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四载时光

  天地何苍茫,人间半哀乐!最苦莫过于伊人在前,却不知所以。

  雁翎感受着手心的冰凉,直沁骨髓,那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你是…是…谁。”

  南乔依旧呆呆的不说话,柳夏拿起薄毯给南乔披上,又在屋内升起炉火,终于给南乔僵硬的身体带来点点暖意。

  雁翎蠕动嘴唇,想要说话,却是难以控制言语,发出不明的嗯啊声,柳夏阻止雁翎道:“你身中剧毒,现在毒性刚解除,但机体机能尚未恢复,还无法正常行动,你且安心静养,不要着急。”

  “哎——”柳夏叹了口气,“至于其他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等到合适的时机,我自会告诉你。”

  生老病死,人所难免。

  雁翎现在只期望能快速恢复,弄明白一切事情。眼前的老妪似乎不会说话,又或者不想说话,但她的眼神却很坚定慈祥。

  很快,柳夏准备好了午饭,准备给雁翎喂食,却被老妪接过,小口小口给雁翎喂食,雁翎也知自己现状,不在挣扎。

  乌蒙寨宁静祥和,寨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只有柳夏每日忙于照看雁翎南乔两人,再也没有时间外出,寨民诊病都要到柳夏家中。南乔的健忘症越来越严重,现在的她似乎除了雁翎的名字,其它的都已经忘记了,嘴上总是念念叨叨,雁翎耳力极好,但却听不到南乔在说什么。

  冬去秋来,万物复苏,雁翎在柳夏的精心照料下,机体逐渐恢复,病去如抽丝,距完全恢复尚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这‘断’之毒当真是变得可怕,即使已经解毒,竟也能让一个武林高手丧失行动这么久,哎!”柳夏暗叹。

  多日不见得阳光照耀大地,暖洋洋的晒得人想睡觉。柳夏南乔一左一右扶着雁翎缓步走出屋外,柳夏的躺椅早已在阳光下,扶着雁翎轻轻躺下,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雁翎躺下,舒服的出了口气,道:“柳夏阿姨,她到底是谁?”

  柳夏看了一眼雁翎,道:“我说过,以后我会告诉你,因为我答应过她不说的,但是……”柳夏叹了口气“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你。”

  雁翎闭着眼睛,任由阳光洒在脸上,神思急转,道:“她……她一定是我认识的人吧!”

  柳夏不说话,暖洋洋的太阳晒得她浑身犯懒,似乎连话都懒得说了。

  雁翎却不管柳夏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接着道:“这里村风诚挚淳朴,也不知道离江南多远。我记得当时柳青用什么暗器射中我,然后一路追逐,最后我体力不支,后来就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柳青要除去我,所以不可能是她,柳青不会让她跟在我身边。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了,但年龄不对。”

  柳夏闭着眼睛,道:“你猜到了?”

  雁翎道:“除了她,我在也想不出第二人。她虽然苍老,但手指光滑,并不粗糙,脸上虽然老纹密布,却也没有风吹日晒的痕迹。乌蒙寨世代耕作,就算是父女小孩都要出门劳作,不可能会保养得这般好。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个模样的,但我当日从桂池离开的时候,身边只有她。所以,她就是南乔吗?”

  柳夏依旧未睁开眼睛,道:“是啊,这个傻姑娘。她以为就能瞒住你吗,真是傻得天真可爱。”

  雁翎拉起南乔苍老的手,虽在暖暖阳光下,她的手却一片冰凉,“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柳夏道:“既然是你自己猜到的,那也不算违背我和她的约定。小乔的时间也许所剩无多了。更何况她现在已患上老年病,许多事情都忘记了,就算告诉你,她…想必也不会知道了。”

  雁翎牵着南乔的手,痴痴的看着南乔,谜底即将揭开,但心中却总有一种悲伤的情绪萦绕。

  “她,是为了救你变成这样的!”柳夏整理词汇,尽量想把事情说的简单,“她是无垢琉璃体,本不破不坏。去年你身中剧毒,无药可解,刚好,无垢琉璃的血就是世间最好的解药。但无垢琉璃被破后,折寿甲子,人也就这样了。”

  柳夏说的无波无澜,雁翎心中却掀起万丈波涛,牵着南乔的手忍不住颤抖,嘴角嗫嚅着说不出话。

  艳阳高照,清风微扶,一股股暖流自心底升起,看着痴呆老迈的南乔,雁翎却忍不住垂泪。南乔回首顾盼,看着雁翎微微一笑,颤悠的抬手想要拂去雁翎眼角的泪水。

  “我…我不值得你这么做!”雁翎喃喃自语,任由苍老的手掌在脸上摩挲,“你还有大好年华,你还有数不尽的精彩人生要去追寻,我不过是一个煞星过客,所有靠近我的人都会倒霉,不如让我就此离去,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因我而不幸。小乔,你为什么这么傻,雁翎不值得你这样做……”

  柳夏在旁边轻声道:“她说,你是除了她爷爷以外对她最好的人了……”

  “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她的,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她!”雁翎看着南乔,眼泪断线般落下,仿佛没听到柳夏的话。

  柳夏在旁边看着,泪流满面,抬起袖子轻轻拭去,道:“没办法了,没办法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没有人可以违背,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没有办法了。”

  “不,我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我一定要找到办法,即使付出任何代价,我也在所不惜。”雁翎牵着南乔的手,眼神坚定,“她不是把他的血给了我吗,那我只要把血还回去……”

  “不行的,即使是无垢琉璃也只能解毒,而不能使人返老还童,更何况你这个普通人。”柳夏叹息,“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能返老还童,也没有人能不老不死,生死轮转,天道轮回,不可抗力。阿姨行医这么多年,早见惯了生死,也有很多不愿意就死的,但当无常勾命,即使再不愿,也只能含恨而终。小乔也算是完成了她自己的心愿,我想以后她再也不会烦恼了,你看她现在只要看到你就那么开心,即使是离开,只要你在她身边,她也会开心地离开。”

  “不,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找到办法,小乔一定还有办法的。”雁翎声音嘶哑。

  柳夏笑了笑,不在出声,不想打断雁翎的幻想,人总是要有希望,有时候就是这一点点希望,会成为一个人的救命稻草,但当这个希望破灭后,人就会做出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雁翎现在需要很多时间,很多很多时间,但越是在这种很需要时间的时刻,时间却总是过得很快,快到追不上它的尾巴,看不到它的背影。

  四载寒暑,雁翎终于恢复机体正常,四载以来,雁翎翻遍了柳夏的医书,却找不到任何延寿的方法。

  四载时光,雁翎已经变成翩翩公子,眉头却总有散不去的忧愁。南乔却是越来越老,身体渐渐佝偻,健忘症也更加严重,有时候甚至连吃着饭都忘记要咽下去,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时常咳嗽,常常生病,还好柳夏妙手医治,才不至于一病不起。

  雁翎几次想要带着南乔出门寻找医方,但乌蒙寨地处深山,若是只有雁翎一人还好,带着南乔却是不现实,也许根本走不出这深山密林南乔就要支撑不住。

  自从雁翎恢复后,柳夏就留在家里照顾南乔,雁翎凭借学到的点点皮毛医术在寨子中治病积累经验,乌蒙寨民风淳朴,也不介意雁翎这个柳夏的后辈弟子来诊病,倒是让他治好不少简单小病,但仅是如此雁翎的经验积累却是太慢了,随着越发深入了解,越发知道医道博大精深,以自己这短短几天的成效,尚不足医道万一,更遑论延寿之法。

  “到底要怎么办?”眼看着时间点点流逝,雁翎柳夏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南乔越来越苍老,原本还可使用的牙齿已经掉光,吃东西都只能囫囵吞咽。

  夜,深沉如水,雁翎低头沉思。

  “阿姨,我想出去探寻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雁翎终于下定决心,不能再呆在这里,必须想办法,若是一直在这里,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南乔玉陨却束手无策。眼看着南乔大限越来越近,雁翎也只好准备放手一搏。

  柳夏看着雁翎,半晌,道:“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但是你知道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吗?”

  “我,我不知道。但是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死,小乔已经越来越……”雁翎有些激动,控制不住的语气激昂,“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一定会的……”

  “你不要再骗自己了。”柳夏虽然不忍打击他,但她一向是如此,不善谎言,“你明明知道已经无望,为什么还要执着。小乔并不愿见到你每天如此,你能不能露出一点点,哪怕一点点笑容,你知道小乔能开心多久吗,天命不可违,为什么不在最后的时间里,让小乔开心的离开,而不是在奔波劳碌中消逝。”

  “不。”雁翎大吼,“不会的,小乔不会死的,她还年轻,他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一定会的……”

  雁翎蹲在掩头痛哭,无助而伤心。

  柳夏扶起雁翎,怒其不争的道:“你不要在骗自己了,你跟我行医的三年,明明一切的都很清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骗自己。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自己无知却总不愿意承认,你难道要看着小乔跟着你奔波劳碌而走吗!还是要在她最后的时光里让她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离开!”

第四十五章、四载时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