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善者不来

  “举人?哪个举人?”王博震惊一位高高在上的举人回来到自己的家里的同时,不由的更是疑惑,那人到底是谁。

  不敢怠慢,王博恭敬行礼,口中轻道:“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看着王博不敢有丝毫不敬的躬身行礼,那人严肃的神色并没有产生一点变化,身体鬼魅一般一滑,瞬间便平移处于近丈的距离,若无其事的扫着根本就不可能引起他任何兴趣的墙壁。

  “不接受?”王博心中哑然,这种行为虽然看起来算不得什么,但在新月国这应该是最露骨的侮辱。这就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把施礼之人放在眼里。

  而他刚才的动作不可能是一种无心之失。

  不接受,不说话。

  王博顿时便感觉到了从哪人身上散发而出的深深的恶意。

  “恐怕此人今天来是要找麻烦的!”

  正想着,耳边传来一声冷哼,正是贾湛。贾湛斜眼瞟着王博,目中的轻蔑之色一览无余傲然道:“王博,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连我余姚第一才子叶辰都不认识,亏你还在状元坊住了那么长时间,我都替你感到羞愧。”

  “叶辰,竟然是他!”王博顿时一愣,目光再一次落到那人身上,不由得脑海中浮现出过往种种。

  叶辰余姚第一才子,九岁中秀才,十六岁中举人,风光无限,一时无两。那时节,不知道有多少个媒婆几乎跑断了腿,都抢着要为叶辰说亲,又不知道有多少个当地有名的人家哭着闹着要讲自己的女儿嫁给叶辰,即便是做妾也在所不惜。

  只是可惜,少年老成的叶辰,自知自己并非止于此。对他来说,举人也只不过是第一步。而自己的妻室又怎么是乡下丫头能够匹配的上的。

  不久,叶辰贴出一张告示上曰“冯自知非智,得中举人实属侥幸,念及学途漫漫,无心考虑婚事,待功成名就之时,在做打算。”

  此告示一处,几乎就在几天的时间,几乎大半个大明帝国都知道浙江余姚有一位少年举人叶辰。也正是从这里开始,叶辰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的小秀才,一跃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才子举人,而且还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风士名流。

  只不过虽然同住余姚县,叶辰年纪也与王博想若,两人却并没有过什么交集,或许这是因为两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叶辰平静的扫了一眼王博,看到了他眼中的呆滞,对此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得意,毕竟这种羡慕中带着嫉妒的眼神,他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早已习惯,更是觉得若是什么人第一次看到自己不会有这样的表情才应该是一种错误。

  缓缓的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叶辰目光微阖平静的望着尚在震惊之中的王博,嘴角邪异上扬,戏谑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只荷包轻轻的放在桌上,平静的说道:“你这地方还算不错,我今天就想住进来。”叶辰面带笑容,一双丹凤眼盯着王博,不再多说。

  王博扫了一眼那只荷包,那荷包看起来鼓囊囊的,里面定然装了不少的钱。意思很明白,他要买自己的房子。

  也正是如此,心中疑惑不由得眉头微微皱起,像叶辰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看的上自己的这件小木屋?只是片刻之后,王博便释然了,也许他的房子对叶辰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有一件东西才是叶辰真正看中的东西!那就是状元坊的牌子。

  想到着,王博心中安下决心,不管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意图,也不管对方究竟会拿出多少钱来,想要让自己搬出生活数十年的房子,也只能是不可能。

  眉头舒展,微微一笑,诚恳的看着叶辰说道:“叶先生,弊舍…”说道着,王博却显得有些尴尬的说道:“弊舍实在太过简陋,着实不敢屈尊,还是请你往别处吧。”

  叶辰听着王博的话,颔首笑道:“王公子说笑了,我年幼时居住之地,也如同你家这般,只因几年前有幸中了举,自此一直漂泊在外,居无定所,早已厌倦了华贵,如今重回乡里,家中老屋已经倒塌,着实让我心痛不已,如今来到你家,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破旧,心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说着叶辰微闭双目似在回首往事,脸上的微笑也变得温馨。片刻之后方才睁开双目说道:“万望贤弟割爱,愚兄这里先谢过了。”

  王博看着对方的这幅神态,当真以为如此,但再去看他衣着之时,心中的那股冲动便被珠光宝气一般的华丽压制下来。

  “既然叶先生如此看的起在下,我又怎么会驳了先生的面子,只是这里是我生活了数十年的地方,也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感情。”说道着王博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如这样,如果你不嫌弃,就先住我的房间,我暂且与我爷爷住一个屋子。”

  “这……”

  听到王博的回答,叶辰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几分,装作沉思模样,破有深意的将目光放在了贾湛的身上。

  “你…臭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叶辰一字余音未落,咆哮之声便起,说话的正是贾湛,此时的他怒目瞪着王博,喝到:“王博,冯公子既然看上了你的地方,你就该赶紧卷铺盖给我走人,还在这里罗里吧嗦,小心我直接将你绑了扔出去。”

  “真是好大的胆子!”一道苍老但极为严肃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响起。这声音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冲击着人们的神经,原本跃跃欲试想要将王博真的绑了扔出去的众人,都没有了动作,一个个愣在原地。

  “朝廷有令,家族直系凡能够得中状元者,可搬入状元坊居住,不缴赋税,不行徭役。这是国法,我到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敢于对抗国法,够胆量站出来让老夫开开眼!”满头白发的王云手中拄着拐杖,颤巍巍的从房间中走出,十足的皓首老翁的形象,只是这番话却说的掷地有声,中气十足,字字打在心头。

第四章 善者不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