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死

  “死,或者活又有什么分别?”青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雁翎身前,“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些人已经死了,但他还活着!当年老哥我也是一身所学想要报效家国,一展所长,最后却还不是沦落到此,每日悠闲度日,其实说白了,老哥我这般活着又与死人何异,心酸自知,苦痛自知,就算是武功大成的喜悦也只有自己知晓,但那根本不是喜悦,也不是活着,活着需要别人的承认,我就算在这月神宫中过得如何再好,但没有人知道,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连死人都算不上。活着的本质就是分享,只有与人分享才能体验到活着的感觉。雁翎老弟你觉得你是活着还是死了呢?”

  雁翎死寂的眼眸看着眼前的青山,思考着青山所说的话。

  青山已不再是青山,进入了秋时的青山,发丝枯黄,皱纹满脸,手臂上遍布老人斑,一双宽厚的手掌骨骼凸起,青筋毕露。

  “老哥我竟是如今才看透这个道理,现在想来,这恐怕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的感悟了,所幸今生得见老弟,让老哥我得悟生死,否则蹉跎一生,尚不自知。即使今日就死,死而无憾矣!”

  雁翎起身,虽然不知道自己此刻状态为何,但青山说的对,死了或者活着又有什么不同,在别人眼里你是活着那就是活着,如果此生碌碌无为,在别人眼里又与死人何异,纠结这些有何意义,“老哥说的对,是我想太多了,有些人虽然死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有些人虽然活着,但我会亲自把他们变成死人。”雁翎意有所指。

  “哈哈哈哈,老弟能想明白便好!”青山声音微微颤抖,老态尽显。

  雁翎此时方才注意到青山,惊道:“青山老哥,你怎么了,怎会如此?”

  “老哥我天时将至,无须挂碍。”

  “可是我初见你并不是这般模样,到底发生何事?”

  青山爽朗一笑,道:“我说了无须挂碍,人总有生老病死,老哥我也不例外。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已得闻惶惶大道,虽死无憾矣。”青山立在风中,衣衫轻摇,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味道。

  “我与雁翎老弟一见如故,如今老哥我已没有什么好留下给你的,这月神宫本不是我之物,但月神宫第一层‘巨阙’殿中都是武功秘籍,你且随意取看,想来此间主人并不会怪罪。这月神宫虽是富丽堂皇,却少了几分人味,老弟切不可流连,合该割舍之时,就去外面走走,见识见识才好!”青山不停向雁翎絮叨。

  雁翎却总感觉青山像是在交代遗言,却又不知该如何应答,只能默默地看着絮絮叨叨的青山,他很想流泪,却根本无泪可流;他想做出悲伤的表情,脸上的肌肉却连动一下都难。

  青山大手轻抚上雁翎手臂,触感冰凉坚硬,微笑道:“老哥我并不是一时就走,老哥我可还没看够世间浮华,只要老弟认为我还活着,我就不会死。”

  雁翎木木的点点头,道:“老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雁翎也曾跟随柳夏学过那么点医术,人的好歹还是能看出一二,以青山目前的状态,还能活着已经是他功力深厚之故。

  ‘巨阙’殿是月神宫的第一层,也是月神宫典籍摆放之处,两人来到巨阙殿中,青山缓步坐在玉璧前,道:“雁翎老弟,这里都是月神宫典籍,其所藏包罗万象,你且随意取看,老哥我要先休息一会。”说完斜靠着玉璧缓缓睡去。

  雁翎静静的看着沉沉睡去的青山,半晌后,迈步走向旁边的玉架,上面摆满帛书,分为天、地、人、鬼四部分。但此刻雁翎心中想着他事,哪里有心思去看那些典籍,只是草草走过一遍,又回到原地。

  明月如钩,照耀着阴暗峡谷,月神宫在月光下显得很是凄美,峡谷风吹过,玄月之巅挂着的风铃叮叮作响,其声哀婉,似是在送别离人。

  青山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看了看,雁翎还在原地未动。

  “雁翎老弟!”青山轻呼一声。

  雁翎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并未作声。他已经历过很多次生离死别,这种感觉每来一次都让他心如刀割,如今虽与青山相识甚短,却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在里面,让他很想就此逃离,不愿在继续留下来面对将来的离别。

  青山也未做声,起身拉着雁翎前往书架前,从天字部取下一本放到雁翎手中,道:“此乃天字部至高功法《九玄天元诀》,老哥我悟性不足,如看天书,难窥其妙,是为一憾。老弟可否代老哥一解其中遗憾?”

  雁翎拿着手中的帛书,帛书虽轻,其中情分却是重愈千斤,冰冷的手臂忍不住轻微颤抖,道:“好!只是怕我悟性不足,到时候老哥莫要失望才是。”

  两人再玉璧前盘膝而坐,青山泡上一壶香茶,点上一缕檀香,道:“此书乃是天字部中至高武学,老哥我一生钻研《神藏》,其中武学观点可以说是让人眼界大开,但《九玄天元诀》却又与《神藏》风马牛不相及,是以老哥我虽一直对其有多研究,却也是看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以。但这月神宫想来不应该会骗人,所以才要请老弟来看看,能否找到其玄妙之处。你与我所修炼的功法截然不同,修炼方式亦相差甚远,说不准能成。”

  雁翎缓缓打开帛书,上面用小篆写着‘九玄天元诀’五个大字,卷首是一幅青天白日、仙人飞升的画,画中仙气飘飘,雾气渺渺,让人向往。

  再往后,依旧是小篆书体:九玄天元着,取天之精华,炼身之钢……而合于天地,成无上大道。

  雁翎看着其中论述,乃夺天地造化锤炼自身,而一切取之于天地,“其中论法虽然精彩,但要做到却是难如登天。青山老哥,我所修炼不过是挖掘体内宝藏,而补足自身缺陷,乃至内功深厚,身强体健,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我所修炼门派武学‘无量’、‘自然’已是其中玄妙无比的功法,但依旧受自身天地限制,怎么可能再去掠夺天地伟力为用,若是一个全然未有过修行的人,天生亲近天地,说不定尚可修习。”

  青山呷一口茶,道:“老弟说的是,我所修习的《神藏》虽与你所修炼之武功大不相同,却也是挖掘体内宝藏,从来没有说过要如何取天地精华为己用,倒是老哥我着相了,一心想着要怎么去取天地精华,却忽略的本质上的不同。果然老弟你真是我的福星,古人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诚不欺我!”

  雁翎再往后看,所说的是九玄天元诀的修炼方法,雁翎也是看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更不明白所说的修炼方法是真是假,亦或是著述人胡乱猜想。

  卷尾言:九玄者,启、彻、明、辉、化、无、天、越、道。

  青山道:“此乃天部九大武功,说来惭愧,老哥我不仅连着总决都看不明白,甚至连这些武功招式也是看的云里雾里。”说完起身又从书架上取来九卷帛书,分别对应九玄的武功典籍。

  雁翎取过‘启’字卷,上面竟是一种雁翎从未见过的文字,雁翎也是看的云里雾里,道:“老哥,这字是什么意思?”

  青山苦笑摇头道:“就是不知道这写的是什么,才看不懂的!”

  雁翎又取过‘彻’字卷,上面也是同一种文字,道:“都是如此吗?这般又有谁能看懂这些文字。”

  青山拿起‘天’字卷,放到雁翎手中,道:“这是唯一一本能看懂的,其他的都是那种奇怪的文字所书。”

  雁翎接过帛书卷,缓缓打开,这本‘天’字卷却又是用小凯书写,其一‘天无二月’,其二‘天风寄影’,却皆是需要借助天地之力而发。‘天无二月’借天月伟力为用,乃是至高无上以力压人的招式,中招者宛如被神月压身,洗涤心灵,净化污秽,若受招之人心有魔祟,轻者功体尽失,形如废人,重者当场丧命。‘天风寄影’却是一种秘术,能再风中寄影留声,仿若真人无二却又不是真身所在。

  雁翎看的如痴如醉,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武学,不,这已经不是武学的范畴了,这已经是鬼神之术,凡人怎么可能学得会这种武学。

  “青山老哥,世间真有这种武学吗?”

  “这‘天无二月’老哥我倒是会那么一点,不过徒有其型,却无其神。那‘天风寄影’却是真正的仙家法术了,我又怎么可能学会。”

  “这么说来,这些武学都是真的?”

  “真不真现在老哥我也说不准了,虚虚实实,如梦似幻。若说是真,却又无法修行,若说是假,却又让人欲罢不能。假亦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我又怎么分得清。不过老弟若是喜欢,不妨研究研究,说不定以老弟的天资,还能有所成就。”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老哥。”风是雁翎最熟悉的,因为‘无量’的奥义就要靠风才能施展,以雁翎对风的了解,‘天风寄影’说不定真能练成。

  ‘天’字卷内容雁翎已经铭记在心,又有青山在旁指点,‘天无二月’也是很快掌握其发劲方法,却总感觉有所欠缺,徒有其形。好在‘天风寄影’有了初步进展,凭借着对风的了解,雁翎在此道上可谓是进境神速,不到十日,已可在风中留下身影,却难以稳定。

  这修行速度直看得青山大呼妖孽,当年修习‘天无二月’时,青山足足花费了十年时间才有初步雏形,‘天风寄影’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没想到雁翎甫接触竟然就能有所成就。青山又从九卷中取出‘越’字卷,见到雁翎随风而落,身后十丈的天空赫然是一道与他一模一样的影子停在空中,久久不散。

第四十九章、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