,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只要能看着他,就很满足,就很幸福。她已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催促着她不要离开。

  时间就在这种奇怪的对视中悄悄溜走,柳夏随着乌蒙仇在上下乌蒙寨诊病回来,见到大门没关,还湿了半边,内心着急,南乔最近精神越来越不好,甚至开始健忘,柳夏很担心南乔会走出去,在这冰天雪地的密林村寨中,南乔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

  急急忙忙跑到屋内,却见到南乔与雁翎正在奇怪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但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转身把门关起来,隔绝冷风,屋内终于升起一股暖气。

  南乔的手渐渐有些冰冷,但她却犹若未觉,一眼即是永恒,她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她怕自己会再忘记更多的事,虽然她已经忘了很多,却还记得很多,只要这一刻的温暖便能满足那一颗弱小稚嫩的心灵。

  对了,南乔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慌乱的摆动手臂,却是早被冻僵,不听使唤,她几乎急的哭出来,双手颤抖,想要抬起来,却总也无法成功。

  柳夏在旁边看着一切,叹了口气,走过去帮南乔抬起手臂,放到雁翎手心,南乔终于停下颤动,眼中再次流露出安心的眼神,却对身上的寒冷丝毫不觉。

第四十四章、红颜薄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