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入圣

  辞了林岳,伴着夜色,穿街过巷,直奔家中。

  “三更了,爷爷一定很着急。”

  数着徘徊在耳边的锣声,心中暗道。

  也就在这时,王博却停了下来,纤细的眉毛下的一双迥然双眸望向墙角的昏暗处。

  那里有一个人,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

  缓缓的靠近,尽量将自己的声音降低到最低,力求不会吵到这位熟睡中的老者。

  从兜里摸出一个铜板,轻轻的放在老汉的那只破碗里。

  尽管他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最喜欢听到铜板撞击到自己的那只破碗发出的清脆的声响,王博也不愿意这样做。

  “可怜的人!”王博感叹一声,摇了摇头。

  无家之人,最可怜。

  身处繁华,却无一立身之地的那种落寞感,人言鼎沸却无一人为我倾心的那种错愕感最让人难受。所以他是个可怜人。

  清脆的敲击声又一次响起,打断了王博的思绪。催促着他的脚步,王博也不在停留,看了一样那个仍在墙角酣睡的老汉,尚带着一丝稚气的脸蛋上浮上了一抹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的微笑,转身离去。

  不多时,一个高大的牌坊进入眼帘,洁白无暇,圣洁无比,不与黑夜苟同。

  洁白的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巨大牌坊屹立在坊间,高足有三丈,两只粗重承柱其上巨龙阳刻盘旋蜿蜒而上,为妙为俏,栩栩如生,甚为壮观。两条巨龙在顶端缠绕,怒目而视,龙须飞扬,龙口开合,吐出一道白光,白光之上便是那块巨大的匾额。匾额上书写着三个大字_状元坊

  “终于到了。”王博感嘘一声,迈步前行,踏着坊间书生们窸窸窣窣的读书声,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状元坊,在大明朝之初作为鼓励科考的一种手段,只要能够在会试上一举夺魁,就能够入住状元坊,不纳赋税,不行徭役。这个对状元来讲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不是十分吸引人的一条法令,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就连朝廷也没有想到这条法令险些引起大乱。状元坊在几百年的积淀下,有资格进入状元坊的人家越来越多,人口也越来越密集,这种原本意在鼓励科考的手段,最终成为了朝廷的负担。地方赋税不足,徭役人手不够这些问题接踵而来。

  朝廷有意撤销,却造到了大部分官员的反对,毕竟他们也大都来自状元坊,谁有不想为自己多某些利益,如此一来,双方陷入僵局。最后皇帝只得听从内阁意见,改撤为削,只保留了当时在朝廷任重职,和一些有名的望族,除此之外,所有人均被迁出。

  从那以后,状元坊只有状元直系亲属方可入住,并且名额有限,想要再进状元坊只有等到某先辈去世才有可能。

  也正是基于此,人们对于状元坊之人,总会怀揣着或多或少的尊敬。

  破旧的房檐,破旧的门窗,破旧的尘土气息总是带给王博不一样的新鲜感。

  一把推开房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此时正端坐在房间的正中间,看到王博,昏暗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怒意,苍老干瘪的面颊上深刻的皱纹止不住的颤抖了几下,仅剩的几颗牙齿努力的支撑着花白胡须下的几斤崩塌的嘴唇,看起来极为严肃。

  “爷爷,我回来了。”王博推开门,不敢去看爷爷,毕恭毕敬的行礼说道。

  “几更天了?”王云眉毛微挑问道。

  “三更了。”王博不敢怠慢,恭敬的回答。

  “看你那一生酒气的样子,去哪了?”王云冷哼一声板着面孔道。

  “林伯留我在他那里吃了顿酒,然后就回来了。”王博看着爷爷严肃的表情,有些胆怯的说道。

  王云不在说话,只是仔细的大量着王博,昏暗无光的眼眸中透着一股精芒,似乎是能够看透人心。

  王博不敢直视,心中莫名的开始紧张。就这样沉默了许久王云才冷冷的问道:“真的?”

  王博不敢怠慢紧忙回答道:“真的。”

  “那便好。”王博回答的诚恳,王云也消了心中杂念,用手中的拐杖,点了点旁边的小板凳示意王博坐下。

  王博长呼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算是放了下来,看着老迈的爷爷,心中颇为不满,照这样子的看着一个人,即便是没发生过什么,也会被眼神中藏着的锐利戳透了心肝吧。

  “如果让我发现你在外面做什么有伤名分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厉害!”

  “孩儿不敢。”

  “嗯,最好如此。”王云淡淡的点了点头,话中的警告意味十分明显。

  片刻之后又接着问道:“今天可曾能记下几个字?”

  苦涩着摇摇头,王沮丧的说道:“没有,一个字都记不住。”

  王云听了也是叹息一声,虽然早已经想到,但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还是不免的有些失落,沉吟片刻,沙哑着嗓子问道了:“《大学》可曾背过了?”

  “背过了。”王博肯定的答道,对于《大学》王博从小就在爷爷的教诲下背诵,早已是烂熟于心。

  “好。”听见王博的回答,先前的失落消散了几分,平淡的说道:“好了,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说着王云挣扎着想要起身。

  “爷爷,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王博上前搀扶,于此同时开口问道。

  王云扫了王博一眼,又一次做了下去,平淡的说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是不是我一直都不能识字,就没了入圣的可能了。”王博开口问道,一个字都不识的自己早就把入圣当成妄想,现在突然问起,也只不过是再为自己的放弃在等来一张最后的通牒。

  “当然不是。”王云并没有考虑太长时间直接否定,又接着说道:“我知道有一位圣人就是凭借着一本《大学》入圣,要不然我怎么会让你如此费力气的一遍又一遍的背诵?”

  “《大学》能让人入圣?”王博不可思议的问道。

  王云则是撇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怎么,这孔子留下来的东西,也是你能小看的?”

  “可是,我都已经背了那么长的的时间了,为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王博不敢相信的问道。

  王云眯着双眼,颇为嫌弃的看着自己疼爱的孙子,怒道:“你以为单单考背书,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满大街都是圣人,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话出口,王博才觉查出自己的想法有多荒唐,被爷爷一骂,更是心虚的问道:“那你说的那人又是怎么入圣的?”

  王云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孙子,无论怎么说,王博也算是在学舍的学生,竟然不知道入圣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个结果,王云不敢相信的摇着自己的脑袋,许久之后才缓缓的说道:“既然你问起了,我就给你说说。”

  说着,王云顺手拿起桌上放着的一只茶杯,啜了几口,润了润喉咙双眼之中闪着精芒的说道:“凡能知阴阳,断生死,感天地之造化,念乾坤之轮转者,方可称之为圣。”

  “所谓入圣,就是通过一些手段,让自己达到圣人的高度,佛道两家称之为修行,悟道,其实都是一样的。”

  “入圣之道,在于格物,究其根本,发其内理,便可入圣。”

  “天生万物,皆有其道,天地阴阳,正邪魔道,充斥其中,一朝入魔,陷入万劫不复。更何况,穷尽万理,融汇贯通,尤其是一人之力所能达到的?”

  “要想真正成圣,难如登天。好在大多数先圣都著有书籍存世,蕴含大道,学而用之,如此千人之中或有一人能够侥幸修成大道。”

  “现在,你也应该明白,《大学》之类经典并不能让一个凡人成圣,更多的是能够为成圣之路指明道路,减少些挫折。至于如何入圣,入圣之后又如何修炼…”王云顿了一下,不自然的说道:“这要等你得了举人的功名才有可能知晓。”

  王博原本重新燃起的斗志,被这一句话泼的透心凉。哑然道:“为什么?”

  王云感叹一声说道:“这种东西何其珍贵,平头百姓如何能接触的到,即便是你真的得了举人,也要经过重重考验,才有可能会被洞山书院赐予。”

  “洞山书院?”这已经不是王博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好奇的问道:“这个洞山书院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好像人人都十分敬仰。”

  “洞山书院啊…”王云深呼一口气,双眼之中的精芒再一次闪动,就连身体也重新焕发的青春似得,充满了朝气,喃喃道:“那是儒生圣地。”

第二章 入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