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往事

  青山反应快的出奇,同样也是脚步相交,环环相扣,直让雁翎感觉目不暇接,全神应对下依旧有数到掌风真气刮到脸上,最后全凭借‘无量’之功将攻击卸开。

  好在青山虽然招式密集,进退有序,但对自身的力量已经掌控纯属,下手颇有分寸,否则只怕雁翎眨眼就要落败。

  青山各种奇招妙式层出不穷,雁翎疲于应对,完全落在青山的攻势之下,毫无还手之力,却也如同巨浪中一叶扁舟,任他洪水滔天,我自随波逐流,在非常天地大峡谷中领悟的‘无量’神功发挥的淋漓尽致,大有一种畅快之感。

  青山脚出如虹,闪电般疾射雁翎胸前,雁翎却凭借着脚下带起的劲风顺势而走,青山重脚落空,又是激起一阵掌风飞向雁翎,雁翎再次借势而走,两人你来我往,拳掌翻飞,打的好不热闹。

  “小心了,接我一招八荒地煞!”青山提气凝神,一股持稳厚重之感由心而发,双手抬起,周身罡风内敛,整个人似是变得更加高大了几分。

  雁翎见状不敢大意,凝神以待,‘无量’自发,却依旧感觉周遭空气凝聚,已经没有丝毫流动,一股压迫之感降临,和‘无量’之轻摩擦在一起,一股无形之风凭空而起,此风非是自然而成的风,而是一种高手间气机相冲而生的‘人’之风。

  青山神情严肃,显然此招非是等闲。雁翎看着眼前的青山仿佛越来越高大、厚重,就像一座高山,不可攀越,心底不由自主升起一股臣服崇拜之感,随后却又生出一股莫名杀机,心中黑暗的角落被无限放大,神犬门、崖村、钓叟、南乔一幕幕浮上眼前,雁翎双目通红,喉咙中发出一阵低沉嘶吼。

  青山所凝之招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可不发,却突然见到雁翎此般状态,暗叫一声不好,但此时收招已是不及,只能拼尽全力想要收住招式,受此极招反噬之威,青山嘴角溢血,脸色一阵苍白,但八荒地煞依旧朝着雁翎而去。

  雁翎却恍如不见,内劲自发,周身沉寂的气流随着流窜的气劲化作狂风,猛然撕碎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青山掌携八荒地煞之威强势降临,镇压了四周乱窜的气流,所过之处,天地失声。

  雁翎心魔爆发,‘无量’不复,自然也变化得杀气腾腾,气劲鼓荡之下,雁翎衣衫鼓鼓,发丝散乱,气聚掌心,轰然与青山相接!

  两人相交瞬间,天地失色,狂风肆虐,峡谷中气流受两人气劲相激,狂风呼啸,嘶鸣阵阵!

  风暴中心的两人更是陡然吐出一口心血,风暴肆虐过后,天地间仅剩无声寂静。

  四掌相交,立在玄月之巅,久久无声。

  噗噗——突然,雁翎周身宏大气劲爆发,随后身体爆出阵阵血雾,整个人向后倒下,从玄月之巅跌落而下!在这一瞬间,雁翎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巨大宏伟的月神宫,也不是切磋收招不及的青山,而是以前所经历过的一幕幕:

  都城燕府,年纪幼小的燕麟手捧着一个人偶玩具,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妇人,那是燕麟的母亲,那时的她正是花信之年,燕麟也还在孩提时代,燕麟从一出生就没见过亲生父亲,但夫人一直跟燕麟讲述将军的种种功绩,仿若亲见。燕麟稚嫩的声音很是好听,每次夫人听到他的声音,就算有任何不快也就立刻烟消云散。在幼小的燕麟心里,母亲永远都是那么温柔美丽,仿佛永远不会生气,永远都开开心心的样子。燕麟对都城的一切了解的不多,除了家里的小院子和母亲就再也没有其他印象。

  转眼间来到几年后,燕麟第一次见到将军,自己的父亲,那是一个沧桑的汉子,并没有母亲描述的那种威武高大,但那种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自信已经深深的映入燕麟脑中。虽然才与父亲第一次见面,但是燕麟感觉自己对这个父亲的感觉异常深刻,他像是风雨里的大树,为他们遮风挡雨,为这个家扛起一切。

  但这温馨平凡的一刻却被无情打断,一场突如其来的莫名之祸让这个原本温馨的家支离破碎,让原本可以快乐成长的燕麟、享受天伦的家人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雁翎身下是奔腾汹涌的河流,眨眼间,仿佛又来到八年前那一场大祸,燕麟一家人在滔天恶洪里挣扎求生,最终却不敌天地伟力而亡,这一幕何其相似。

  “原来人死前真的会看到心中最不愿和最想看到的东西。”雁翎轻轻闭上眼睛,准备接受命运,“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也许就是我最好的归宿,我在这世间也没有一个亲人了,这个世上多一个我、少了一个我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原来我这么不重要!”

  就在落水瞬间,青山俯冲而下,强忍着内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雁翎,强体轻功,又是一口心血逆冲而上,青山强忍住吐血的冲动,逆势而上,将雁翎带离了死亡之河。本来以青山的武功,此举可说轻松,但刚才两人交战受劲道反冲,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此刻有强行提气,已是伤上加伤,不堪重负。

  只见青山脚踏悬臂,转眼间已经到了月神宫牌匾前,两人落地,青山又是一口心血吐出,委顿在地。

  玄月之下激流怒涛,常人若是落水,就是一百条命也没了,现在重伤的两人若是落水,又与常人何异!

  好在青山力挽狂澜,救了雁翎一命。

  死地还生,雁翎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再睁眼,仿若再重活一世。

  “没事吧,雁翎老弟?”青山紧张的看向雁翎,打量着他。

  雁翎缓缓呼出一口气,嘴角流下一丝鲜血,道:“无妨,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青山老哥你如何了?”

  青山也呼出一口浊气,盘坐在地,道:“无妨,只需打坐调息片刻就好。”

  雁翎不在追问,坐下调息,但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这种死里环生,再世为人的感觉,却总是伴随着另外一出悲剧发生,仿佛自己身边总有人会受到伤害,直至消亡,从父母到陈不一,到崖村,再到苏雪飞、南乔钓叟,所有对自己有恩或是有所关联,关心自己的人,竟无一善终。想到此处,雁翎不禁归心似箭,不知道陈不二他们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发生了什么意外!

  “不不不,不会的,二伯伯与人为善,好人自会有好报,他们一定全都平平安安的。”雁翎心中强自镇定,但却在脑海深处升起一股股莫名的躁动,让他无法安心入定调息,‘自然’又在蠢蠢欲动,似要化作洪水猛兽,死神拘魂,冲击他的身体。

  一股死寂气息从雁翎体内散发,冲击着月神宫,峡谷瞬间变得阴冷,像是披上一层死衣,在阳光下依旧显得死气沉沉。青山受到这股气机冲击,脸上猛然浮现一股死气,一口心血吐出,脸色煞白,眼见雁翎身上撒发出一股股让他感觉莫名心悸的气息,青山准备叫醒雁翎,但随着越靠近雁翎,青山就越感觉雁翎身上的那股气息不可靠近,若是自己勉力靠近,恐有性命之忧。

  “雁翎老弟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山皱着眉头缓缓后退,远离雁翎,心中存疑。随着离雁翎的距离越来越远,心中那股不安才渐渐消除,但脸色依旧煞白,像是受到岁月侵蚀,本已无多的寿数更添岁月之光。

  “咳咳咳~”青山捂口轻咳几声,声音虚弱乏力,仿若行将就木的老人,甚至连吁气都开始费劲,“看来是我寿数将至,势不可逆,命不可违。只是不知雁翎小友如何了,他处在这般死寂风暴的中心,想必也很难受吧,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弟才会发出这样的气息,真是急死人了。”

  而死气萦绕中心的雁翎此刻也并不好受,以往‘自然’的变化虽然不可捉摸,但也算是有迹可循,遵循天时,春则生、夏则长、秋则杀、冬则灭!然而此次变化不在四时之间,且此种变化也不是任何一种生灭肃杀,反而是死气萦绕,在雁翎身体中肆虐,所过之处,原本应该自然转化的‘自然’之力纷纷消亡,被死气吞噬,再由五脏六腑而出,身体迅速衰竭,眨眼间,死气已经布满雁翎全身,但他偏偏未死,反而处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之下,非死也非生。

  青山痴呆的看着这从未见过的一幕,这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畴,世上的任何一个人,若是全身生机尽灭,那就是真的死了,却从未见过雁翎这种生机全灭,死气萦绕而未死,“难道雁翎老弟练的是什么邪门功夫?可是月神宫的典籍中也从未记载过有类似的武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哎,无论如何,希望老弟不要出事!”青山愁上心头,只恨此刻自己见识浅薄,不能帮到雁翎,只能眼睁睁看着雁翎身上发生奇怪的变化而束手无策。

  日头偏西,峡谷中已经一片阴暗,雁翎全身已经被死气浸透,所有生机点滴不剩,五脏枯竭,六气枯萎。

  雁翎缓缓睁开死寂之眼,瞳孔漆黑一片,不见一丝白瞳,发丝乌黑一片,即使微风吹拂,也不见一丝撩动,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显得异常白皙,白的不似人间该有,全身散发着一种死寂气息,盘坐的白玉地面已经变得污浊,甚至连喧嚣的峡谷激流都变得安静低沉。

  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血液几乎已经凝固,取而代之的是这一股令人心悸的死气流转全身,若不是还有这股死气流转不息,只怕雁翎这幅身体就要瞬间消亡。

  “我——”

  “到底是活着——”

  “还是死了?”

第四十八章、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